303流言蜚语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吃过早饭,翟峰来宾馆陪他一起上班。坐在车上的时候,翟峰支吾着告诉梁健:“梁书记,这两天我听到些话,不知道该不该说。”

    梁健看了他一眼,道:“以后我不希望再听到这样的话,该说你就直接说,要是你弄不清楚该不该说,那就先别说,等弄清楚了再说。”

    梁健心情并不是十分美妙,所以话有点冲。

    翟峰被凶了一下,神色上有些紧张,抿着嘴犹豫了一会,将话说了出来。原来这几天有人在传,说楚阳为了拿回扣,纵容工程队偷工减料,导致工程出事,造成人员伤亡。还说梁健知道此事后,打算包庇楚阳。

    梁健一听到此事,立即就想到了成海。

    这件事不排除是十首县或者是荆州那边有人通知了这里,但最大可能还是成海。只是,成海这么做的意思是什么?

    梁健没说话。

    翟峰见梁健不说话,他原本准备的一些话只好也咽回了肚子里。

    到了办公室没多久,刚坐下,广豫元就来了。他一进门就说:“梁书记,荆州市那边出事了。”

    梁健看向他,道:“这么慌张干什么?先坐。”

    广豫元知道自己失态,忙闭了嘴,在梁健对面坐了下来。梁健也不说话,继续看他的材料。广豫元等的失去了耐心,轻声提醒:“梁书记,楚阳这件事,现在已经闹得满城风雨了。”

    梁健放下笔,道:“整天说风就是雨的。这件事怎么回事,你了解过了吗?”

    广豫元犹豫了一下,道:“还没有。”其实,广豫元也有广豫元的考虑,他觉得梁健肯定已经清楚这件事,而梁健并没有告知他,如果他擅自去联系楚阳,显得有些越界。

    但此刻梁健这么一问,但反而显得他工作没做好。广豫元心里委屈,但脸上也不敢表露出来。最近梁健行事风格总是有些多变,他也不敢和以前一样,收敛了许多。

    梁健问:“外面传什么,你说来听听。”

    其实,他已经在翟峰那里听到过了。但还是问了一遍。广豫元和翟峰说的相差不大。

    梁健听完,抿着嘴沉默了一会,问:“省里应该还不知道吧?”

    广豫元犹豫了一下回答:“不好说。不过暂时没消息。”

    梁健点点头:“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

    等广豫元一走,梁健先给沈连清打了电话,问了问事情的进展。沈连清说,找不到工程队的老板,楚阳和他商量过后,打算他自己来承担那笔赔偿费用。

    梁健沉了声音道:“现在不是赔偿费的问题,钱能解决的事情都是小事。为什么工程队的那个朱老板到现在还找不到?难道合作之前,就没有先了解清楚的吗?”

    梁健越说越火大,声音难免就响了点。沈连清沉默下来。梁健冷静过后,又意识到这件事,跟沈连清并没有什么关系,朝他发火,名不正言不顺的。便整理了一下情绪,道:“算了,这件事也不是你的责任,就这样吧,你盯紧一点。”

    挂了电话,梁健犹豫了一下,还是给楚阳打了一个电话。他原本不想给楚阳打电话的。

    第一个电话没人接,第二个响了很久,才接起来。梁健问他:“事情怎么样了?”

    楚阳回答:“还在处理。您放心,我一定处理好。”梁健忍着心底涌起的怒气,问:“你打算怎么处理?那个工程队的朱老板找到了吗?”

    电话那头有几秒的沉默,然后听得他回答:“他人已经跑了!”

    梁健差点就骂出口,但他还是忍住了。事情已经这样了,梁健再骂也是于事无补。梁健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底的烦躁,道:“这两天市里已经不少风言风语了,我不管你怎么处理,我只有一个要求!这件事,必须要压下去!”

    “这件事的责任在我!”楚阳忽然冒出这么一句。

    梁健皱了眉头,冷声问他:“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楚阳回答:“当时是我没有做好监督工作,所以才让人钻了空子。现在出了事,我应该出来承担责任!”

    “那你说你要怎么承担?”梁健忍着怒气问他。

    楚阳沉默了一会,回答:“我会亲自向省里汇报这个情况,如何处理,由省里领导决定。”

    梁健被气得一时间都说不上话来。想骂吧,这楚阳挺有骨气挺有担当,可这骨气和担当经不起琢磨。

    梁健拼命忍着想骂人的冲动,冷静了好一会儿,才压下心底那股邪火,对他说道:“如果所有地方领导都跟你一样的话,那省里的领导每天都要忙得水都喝不上一口了。你以为你跟省里汇报了,你的责任就完成了?你这是逃避!逃避知道吗?”说着,这火又上来了。

    楚阳沉默不语。

    梁健更加生气,伸手就将电话给挂了。

    他走到窗前,打开窗吹了好一会儿风才冷静下来。

    冷静下来后,再想想楚阳,他这样的决定,其实也并没有多不可思议。荆州那个地方,这几年如同是被人遗忘了一般,没一个领导愿意去拉一把,除了梁健。他一个人在那里挣扎了这么多年,但一直没什么成效,如今又摊上了这样的事,碰上谁,这心里都会心灰意冷。

    梁健叹了一声,又重新拿起手机将电话给楚阳打了过去。

    电话通了后,梁健对他说:“我知道你心里委屈,但是你想没想过,你要是真的就撂了这个摊子,谁来管荆州市的几十万人!沙漠所那边这个月底就要过来了,眼看着就要不一样了,你这个时候撒手不干了,你觉得你日后想起来不会后悔吗?”

    楚阳沉默着。

    梁健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你再好好想想。你现在逃避,难道你还能逃避一辈子?”

    梁健说完挂了电话。被楚阳这么一弄,原本就不好的心情就更加不好了,平日里从不喜欢刁难别人的他,难得今天也一直板着张脸。翟峰每次进来说话都得小心翼翼,战战兢兢。

    一直到下班时间,翟峰忽然进来告诉梁健,明德过来了。梁健从文件里抬起头,看到明德走进来。

    梁健问他:“有事?”

    明德看了眼翟峰,道:“上次您交代的事情,有些进展。”

    梁健愣了一愣才想起是什么事。便对翟峰说:“接下去没什么事了,你先下班吧。”

    翟峰点头出去了。

    梁健让明德坐对面,说:“茶就不给泡了,你要喝的话自己动手。”

    明德笑着说:“喝了一天茶了,不喝了。”然后将一个文件袋递到梁健面前。梁健接过打开抽出里面的几张A4纸粗略地看了一遍。A4纸上,大都是一些银行流水单等东西。梁健也看不太明白,明德做了个简要总结:“这是经侦队查了好几天查出来的,要是这上面反映的数据都属实的话,那么金友明这一下子,估计要把牢底都坐穿了。”

    他说话的时候,梁健正好看到了纸上用红笔圈出来的几笔流水账,每一笔都是七位数以上,总共有十来笔,也就是说有几千万的金额。

    梁健心里震惊,一个副区长能有这么多的黑色收入?梁健问明德:“谁会给他送这么多钱?”

    明德回答:“这我刚开始的时候也想不明白,想会不会是弄错了。后来查了查小店区这几年的一些项目,发现这几年小店区建了好几个楼盘,这几个楼盘的投资方都多多少少跟金友明的老丈人家里有些关系,而且,土地的价格也是比市场价格低很多的价格拍卖出去的。”

    梁健听完,让明德先等等。他拿起电话,给禾常青打了过去:“还在办公室吗?”

    “怎么了?”禾常青在电话那头问。

    梁健道:“明德在这里,你过来一趟吧。”

    “好的。”

    禾常青挂了电话后没多久,很快就过来了。梁健将明德给他看的文件,递给禾常青看了一遍。

    禾常青看完后,也是和梁健差不多的疑惑。明德又解释了一遍。听完后,禾常青问明德:“这些都有证据吗?”

    明德回答:“这些证据,我不好搜集。”

    禾常青明白他的意思,没说话,转头看向梁健,问:“您什么看法?”

    梁健回答:“你知道我最近最缺什么!”

    “这个金友明很聪明,他名下没什么资产,连他老婆名下除了两套房产之外,都没什么资产!”明德应该也是听懂了梁健的话,开口说道。

    梁健看向禾常青:“你有办法吗?”

    禾常青想了下,道:“要是单独我这边行动的话,有点困难,可能要检察院配合一下。”

    “检察院有金友明的人,不适合。”明德接过话。

    梁健微微皱眉,道:“让明德配合你行不行?经侦队应该也有这个权力吧?”

    “但是,经侦队最终还是要将东西提交到检察院的。检察院这是必走的一步。”禾常青回答。

    梁健沉默下来,过了一会后,他道:“实在不行,那就一刀切!”

    禾常青和明德同时目光一样地看了一眼梁健,禾常青试探着说:“上次余有为的事情,到现在还有些尾巴没清好,这个时候要是动静大了,怕是上面会有意见!”

    政治总是以稳定为前提。若是一个领导在位上的时候,不顾着发展,反而整天把目光盯着抓贪腐的话,迟早还是会让人群起而攻之。现在这个政治环境,没人能真正干净得跟一张白纸一样,所以,谁都怕那种抓着一点就较真不停的人。

    禾常青的话不是没可能。梁健若是再揪出一大串,将事情闹得沸沸扬扬的,省里必然会对他有意见。梁健相信,徐京华也必然不喜欢他这样做。

    梁健认真地考虑了一会,道:“这样,查还是要查,不过只要检察院那边不插手,我们也就按兵不动。他要是想插手,那也别客气。上面要是有意见,我来顶着。”

    禾常青点头表示知道了,明德没动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