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59留宿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然而,梁健稳定着自己的心神。他时刻告诫自己,这是一个让沈伟光都苦恼不已的女人!所以,那偶然飘入鼻息的香味,也被他强行忽略了。

    “我们知道梁省长的酒量了得。”省公安厅长郑肖道,“今天我们来点白的吧。”梁健当即就道:“还是问北川书记吧?这里得听北川书记的。”北川却谦虚地道:“听梁省长的。梁省长比我先到江中,对江中的酒肯定也比我了解。”梁健道:“北川书记,我一般情况都不怎么喝酒了。”

    郑肖站了起来说:“梁省长,今天你和北川书记,难得来我们公安厅调研,不喝点酒怎么行呢?既然两位领导都这么谦虚,那我就斗胆来选一下吧,喝点红点。梁省长,今天这顿饭,菜是我们娜娜董事长请的,酒都是我从家里带来的,所以是符合规定的,请梁省长和北川书记尽可以放心。”

    梁健心道,鬼才会相信,这酒是你从家里带来的呢!但是,郑肖硬要这么说,自是没有人来戳穿他。北川也附和道:“那就少喝点红酒。”郑肖说:“这样好。”这时候,女老总娜娜已经站了起来,亲自给北川、梁健、郑肖敬酒。梁健知道,今天若是不喝一点,对郑肖等人的敌意就太明显了。但是,梁健告诫自己,一定要控制量。

    梁健本性爽快,他喝酒也很快,他不喜欢为了一杯半盏废话半天,经常就是说喝就喝。所以,梁健喜欢和知心好友喝,而不太喜欢跟反感的人喝酒。今天,除了姚勇,都是需要留个心眼的人,这样的酒场是最辛苦的了。

    晚饭开始之后,梁健都没怎么放开。边上的人都来敬北川和他,他也就随意地咪上一口,杯中酒下降的速度很慢。梁健敬其他人的时候,也会跟对方说一声“我们随意。”看到梁健的防范意识很强,郑肖和北川就交换了一个眼神。北川就主动站了起来,说道:“梁省长,郑厅长,我们三个人一起喝酒的机会也不多,我们来喝一杯吧。”

    酒桌上的人都鼓掌了起来,梁健瞥见姚勇也正看着自己。这时,娜娜站了起来,拿起分酒器道:“这种机会太少,请一定允许我给三位领导斟一次酒。”说着,娜娜就先给北川把酒斟满了,北川竟然没有阻止她。这样一来,娜娜也把郑肖的酒杯斟满了。

    娜娜来给梁健斟酒的时候,梁健却阻止道:“娜娜总经理,我的酒量有限,这已经是一大杯了。一整个满杯下去,我恐怕要倒了。”娜娜却继续努力,要给他斟满:“梁省长,我们对您的酒量充满信心,您别妄自菲薄啊!”梁健还是阻止:“我酒量真的一般。”娜娜忽然非常靠近梁健的耳朵:“梁省长,你给我这次面子,我也许会考虑不会再麻烦沈书记。”梁健听到娜娜这么一说,他阻止娜娜的手就慢慢放了下来。

    娜娜朝梁健妖冶一笑道:“谢谢梁省长给我这个机会!”于是,娜娜就将梁健的酒杯给斟满了。北川笑道:“娜娜有本事!来,梁省长、郑厅长,我们喝了这一杯。”梁健知道,在这个酒场上要想不喝是不可能的,除非彻底不理会他们的那一套,或者直接站起来走人。但是,就目前来说,这不大可能。因为在郑肖、娜娜那里,都有自己关心的问题。

    北川、梁健、郑肖三个省领导的酒刚喝完,整个包间里又响起了掌声。接下去,气氛就更加活跃了起来,开始有人站起来,“打的”敬酒了起来。郑肖也站了起来,走到了梁健的身边:“梁省长,我再敬你一杯。”说着,他并没有直接与梁健碰杯,而是移步到了包间的墙边。

    因为现场很多人都已经在站着敬酒,郑肖的这个举动也算不上奇怪。

    因为郑肖曾经对梁健说过,要跟他谈姚勇的事情,所以梁健也就端了酒杯,跟了过去。郑肖脸上因为喝酒而发亮,他笑着对梁健说:“梁省长,我们省公安厅政治部主任姚勇同志,工作敬业,能力很强,在省厅也已经很多年了。前期担任副厅长,如今担任政治部主任,也是无怨无悔、服从组织安排。我近日要向省委强烈推荐姚勇同志,担任我们省厅的常务副厅长。所以,事先想向梁省长汇报一下这个事。”

    如果郑肖真的要提拔姚勇,为什么要跟他梁健说呢?梁健点了点头,说:“郑厅长,姚主任的提拔,是你们公安系统内部的事。只要向北川书记汇报就行了。我的话不分管公安,没有意见。”梁健这么说的时候,并没有去看姚勇,但是他能感受到,姚勇的目光也在注意着他们。

    郑肖道:“那可不行。梁省长是常务副省长,我们公安方面很多工作,离不开梁省长的关心和支持。以后,我们公安方面换将调兵都要请梁省长多指导呢。”这又是哪跟哪?郑肖今天对梁健的过分尊重,都已经让梁健感觉不舒服了。他说:“郑厅长太客气了。”郑肖一笑道:“没有,没有。如果梁省长觉得我太过客气了,那下面的这个事情,我就不客套了,我就把梁省长当自己兄弟,请梁省长帮一个忙了。”

    终于,郑肖要亮出自己的真正目的了。梁健脸上的热度降低下去:“郑厅长你说。”郑肖一笑道:“我有一个堂弟啊,是个不争气的。梁省长在镇山市的时候,我那个堂弟郑海曾经得罪了梁省长。他现在万般后悔,一天到晚责怪自己不应该有眼无珠,当时没有认出梁省长。”听到郑海这个名字,梁健心中的怒火就忍不住,他当即就说道:“郑厅长,他得罪我并不打紧,关键是他得罪了一大批的学生及其家长,得罪的是大家悉心维护的师德师风!”

    听到梁健如此说,郑肖的神色也为之一变,但是随后他又一笑代之:“梁省长批评得对啊!梁省长的批评,我一定要带给他,让他好好吸取教训!话说回来,人谁无过,改过自新、善莫大焉!梁省长如果能给我堂弟一个机会,不再追究。我也肯定会给姚勇同志机会,会给徐敏丽同志机会,会给其他很多人机会,大家前面的天空就广阔多了。”

    这无异于是赤果果的交换。梁健很想痛斥这个郑肖!但是,姚勇还在他的手下,徐敏丽也还在他的手下,郑肖还在位置上,梁健还不能跟他撕破脸皮。梁健就说:“问题不是我给不给郑海机会,是法律允不允许给他机会?”郑肖又是一笑道:“我这方面,只要梁省长给他机会就行,法律的话,它自会运作。”

    法律的话,它自会运作。这句话,太有深意了。凭借郑肖目前省公安厅长的权力,再加上他在镇山的威力,他要做些手脚,让郑海受到最轻的惩罚、甚至继续逍遥法外,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

    姚勇并没有再向梁健多汇报什么,敬完了酒,就回到自己位置上去了。要了解的情况已经了解,梁健一直到宴会结束都没有再多喝酒。晚饭之后,娜娜忽然说:“梁省长,我能坐你的车一起回吗?”梁健看了一眼脸蛋酡红的娜娜:“娜娜老总应该有自己的坐驾吧?”娜娜却妩媚一笑道:“驾驶员正好有点事,我先让他回去了。况且我还有几句话,想对梁省长说。”

    梁健淡淡说:“那就上车吧。”在车上娜娜却没说话。她只是在看着手机微信。

    对方给娜娜的消息是:让梁健到你的房间里去。其他的该怎么做,你应该知道。娜娜愣了一下,然后咬了咬嘴唇,将手机关了。

    车子将娜娜送到了宾馆,娜娜下车时,对梁健说:“梁省长,上次你不请自来,这次我邀请你上去喝一杯茶。”梁健道:“晚了,还是算了,下次吧。”娜娜却执意邀请:“我这里的是极品好茶,你一定爱喝。你今天不喝,下次就没有这种茶了。我保证,不会让你失望的。”她的话里有话。梁健想了想,就对小傅说:“你先回去吧。”

    梁健跟随娜娜上了楼,走向她的房间。娜娜的裙子将她的臀部包裹有型,走路的时候很有弹性得律动。梁健把目光移开。房卡一刷,门就开了。娜娜转身道:“梁省长请进。”梁健却摇了摇头,又朝走道里看了一眼道:“娜娜老总,这走道里也没有其他人,你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吧。”娜娜说:“进来说,不是更好?”

    梁健却坚持不进去:“我已经把你安全送到了。房间里就不进去,毕竟您是女孩,不方便。”娜娜对梁健的定力有些惊讶,她分明看出,梁健跟其他男人一样对她的身体是有兴趣的,而且今天还喝了酒。可他似乎还是能够控制自己。娜娜就说:“梁省长,如果今晚你能留下来,我可以考虑离开江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