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 面包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戚明一时间犹豫起来。

    沈伟光看了出来,倒也不着急,微微一笑,道:“没事,你一下子想不明白,可以慢慢想。”

    戚明听后,沉吟了一下,就道:“那要是没其他事,我就先走了。待会还有个会。”

    沈伟光点点头:“我送你。”

    “不用了。”戚明拦住他。他起身,朝他示意了一下后,就转身往外走。

    走到门口,伸手刚要开门,背后,沈伟光忽然喊住了他:“常务副省长的人选,就定吴越了?”

    戚明手上动作不由得一顿。

    “你可想清楚了,这事开弓了就没回头箭!杜明亮能走,也是因为他本身就差不多到年龄,今年不走,明年也得走。可吴越不一样,吴越正当年,他要是上了,没什么违法乱纪的问题,那待个四五年是最少的。”沈伟光看着站在那身体有些僵硬的戚明,嘴角的笑容很是得意。

    片刻后,戚明说道:“先容我再想想吧。”他没回头。

    沈伟光笑着说:“行。”

    这常务副省长的人选,沈伟光真会把这样的机会然给戚明?自然是不会的,他花费了无数心思,才终于把杜明亮悄无声息地从江中弄了出去,这好不容易得来的机会,他岂会拱手让给戚明!

    但,戚明作为一个省长,还是有利用价值的。他要是能拉拢梁建,戚明对他来说,也可有可无。可那天晚上的接触,让他明白,梁建这个人,不是那种会听命于人的人。相反倒是戚明,只要掌握好方式方法,却是好控制。所以,虽然是退而求其次的选择,但有总比没有好。

    在政治上,虽然也并不是只有敌人和朋友,但只要不是朋友,一旦利益有冲突的时候,就会成为敌人。未雨绸缪,才能百战不殆。

    而抛开权势,仅从工作而言,戚明要是能跟他合作,那对于他在江中开展工作,无疑是一大助力。

    另一边,梁建的办公室内。

    “阿嚏—”这一早上,梁建已经打了好几个喷嚏了。这连番的喷嚏,弄得他头都有点晕了。

    牛达进来正好听到他又打了一个喷嚏,便说道:“会不会是感冒了?”

    梁建道:“可能吧。”说完,他将手里正在看的文件,放到了一边,然后朝牛达说道:“你去看看戚省长现在来了没?”

    牛达点头,然后给梁建的杯子里冲了点热水,又把空调稍微调高了两度后,才出去。

    没多久,他就回来了。戚明已经在办公室了。

    梁建立即拿过一旁准备好的文件,就出去了。

    楼上省长办公室内。戚明站在窗边,脸色阴沉,不太好看。秘书贺宁进来跟他汇报说,梁建在外面的时候,他愣了一下,才回过神,道:“请进来吧。”

    梁建进门的时候,戚明面带微笑,显得心情不错。

    梁建跟他打了招呼后,两人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梁建将带来的那几份文件放在了跟前的茶几上,然后开口说道:“没打扰您吧?”

    戚明道:“没有。”说完,他目光在梁建脸上忽然停了下来,眼里掠过些许梁建一下子看不明白的神色,正在梁建起疑的时候,他忽然开口问道:“我突然想好奇一下,你当时怎么想到要来江中了?”

    梁建怔了一下。这个问题,他要没记错的话,他刚来的时候,戚明好像就问过。他也回答过。今日,这戚明怎么又忽然提起这个问题了?

    梁建一边心中疑惑,一边笑着回答:“这是组织上决定的,我也说不好。”

    戚明看了他一眼,就笑道:“你说得也是。我也就是突然想起来了,随口一问。对了,你来找我,什么事?”

    “有几份文件,需要您这边过目一下,要是没问题的话,签个字。另外,还有一份是之前李端同志去定海考察后,写的有关于定海养殖业的报告。我想让您看一看,如果您觉得没什么问题的,我想按照我们之前说好的,上会讨论一下下一步该怎么做。”

    戚明听完他说得,没说话。伸手拿过前面几份文件,简单地翻看了一下后,放在了一边,然后又拿过李端那份报告,在手里掂了一下后,却没打开就顺势放到了一旁其他几份文件的上面,然后抬头对梁建笑着说道:“行,没问题。那先放我这里,我待会看过了之后,没问题的话,让贺宁再通知你。”

    梁建见他这个反应,似乎对定海养殖业这个事情态度似乎跟之前不太一样了,顿时心生疑惑。又想起,刚才他没头没脑地忽然就问起他为什么会来江中,顿时心里疑惑丛生。

    但这些疑惑,他也不能开口问。只好先咽下去,回头再找机会慢慢了解。

    准备离开的时候,戚明忽然叫住梁建,问他:“明亮同志说是明天走,你去送他吗?”

    梁建点头:“杜主席也算是我的老领导了,他这次去华京,我肯定是要送的。”

    “那行。你明天出发的时候,跟我说一声,我跟你一起去。”戚明说道。

    梁建点头。

    “另外,这次明亮同志调走,这常务副省长的位置就空下来了。刚才沈书记问我,是否有合适的人选推荐。上面的意思是,如果我们这里有合适的,就从我们这里提拔了。你帮我想想,谁最合适。”戚明盯着梁建说道。

    梁建听后,愣了一下。一是愣,听戚明刚才那话,似乎上面打算把常务副省长这个人选的决定权交到省委这边了。二是愣,戚明竟然会问他这个事情。

    梁建想了一下后,就笑道:“我肯定是不合适的。”

    “这我知道,所以我才问你。”戚明笑道。

    梁建笑了一下后,收起笑容,认真地考虑起来。半响后,他斟酌着说道:“要是从我们这几个人里面考虑的话,我个人认为吴越同志最合适。杨副省长虽然资历足够了,但到底年纪有些大了,而候副省长的话,相对来说,在江中时间不长,资历稍浅一点。”

    戚明听后,点头道:“你说得不错,我刚才也是这么跟沈书记说的。不过,沈书记似乎也有自己的想法。”

    戚明这话算是说得比较露骨的。梁建不笨,自然听得明白,他下意识地朝戚明看了一眼。戚明见他看他,笑了一下,道:“不过这个事情还在讨论阶段,你回头可以跟吴越同志说一说,他要是有这个意向,不妨可以争取一下。”

    梁建有些惊讶地看了看戚明,他这已经是十分明显地在提醒他了。梁建立即答应了下来。

    “行了,没其他事了。你回吧。”戚明说道。

    梁建点头,走出来的时候,他还有些懵。杜明亮走了,这个常务副省长的位置对于戚明来说,也不是什么可以轻易拱手送人的面包,他怎么就这么随意地就送给了梁建这边呢?

    难不成,他是为了拉拢梁建?

    可梁建觉得,未必这么简单。

    他回到办公室后,想了许久,然后他没先找吴越,而是先拨通了项老的电话。这回,项老接了。

    电话接通后,梁建就把戚明刚才跟他那番对话的意思简单说了一下,然后又将自己心里的疑惑问了出来。

    项老听后,轻笑了一声,道:“这个其实很简单。对了,你之前让我帮忙打听的关于杜明亮突然被调往华京的事情我已经打听到了。”

    梁建一听这个事情有结果了,忙追问道:“是什么情况?”

    项老回答:“你们的新书记沈伟光这个人不简单啊!这个事情,可以说是他一手操控的。”

    “他有这么大的能量?”梁建诧异地问。

    项老回答:“要是换做其他人,这个事情肯定不成。但杜明亮不一样。这就是沈伟光的聪明之处。杜明亮还有一年多左右就要退二线了。组织上早就已经在考虑他的问题了,所以这一次,组织上也不过就是顺水推舟,顺便送了沈伟光一个人情。毕竟江中这个地方,上面还是很重视的。”

    项老这么一说,梁建心里的那些思绪一下子就被理顺了。

    梁建沉吟了一下后,问:“那既然如此,那这个常务副省长的位置,沈伟光多半也是要抓在手里的。”

    “是的。”项老说道:“所以,这个事情你就别插手了。”

    项老的意思梁建明白,他是觉得他刚到江中时间也不长,这种争权夺利的事情,还是不要掺和为好,毕竟他去江中的目的是为了锻炼自己,干实事的。如果现在就掺和到这种争权夺利的事情里面去,一是影响他其他工作上的发展,二是这种事也都是有风险的,万一把自己搭进去了呢。

    可梁建也有他自己的想法。这个常务副省长的位置,如果被沈伟光拽在了手里,戚明这边肯定是要受掣肘的。戚明这边受制,那就等于梁建这些人受制了。

    梁建沉思了一会后,问项老:“爸,你觉得如果我们争取一下的话,有多大可能?”

    项老惊问:“怎么,你想坐这个位置?”

    梁建忙说:“不是的。我是觉得江中省副省长吴越同志各方面都比较适合。而且,吴越同志与我关系不错。”

    项老听后,沉默了一会,然后道:“你要是真想争取一下,胜算还是有的。但是我觉得,为此跟你们书记闹僵了,对你未必有好处。”

    “沈伟光这个人太过老谋深算,我觉得在他眼里,不能为他所用的,恐怕都是敌人。”梁建说道。

    项老想了一下后,问梁建:“这个事情,你跟你爸说过了吗?”

    “还没有。”梁建回答。

    项老听后,便说:“那这样,我先跟你爸爸沟通一下这个事情。回头再跟你联系。”

    “好的。”梁建应下。

    想要更快看到我的文字,请加我的微信公众号“行走的笔龙胆”。留言肯定回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