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3约定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楚林夫人最终还是在梁建和朱铭二人的“淫威”下上了车。接着,朱铭自告奋勇开车,让梁建陪着楚林夫人坐后面。

    “你们到底想干什么?”楚夫人脸上难掩惊恐。

    梁建看了一眼前面开车的朱铭,然后说道:“你丈夫楚林同志今天中午不幸过世了。”

    楚夫人像是忽然静止的机器人,呆呆地看着梁建,半响后呢喃道:“你刚说谁过世了?”

    “你的丈夫,楚林同志。”梁建轻声重复了一遍。

    话音刚落,楚夫人脸上神色忽然急剧变化,震惊,惊恐,悲痛……就在梁建准备说点什么的时候,这位楚夫人忽然极快地转过身,伸手就要去开车门。

    梁建反应过来时,车门都已经被她打开了。说时迟那时快,梁建急忙伸手,一把拽住了她后背的衣服,将她那已经要探出去的身体给拉了回来,然后迅速探过身将门给关上了。

    砰地一声刚落,对面一辆大车就呼啸而过。

    “把门锁好!”梁建朝朱铭喊到。朱铭也被这突然的一幕吓得不轻,慌忙锁了车门。

    “你想干什么!”梁建也被吓得不轻,虽然他眼疾手快将人给拉了回来,可他要是刚慢一秒,这女人要是跳下了车,大车轮子底下一卷,别说命了,只怕是全尸都难。梁建看着她,胸口砰通砰通跳得厉害。

    可那女人却在此时扑了上来,张牙舞爪地往梁建身上扑,一边扑,一边还大声喊:“你让我死!你干嘛不让我死!你把我们家老楚都已经害死了,干嘛还要救我。你让我死!”

    她不停地喊着让她死,声音凄厉,声嘶力竭,声泪俱下,就像是一个疯子。虽然楚林得死和他无关,但眼前只是一个刚刚痛失了亲人的女人,梁建默默地忍着,等她发泄完,自己冷静下来。

    还好,这位楚夫人很快就安静下来了,梁建勉强没破相。她缩到了一旁角落里,噙着泪水的眼睛盯着梁建,犹如一只受惊却又强迫坚强面对的小鹿,自己哽咽着问梁建:“他现在在哪,我要见他!”

    梁建回答:“我们来就是想带你去见他的。”

    女人的泪水又掉了下来,落在她的手背上。“他是怎么死的?”问这个的时候,她闭上了眼睛。

    梁建道:“自杀。”

    女人忽然就怔住了,就好像她刚才听到楚林死讯时的反应。梁建担心她又要寻短见,立即警惕了起来,随时准备制住她。

    过了一会,女人忽然神情呆愣地呢喃了一句:“他怎么会自杀?我们约好的!他怎么可能会自杀!”

    梁建听到这话,皱起了眉头,他犹豫了一下,问女人:“你刚刚说楚林跟你约好了,你们约好了什么?”

    “我们约好了一起走。”女人像是机器人一般,眼神呆滞。

    梁建眉头皱得更紧。女人这话的意思,似乎楚林被朱铭他们带走后还和他夫人有过联系。梁建下意识地看向朱铭,想问问他是不是有这个事。还没开口,朱铭却将车子靠边停了下来。

    “你刚才说,楚林跟你约好一起走,是什么时候的事?”车刚停下,朱铭就迫不及待地转过头问道。

    楚夫人呆愣地缩在角落里,对朱铭得那句话毫无反应。

    朱铭急了起来,声音也大了:“问你话呢,楚林什么时候跟你约好的?”

    梁建见他情绪有些失控,忙拦住他,轻声道:“等会再问吧,她现在这样,你急也没用。”

    朱铭看向梁建,道:“你不知道,这个时间很重要。”

    “那你问,她现在这样,你逼问有用?逼出事来,你可别怪我没提醒你!”梁建有些生气了。

    朱铭被梁建这么一说,冷静了一些。

    “走吧,回院里。”梁建也收起了怒色,道。

    朱铭启动了车子,直奔检察院。

    到了院里,梁建本想让朱铭将这位楚夫人安排到休息室,让她平静一下,再考虑后面的事情。可是,这位楚夫人自己提出,要立刻去看楚林。

    梁建考虑到她现在的情绪,就点头同意了。

    楚林已经被收敛了起来,放到了另外一个房间里。楚夫人进去后,抱着楚林大哭了一会后,要求和楚林单独呆一会。梁建担心楚夫人情绪不稳定,又做出极端的事情来,便没同意。

    楚夫人竟然也没闹。

    朱铭见她哭过一通后,似乎情绪还算稳定,就上前说道:“我知道你现在心情肯定十分悲痛,但有些事情我还是想尽快弄清楚。希望你能理解。”

    楚夫人看了他一眼,抿着嘴一言不发。

    “你之前在车上说,你跟楚林约好了一起走,这个是什么时候的事?”朱铭对楚夫人的抗拒,视若未见。

    楚夫人依然抿着嘴不说话。

    朱铭有些烦躁地在她面前来回踱了好几步,而后又停下来,对着她说道:“你要清楚,我问这个问题,不仅仅是为了我自己,也是为了楚林。”

    梁建闻言,想了想,就附和了一句:“楚夫人,这个问题的答案,对我们重要,对楚林也重要。这直接关系到,他的死,是不是真的只是自杀这么简单。”

    说完话,梁建等了大约三四秒钟,在朱铭要等不了之前,楚夫人终于开了口:“他是昨天夜里一点多给我发的短信,说让我今天收拾好东西,下午五点前到机场去等他,他会来跟我一起走。”

    说完,楚夫人转过头看着早已没了气息的楚林,脸上又滑过两行泪水。

    “短信呢?”朱铭忽然问。

    楚夫人抬手抹了下脸上的泪水,答:“我删掉了,他告诉我,让我看完就删。”

    朱铭站在原地想了一会,扭头就往外走。梁建让凌海安排在这看着楚林的那位同志看着楚夫人,然后追了上去。

    “你去干嘛?”梁建追上后,立即问道。

    朱铭回答:“我去查昨天晚上那条短信到底是谁发的。”

    “不是楚林发的?”梁建问完就后悔了,楚林一直被朱铭的人看管着,除非是朱铭安排的人背叛了,否则楚林是不会有这个机会的。

    朱铭没回答他。

    朱铭到了办公楼后,直奔办公室,直接自己亲自上阵,在电脑上一通摆弄后,他拿到了一个号码。

    拿到号码后,他终于像是忽然放松镇定下来了。他将号码给了手下,吩咐他们去查这个号码是谁的。然后,他就跟着梁建走到了外面。

    “依我看,这个号码你不用抱什么希望。”梁建看着朱铭说道。

    梁建之所以这么说,是他觉得,既然这个人让楚夫人把信息删了,这就说明这个人很谨慎。一个谨慎的人又怎么会留着这么好查的线索等着他们去查呢。

    朱铭听后,沉默了一会,忽然他低头看了眼手表,沉吟了一下后,道:“现在距离五点还有两个多小时,去机场还来得及!”说完,朱铭不等梁建反应过来,就往外走。

    梁建愣了一下,反应过来朱铭要做什么的时候,连忙追上去,拉住了他:“你等一下……”

    梁建话还未说完,就被朱铭打断:“不能等了,再等就来不及了。”说完,又要走。

    梁建火了,喊了一句:“你站住!”

    朱铭愣了愣,停了下来。转过身看着梁建,脸上挂着些无奈和些许烦躁。

    “你要说什么赶紧,要不然去机场就来不及了。”朱铭说道。

    梁建压下心底涌上来的烦躁,尽量平静地说道:“你觉得以现在她的情绪状态,她会配合你吗?”

    朱铭愣了愣,然后说到:“我相信他比我们更加想要知道她丈夫的死因。”

    梁建觉得朱铭现在的状态有些魔怔了,他无奈地叹了口气,再次劝道:“那你有没有想过,就算你知道了这背后是谁,你又打算怎么办?你有没有想过书记那边?”

    梁建的话让朱铭又愣了愣,过了会,他忽然问:“那你说该怎么办?就让楚林这么死了?明明线索就在眼前,也就这么算了?我是个干检察工作的,你让我放弃线索,放弃真相,那就等于是让我放弃自我!我告诉你,我做不到!”

    梁建没想到朱铭还说出这么一番话来。他有些震撼,如今像他这么执着的检察干部可不多。

    不过,屈书记那边是他不得不考虑的。而且,梁建还有一层担心。只不过,这层担心,不好说出口。

    朱铭这里,靠梁建肯定是拦不住了。梁建只能让凌海出面,看看能不能把朱铭拦下来。趁着朱铭去后面找楚夫人的时候,梁建给凌海打了个电话,将这个事情说了一下,至于自己的担心,他没说。凌海听后,道:“我试试看,不过这家伙脾气跟牛一样,我也不保证我能拉得回来。”

    梁建只能说:“尽力而为吧。”

    凌海嗯了一声,挂了电话。梁建也往后面走。

    刚到后面招待所楼下,正好看到朱铭和楚夫人下来。梁建不由得愣了一下,看那楚夫人的神情,不像是被逼的。朱铭竟然这么快就说服了楚夫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