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9 离间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杜明亮的调动一事,像是一颗巨石落在了原本看似风平浪静的湖面上,顿时,浪潮迭起,将湖面底下的那些暗涌也都扯到了光天化日之下。

    杜明亮在江中这么多年,对这里的影响是很深的。他这一走,而且还是这么突然,很多事情都还没安排妥当。那些跟随他的人,也是措手不及,一下子就慌乱了阵脚。

    有些人想浑水摸鱼,这个时候便是最好的下手时机。

    这天早上,沈伟光的办公室内。窗外的明光带着点热烈打在沙发边的那颗大叶绿萝上。旁边,沙发上,戚明和沈伟光安静地坐在那,两人各自慢慢地喝着茶。

    忽然,沈伟光放下茶杯,抬眼看向戚明,微微一笑,道:“老戚啊,杜明亮的事,可还满意?”

    戚明一听这话,惊讶抬头,看到沈伟光脸上的微笑时,眉头微微皱了一下,略一沉吟后,沉声问:“这话是什么意思?”

    沈伟光呵呵一笑,道:“老戚,你这年纪不大,人怎么就开始糊涂了。这杜明亮的事,难道你看不明白?”

    沈伟光这话让戚明的脸色微微有些难看。他说道:“可能是糊涂了吧,还请沈书记明示。”

    “行,那我也就明说了。杜明亮的事,确实跟我有关系。不过,我是为了帮你。”沈伟光说这话时,牢牢地盯着戚明。

    “为了我?”戚明皱眉。

    “你想想,杜明亮如果不走,以他跟梁建的关系,他肯定是站在梁建这一边的。另外,副省长里面,那个吴越,还有那个侯堂柏,也基本是跟着梁建走的。而你这边,只有杨琴一个女人,你觉得你斗得过他们?虽说,梁建这个人野心是好像不大,但是他背后的人,肯定不会只希望梁建只是个副省长的。到时候,你若是与梁建这边稍有不和,你被架空,也不是没可能。到时候,这梁建,可成了真的梁省长了!”沈伟光盯着戚明说道。

    ‘梁省长’三个字的出口,顿时让戚明的脸色大变了一下。戚明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沈伟光在一旁,嘴角勾出了些许得意的笑容。戚明多疑,‘梁省长’那个事,虽说梁建道个歉,也送了东西,但只要人提起,再稍加颜色,必然又会成为戚明心里的一个结。

    何况,沈伟光说的,戚明不是没想过。杜明亮若是还在江中,那这省政府里,他和梁建之间,孰强孰弱,还真是不好说。

    不过,戚明能走到省长这个位置,也不是简单的角色。他很快就想到,这杜明亮的事情,沈伟光虽说是为了帮他,但漂亮话谁都会说。像沈伟光这样的人,为他人做嫁衣这样的事情,肯定是不会做的。何况,戚明自认为他和沈伟光之间的关系,还没好到这个程度,所以,杜明亮的事情,沈伟光多半是有他自己的目的的。

    而且,杜明亮虽然走了,但接任常务副省长一职的人,肯定也不会由着戚明来。如果新任的常务副省长,是跟沈伟光一伙的,那对于戚明来说,或许还不如杜明亮呢。

    想到这里,戚明刚才心底里因为‘梁省长’三个字而泛起的波澜平静了不少。他略微定了定神后,看向沈伟光,道:“谢谢沈书记替我操心了。”

    “你我现在同在江中做事,同样都是为了江中的发展而努力,就应该要一条心,你的事就是我的事,用不着谢。”沈伟光笑着说道。说完,他的目光在戚明脸上一扫,接着又说道:“现在杜明亮走了,那这个常务副省长的位置就空下来了。我今早跟上面沟通了一下,上面的意思是,如果这边有好的人选的话,就直接从这边提拔了,不从其他地方外调过来了。老戚,这江中省你待的时间比我长,谁合适,你比我清楚,你推荐推荐。”

    戚明刚还在想,这个常务副省长的人选,肯定不会由着他来。没想到,接着沈伟光就说了这样的话。乍一听,仿佛这个常务副省长的人选,还真能由他定。如果他来定,这个位置他肯定会推杨琴来坐。不过,杨琴是个女的,又已经五十出头了。现在把她提到常务副省长的位置,上面未必会同意。除开杨琴之外,剩下的几个副省长里面,梁建肯定是不考虑的,至于吴越和侯堂柏,无论提拔谁,今后都会成为梁建的助力,这样一来的话,杜明亮走不走的意义就不大了。如果不从这几位副省长里面选,那从其他地方,想选这样一个人,就选择不多了。

    戚明沉思了一会后,忽然想到,沈伟光刚才这番话,或许也只是漂亮话。像他那样的老狐狸,自己一手创造出来的机会,岂会拱手让给他戚明。看来,自己还真是想得太简单了。

    如此一来,戚明也不想了,他看了看沈伟光,道:“要说合适的话,那几个副省长里面,我觉得,吴越同志最合适。侯堂柏资历略浅了一点,杨琴的话,毕竟年纪在那了,加上又是个女人。至于梁建,那肯定是不考虑了。所以,想来想去,吴越最合适。”

    戚明想,这漂亮话谁不会说。我也会。

    果然,沈伟光听到他推荐吴越,脸上立即露出了些许惊讶之色。他目光怪异地看了看戚明,然后笑道:“老戚,你好像是对我有什么成见啊?”

    戚明道:“怎么会?沈书记你替我想得如此周到,我怎么可能会有什么成见。”

    沈伟光打量了他一眼,然后笑了一声,道:“没成见就好。那行,那待会我就给上面打电话,把你的意见报上去。”

    “好。”戚明点头。

    此时,两人目光相触,谁都不让。

    片刻后,沈伟光忽然哈哈大笑。戚明被他这笑声一惊,皱眉疑惑地看着他,不明所以。

    “你笑什么?”戚明问。

    沈伟光收起笑声,道:“笑你老戚跟个小孩子一样。你说你,跟我赌什么气?”

    戚明道:“什么赌气不赌气的,你想多了。”

    “老戚啊,之前我就说你糊涂,你果然是糊涂啊!你怎么还想不明白呢!”沈伟光看着戚明,语重心长地说道。戚明眉头一皱,道:“那就劳烦沈书记指点一下,我到底哪里糊涂了!”

    沈伟光微微一笑,道:“行,那我就指点你一下。”说着,他将原本交叠的双腿换了一下,身子往后一靠,有些居高临下地看着戚明,然后道:“江中如今的局势,你看明白了吗?梁建这个人,背景可不简单,这一点,你应该也是清楚的。他现在来了江中,可不是来历练历练,镀个金回去好升职的。他是打算把江中打造成他的大本营,他的后盾。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戚明听了这番话,抿着嘴没说话。

    沈伟光盯着他看了一会后,又道:“项老我们可以不提,他这个人为人正义,我们倒不需要太过担心。但是唐家不一样。唐家一直以来掌权的人手里,谁没几条人命?就拿现任家主,梁建的生父,唐明国来说,他手里的人命,恐怕比我们吃的鸡都多。这样的人,可比项老这样的,难对付多了。唐家如今势大,上面已经开始对唐家有所警觉了。唐明国如果想要保住唐家的百年基业,那么他要么就是割肉,要么就是将部分势力偷偷转移到江中这边来。所谓,一山不容二虎。像唐家这样的角色,到了江中,岂会听我们指挥。所以,你说,一旦唐家真来了江中,那你我这个日子还能好过?”

    沈伟光说的这些,戚明心中是将信将疑。戚明的消息来源没沈伟光那么广,对于唐家的了解,也并不多。

    他听后,思考了一会后,问沈伟光:“如果真像你说的这样,唐家真打算要撤到江中来,以你我的实力,又岂是拦得住的?”

    沈伟光笑了起来,道:“如果是你,或者是我,那肯定是拦不住的。但是,你我如果能联合,那就未必了。唐家要来江中,肯定也不会贸贸然地就过来。这也是为什么梁建会好好的华京市委秘书长不当,来这里当个副省长的最根本原因。他是来打前站,打基础的。等到梁建在江中,掌握了一定的权利,有了一定的基础,那就是唐家来江中的时候了。”

    戚明看着沈伟光,隐约觉得他说得这些有些虚幻,可是隐约又觉得有些道理。正如他所说,梁建好好地华京市委秘书长不当,跑到这里来当个副省长,要没这个理由,还真是说不过去。

    戚明心中将信将疑,一时也拿不定主意。不过,沈伟光说这些话的用意,他要是还不明白,那他就真是糊涂了。说白了,他就是希望戚明跟他站到一条线上去,至于对手嘛,就是梁建那些人。

    只不过戚明也有想不明白的地方,沈伟光那天晚上单独会见梁建,还请他吃了饭,为何一转身,就成了敌人?

    戚明又想,他对梁建如此,对他会不会也如此?

    戚明虽然有些时候,想的事情没沈伟光这么多,但他并不傻,也并不是真糊涂。

    他虽然多疑,但耳朵根子也不软。‘梁省长’那个事情,他虽然心里有芥蒂,但他也明白,那件事多半是下面的人弄出来的,并不是梁建本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