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8关键一击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梁健反应过来后,想着才过了一个晚上,这事情就风云变化,调研处主任的帽子一下子从甄东文头上变到自己头上,心里难免有些惊讶,便问姜仕焕:“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姜仕焕说:“我也不是很清楚。今天早上一大早甄东文就过来找朱部长了,然后又跟着朱部长一起去了郭书记那边,回来后,调研处主任的事情就变了。不过这样也好,虽然中间有了这么一个小插曲,但这帽子终究还是回到你手里了。”

    “也不能说是回到我手里,毕竟之前一直也不在我手里!”梁健纠正道。姜仕焕笑道:“意思你明白就行了。那就这么说定了,晚上一起吃饭,给你庆祝下!”

    梁健有些犹豫,道:“这事情还没上会定下来,现在就庆祝,是不是早了点?”

    “下午就上会了,你放心。这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不会再改了。就这么定了,待会我去定位置,定好了打电话通知你。”姜仕焕似乎是比他还开心,梁健不好意思抹杀他的热情,虽然觉得现在庆祝有点早,但还是应了下来。

    正如姜仕焕所说,下午这事情就上了会,很快调研处主任由梁健接任的事情就定了下来。局里也很快就收到了消息,一些人开始将梁健的上任和甄东文临时被换的事情联系到了一起,一时间,流言四起。

    梁健下班的时候,从楼上下去,碰到单位的人,当面会笑嘻嘻地上来跟他祝贺,一错开,立即就开始嘀咕。

    梁健倒也不在意这些,只是心中依然还是好奇,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这件事突然有了这样的峰回路转。

    晚上的饭局,姜仕焕竟然还叫上了蔡根和陈亭。这是让梁健始料未及的。因为姜仕焕没提说带家属,梁健也没带项瑾,看到蔡根和陈亭,梁健想,幸好没带。

    晚饭气氛还算轻松,陈亭话不多,不过姜仕焕作为这次晚宴的主要带头人,所以到时很活跃。加上蔡根给面子,四人坐在一起,喝了点酒,倒是距离拉近了不少。

    酒喝得差不多的时候,聊着聊着,梁健半有心半无意地将话题引到了调研处主任这位置临时换人的事情上。

    梁健举着酒杯,谢蔡根,道:“蔡市长,我能坐上这个位置,您的帮助是最大。我必须得再敬您一杯,要不是您,这主任的位置肯定是我们甄局长的了,我听说,原本昨天都已经定下来了。”

    梁健这话一出口,蔡根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眉头微微一皱,问梁健:“怎么?你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有什么隐情吗?”梁健顺着话就问。

    蔡根看了他一会,道:“你别跟我面前装糊涂!”

    梁健慌忙发誓,道:“我没装糊涂,我是真不清楚。不信您问姜部长,他是知道的。白天他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我还不敢相信呢!”

    蔡根看向姜仕焕,姜仕焕点头回答:“确实。梁健说得是真的。”

    蔡根不由惊讶,看了看梁健,然后转头看向陈亭,说道:“你跟他说吧。这事情,你比较清楚。”

    梁健听了,立即看向陈亭。陈亭笑了一下,道:“其实,我也并不是很清楚。据说是昨天晚上,有人拿着一些东西去找朱明堂朱部长了。然后朱部长看了这些东西后,今天早上就带着甄东文去见郭书记了。见完郭书记,原本定下来的事情就变了。不过,朱明堂和甄东文跟郭书记说的是,甄东文觉得自己最近这一年在工作方面完成的不是很好,手头有两项工作目前有些问题,所以暂时不想离开这个岗位,想等把手头这两项工作处理好后再考虑调动的事情。

    郭书记虽然不满意这临时变卦的事情,但是甄东文态度坚决,郭书记和朱明堂私交又不错,就没有强求。但是,有人说,昨天晚上朱明堂拿到的东西是甄东文做的一些事情的证据。有人拿这个证据去威胁朱明堂,让朱明堂放弃甄东文,转而好让你上位。”

    陈亭这番话,听得梁健心里一愣一愣的。

    梁健想来想去,这样的举动,除了唐家之外,恐怕没有其他人会做了。虽然说,要找甄东文的把柄,项部长也能做到。但如果他手里有甄东文的把柄,最多是交给梁健,让梁健自己去发挥,不会是这样直接越过梁健去找朱明堂。这样直接的方式,很像是唐家的风格。

    “你觉得这事,像是谁会做的?”蔡根忽然问他。梁健回过神,摇摇头,道:“想不出来。我觉得这事,也未必是真的。毕竟,即使有这事,朱部长也不会说出来。所以说,我认为,还是不能全信。”

    梁健说完这话,就意识到这话有些不合适。毕竟刚才说那番话的是陈亭,陈亭是什么人,纪委书记。哪怕梁健到了调研处主任的位置上,依然还是比梁健级别要高。梁健当着他的面,说这话不可全信,多少有些打他的脸。

    梁健刚想补救,就听得陈亭接过话:“你说得也对。毕竟,话传话的,到后面多少都会和事实有些出入。不过,这事情突然就变了,肯定也是有个原因的。甄东文为了这个位置也已经忙活了很久,一般的原因不可能让他这么轻易就放弃了。”

    他说话时,脸上还带着点微笑。梁健见他如此,微微松了口气,不过还是补救了一下。于是,他接过话:“您说的也对!”

    这时,蔡根插进话来,道:“算了,无论到底是什么原因,只要这位置是你来坐了,就成了。来,大家一起来喝一杯,敬敬你,希望你以后在工作上能够更努力,更出色。”

    梁健忙端起酒杯,谦逊地说道:“谢谢蔡市长,也谢谢陈书记,还有姜部长。这事情,要是没有你们的帮忙,恐怕我也没这个运气。总之,谢谢你们。”说着,梁健就站起来,给三位鞠了个躬。完毕后,梁健又对着蔡根说道:“尤其是蔡市长。这杯酒喝完,我必须得再单独敬你一杯。”

    蔡根拦他,说:“你要再敬我,得留着下次了。今天到此为止了,这杯酒喝完结束。我待会还有事,可不能喝多了走。”

    梁健听他说还有事,也就不好再劝。喝了这杯酒后,蔡根坐了一会,就准备离开。陈亭也跟他一起走。梁健和姜仕焕一起将两人送出去后,又返回来坐了下来。

    两人也不喝酒了,让服务员送了两杯茶进来,把碗筷一收,开始边喝茶边聊天。

    梁健心里还是有些好奇这临时变卦的事情,于是又问姜仕焕:“姜大哥,你说,刚才陈书记说的,有几分真假?”

    姜仕焕沉吟了一下,道:“我觉得,应该大部分是真的。要不然,这事情没法解释。”

    “那会不会也有可能,朱部长收到的东西不是甄东文的而是朱明堂自己的。”梁健想了下,问。他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他觉得,如果朱明堂收到的东西是甄东文的,那么今天甄东文回到局里后就不会有心情发那么大的火,他应该更加着急那些东西的事情。

    甄东文发火,是因为他觉得不甘心。为什么不甘心,最大的可能就是因为,他不得不因为别人的一些原因而放弃。

    所以梁健就推测到了朱明堂身上。

    姜仕焕听了后,先是惊讶了一下,然后皱眉细想,也觉得这样似乎更合理一些,于是就说道:“你说的也有道理。不过,到底是怎么回事,恐怕只有朱部长清楚。”说着,他忽然盯着梁健,问:“不过,你真的不清楚这事情是谁做的?”

    梁健虽然心里有七八分肯定是唐家的某个人干的,但这话,他觉得不好跟姜仕焕说,于是就撒了谎,道:“真不清楚。要是清楚我肯定就直接去问了,也不用在这里好奇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姜仕焕没怀疑他。

    两人又坐了一会,然后各自回家。

    开车回去的路上,梁健思虑了一下,还是掏出手机给老唐打电话。电话打过去,还是和之前一样,没人接。梁健又给唐一拨了过去。唐一很快就接了。

    唐一接起电话,笑着说:“我还以为你这个电话会更早一点。”

    这话一说,梁健就清楚了。看来这事,还真是跟他们有关。

    梁健心里说感激吧也有,感动也有,但也还有些其他的感受。

    梁健沉默了一会,问:“你怎么知道这事?”

    唐一笑道:“你作为唐家的接班人,你的生活动态,我总是要关注一下的。”

    梁健不知道该怎么接话,过了一会,他才有些复杂地说了声谢谢。

    唐一听后,笑了笑,道:“你和我们是一家人,说什么谢谢!”

    梁健没接话。过了几秒后,唐一问他:“你最近好像有段时间没回来了。你不来看看你梁爸他们?”

    被唐一这么一提醒,梁健这才想起,最近确实有好多天没回去看过梁父梁母了,最近一直被调动的事情和董斌的事情牵绊住了心思,一时就忘了。

    梁健忙道:“最近忙忘了,这个周末就过去。”

    “行,那到时候见。”唐一笑着说完,就挂了电话。

    梁健放下电话,心里多少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