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7 并非结局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白秀琴提到杨秀梅,梁健倒也不意外。当时甄东文找他谈处长一职的事情时,就是将杨秀梅和彭书明一起提出来的。不过,当时甄东文这么说,估计也就是拿杨秀梅替彭书明打个掩护。但,现在彭书明被调走了,那么杨秀梅就成了甄东文这边的救兵了。

    不过,杨秀梅虽然是个女人,但她背后有个市里的领导,所以既然提了出来,那就是个强劲对手。

    白秀琴说出口后,甄东文立即就说道:“如果真要提拔一个人当处长,督查室里这些个人,我认为就白秀琴一个人合适。”说着,他转头看了看梁健,又看了看之前替梁健帮腔的金国明,说:“作风问题不是小问题,现在只是偷个情,手里有了权,说不定就不只是偷个情了。总之,我是不同意让李启东当处长的!”

    甄东文这么斩钉截铁的一开口,这话题就没办法讨论下去,毕竟他是局长,党组书记。决定提拔谁,不提拔谁,梁健他们讨论得再好,最终还是要到他那里通过才行的。

    会议室里的气氛一下子就尴尬起来。

    白秀琴目光在几个人脸上一扫,忽然脸上就流露出了一丝得意,然后微微一笑,道:“其实,我觉得杨秀梅同志除了在性别上缺少点优势外,其余方面,都要比李启东同志要优秀。而且,杨秀梅的丈夫是组织部的副部长,她要是提了处长,对我们局也是有好处的。”

    梁健这是第一回知道,杨秀梅丈夫是组织部副部长。组织部是给人戴帽子的部门,如果环保局提了杨秀梅为处长,多少总归能在杨秀梅丈夫那边博点情面。凡是当官的,谁不想升官,想升官就要和组织部打交道,所以白秀琴这话一出口,金国明也不说话了。唯独余先生淡淡地说道:“提干看的是能力,不是背景。要是看背景的话,那你也坐不上这副局长的位置。”

    余先生这话虽然说得语气不重,可内容不简单,将白秀琴气得不轻,瞪着他,嘲讽道:“要是没背景,你一个研究室的主任也能坐在这个会议室里?”

    余先生听到这话,也不生气。反倒是甄东文呵斥了一声:“胡说什么!余先生能坐在这里,凭的是自己的能力!”

    余先生看了眼甄东文,冷冷说道:“到底凭的是什么,我自己清楚就行了,其他人怎么想,对我来说不重要。不过,我今天的态度也摆一摆,督查室里要提处长,李启东要比杨秀梅合适。女同志,还是不太适合抛头露面的位置。”说着,余先生意有所指的看了眼白秀琴。

    白秀琴气得脸色都白了,可刚才已经被甄东文呵斥了一句,她虽然有些任性,但也不傻。她明白,再跟余先生针锋相对,对她没好处。

    余先生的表态,让甄东文皱了皱眉头,但他没说什么,而是将目光落在了金国明身上。金国明有些犹豫。毕竟他不像余先生,他背后没什么人。他内心里是觉得李启东更合适,可要是他此刻说了李启东的名字,回头传到了杨秀梅丈夫的耳朵里,要是人家不计较还好,万一计较,那对他以后的升迁,岂不是有影响。所以,金国明是进退两难。他犹豫了好一会儿,才开口:“我觉得,我们倒也不用急着决定,可以先跟李启东和杨秀梅聊聊,听听他们两位自己的意见。”

    梁健本以为他肯定会选杨秀梅,没想到他倒是提了这么一个折中的法子,虽然显得圆滑,倒也能让人理解,毕竟他没直接选择杨秀梅已经是很不错了。

    梁健还是感激地看了他一眼。

    甄东文则是冷淡地看了他一眼。

    这个话题谈到这里,梁健和甄东文都明白,已经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了。而且,这样的结果,在甄东文的心里,那就等于是胜利,无非就是好事多磨,再多让梁健心存侥幸一段时间。

    而在梁健心里,虽然没有必赢的把握,但也不是就没机会了。

    会议结束前,甄东文提出:“那这样,我负责找杨秀梅谈,李启东那边,就麻烦梁健你了。”

    梁健原本还有些担心如果甄东文找李启东谈说不定谈出什么幺蛾子来,甄东文这么一说,倒是让梁健放心了。

    会议结束后,梁健没有立即找李启东来办公室谈话,他先打了个电话给小五,让他帮忙查一下杨秀梅的丈夫,组织部的那位副部长的各方面信息。

    小五的动作一向是比较迅速的。晚上,他就把信息整理好,送到了梁健家里。小五进门,霓裳正好在楼下和项部长读书,看到小五进来,许久没见的霓裳激动得手舞足蹈,拉着小五,一会去看她上学画的画,一会又去看她前两天和她外公一起种下去的植物,转完一圈回来,又要让阿姨给她准备东西,她要做前几天她自己调配出来的果汁饮料。

    梁健倒是还记得那个果汁饮料的味道,和网上说的那种黑暗料理也差不了多少,关键霓裳还给这个饮料取了个名,叫做彩虹,虽然它只有一种颜色——灰绿色。

    梁健不忍去看小五喝了这个饮料之后的表情,同时也担心,万一这小公主一时兴起也要弄一杯给他喝,忙拿了资料就进了书房。

    小五的资料准备得很详细,就差没把此人家里祖宗三代的信息都事无巨细的查出来了。梁健粗略的看了一遍后,将几个重要的部分给摘了出来,又仔细地看了一遍。

    杨秀梅的丈夫,原名为姜军,后来走上仕途后没几年,就将这名字改掉了,改成了姜仕焕,挺有些韩国名的味道。

    姜仕焕,即姜军,老家在北河那边,单亲家庭。姜仕焕在当年算是个才子,因为成绩优异,被当地政府资助上了北大。北大毕业后,留在了北京当老师,但因为穷,一直就拖着没结婚。后来与杨秀梅相识,没多久,两人就结婚了。结婚后,被调到了北京市教育局,接下去,就一路开始平步青云,短短几年,就从底层,一路升迁到了组织部,担任了副局级干部。

    可是,这之后,他却停滞了许多年,才终于在两年前,被提拔到了副部长的位置上。

    而姜军之所以在之前能够一路青云直上,和杨秀梅的关系很大。小五搜集来的资料里有提到,杨秀梅的爷爷曾是某军区司令员,杨秀梅的父亲曾是某军工企业的高层。不过,在多年前,杨秀梅的父亲意外离世,时间恰好是姜军被调到组织部担任副局级干部后没多久。由此可以看出,姜军的这条一帆风顺的仕途,应该是杨秀梅的家里帮忙铺垫出来的。只不过,如今杨秀梅的爷爷早已经退休,当年的影响力已经不在,而杨秀梅的父亲又已去世,世态炎凉之下,他在副局级干部位置上停滞多年,倒也正常。

    俗话说,越是高位,越是要小心。他现在屁股底下的那个位置,有无数人在盯着。如果将之前的姜军和他背后的势力比作是老虎的话,那么现在的姜军就是没牙的老虎,在这个藏龙卧虎的京都,那也是要如履薄冰,小心翼翼的。

    不过,姜军如今这样的情况,对于梁健,倒也可以说是一件好事。

    姜军还有个特点,那就是喜欢看书和写文章。资料中有提到,姜军在十年前,曾出版过一本书《当代文学解读》,是写当代文学的。一个政治官员,却出版了一本文学书,这未免让人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不过,梁健倒是对他写得这本关于当代文学的书产生了兴趣,他想看看,这位北大出来的才子领导写出来的书,到底是什么样的水平,是徒有虚名还是确实有真材实料。

    于是,一半因为李启东的事,一半因为自己的好奇,梁健让小五将那本已经不再出版的书给了找了回来。

    拜读了一部分之后,梁健就发现,这位姜军如果不当官,或许还真能成为一个文学方面的人才。他的书中,对于当代文学的深刻理解,比一些撰写了教科书的名教授还要入木三分。当然,这只是梁健个人的想法。

    书还没读完,甄东文倒是沉不住气,先来问梁健和李启东谈话的结果。梁健说到自己忙忘了之后,甄东文虽然表现出了不悦,但也没说什么。

    沉不住气的除了甄东文,当然还有李启东。也不知道是甄东文那边刻意放出的消息,还是白秀琴那边,局里都在传,杨秀梅将会被提拔为处长。

    李启东忍了多日,终于忍不住,又来找梁健。

    梁健看到他,就知道他为何而来。没等他说话,就先开口道:“我正要找你。你先坐。”

    李启东到了嘴边的话,只要又重新咽了回去。眼神复杂地看了看梁健,然后在梁健对面坐了下来。

    他坐下后,梁健伸手将放在一边的那本《当代文学解读》推到了李启东的跟前,然后道:“给你一下午的时间,把这本书好好地看一遍。”

    这本书不厚,却也有600多页。李启东瞄了一眼那个书名,顿时有些懵。他不明所以地抬头看着梁健,问:“看这个做什么?”

    梁健知道他会有疑问,便问他:“你知道这本书是谁写的吗?”

    李启东立即低头在那本书封上找作者,找了一会,抬头问梁健:“姜军。”

    “你知道姜军是谁吗?”梁健又问。

    李启东想了一下,摇了摇头。

    梁健微微笑了一下,道:“现任组织部副部长姜仕焕同志,也是杨秀梅同志的丈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