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2 我有一个想法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第二天,到单位后,梁建去过屈平那边后,就抽时间了解了一下中央公园对面那个老城区,也就是旻儿家那一带老城改建的事情。

    那里属于抚河街道,那个地方叫抚河巷。旁边那条护城河,其实以前叫抚河。抚河原来是条小河,后面经过河道疏通,扩大,就变成了现在这样,也就改叫了护城河。

    抚河巷的固定居民大概有两百多户,流动人口的话,据上一年统计,是在六百多名。抚河巷里,大多数都是在那里住了一辈子的老人。这些老人里,有将近半数,竟然都是孤寡老人。梁建看到这个数字时,着实惊讶了一下。

    还有半数,也有一半以上是属于留守老人。子女都不在本地,只剩下两个老人,互相扶持,生活在这里。只有少数人,是子女在本地,或者跟他们一起生活在抚河巷的。

    这一次政府提出这个老城改建,除了商业原因之外,其他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出于治安考虑。抚河巷因为年轻人口外迁,所以大部分老人都选择将自己家里的空房子租出去,一方面呢补贴家用,一方面呢,也不至于太孤单。抚河巷离市中心不远,周围环境又不错,虽然房子是老房子,生活上可能有些不便利,但价格也相对便宜,所以有不少外地来谋生地会拖家带口地住在那里。

    流动人口一多,鱼龙混杂的,治安问题总是会相对多一些。这几年,抚河街道的工作人员,也多次跟上面提意见。

    几方面原因综合之下,便有了这一次的抚河巷老城改建。

    这本来也是件好事,如今房产大热的情况下,全国百姓十之八九都在盼望着自己家所在的地方能够被征迁,然后一夜暴富。而抚河巷的赔偿价格不低,那部分有子女的,大部分都对这次的征迁一事十分配合,只有少数几个可能对价格还不是很满意,但对征迁本身是没意见的。

    有意见的,基本上都是那些孤寡老人。对于他们来说,钱在多,两脚一瞪,那也不过就是废纸一张了。可,他们现在活着,这里熟悉的一切,才是他们所拥有的全部。

    所以,他们都不太想搬,更害怕搬到一个新地方后,要去面对新的,陌生的一切。甚至,连那些老朋友,都要彼此分开,这辈子能不能再见到一面,都不好说了。

    他们这样的担忧,梁建觉得可以理解。不过,负责这次抚河巷老城改建的领导,似乎并不是十分理解,或者说,并不是十分愿意理解。

    梁建又找人仔细地问了问抚河巷那边到底有多少是孤寡老人,对方给的数字,与之前许老爷子告诉他的数字,有很大的差距。

    老爷子当时跟他说,在五十个人左右,而实际上这个数字要更大。老爷子当时可能是担心梁建被吓到,所以故意往小了说的。

    不过,五十个人就已经十分不好安排了。没有一个养老院可以一次性接纳这么多的老人。除非是提前将某个养老院中原有的老人都安排到其他养老院中,专门腾空一个养老院来安排这些人。但是,这样一来的话,这背后的工作,估计得要让相关负责的人骂娘了。而且,抚河巷的老人要照顾,那些原本就在养老院的老人,也不能忽视他们的内心感受。

    所以,将那些老人安排到养老院去这个想法,可行性不太高。

    梁建想了一个早上,也没想到什么好主意。中午,跟小龚一起出去吃饭的时候,小龚忽然问梁建:“梁秘书长,这人才公寓你有听到过吗?”

    “人才公寓?”梁建皱了一下眉头,这名字倒是有些熟悉,应该是政府和某个开发商合作的福利性住房。梁建问小龚:“你问这个干什么?”

    小龚回答:“我有个亲戚最近来了华京,想申请这个人才公寓。不过,他的条件,跟这个人才公寓的申请条件有些不太符合,所以……”小龚欲言又止。不过,梁建已经明白他的意思。他有些诧异地看了小龚一眼,这个事情,小龚完全没必要来跟他说。以他的身份,给负责审核申请资料的人打个电话,说一声,这事情,基本上就成了。

    他想了一下,便道:“怎么,你说了也没用?”

    小龚低了头,微红着脸,道:“不是,是我觉得,我应该跟您说一声。毕竟,我是您的秘书,我要是打了这个电话,别人也都是看在您的面子上。所以,我想先问问您的态度。您要是没意见,我就给打个招呼,您要是觉得不合适的,那我就回绝了我那个亲戚。”

    小龚能这么想,梁建倒是有些意外。不过,这也是件好事。于是,他微微一笑,道:“这也不是什么大事,你自己做主就行。”

    小龚神色一喜,忙谢了梁建。

    梁建此时,脑子里却想到了其他的。既然有人才公寓,那为何不能有老年公寓?

    梁建伸手猛地一拍小龚的肩膀,笑道:“你倒是提醒我了,谢谢啊!”

    小龚一脸迷茫地看着梁建,不明所以。

    梁建也不想跟他解释很多,吃过饭,梁建回到办公室后,迅速将自己的想法又完善了一下后,就径直去了章市长的办公室。这个老城改建的事情,是常务副市长兆丰在负责的,梁建其实去找他商量这个事情,应该是更好。但是兆丰这个人的性格,并不是很有主见。之前在通州区区长国斌同志的事情上,兆丰同志就给梁建留下了不算好的印象。所以,梁建觉得,与其找兆丰,不如找章金龙更加直接。

    梁建上任至今,到章金龙办公室来的次数,可以说是屈指可数。他的到来,让章金龙的秘书,很是惊讶。

    “梁秘书长,您怎么过来了?”秘书赔着笑,小心翼翼地问道。

    梁建答:“有点事想找章市长商量一下,他现在方便吗?”

    秘书犹豫了一下,问:“您的事情很着急吗?”

    “这个,要看怎么看了。”梁建看着他回答。

    秘书一听,眉头微微皱了一下,然后道:“那您在这里等一等,我进去看看市长他醒了没有。”

    “好的。那麻烦你了。”梁建道。

    “秘书长您客气了,这是我应该做得。”秘书说完,扭身走到章金龙办公室门口,轻轻敲了一下门,然后听了听里面的动静。

    一两秒后,他伸手推开了门,走了进去。

    很快,他就出来,对梁建说道:“梁秘书长,市长请您进去坐。”

    秘书引着梁建进去坐下后,又给梁建泡了杯茶,然后才退下。

    房间门一关,就剩下了梁建和章金龙两个人。对于章金龙这个人,梁建印象还算可以。两人之前,在梁建还在环保局的时候,虽有些误会,但这并不影响梁建对章金龙的看法。

    章金龙看着梁建,笑问:“现在是中午休息时间,你不休息,赶来我这里,是屈书记有什么指示吗?”

    梁建今天可以算是上门求人,所以就开门见山地说道:“章市长,我今天过来找您,主要是有件事,想跟您商量一下。”

    章金龙那浓黑的剑黑,微微一挑,然后说道:“你先说说是什么事情。”

    梁建点头,接着问:“这抚河巷老城改建的事情,您有印象吗?”

    章金龙一听,微微皱眉,目光在梁建脸上一扫,似乎想从他的脸上找到点什么迹象来提前推测出梁建想说的内容。不过,他显然没找到什么迹象。他问:“有印象,怎么了?难道这个项目出了什么问题?”

    梁建忙说:“问题也算不上,只不过,昨天,有位我们华京市的老干部,跟我提了一些意见。这位老干部他目前就住在那个抚河巷。”

    “我们有老干部住在抚河巷?”章金龙显然很是惊讶。现在的老干部退休,一般待遇都不错。没有住房的,国家也会安排疗养院居住。抚河巷虽然环境不错,但跟一个老干部的居住标准相比,还是差了点。所以,章金龙才会惊讶。

    “是哪位老干部?”章金龙问梁建。

    梁建便将许老爷子的身份跟章金龙说了一下。没想到,章金龙听后,竟然说道:“这位老爷子是值得让人尊敬的一位老爷子,我以前的时候,就曾以他为偶像,没想到,他竟然住在抚河巷。梁建,你是怎么认识他的?”

    梁建笑了笑,道:“是在中央公园散步的时候认识的。”

    章金龙又惊讶了一下,道:“那你和老爷子还真是有缘。我曾经跟不少人打听过,都没找到他,没想到,你就这么碰上了。”

    梁建没想到,章金龙似乎是真的很想跟这位老爷子认识,这世上还真是无处无巧合啊!梁建一边内心感慨,一边说道:“抚河巷改建的事情,老爷子跟我说了不少,有一些,我觉得还是有些道理的,所以我想来跟您说一说,听听您的看法。”

    “你说吧。”章金龙的态度,比之刚才要严肃了一些。

    梁建便将目前抚河巷的现状,和那些孤寡老人的意愿,都跟章金龙表述了一下。章金龙听完后,问梁建:“你确定抚河巷真的有这么多的孤寡老人?”

    梁建点头:“我已经问过相关负责人了,确实有这么多。”

    章金龙皱起了眉头,道:“那这个问题,倒确实应该重视一下。”说着,他沉吟了一下,抬头问梁建:“你既然来找我,想必应该是已经有什么想法了,对吗?”

    梁建点了点头,道:“想法是有一个,不过,不知道可不可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