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1 帮忙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正在他沉思该怎么操作这个事情的时候,旻儿从后面屋里走出来,来叫他们进去吃晚饭了。

    之前那位许先生也出来了,背起老爷子就往屋内走。

    晚饭的酒,还真就是二锅头。老爷子身体不太好,旻儿不让老爷子多喝,老爷子小酌了两杯,旻儿就瞪着眼睛把酒杯子从老爷子的手里给抢下来了。

    老爷子没办法只好不喝了,不过却一定要让他儿子,也就是许先生陪梁建喝几杯。这二锅头味烈,梁建其实也很少喝这个酒,喝不太惯,也就不太敢喝。喝了没几杯后,就感觉有些上头,就不敢喝了。

    许先生见梁建不打算喝了,就让旻儿给梁建泡了杯茶。茶送过来后,旻儿看到老爷子坐在椅子里眼皮都打架了,就推着他去卧室先休息了。

    餐厅里,就剩下了梁建和许先生两个人了。

    许先生看着梁建,微微一笑,道:“刚才我父亲在外面是不是跟你提那个老城区改建的事情了?”

    梁建闻言,诧异地看了一眼这许先生,难不成他也要拜托梁建这个事情?

    “老爷子年纪有些大了,想事情不如以前那么周全了,他的话,你不必放在心上。这个事情,其实政府方面早就有方案了,只不过还需要在跟这里的人做做工作。”许先生说道。

    梁建微微愣了一下,然后笑道:“老爷子说得还是有些道理的。这些老人在这里生活了一辈子,年纪大了,缺少些安全感,不肯搬,也是很正常的。”

    “老人的想法能理解,也可以体谅。不过,社会进程就是如此,政府也有政府的难处。你是市委秘书长,应该比一般人更能明白这一点吧。”许先生看着梁建说道,眉宇间透着些许严肃。

    梁建有些尴尬,这位许先生的身份还不清楚,可他却在梁建面前谈着政府的难处,怎么听都觉得有种怪异的感觉。

    梁建岔开了话题,问他:“许叔目前是在做什么工作?”

    许先生看他一眼,低头拿起茶杯喝了一口,放下茶杯时,慢条斯理地说道:“你看我像是做什么工作的?”

    梁建打量了一下他,那张分外熟悉的脸,让他想到刚才这位许先生所谈政府工作的难处,他的脑海中忽然亮光一闪。

    “我猜,许叔应该也是在机关里工作吧?”梁建说道。

    许先生轻轻点头,却没有打算彻底揭开谜底的打算。

    梁建实在好奇这位许先生的身份,那种分明熟悉却又想不起来具体是谁的感觉,实在折磨人。于是,梁建就不识趣地继续问道:“不知道许叔是在哪个部门高就?”

    许先生瞧他一眼,道:“中央统战部。”

    梁建一听,顿时怔了一下。同时,脑子里也想起了这位看着眼熟的许叔是何许人物了。这位许先生,全名是叫许勇全。目前在中央统战部四局任局长。而梁建之所以看着他熟悉,是因为之前有过两次会议,与这位中央统战部四局局长有过几面之缘。不过,当时两人并没有直接接触。

    梁建记得,有一次会议上,这位统战局四局局长还发了言,讲得内容,很精彩。梁建记起他的身份后,立即对许勇全说道:“许局长,十分抱歉,刚才一下子没认出您来。”

    许勇全摆摆手,道:“这是在家里,你还是叫我许叔好了。而且,论级别,你我二人差不多。”

    梁建点点头:“那我就叫您许叔了。”

    “我听旻儿说,你们是在中央公园散步的时候认识的?”许勇全忽然问道。

    梁建愣了一下,旋即回答道:“是的。我平时很少来这边,没想到正好就碰上了旻儿姑娘带着老爷子来散步。”

    “怪不得老爷子一直说你跟他有缘分。”许勇全接过话。

    “能认识老爷子是我的荣幸。”梁建客气了一句。

    许勇全看了看他,道:“老爷子这几年难得像今天一样,这么开心,这都是你的功劳。所以,应该是我的荣幸。”

    两人你客气一句我客气一句,又说了一会后,梁建看看时间也不早了,就准备告辞。许勇全送他到门口,梁建忽然想到屈平所认识的那个许老爷子,就试探着问许勇全:“许叔,我们屈书记跟许老爷子是不是以前是旧识?”

    许勇全一愣,然后说道:“我不清楚,怎么了?”

    梁建忙说:“也没怎么,之前有听到我们屈书记提到过一位许老爷子,正好许叔您也姓许,我想着,会不会正巧是同一位。”

    许勇全听后,道:“应该不是同一个人。老爷子退休都有将近二十年了,你们屈书记来华京也不过就十来年的功夫,应该是不熟的。”

    梁建想,这中国那么多人,同姓之人很多。还有一个许老爷子,也不足为奇。正要说去跟老爷子打声招呼告辞时,旻儿走了出来,许勇全看到,就问:“你爷爷已经睡下了吗?”

    旻儿点头,道:“今天喝了点酒,很快就睡着了。”

    许勇全道:“那就别再叫醒他了,旻儿,你送小梁出去吧。”

    旻儿点头。

    两人慢慢地走向门外。此刻,天早就黑了,不远处的繁华灯火早已亮起。而此处,只有昏暗的灯光,和静谧的时光。

    不到两米宽的巷子里,早已经没了之前天还亮时的喧闹,一盏盏门廊下的小黄灯,亮着昏黄的光,照在两人身上,在脚下拉出纤长的影子。

    “今天爷爷很开心,谢谢你。”旻儿忽然说道,温柔细腻的声音,就好似梦中流淌过的小河水,让人感觉十分舒适。

    梁建低头看了她一眼,微笑道:“我也很开心,所以不用谢。”

    旻儿忽然抬头看向前方那条蜿蜒曲折的巷子,目光里,透出不少哀伤:“自从这里要拆迁的消息传下来后,爷爷就很少笑了。今天是他这段时间以来,最开心的一天了。”

    她的心疼,悲伤,在这安静的巷子里,特别得能感染人的情绪。

    梁建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接话,正如之前许勇全说的,拆迁这个事情是社会进程,不是一个人或者几个人能阻拦的。即使阻挡得了一时,也阻挡不了一世。这个领导今天没批,明天换个领导,或许就批了。大环境就是如此,谁也改变不了。

    “其实,我也挺舍不得这里的。我从小就是在这里长大,这里的每个人可以说都是看着我长大的。”说着,旻儿一指前面不远处的那扇虚掩着的大门,道:“比如这一家。这家的胡婶,在我小时候还带过我很长一段时间。以后等这里一拆,这些人就很难再见得到了。”

    她的哀伤,流淌在脸上,分外明显。

    梁建不忍,想了想,说道:“等到安置的时候,一般都会安置在一个小区。其实,就是换了一个地方住,大家也都还是在一起的。”

    旻儿摇了摇头,道:“这里住的大部分都是年纪大的。这里拆迁之后,大部分人要么搬去和儿女一起住,要么就是直接去住养老院了。等安置,估计得等上好几年,大家都等不起了。”说着,她忽然抬头看向梁建,道:“梁大哥,我知道我们才相识,我就求你帮忙有些不太好。但是,我爷爷喜欢你,我也觉得,你跟其他人不太一样。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她睁着大眼睛看他,眼里那楚楚可怜的乞求,让梁建张不开拒绝的口,只能点头应下。

    “爷爷他的日子已经不多了,医生说了,最多不会超过五年时间。他很喜欢这里的街坊邻居,我想请你帮忙想想办法,看能不能让这里的拆迁工作往后推迟几年?”旻儿说完,便小心翼翼地望着梁建,带着期待。

    梁建虽然不忍心拒绝旻儿,也很想帮她。可她这个要求,梁建实在很难答应,而且也不太可能做到。拆迁的事情,早就已经在走流程了,梁建怎么阻止?也没有正当理由阻止,仅仅因为一个人的缘故而阻止这整一件事情,这理由根本站不住脚。

    梁建想了一会,对旻儿说道:“很抱歉,你的这个要求我恐怕帮不上忙。不过,我会再另外想想办法,争取在开始动迁后,把大家都安置在同一个地方,这样的话,爷爷还是能和之前那些街坊邻居待在一起。”

    旻儿听后,想了一下,道:“要是能住一起,也行。”说完,忽然又问:“这样,会不会很麻烦你?”

    梁建笑了笑,道:“这本身也是我应该做得。放心,没事。”

    旻儿听了,表情放松了一些。两人又走了一段后,到了外面的大路上,旻儿说:“要不我开车送你吧?”

    “不用,时间也不早了,你送了我再一个人回来不安全。我自己叫个车很方便的。”梁建说完,就掏出手机,叫了个车。

    没多久,车子就来了,旻儿看着梁建上车后,才返身回去。

    车子开出去没多久,梁建收到了旻儿发来的短信:梁大哥,今天真的很感谢你。我父亲他为人比较固执,他跟爷爷两人在对很多事情的看法上,一直都有分歧,包括这一次拆迁的事情。所以,这个事情,我只能求你帮忙。谢谢你愿意帮我。

    梁建看了之后,想了一会,回复:“这是我应该做得,我不保证一定能找到办法,但我会尽力的。有了消息,我会联系你。”

    “恩。你路上注意安全,到了跟我说一声。”旻儿很快回到。

    梁建看了后,就没再回了。收起手机,脑子里就开始盘算如何操作这个事情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