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51考验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梁健离开镜州的第三天,朱怀遇召集了领导班子成员开了一个会议。

    黎山度假区是一个新区,很多组织关系和机构设置都没有完全理顺。比如,如果从地方来看,那么党委书记显然就是一把手,领导政府;但如果从一个政府部门来看,那么就是行政首长负责制,局长(主任)就是一把手,党委书记只负责党建工作,并不完全领导行政工作。

    黎山度假区在这方面的定位,就存在模棱两可的问题。虽然,在宣布黎山度假区领导班子的时候,市里说是参照县区的模式,但没有文件来明确朱怀遇就是一把手。这样使得工作中,也会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

    黎山度假区的主任名叫姚杰,他是军转干部,担任过副乡长、乡长、书记,与市里某领导的关系不错,这次黎山度假区成立之后,借机谋到了度假区主任的位置。姚杰在喝酒上,很有军人风格,一斤白酒下肚,面不改色心不跳。但是在干实事上,他喜欢走讨巧的路子,领导关注什么干什么,领导不关心的他基本不会去碰,就算是对这个地方的长远发展好处很明显,他也不太关心。

    所以,当朱怀遇在班子会议上,提出要按照国家标准来建设地下管网系统的时候,主任姚杰就第一跳出来反对了:“这个事情吃力不讨好,投入大、见效慢,完全没有必要。就我所知,其他很多度假区,他们在地下管网建设上,都是能省则省,能过得去就行了。”

    班子之中有个副主任还是蛮有责任心的,他说:“地下管网的建设,虽然是地下的事情,不像高楼大厦那般能见成效。但是,却是利长远的事情,以后大家慢慢就觉得我们做得好了。而且,现在每年城市内涝都很多,如果我们黎山度假区刚建设,就发生城市内涝的事情,那就没办法对组织和百姓交待呀!”

    其他几个近期不会升职和调动的委员、副主任,也赞成要把地下管网建设好。但是,几个年轻领导干部、觉得自己很有可能到县区和部门重要岗位的,显然就不支持花大钱建设地下管网。

    这样一来,支持者和反对者的比例,大概是各占一半。姚杰说:“我们黎山度假区,目前关键是要见形象,让领导来了一看就能发现,呦,度假区建设速度挺快嘛!否则我们的工作都白做。难道让领导钻到地下去看管网吗?”

    朱怀遇说:“地上的形象我们要建设,地下管网我们也要建设。地下不规划好、建设好,以后要补救都来不及,没有看到旧城区前两天被淹吗?老城区,大家会宽容,说这是以前遗留的问题,反正也追究不到谁的责任。但是,我们黎山度假区新建,如果明年被水淹了,百姓就会指责我们的鼻子骂。”

    有的班子成员听到朱怀遇这么说,微微点着头,轻声交头接耳。

    主任姚杰看到有的班子成员好像被朱怀遇说动,就说:“这个事情,我们有不同的意见,所以用民主集中制的办法吧,大家投票表决。哪一方面人多,就按照哪一方来办。”

    民主集中制?投票?

    朱怀遇隐隐地感觉有些不对劲。朱怀遇感觉到了这个问题所在,却说不出到底不对劲在哪里?一看时间,会议已经开了一个半小时,距离吃中午还有一个小时。朱怀遇就宣布休会,大家上厕所,等会儿再开。

    休会之后,朱怀遇就马上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拿起了电话,来向梁健求救:“梁省长,你一定要给我一条明路。”

    梁健正好在办公室有空。听了朱怀遇的汇报之后,略顿了一顿,说道:“老朱,在这个事情上,你千万不能用投票的方式来解决。”

    朱怀遇还是没有明白:“为什么不能用投票?”

    梁健想了想该怎么对朱怀遇解释,然后说:“无可否认,民主集中制是一个好东西。但是,在我们具体工作中,民主是为了集中,集中才能实现更好的民主。单单用投票,是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比如在这个地下管网建设的事情上,如果只是用投票解决的话。可能会造成两个不良的后果。”

    “梁省长,是哪两个不良的后果啊?”

    梁健继续说:“第一不良后果是,如果投票的结果,你这一方输了,那你就彻底失去了主动性,以后建设地下管网的事情就再也提不出口了。第二个不良后果是,就算投票你赢了,开始建设地下管网,但是那个主任姚杰和其他人,如果说,这是投票的结果,我们本来就不同意。在以后的工作上,不配合、不出力,说不定还给你们拖后腿,你有能有什么办法呢?”

    朱怀遇一听,额头就冒出了冷汗来了。原来问题怎么严重,原来民主集中制也是双刃剑,不能随便用。自己怎么就没有想到呢?为什么梁健却能想得这么远!

    朱怀遇对梁健更加佩服了,怪不得梁健已经当了副省长,而自己还是一个正处级干部。朱怀遇又问:“那我该怎么办?”

    梁健轻松笑着说:“其实,上次我来镜州的时候,已经告诉你了。你现在是一把手,就不要忘了自己是一把手。其他的,只能你自己去处理了。”

    梁健本来是可以直接告诉朱怀遇该怎么做的,而且他的办法肯定管用。但是,他梁健不是朱怀遇的参谋。而是反过来,朱怀遇以后可能要成为自己的参谋。所以,动脑筋的人首先应该是朱怀遇。

    如果朱怀遇这样的问题都解决不了,也就不配他梁健提拔他,也不配成为他梁健的副秘书长了。朱怀遇必须自己过自己的坎,自己填自己的坑,在其中悟出从政的道理。这是没有人可以帮助他代劳的事情。

    朱怀遇听到梁健没有说再见,就挂了自己的电话,他已经充分感受到了,接下去的会议是对自己的一场考验。他必须要通过这次考验。

    十分钟过去之后,朱怀遇回到了会议室。在进会议室之前,他一直在不断回味梁健的那句话,“你现在是一把手,就不要忘了自己是一把手。”

    他刚刚坐了下来,主任姚杰就说:“朱书记,要不我们现在就来投票吧!”

    朱怀遇双手放在了会议桌上,发出不大却很明显的顿响。

    朱怀遇身材微胖,当他拿出样子来的时候,领导派头还是有的。他看着姚杰说:“不行。姚主任。这件事不能用投票来解决。”

    姚杰察觉到了朱怀遇身上的气场有些明显的变化。但是,听到朱怀遇否定了自己的意见,心情很是不爽,他瞪着朱怀遇说:“朱书记,那你说怎么办?我们意见不统一,就只能投票啊!”

    朱怀遇毫不相让地道:“不统一,所以要统一意见。哪个班子的意见是天生统一的吗?哪个团队的意见是自然一致的吗?我们国家的很多大事,都是一个从不统一到统一的过程。如果什么事情都用投票来解决,还要我们这些人干吗,还不如给老百姓每人发一个投票机,大家投一下就行了。”

    朱怀遇渐渐地感觉到了自己进入了状态,他一只手从桌子上抬了起来,然后在空中挥动着,继续说道:“我现在问大家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利长远的事情我们要不要干,还是只干眼前看得到的事情?第二个问题,是近期就有前车之鉴的事情,我们要不要避免,还是要重蹈别人的覆辙。如果大家都说,利长远的事情我们不干,别人的教训我们还要重蹈覆辙,那我们这帮子人,恐怕都没有资格坐在这里。所以,请大家想清楚。”

    朱怀遇的目光朝班子成员一个一个看过去,连他自己都惊讶,他的目光从来都没有这么锐利过。

    主任姚杰看到朱怀遇的目光,心里还是不能信服,但是他也不敢直言反驳。因为他一旦反驳,等于是反驳了大义。朱怀遇如今站在大义这一边、站在长远这一边、站在无私这一边。

    朱怀遇看到气氛很有利于自己,就抓住时机,从排名最后的班子成员开始问:“俊涛主任,你表个态吧!”

    刘俊涛副主任说:“我同意按国家标准建设国家管网。”

    朱怀遇不动声色地点点头:“很好。那么林主任,你表个态。”

    林副主任:“我也同意。”

    “我同意。”

    “我同意。”

    班子成员一个个被攻破,最后只剩下姚杰主任了。

    姚杰沉默了很长时间,才说道:“既然大家都同意,那我也没有意见。但关键是资金,市里能给的钱很有限,地下管网建设投入要这么多钱,我没有办法。”

    朱怀遇想到梁健曾经对他说过,钱的问题可以找梁健。他本想说,钱的问题我去想办法。但是看到姚杰眼神之中,还有一份狡诈,他立马不干了。

    他看着姚杰说:“姚主任,钱是你管的。如果钱的问题,你没办法,那我们在座的应该没有人有办法了。但是如果你真的没有办法,也可以向组织去提出来,以后不管钱。”

    姚杰一阵心肌疼痛,他怎么都没有想到,今天自己想要给朱怀遇设置的障碍,最终都没有奏效。就像一个个拳头打出去之后,最终都反击到了自己的身上。

    在他的印象当中,朱怀遇有些忠厚,手腕也不怎么高明,今天却有些反常啊!难道,朱怀遇后面有高层在指点吗?想到了这一层,他就更不敢跟朱怀遇对着干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