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6意外频生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梁健之所以这么问明德,倒也不是怀疑他,只不过自他听到徐克华出车祸开始,就一直有股气憋在心里,而明德确实没派车,这气就自然出到了明德头上。

    但这话听在明德耳中,却是一种不信任的体现。明德心中顿时感觉委屈,想自从梁健到这里,他一直尽忠尽责地在给他办事,没想到真心却换不来真心。明德愈想愈委屈。

    等着他回答的梁健,见他不说话,愈发生气,哼声责问:“怎么不回答?”

    明德低着头,闷声接话:“车我派了,但徐部长不让跟着,就只好回来了。”

    其实这个情况不难想到,但是梁健一惊之下,就只顾着生气,根本没往这里想。听完明德的话,梁健略微冷静之后,当即就意识到,刚才自己的问题多少有些伤人心,想解释一句,可想了想,还是没说出口,摆摆手,让明德走了。

    往徐克华那边走的时候,梁健边走边想,真相要不要告诉徐克华。

    梁健还没想好,广豫元忽然走上来,站在了梁健的面前。

    “我觉得这件事有蹊跷,最好让明局长好好查一查!”广豫元压低了声音说的,徐克华一心惦记着抢救室的动静,应该是没听到。

    梁健看了他一眼,心里下定了决心。没接广豫元的话,越过他,走到了徐克华身边,低头道歉:“徐部长,对不起,今天这场意外,都怪我!”

    跟过来的广豫元听到这话,面色猛地沉了下来。徐克华皱起眉头,抿着嘴,面色变了又变,最终道:“你把话说清楚。”

    梁健将那几个人的身份,和他们猜测那几个人为什么要去拦徐克华的车的原因简单说了一遍,然后沉默,等着徐克华发话。

    徐克华却对娄山村三个字起了兴趣,问梁健:“这娄山村是不是就是上次你来太和上任的时候,把你的车抬走了的那个娄山村。

    梁健点头。

    “你头低成这样干嘛!抬起头来!”徐克华忽然提高了声音喝道。梁健忙抬起头来,徐克华继续说道:“事情已经出了,怪谁都已经改变不了这个事实。现在最主要的是,弄清楚,这些人怎么就能这么准备的拦下我的车。还有上一次你到太和市上任,像那样的场面,可不是临时起意就能做出来的!”

    徐克华的话,一下子就点到了关键。梁健回答:“这次的事情,我已经让明德同志去查了。”

    徐克华还想说话,这时,抢救室的灯灭了,门开了。徐克华到了嘴边的话顿时收了回去,忙往抢救室门口跑了过去。

    “医生,人怎么样?”徐克华脸上的担心很真切。

    医生摘下口罩,吐了口气,带着疲惫回答:“手术很成功,只要他能在24个小时内醒过来,就没什么大碍了。”

    大家都松了口气。梁健和徐克华他们将满头纱布的小许推回病房。刚到病房,娄江源还有其他人都来了。

    娄江源和其余几个常委依次走进了病房,其余一些小领导都被留在了病房外面。

    没超过五分钟,除了广豫元,其他人都被赶出了病房,包括梁健。一出病房,余有为和另外几个常委,都匆匆走了。梁健和娄江源二人,并排着,一边走,一边说话。

    梁健问娄江源:“你们怎么来得这么慢?”

    娄江源道:“我正要跟你说这个事。”

    梁健疑惑地看向娄江源,只听他说:“之前那五十万出问题了。”

    五十万?梁健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顿时,心微微一沉,问:“出什么问题?”

    “有人跟省里举报了,说是叶海利用职务之便,以莫须有的名义向企业收取不合法的款项,并且……”娄江源说到这里,欲言又止。

    梁健心里已有些明悟,但还是问到:“并且什么?”

    娄江源看了他一眼,目光里透出些为难。梁健更加确定心中的猜测,苦笑了一下,道:“是不是有人举报说是我指使叶海这么做的?”

    娄江源有些艰难地点了点头,紧接着又立即说道:“我们都清楚,叶海和你都是清白的,但是省里面有些人好不容易抓到这么个把柄,是不会轻易放手的。叶海已经被带走了。”

    梁健顿时惊住。愣愣地看着娄江源,这才多大会功夫,就出了这么多事。

    “你最好做好准备,我觉得省里可能也会把你叫去问话。”娄江源说道。梁健却想得不是自己,如果叶海被带走,那么刘韬估计也得危险。想到此处,梁健立即就掏出手机准备给刘韬打电话。

    “你打给谁?”娄江源问。

    梁健一边回答,一边找到了刘韬的手机号码,拨了出去。听着传来的关机提示声,梁健的心一截一截地凉下去。

    梁健转头问娄江源:“叶海是省里的人直接来带走的,还是禾常青的人?”

    娄江源苦笑一下:“要是禾常青,肯定不会不知会一声直接带人的。要不是当时我的秘书正好看到那辆车,我恐怕也不会这么快知道这件事情。”

    梁健的心已经凉到极点,“刘韬的电话关机了,很可能也被带走了。你想办法,确认一下。我想办法去打听一下消息,看能不能打听到叶海他们被带到哪里去了。”

    娄江源点头。

    两人分头行动,娄江源去找刘韬,确认她是安全还是已经被带走。而梁健,他在门口给倪秀云打了个电话后,来回走了三分钟后,一咬牙,返身上楼,回到了秘书小许的病房门外。正要敲门,门开了,广豫元走了出来。一看到他,吓了一跳,问:“梁书记,你怎么还在这?”

    梁健答:“我有件事想请徐部长帮忙。”

    里面听到声音的徐克华走了出来,看了梁健一眼,道:“到外面说吧。”说完,又吩咐广豫元:“你回去吧,晚上就不用过来了,这里有我和老张就够了。”

    广豫元答:“晚上再说。那我先走了。”

    跟梁健点头示意后,广豫元离开。梁健和徐克华出门右转走了一段,转进昏暗的楼梯间,站到窗边。

    徐克华开口:“什么事?”

    “叶海同志刚才被省里的人来带走了。副市长刘韬同志目前也联系不上,暂时下落不明,被带走的可能性很大。”梁健说到这里,看着徐克华,停了下来。后者皱了皱眉头,问梁健:“叶海同志不是马上要调到省里了吗,怎么又突然被带走了?什么原因知道吗?”

    梁健将五十万的事情说了一遍,看着徐克华的眉头皱得愈来愈紧,心也跟着往下沉。

    “糊涂!”徐克华低声训道。

    梁健低头承认:“我承认这办法想得糊涂,我也不想替自己解释。但是,他们都是无辜的。要是真的因为这五十万,而连累他们,我这心里一辈子都是没办法连累自己。而且,这五十万在程序上是没问题的,我想不通,省里凭什么抓人!”

    徐克华笑了起来,他笑梁健的天真:“官大一级压死人!别说是叶海,就算是你,要抓你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

    “可是……”梁健的话才出口就被徐克华打断:“行了。这件事情,你不能跟他们较真,没好处。你能保证叶海还有那个刘韬真的干净得一尘不染?要是不能,就听我的。我估计,他们也只是想敲山震虎,不会真的对他们怎么样的!”

    梁健点头。徐克华叹了一声,道:“看来有些人对太和市的这块肥肉还是不甘心松口。”梁健没接话,也不能接话。

    徐克华收回望向窗外的目光,落在梁健身上,打量了一下后,叮嘱到:“记住,如果这件事,必须要做些牺牲才能停的话,你得稳住,不能冲动。”

    梁健皱眉,心里下意识涌起的是不甘心。可话到了嘴边,又停住了。他犹豫了很久,终于还是点头。

    徐克华看着他,笑了一下,道:“行了,你回去吧。省里那边,我会帮你打听,凡是有可能,我都会尽力保他们两个平安无事。”

    梁健谢过他后,往回走。越走,这心里就越是不甘心。

    凭什么!

    刘韬没被带走,而是被叫去谈话了。梁健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她正被带到了一个隐秘而偏僻的地方,和一个陌生男人面对面坐到了一起。刚坐下,就是劈头盖脸的问题,逼得刘韬透不过气来。问话持续了一个多小时,总共十一个问题,却翻来覆去问了十来遍。整个过程,刘韬连口水都没喝到。而对面的男人,却从咖啡换到了茶。

    终于从那边出来,刘韬的手机也重新回到了自己手中,一开机,就看到无数条来电提醒,粗略看了一眼后,刘韬先拨通了梁健的电话。

    不是因为跟他关系最好,而是因为心里憋着的那股子气,需要有个发泄的地方。

    终于接到刘韬的电话,梁健心里的那颗悬着的大石头,总算是往下落了一些。电话一接通,梁健就急切地问:“你没事吧?”

    刘韬不冷不热地答了一句:“还活着。”

    梁健清楚在这件事上,若一定要找出一个罪魁祸首,那么自己必然是那头一个。所以,面对刘韬的坏口气,梁健也没在意,只是说道:“你没事就好。”

    “叶海是不是被带走了?”刘韬还未收到相关叶海的猜测。这只是她自己根据那个陌生男人逼问的问题中猜测出来的。

    “是的。”梁健回答。

    刘韬沉默下来,良久后,忽然问梁健:“他要是有什么事,你心里过得去吗?”

    梁健沉默。

    他不想回答,不是因为很难回答。而是因为,他已经过不去,还要如何回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