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29激烈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这个时候,正好是中午十二点。省政府办公厅的领导和正副秘书长们,一般都会在十二点零五分的样子,前往食堂用餐,比其他部门稍稍晚一点,以显示办公厅的工作态度。没有想到,今天常务副省长梁健竟然在十二点钟召集他们开会。这就让人感觉有些奇怪了。

    到了十二点零五分,大家都到了,安涂生是最后一个走进会议室的,昨晚的酒还没完全醒。昨天,戚省长及其家属请他和周宏超等人吃饭,让安涂生受宠若惊,自己就喝高了。这时候,安涂生的眼球上还布满着红丝。

    省政府的正副秘书长一共9个职数,现在人都是满的,加上梁健和牛达,小会议室内一同十一人。牛达给每一位秘书长的桌子上都放了一份全国环境保护工作的交流材料。那些秘书长不知道梁省长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他们就翻开材料看了起来,除了金灿、安涂生之外,其他人都微微地惊讶了起来,因为摆在他们面前的材料,显然是一份质量非常高的交流材料。这些副秘书长们,哪一个不是笔杆子,一看即知。

    “这材料是谁搞的?有水平啊!”“是啊,标题、结构和内容都无可挑剔。”“小文章、大手笔。”那些秘书长们纷纷窃窃私语。

    梁健看到人都到齐了,就开腔了:“各位秘书长们。今天把大家叫在一起,要耽误一点大家的用餐时间了。”那些秘书长们相互之间看了几眼,等着梁健继续说下去。梁健就道:“之所以把大家紧急召集在一起,是因为有一个事情,我觉得非常重要,必须跟大家来强调一下。”听者的耳朵竖起来,不知道梁健要说什么。

    梁健没有让他们久等,说道:“我要说的就是责任心!大家都在省政府办公厅工作,在座的每个人都承担着服务省政府领导的重任,没有责任心是干不好事情的。”秘书长们听到梁健这么说,又都相互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里有些着慌,想着自己是否哪方面表现得责任心不够?

    梁健不管他们的反映,继续说下去:“大家都看到了发给你们的交流材料了吧!今天上午,我就是拿这份材料在全国环境工作会议上去汇报的。大家觉得这份材料的质量怎么样?”那些秘书长都点头了,其中一个被公认为搞材料很有造诣的副秘书长说道:“梁省长,我认为这份材料质量很高,紧贴上面政策、文风朴实、举措扎实,是一篇高质量、且有江中特色的交流汇报材料。”这个副秘书长是有眼光的,其他副秘书长也纷纷点头。

    “这就是责任心的体现。”梁健接过了那个副秘书长的话,“这是办公厅加班加点的成果。今天上午我在全国环境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上一汇报,立刻就引起了热烈掌声,华京方面的大领导还专门打电话来表扬。所以,我要感谢我们办公厅、秘书长们的辛勤劳动。”听到梁健如此一说,那些秘书长们心中都是一松。原来,梁省长是在全国性的会议上受到了表扬,心情好,来表扬办公厅的。

    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安涂生身上。他们知道,安涂生目前是服务梁健的副秘书长。他们以为,这份材料肯定就是安涂生组织人员搞的,心中对这个新来的副秘书长安涂生多了一份佩服,觉得安涂生在搞材料上,还真有几把刷子。

    感受到了众人的目光,安涂生也感觉到了一丝诧异。省环保厅提交的初稿,他基本就没怎么动,就推给牛达了,自己就去参加戚明组织的晚宴了。他翻看了一眼这份定稿,发现比他给牛达的稿子,质量不知高了几个档次。这个稿子根本不是他的功劳,可今天自己却也在受表扬的人之列。可见,梁健也是吃软怕硬,不敢拿他这个有戚明、北川两大靠山的人怎么样。这么想着,安涂生的感觉更加好了,欣然接受其他副秘书长投来的欣赏的目光。

    然后,下一刻他就笑不出来,只听梁健说道:“但是,大家一定要清楚,我在这里感谢的是,辛勤劳动、认真负责的同志,绝不是推诿扯皮、不负责任的人。我可以告诉大家,到了昨天下班的时候,我的秘书牛达拿到搞子的时候,还是一堆不堪入目的文字!牛达,你再把那一篇初稿发给大家看看。”

    牛达又将安涂生提交的稿子发给大家。众人一看,都是一惊,这两份材料有天壤之别。如果梁健的交流汇报定稿是一块美玉,这份稿子就是一块毛石。只听梁健又说道:“某位同志,将这样的东西,交给了牛达之后,就啥都不管了,自己赴约喝大酒去了,之后电话也不接,人也找不到!金秘书长看了之后,以认真负责的态度,和牛达召集了所有起草人员重写,一直加班到凌晨七点,拿出了精品来。我也一夜没有回招待所,在办公室里陪同。金秘书长以她的实际行动,践行了什么叫敬业精神;某位同志以他的行为表现,告诉我们什么叫不负责任!这种不负责任的行为,是绝对不符合我们办公厅工作要求的,在我们办公厅也是没有生存土壤的!”

    梁健没有指名道姓,但是大家一下子都明白是在说谁了。除了安涂生,还会有谁!刚刚大家的目光都是欣赏的,如今却变成了怀疑、轻视。在机关中的人,大部分都是活在其他人目光中的。尽管安涂生不在乎梁健,但是当其他办公厅班子中的人都以这种目光看他的时候,他也是浑身不舒服。

    他也一下子感觉到了,梁健的手段之狠!梁健是以这种方式,一下子让安涂生在办公厅中威信扫地、不受人待见,这比直接痛骂他还要有杀伤力。但是,安涂生又没有办法反驳,因为梁健并没有指名道姓。

    梁健也不多说,就道:“希望大家引以为戒,以后以高度负责的态度来做好每一项工作,不辜负省政府和组织对你们的信任。已经耽误大家吃饭了,散会。”说着,梁健就站了起来,离开了会场,金灿和牛达也紧跟着他出去了。

    安涂生午饭也吃不下,就跑去了北川那里了:“北川书记,梁健是要把我赶出省政府办公厅啊!中午,完全就是针对我的一个批斗会,让我在省政府办公厅中威信扫地、难以立足。”对于安涂生经常为这种事情跑到自己这儿来告状,北川也有些心烦了。

    但是,在北川看来,梁健很清楚安涂生是他的人,却仍旧三番五次地搞安涂生,这等于是对自己的公开挑衅。北川认为,自己必须出击,让梁健明白,动自己的人,你梁健也是要付出沉重代价的。

    那天下午,北川立刻打了电话给镜州市委书记鲁山,让他下班前到自己办公室来一趟。鲁山见省副书记叫自己去,立刻就从镜州赶了上来,离下班时间还有半小时。北川亲自给鲁山倒了一杯茶,害得鲁山受宠若惊,以为有好事了。北川表扬道:“鲁山同志,你在镜州也有一段时间了,成绩也是显著的。”鲁山听了之后,心里激动,强自压制怒放的心花道:“北川书记过奖了。”北川却正色地道:“这绝对不是夸奖,你有成绩我们上面都看得到。”

    鲁山心情更加激动了:“感谢北川书记的认可。”北川又说:“下周,我要回华京一趟,要见几位老首长,我打算向他们推荐一下你。鲁书记,到了你这样的位置上,省委已经决定不了你下一步的任用了,没有老首长出力,要上去是很有难度的。”鲁山连连点头:“北川书记说的是,如果北川书记能够帮我推荐一下,我感激不尽。”北川一笑:“这个你放心,你是有成绩、讲大局的同志,我一定会在老首长面前美言的。”

    鲁山只能连连道谢。这时,北川话锋一转道:“你们那里,有一位黎山度假区的朱怀遇同志,在那个岗位上也有段时间了吧?”鲁山听了后,有些奇怪,他知道梁省长很关照朱怀遇,难道北川与朱怀遇关系也这么好?鲁山忙道:“是的,朱怀遇同志在黎山度假区党组书记岗位上有点时间了,工作也不错。可是,他的提拔要省里说了才算。”北川却摆摆手道:“没有让你提拔他,既然工作不错,给这位同志换个岗位锻炼一下,可以到一些市直部门担任领导嘛,当然大部门恐怕还不行,先小部门,可以慢慢来,干得好可以再往大部门调。”

    这不等于是降格使用吗?鲁山就有些为难地道:“可是,北川书记,梁省长希望朱怀遇同志能把城市地下管网建设抓到底。”北川一笑道:“这样的工作,谁抓不是抓啊?可以这么说,按照朱怀遇同志目前的资历和工作经验,要提拔是很困难的,我们是给他多岗位锻炼的机会啊!这样以后才有希望。比如,可以先让他到机关事务管理局去当一个局长,我听说这个同志适合这样的工作。”

    市机关事务管理局?这样的部门一去,等于是去养老了!谁会想要这样的轮岗锻炼啊!鲁山很有些为难。北川看到鲁山这样的表情,就正色道:“鲁山同志,用人也是一门学问啊,什么同志,适合放在什么位置上,你一定要清楚。”

    鲁山心中一怔,北川的话,是否在告诉他,如果他不动朱怀遇,他鲁山想要提拔恐怕也休想了?鲁山慑于北川在华京的能量,只好道:“北川书记,我明白了,感谢北川书记在用人上给我们镜州的指点。”北川这才脸上露出了笑容:“应该的。”喜欢我,可以关注我的个人微信公众号,行走的笔龙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