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26检查诡异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梁健是不想去管危化品这个事的,毕竟这并非是梁健职责范围内的事情。一个人的精力毕竟是有限的,特别是要担当责任的事情,管得越多并非好事。危化品的监管,是属于分管安全生产工作领导的事情。于是,梁健拿着这份批示单,来到了戚明的办公室。梁健在戚明的办公室对面坐了下来,将那份材料推了过去:“戚省长,您的批示我看到了。但是,最近我的工作任务实在太重,再加上危化品检查这一块,恐怕会顾不过来,到时候恐怕手头的工作都会耽误。”

    “是啊,最近是辛苦梁省长你了。杨琴同志出了事,副省长就一直空缺着。但是,有些事情啊,我也只有放给你才放心啊。”戚明靠在椅背里,目光并没有看着梁健,而是看向梁健左侧的墙上,那里挂着一幅字:“执政为民”。梁健接道:“戚省长过奖了。其实,虽然分管安全生产副省长位置空着,但是我们省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只要让他们局长带队去检查一趟也就行了。”戚明却仍旧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这个不行啊,梁省长,还是不放心。安全生产无小事,梁省长,还是辛苦你抓一抓吧。”

    戚明执意要让梁健前往,如果梁健再推辞,就好像他不想干活一般了。梁健就说:“既然戚省长一定要我去,那我就去一趟。”戚明这时目光移到了梁健的脸上,笑道:“那就辛苦梁省长了。不过,也不会辛苦很长时间了,等副省长一到位,梁省长就可以超脱一些了。”梁健心想,这是不大可能的事情,如果将住省建厅长江涛安排到了副省长的位置上,情况只会更糟。关于副省长的事,梁健觉得自己还是要关注。

    下午,他让牛达去把副秘书长安涂生叫来。其他领导都有副秘书长联系,目前只有梁健没有,所以就暂时把安涂生分给了梁健。纯粹从工作出发,理应由安涂生来负责联系工作。梁健就让牛达去把安涂生叫来,想要把工作分配给他。但是,牛达回来说,安涂生不在办公室,电话也打不通。梁健听了之后,也没心情不好,他就自己打了电话给安涂生。

    安涂生倒是接起了电话,听到是梁健,他说不好意思,自己在北川书记那里。安涂生到了省政府工作,却还是往北川那边跑。这人是没有心思做工作的,梁健在心里已经对他下了判断。但是,他也不能就这么由着他,在什么岗位上干什么活!梁健的语气也就不那么和善了:“那边完了,到我办公室来一趟。”没有再多说别的。不一会儿,安涂生倒真的来了,不紧不慢地样子,问梁省长有什么事。

    梁健没有跟他多说,吩咐他去联系省安监局,去处理市民反映的危化品事情。安涂生说了一声知道了,就出去了。梁健以为安涂生去联系落实去了,但是半个小时后,牛达进来了,给梁健续了水,但并没其他的事情。梁健就感觉有些奇怪了,牛达平时没事的时候一般不会进来打扰梁健。梁健就问道:“牛达,有什么事吗?”牛达说:“梁省长,联系省安监局毛嘉局长的事情,安副秘书长刚刚出去之后,就扔给我了。”

    梁健的眼眸就微微眯了起来,他点了点头说:“那就辛苦你联系一下吧。以后的事情,还是由你去做。我把任务交给他,是想试一试他。既然他是这种态度,那就你去做吧。”牛达说:“明白了,梁省长。”牛达非但没有因为梁健把任务交给他,就觉得自己多做事了。他认为这是梁健信任自己。在出去的时候,牛达又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梁省长,明天办公厅机关干部中层竞岗。”

    梁健说:“我差点忘记这个事情了。晚上你休息吧,去准备下。”牛达却说:“梁省长,不需要准备了。跟着梁省长,等于每天都在准备应付各种状况,所以我已经准备好了。晚上我还是可以服务梁省长的。”梁健一笑说:“很好。等会省安监局长毛嘉过来,你也听听。”牛达答应后出去了。

    梁健在小会议室接见了省安监局长毛嘉及副局长。梁健对毛嘉说:“戚省长非常重视危化品的事情,让我来过问此事。虽然这块工作不是我分管,但在分管副省长空缺的情况下,我只好暂时先代管一段时间。不管是代管,还是分管,既然我插手了这项工作,要求还是一样的。那就是开展全面排查,防止一切安全隐患,以企业生产安全和居民生活安全为生命线。”省安监厅毛嘉道:“梁省长,我们一定开展全方位排查,不留死角。”梁健道:“那就立刻行动吧。市民反映的那一处房地产用地上的隐患处理情况,第一时间报给我,其他地方排查情况,有情况就报。”“是,梁省长。”

    安排好了危化品检查的问题,梁健又把金灿叫了过来,对她说:“明天的办公厅中层竞争上岗,我也要去参加一下。”金灿说:“本来就已经安排了,讲话稿也已经准备好了。”说着,金灿就将讲话稿拿给了梁健。这应该是综合二处准备的稿子,梁健看了一眼之后,就放在了桌边上。第二天,中层竞争上岗如期开始,戚明的秘书汤东明竞争的是一处处长,牛达竞争的是二处副处长,一个是正处级的岗位、一个是副处级的岗位。

    梁健观察了汤东明和牛达,觉得汤东明的思路也很清晰,口才也比较不错,但是在谈举措的时候,不够实。牛达相对于汤东明来说,并不是那么夸夸其谈,但是牛达的演讲有一种感染力,特别是对解决问题的举措有一种独特的思考。听了牛达的演讲,梁健对牛达下一步的培养也有了自己的打算。

    同时,梁健还在这次的竞争上岗中,发现了几个不错的年轻干部。他们进入省政府办公厅的时间相对还比较短,但并不等于他们没有能力。只是现在还没有平台可以给他们。省政府办公厅是一个大机关,但是位置还是稀缺。尽管梁健一再强调,这次的竞争上岗要充分竞争,不能让秘书以外的干部吃亏。但是,临到了真正竞争上岗的时候,秘书还是占有了绝对优势。因为评委都是副秘书长,领导也都交代过的,他们会选谁,可想而知了。

    为了防止挫伤一般干部的积极性,竞争上岗结束的时候,梁健上台去讲了话。他说:“我们首先要祝贺通过这次竞争上岗,走上领导岗位的同志。”鼓掌结束之后,梁健还是听到了底下有人在低声议论。“这样的竞争上岗还不是形式?”“就是用领导身边的人。”那些演讲很不错,但是评分却被评低了的干部,还是心里有情绪的。尽管这种声音很低,但梁健还是听在耳中了。

    梁健很理解他们,又说:“其次,我们也要祝贺,通过竞争上岗没有上的同志。为什么要祝贺呢?这一方面,你们前面有人上了,位置就腾出来了。另外一方面,通过竞争上岗你们展露了才华。我们都看在眼里,下一步就是轮岗使用,给大家锻炼的机会。在我们省政府办公厅,只要是踏实肯干、顾全大局、积极进取的同志,都会有机会!”梁健的话并不长,但是等他说完,就响起来掌声。

    从会议室出来,梁健又吩咐金灿,轮岗的事情一定要抓紧时间搞,将这次竞争上岗中优秀的、但又没有使用的干部放到相对重要的岗位上去。金灿立刻答应说,会马上去办。梁健点了点头,这也是他为年轻干部能做的力所能及的事情了。

    回到了办公室不久,省安监局长毛嘉就跑来了。他向梁健报告道:“梁省长,那处房地产空地上的危化品,我们查实了,的确存在很大的安全隐患。”梁健就道:“既然存在安全隐患,那就处理掉啊!”局长毛嘉却露出了为难的神情:“可是,梁省长,那个老板却不让我们动!”

    梁健听了之后,觉得其中有问题,就道:“那个老板,敢不听你们省安监局,他有后台?”毛嘉嘟囔道:“这个?我们安监局执法上过去,他们找了一帮人,把我们挡在了外面。我们联系省公安,让他们帮忙,但是省公安拒绝了。”

    梁健道:“省公安不帮忙,宁州市公安呢?这是在宁州市的地盘上,宁州市公安可以管,我这就给他们局长打电话。”

    梁健就给宁州市公安局长徐敏丽打了电话过去。徐敏林答应得很爽快,说,明天一早就配合省安监局去查。结果第二天中午,徐敏丽反馈过来说,那块地上什么都没查到,危化品已经不翼而飞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