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98这般感谢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章平心看了一眼张棕富道:“我看在这个问题上,根本不存在查与不查的问题,只有怎么查的问题。”章平心的语气非常坚定,然而张棕富毕竟只是正厅级的干部,思想上有些顾虑:“可这一深入,恐怕就涉及到了副省长杨琴同志。”章平心奇怪地看了张棕富一眼:“涉及到杨琴同志又如何?她如果没事,就应该经受得起组织的调查,但是如果她真有问题,纸包不住火!”

    张棕富解释道:“章书记,你的这个意思我很清楚。但是,今年以来我们江中已经有高安雄、陈筱懿、刘甫团等领导相继出事,如果再加上一个杨琴,这个局面恐怕是沈书记和戚省长都不愿意见到的?”章平心的目光缓缓移到张棕富的脸上,将一份报纸,往张棕富的面前一推,然后一句一句地说道:“你看看,这上面是怎么说的。我读给你听:在全面从严治党这个问题上,我们不能有差不多了,该松口气、歇歇脚的想法,不能有打好一仗就一劳永逸的想法,不能有初见成效就见好就收的想法……将继续清除一切侵蚀党的健康肌体的病毒。”章平心在读到“清除一切”的时候,特别加重了语气,然后又说:“我们所做的,就是要从纪检监察的角度,把华京的精神贯彻落实好。至于沈书记、戚省长心里怎么想,我们不要去揣度,他们有了想法,自然会亲自来找我,我到时自然会解释清楚。”

    张棕富被章平心一席话说得没有一点搪塞推托的理由,只好说:“明白了,章书记,我这就组织人员深入去查。”章平心点了点头,又关切地道:“棕富同志,你不要有顾虑,你的事情组织上会考虑。”张棕富本来已经要出去了,又回过来感激地道:“章书记,谢谢。我没有顾虑了。”

    就在这两年,宁州已经越来越成为一座不夜城了。

    从省儿保出来之后,古萱萱就看着梁健道:“梁健,你要带我们去哪里?”梁健说:“一个书吧,没有关系吧?二十四小时营业的。”一边的安妮教授立刻道:“书吧好。”驾驶员小傅给两位美女专家开了车门,但是安妮教授说:“我坐前面,不习惯坐后排。”说着,她就绕过了车头,到另外一边钻入了副驾驶座,小傅都来不及给他开门。

    梁健和古萱萱对望了一眼,古萱萱的脸上忽地浮过了一丝嫣红。“还不上车吗?”安妮教授催促道,“我口渴。”梁健就让古萱萱先进入了车里,自己也坐了进去。车子缓缓启动了,车厢之内,慢慢地浮起了两位美女身上的香。古萱萱就坐在身边,双手有如小女孩一般在大腿上紧紧握着。梁健知道,只有非常在乎自己的女孩,坐在身边,才会如此紧张。

    梁健虽然早就练就了能说会道的本领,但他此刻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沉默,让人尴尬。梁健只感觉到心跳在加速,因为他明显已经感受到了,古萱萱的双手已经不再紧握,她的左手,放在了梁健边上的沙发上。只要梁健的手,轻轻放上去,两人的手就能轻轻握在了一起。

    对古萱萱,梁健的心里既有喜欢、又有愧疚、又有怜爱,各种感情交织在了一起。这次,她专程从华京飞来帮助解决了这么大的难题。这个世上,哪一个男人遇上这样的女孩会无动于衷?梁健微微侧过头去,却发现古萱萱也正看着自己。

    夜色如斯、四目相对,拦在两人心头的阻碍似乎眨眼之间就将坍塌。梁健的手移动了,向着古萱萱的如玉纤手放上去。然而,就在此时,安妮教授带着兴奋地声音响了起来:“梁健,宁州建设得真好,夜里都怎么繁华,我有点喜欢上这座城市了。”梁健一惊,伸出去的手也停住了,他看了古萱萱一眼,她的手也缓缓收了回去。

    梁健的心神就立刻从那种状态抽了出来,声音也变得爽朗了:“安妮教授,如果你喜欢的话,可以经常来啊!我都可以陪同。”安妮教授说:“我会和萱萱一起来。”梁健笑着说:“那最好呀。我相信,我们宁州医院的专家恐怕也盼着安妮教授能经常来呢,他们都能学到不少东西。”

    安妮教授道:“下次来,我就单纯来休闲度假了,不带工作。”古萱萱对梁健说:“这次,安妮教授回国本来也单纯是休假的,可还是被我扯上工作了。”梁健说:“这都是我的错。今天晚上,我要一直陪着你们。”安妮从前座转过身来一笑说:“这才差不多。等会我们到书吧喝咖啡,看一会儿书放松一下,然后去吃宵夜,再给我们找个宾馆休息。”梁健有些头皮发麻,这都是已经后半夜了,还这么玩?梁健不由问道:“这样不影响休息吗?身体吃得消?”

    古萱萱说:“安妮教授有她独特的健康观。她如果碰上喜欢的人,就喜欢跟他(她)尽量多玩一会儿,只要开心,人体自然就会化解毒素!”梁健愕然,竟然有这样的健康观!他说:“萱萱,看来安妮教授很喜欢你,跟你来了宁州,就通宵玩。”古萱萱笑着说:“才不是呢,她是喜欢你!所有才会允许你陪同我们喝咖啡、吃宵夜。如果不喜欢的话,她早就调转身走了。”梁健笑了笑道:“我很荣幸。”

    梁健陪同她们在二十四小时书店喝了咖啡,安妮教授一边喝咖啡一边看书,很是投入。而,古萱萱有些累了,在这个环境中都很安静,不能随便说话,两人就挨坐着喝咖啡。安妮教授看够了之后,对他们说去吃宵夜。于是他们就又来到了“夜页”吃宵夜,喝啤酒。喝了酒之后安妮教授,显得很可爱,健谈了许多,讲了很多关于伦敦上流社会的事情。这对梁健来说是新鲜的,他都听了进去,也许以后都会有用处。

    小傅帮助预定了东湖畔的一家酒店。一直到了凌晨四点,三个人才上了车,前往酒店去。仍旧是那么坐。但是,到了半路上,古萱萱就因为太累而睡着了,她的身体也慢慢歪到了梁健这边,脑袋靠在了梁健的肩膀上,从她秀发上传来的清香,让梁健心动。

    到了酒店,梁健想要扶正古萱萱,让她醒来,但是她睡得很沉、很沉,怎么都不醒。安妮教授对梁健说:“我很了解萱萱,只要她累了、睡着了就不是随便能弄醒的。”梁健道:“那怎么办?”安妮教授笑着道:“只好麻烦你抱她上去了。到了房间里,我会照顾她。”

    梁健一阵尴尬,但没有其他好的办法。一边上的驾驶员小傅,本想说:“让我来。”但是,话到嘴边,小傅还是把话咽了回去。就是瞎子都能看出来,古萱萱对梁省长有意思。这个忙,是他小傅可以帮的吗?于是小傅也在边上来了临门一脚:“梁省长,我先去领房卡开门。麻烦你抱她上去吧。”说着就溜进酒店去了。

    梁健心想,这个时候如果还不抱,那就是“伪君子”了。于是他就走到了另外一边,将一条手臂放在古萱萱的后背,一条手臂放在她的腿弯,用力将她一个公主抱,抱了起来。已经是凌晨四点多了,酒店没有人进出,也没有什么人发现。

    古萱萱身子修长,被梁健抱着,她身体的上部不可避免地挤压在梁健的胸膛处,那么软柔、又那么具有弹性。梁健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都有了反应。但是,哪个男人喝了酒,又抱着这样一个对自己好成这样的女孩,会无动于衷呢?除非他自身有问题。

    终于将古萱萱抱进了宾馆的房间之中。

    安妮教授看着梁健问道:“你要不要留下来?我可以到隔壁房间。”安妮教授这样的高智女子,对男女的关系,接受的是非常开放的观念。然后,梁健身为领导干部,却不能那么做。他笑着对安妮教授道:“我不留下来了。我会在隔壁房间。你们好好休息。有事情随时可以叫我。”安妮教授意味深长地一笑道:“那就明天见了。”梁健笑说:“已经是今天了。”

    梁健睡到了中午十一点才醒。而且还是古萱萱来敲门之后,他才醒来的。站在门口的古萱萱犹如出水芙蓉,微笑着道:“去吃点东西,我们就回去了。”梁健请她进来,说:“你先坐坐,我先打个电话。”

    梁健就打了个电话给金灿,问了她医院的情况。

    得到的答复是,生病儿童的情况都已经得到好转了。梁健的心也就彻底放下了。梁健让酒店准备了一顿江中特色风味的早餐,其实是午餐,一起吃了。然后,送她们去了机场。梁健送她们到了专机旁边,看着她们上了飞机,两个美人专家回眸朝梁健一笑,定格在梁健的记忆当中。

    疫情刚刚得到控制,杨琴就向戚明请了一个假,飞往了华京。她的理由是,主动去向卫生部当面汇报情况,争取工作主动。其实,她是去见老首长,希望能帮助说上一句话,让自己不至于遭受灭顶之灾。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