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6老狐狸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这顿饭,吃得戚明心里是滋味复杂,尤其是最后。

    杜明亮心里倒是亮堂了一些。走的时候,他走到梁建身边,重重地拍了拍梁建的肩膀,高声说了一句:“以前还是张省长的时候,我就看好你,你果然是没让我看错啊!我是老了,这以后呀,就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了!”

    走在前面的戚明听到声音,转过头来看了一眼。杜明亮这话似乎是有些故意说给戚明听的意思。他朝梁建眨了下眼睛,带着几许老年人独有的搞笑的调皮,然后迈步追上前面的戚省长,笑道:“戚省长,搭个车?”

    戚明问他:“怎么?你没开车来啊?”

    “我的司机今天家里有点事,我就给让他提早回去了。怎么样,送我一程?”杜明亮又说道。

    戚明笑了一下,道:“你老杜都开口了,我还能说不?走吧,上车。”

    他们两人上了车,李端也跟着上去了。

    他们走后,杨琴也准备走了。杨琴上车的时候,转过身看向站在梁建旁边的吴越,问:“要不要搭车?”

    吴越摇头:“多谢,不过我这夜生活还没结束呢。”

    “得,我们年纪大的,跟不上你们这些年轻人的节奏。”杨琴说完,跟梁建打了个招呼,就上车走了。

    还剩下侯堂柏。他的车停在杨琴的车后面,杨琴的车一走,他的车就开上来了。他刚准备要走过去,吴越忽然开口叫住了他:“堂柏兄,反正你回去也没事,不如一起找个地方坐坐?”

    侯堂柏转过身来看向吴越,笑道:“你怎么知道我回去没事啊?”

    吴越向来没正经,听到这话,脱口便说道:“你这老婆孩子都不在这里,难不成家里还藏了个美娇娘?”

    侯堂柏也清楚他的性格,呸了一声后,道:“我这家里有没有美娇娘,你又不是不知道。行了,你说吧,要去哪?”

    吴越没立即回答,而是转过头问梁建:“饭吃了,正好去喝杯茶消消食,怎么样?”

    吴越叫上侯堂柏,又叫上他,必然是有什么目的。梁建倒是想去,不过沈连清还在等着他。他想了一下,道:“我有个朋友今天从西陵那边过来,这会儿应该已经在酒店等着了。要不这样,你们先去,我去朋友那边转一下就过来。”

    “什么朋友?男的还是女的?”吴越笑着追问:“女的就叫上一起,男的就算了。”

    “男的。”梁建笑着回答:“不过你也认识。”

    “我认识?”吴越惊讶道:“谁呀?”

    “小沈,以前我在永州时,我的秘书。”梁建说道。说完,吴越一愣之后,顿时惊呼道:“他来江中了?”

    梁建点头,然后说道:“他要调到宁州来工作了,任宁州市政府秘书长。”

    吴越听后,目带深意地瞧了梁建一眼,道:“你这是准备下一盘大棋吗?”

    吴越说这话的时候,侯堂柏就站在旁边。侯堂柏听到这话,就朝梁建看了一眼,正好梁建也朝他看了一眼。两人目光一触,微微一愣后,都各自飞快地收回。

    吴越似乎是瞧见了两人这点小动作,微微一笑,然后对梁建说道:“堂柏是自己人,没事。”

    侯堂柏话不多,吴越说完这话,他站在那,微微朝梁建点了点头。

    梁建也微微朝他点了点头。

    这时,吴越又说道:“那不如这样吧,你把小沈叫上,另外,那个宁州市长曲魏,你要是能叫上的,也一起叫上,怎么样?”

    梁建一想,吴越这个建议倒是不错。不过,现在联系曲魏,他不一定有时间。梁建便说道:“我得先打个电话问一问,曲魏不一定有这个时间。”

    “行,那你先打电话,我也打个电话,让他们安排一下。”吴越说着,便先自己走到一旁去打电话联系茶室安排了。

    梁建也掏出手机,找出曲魏的电话,拨了过去。然后,往旁边走了几步。电话响了四下左右,才被接起来。

    “梁副省长这么晚给我打电话,是有什么重要事情吩咐吗?”电话一通,曲魏就问道。尽管两人之间,上次已经达成了一些共识,但再次对话,这曲魏的话语里,还是带着些许的火药味。不过梁建也能理解,曲魏这个人是个顽固的人,要不然当初也不会那么看他不爽了。所以,梁建假装听不出那点火药味,笑着问道:“现在有空吗?”

    “怎么了?”曲魏问。

    梁建说:“想请你出来喝个茶,正好沈连清今天也刚好到了。”

    “他刚到,好好休息一下才是,不用这么着急。”曲魏说道。

    梁建便道:“我本来也是不急,不过,今天这顿茶不是我请,是吴副省长。另外,候副省长也会一起。”

    电话那头,曲魏本是在书房里练字,听到这话,微微皱了下眉头,然后手里捏着的毛笔放了下来,绕过书桌,他走到了沙发边,一手按着沙发,略一沉吟,便说道:“位置在哪?”

    “我待会发到你手机上。”梁建笑着说道。

    加上梁建自己,三位副省长,这样的茶,曲魏不会不喝的。

    梁建挂掉电话,笑了一下。

    他走回去,吴越也已经安排好了。看向梁建,就问:“怎么样?”

    梁建道:“没问题。”

    “行。那你是先去接小沈呢,还是跟我们一起过去,让小沈他自己过来?”吴越问。

    梁建说道:“我也没车,让他自己过去吧。对了,你把位置发个定位给我,我发给他们。”

    吴越点头,然后捣鼓手机给他发定位。忽然,背后有人喊了梁建一声。梁建转过头,发现金灿从酒店里面走出来。

    梁建刚才差点把她给忘了。

    “账已经结好了,按您的吩咐,刷的卡,这是发票,这是卡。”金灿说完,就伸手将发票和卡递了过来。

    梁建接了过来,道:“辛苦你了。时间也不早了,那你先回去吧。”

    金灿问他:“那您怎么回去?”

    “吴副省长他送我。”梁建笑着说道。

    金灿点了点头,又跟吴越和侯堂柏打了个招呼后,就先走了。

    接着,梁建他们也上了车,往吴越定的地方赶去。

    他们在车里说笑的时候,戚明的车里,气氛却没有那么轻松。杜明亮和他两人并排坐在后座,是各怀心思。而前座的司机,也是一直憋着那句话没说出口,又担心自己回头忘了,憋得挺辛苦。

    唯有前副驾驶座上的李端,因为喝了不少酒,此刻空调一吹,倒是有些犯起困来。

    快到杜明亮住的地方的时候,戚明终于沉不住气,开口问了一句:“老杜,你跟张委员还有联系吗?”

    杜明亮本是如老僧入定一般,闭着眼坐在那一动不动。听到这话,眼睛睁开了一条缝,昏暗中,瞄了戚明一眼,微微笑道:“有是有,不多。戚省长怎么突然问起这个了?”

    戚明说道:“出来的时候听你跟梁建提起张省长,我就想起来了。”

    “我那是酒有点多了,说话不注意。现如今江中的省长,是您戚省长,您别忘心里去。”杜明亮道,他还故意用起了敬语。

    “我在你老杜眼里,就是这么小肚鸡肠的人?”戚明看了他一眼,冷声说道。

    杜明亮忙说:“怎么会。要不然,梁建那新闻稿的事情,你早就发火了,梁建哪里还能找得到今天这样的机会。我们其实都清楚的,这是你特意给梁建表现的机会。”说着,他悄悄看了戚明一眼,又接着说道:“这事情要是换做我,我肯定是没你这么大气。不过,梁建这人吧,我也算了解。这事情多半是下面的人不仔细,他要是贪图名利,也用不着回江中来了,您说是不是?”

    戚明听后,转头看了看杜明亮,然后哼了一声:“你也不用拐着弯来替梁建说话。你放心,这事情我之前没追究,今天过后肯定也不会追究的。”

    “有您这句话,我也就放心了。”杜明亮也不否认,又说:“我这也是没办法,梁建来江中的时候,张委员就给我打过电话,让我多照顾一点。我这也是受人之托,还望戚省长能理解。”

    “张委员跟梁建的关系很好?”戚明皱眉问。

    杜明亮答:“以前张委员还在江中的时候,那会儿唐家还没把梁建认回去,当时张委员就已经很看重梁建了,是他把梁建从境州调到了省里。后来唐家把梁建认了回去,梁建的身份可谓是一朝之间天地云泥之别。您说,这要是换做了您,这样的潜力股,您会错过吗?而且,据我所知,张强在认识梁建以前,好像就和梁建的老丈人,也就是已经退休的项部长关系就不错。这么双重关系之下,张委员和梁建的关系,想不好都难。更何况,个人之见,我是觉得梁建是个可造之材。又有才,又有背景,这样的人,可是不多见。戚省长,您可要好好把握!”

    戚明眼里神色闪烁了一下,然后不说话了。

    杜明亮靠在那里,嘴角露出一抹老狐狸般的得意微笑。

    他们这番话,司机都听在了耳朵里。可,最该听到的李端却因为太过困顿,而错过了。

    车子停到了杜明亮的楼下,杜明亮谢过了戚明后,下了车。这会儿,李端也醒了。李端转过头看了戚明一眼,见他神色不佳,便将到了嘴边的话给吞了回去。

    想最快读到我的文,请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行走的笔龙胆”。里面还有免费官文“江南往事”可读。等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