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77面子工程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一辆考斯特一早就在省政府大厅门口等候了,八点半不到的时候,一行人从门厅之中走出来,为首的正是省政府常务副省长梁健和指导组组长、挂职省委副书记北川。梁健身穿深蓝色的风衣、深蓝色的长裤和一双黑色皮鞋,一米八的身高,高大而有气度。北川则是一套黑色西服,白色衬衣,身高跟梁健不分伯仲、脸上比梁健肉多一点,身上也有一种雍容的气度。两人并肩走出,真是一股春风得意、手握重权的上位者气派。

    一位人大的老领导正从这边走过,看到梁健和北川这两位年轻领导,心中不由一怔:原来这个世界已经是他们年轻人的天下了!省政府中的其他干部,偶然间看到梁健和北川,也为他们的气派所震慑。心中不由地闪过一个念头:以后,江中的政权会不会交到这两个人的手中?一个书记、一个省长?那谁来当书记呢?当然这也不过是那些人一闪而过的念头。

    跟在梁健和北川身后的女孩金小楠,也会有意无意地打量北川和梁健。在没有亲眼见到梁健之前,她一直认为他们的组长北川应该算得上是官场第一美男子了。但是,自从昨天见到了梁健之后,她的想法改变了。官场第一美男子就变成了两个。甚至,她更看好像梁健这样的美男子。

    梁健不是那种奶油小生。金小楠从梁健的眸子中看到了更多的内容。因为父母在华京的同一个政界,所以金小楠对北川很了解。北川这一路走来,除了在部队里吃了些苦,可以说顺风顺水,青云直上,这些都是北川的父亲安排好的。但是,据她了解,梁健却完全不同,凭借自己的摸瓜滚打从基层一路过关斩将、历经千辛万苦走到今天。金小楠这种刚参加工作就进入华京高层机关的女孩,简直就难以想象他是怎么过来的。莫名奇妙,金小楠的心里却升起了对梁健的一丝疼惜。当然,这一丝疼惜,就如她自己评价的一样,有些莫名其妙,所以她当然不会表现出来。另外,她还要继续观察梁健和北川两个人,确信他们是否就是她认为的那种人?

    考斯特驶出了省政府大院,第一站就是位于清江区的主会场。主会场选择在清江区,是因为清江区经过这几年持续投入和经营,已经被逐步打造成江中互联网产业的高地了。他们去看了会议场馆,宁州奥体会馆。在会馆的门口,宁州市长曲魏带着手下一班人,已经等候在那里。除了曲魏等官员之外,江中首富牛天也在其中。

    梁健和北川跟宁州的主要几个干部和牛天握手。在一次招商会议上,梁健已经见过牛天,当时感觉这个牛天的确是有些牛气,并没有把他梁健当回事。牛天今天对待梁健的态度,还是非常克制,或者直接可以说,仍旧有些不冷不热。但是,对待北川的时候,牛天的态度却要好了许多,眼中闪过一丝光来。最近听说,牛天有意在华京设置第二个公司,也许他看到北川是华京派来的,所以更为热情。

    梁健也没有放在心上,对曲魏说:“曲市长,你给指导组介绍一下情况吧?”曲魏就带着北川参观整个场馆的布置情况。从目前的进度来看,场馆内的基本要件已经到位,但是在细节上正在完善。首富牛天说:“北组长,在整个大会期间,我们将实现整个清江区WIFI无线网络全覆盖。到时候,只要在清江区内,所有人都可以享受免费无线上网,全部费用和技术支持都是我们天方夜谭公司的。”牛天的公司正是天方夜谭。这里面的寓意,就是把不可能的事情变成是可能的。

    北川听了之后,脸上露出了兴奋的神色,给予了高度评价:“这个创意好,也是大手笔。但是在大会期间,一定要确保网络全覆盖和信号良好。”牛天很有把握地笑道:“这一点请北川组长放心,我们已经进行了17次测试,技术上已经完全没有问题。我们还将对信号继续进行严格检测,直到大会结束。”梁健听了之后,也觉得牛天这个家伙,虽然对自己似乎并不怎么友好,但是做事是真的靠谱,快五十岁的人了思维还是很活跃。对这种企业家,梁健打算抱着宽容的态度。只要在关键时刻,帮他们企业一把,牛天对自己的态度,将会完全改变。这点信心梁健还是有的。

    看完了场馆,梁健和北川一行人打算离开。牛天独独对北川道:“盼望北川组长有空能来我们天方夜谭走一走、看一看。”北川说:“找个时间一定来,我到时候让梁省长陪同我一起来。”北川似乎感觉到牛天没有邀请梁健,故意加了一句“让梁省长陪同我一起来”,也算是给梁健一些面子。牛天也朝梁健看了一眼,但是梁健脸上面带着微笑,似乎并不很在意。

    从主场馆出来,曲魏又陪同梁健和北川去松塘江看营救快艇,这是水上安保的一部分。清江区就在松塘江的南岸,所以将水上安保也考虑在内了,尽管很有可能根本用不上。六艘进口快艇在江面上荡漾着。北川上了快艇,船上的工作人员就向曲魏介绍,这些快艇的抗风浪能力和极快的营救速度。北川听了之后,对曲魏说:“你们考虑的很周全。做好水上安保,也是确保大会安保万无一失的必不可少的一环。”北川的用词都是很准确的。他忽然兴之所至地道:“要不我们来乘坐一下试试?”工作人员自然很乐意演练,梁健却说:“你们坐吧,我在岸上等你们。”北川问:“怎么?梁省长晕船?”梁健笑道:“是啊,北川组长明察秋毫。”北川笑着道:“那我们就不勉强梁省长了,我们去体验一下。”

    北川他们乘坐的快艇,向着松塘江的江心快速驶去,中流击水、渐起朵朵浪花。但是,梁健却沿着松塘江高高的江岸向前漫步。梁健是会游泳的,他也从不晕船。他之所以不想乘快艇,是想要独自在这松塘江边走走。

    来到松塘江,他不由就想起了当时协助省长张强治理松塘江的事情,还有高成汉也发挥了巨大的作用。放眼向江水中望去,如今的松塘江已经跟当时的松塘江大不相同,江水虽未到达清澈的程度,但是至少不是黑、污、臭的了。但是,这与梁健心中清澈的松塘江还有差距。下一步,治水、治气,也许能同步推开。而且,他也有这个信心,只要真的去做,水可以恢复到澄清、天空也能回到湛蓝。就算如今,张强、高成汉都不在这里了,但这件事情,他必须还要做下去!

    梁健折返回来,北川他们也已经从快艇上陆续上来,口中还在表扬:“这快艇的速度是快。万一有事,也一定能第一时间开展营救。”

    对前两个看的点,北川、费海等人给予了良好的评价。但是去看第三处走访地的时候,副组长费海却提出了让梁健和曲魏都不愿意接受的要求。

    第三处就是之溪路,这是东湖景区边上的一条主干道。以后的国外元首从宾馆到主会场,再从主会场返回,都要途经这条之溪路。之溪路是老街,两边的房子都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建造的,所以外墙看起来都有了风雨的痕迹,隐隐约约地在梧桐树后面可以看到。在梁健看来,这老旧也有老旧的意味,这是岁月的痕迹,沉淀着广大市民的共同记忆。

    但是,在费海看来:“这些墙面是沿街的,太旧,有些墙面上还有酸雨的污迹。曲市长,你们宁州,看看能不能把这条之溪路沿街的墙壁全部做一次新贴面和美化呢?”曲魏的脸色有些为难,随后看向了梁健。梁健没有立刻给他回应,曲魏就道:“费组长,这之溪路本身是我们的老街,有他独特的韵味。况且,如今距离大会也才一个多月时间了,现在开始做贴面、粉刷,这条街有十一公里,恐怕也来不及做完了。”

    副组长费海一听就不高兴,他说:“曲市长,你说这些老旧的墙面有‘独特的韵味’,但是在首长眼中可能并非如此,这条街是各国元首进出的必经之地,他们对宁州的印象,就靠这条街了。如果是现在这个样子,我认为肯定不行,首长也不会满意。另外,你说来不及,我认为只要我们肯定干、不偷懒,没有来不及的事情,只要找几家靠谱的建筑公司,多给点钱,让他们加加班,肯定就行。北川组长,你看呢?”

    北川也没有立刻回答,他的目光朝那些墙面看去,又朝前走了好几百米。一边走,一边注意看着。最后,他停了下来,对曲魏说:“我感觉,这条街两边的墙面就这样,真的可能不行。最好能重新美化。梁省长,你觉得呢?”

    北川、费海的目光看向了梁健。曲魏的目光看向了梁健。还有金一楠的目光也看向了梁健。

    梁健却不假思索地道:“我个人认为,墙面还是保留原样妥当。刻意地去刷新,效果不一定好。”

    北川的眉头皱了皱,他没有想到梁健会如此直接地拒绝他们的要求,于是北川就道:“这个事情很重要,费组长,我们还是去跟沈书记、戚省长坐下来商量商量吧。”喜欢我,可以关注我的个人微信公众号:行走的笔龙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