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8 意外调动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我省常务副省长杜明亮同志这几年在我省工作期间,一直兢兢业业,为江中省的经济发展做出了十分显著的贡献。组织上对杜明亮同志的付出十分肯定。所以,在综合考虑杜明亮同志的年龄和身体状况后,组织上决定,将我省常务副省长杜明亮同志调去华京担任华京市政协主席一职。同时担任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十九届候补委员。大家鼓掌恭喜!”沈伟光这话一出口,顿时举座皆惊。梁建也是惊讶无比。杜明亮调离江中这个消息,实在是来得太突然了,梁建是一点消息都没收到。梁建如今在江中,老唐和项老那边肯定也会格外关注江中这边的动静,如果江中的人事有变动,他们那边收到消息肯定会第一时间通知他。但这一次他们没有。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他们也没有收到消息。

    要知道组织部,可是项老退休前的大本营。这么大的动作,项老居然没收到消息,实在是有些奇怪。

    梁建心里有一肚子的疑惑,想立即打个电话给项老或者老唐,好好问一问。可此刻在会议室,也只好忍着。

    他看向杜明亮,却发现他只是脸色不太好,并没有其他过大的反应。甚至,这房间里除了他自己和沈伟光他们几人外,其他任何一个人的反应都比他强烈。

    看来,这个消息,他应该是之前就有所知晓。不过,这也是在情理之中。这样的调动,组织上肯定要先和当事人谈话,该走的流程肯定是要走的。如此一来的话,那这个事情,肯定是早就定下来了。

    那既然如此,为何一点消息都没走漏?上面似乎将这个事情的保密信息做得很好啊?而且,这个事情挑在今天宣布,是有什么名堂在里面吗?

    梁建看了看沈伟光和他旁边的那位,这么看来这位应该是上面的某位领导,他们两人神情平静,看不出什么。

    许是安静的太长了,沈伟光笑着说道:“看来这个消息实在太过突然,大家都反应不过来了。”

    戚明也是惊得不轻,沈伟光这么一说,他立即就回过神来,笑着说道:“明亮同志能调去华京担任政协主席,这是好事啊。”说着,他转头去看坐在他旁边的杜明亮,伸出手,道:“恭喜你了,老杜。”

    杜明亮带着一丝僵硬地笑,道:“谢谢。”

    接着,掌声就起来了。杜明亮坐在那里,笑得很不自然。不过也正常,这个时候,换作任何人,哪怕是有心理准备也未必笑得出来。这政协主席的位置,再加上那两个身份,看似是升了,但对于一个有实权的常务副省长的位置来说,却还是有些差距的。虽然,这对于杜明亮来说,这是迟早要走的一步,如今也不过是把一年多后的事情提前了而已。而且能以这样一个身份收尾,也已是一种光荣了。可是这个事情忽然提前,肯定是有什么原因的,不会无缘无故。

    掌声过后,沈伟光看向杜明亮,道:“杜主席,来给大家说几句?”

    杜明亮看了他一眼,然后低头微微笑了一下,笑容中满满的沧桑的味道。他抬头时,许是感觉到了梁建那带着关切的目光,便朝着梁建这边看了过来。两人目光一触,他微微笑了一下,然后移开了。

    “想说得挺多的,不过却是千头万绪,不知从何说起。这个事情来得比较突然,我也是没多少心理准备。我在江中这么多年,江中就跟我的老家一样了。”说到这里,杜明亮的眼眶竟然有些红。也不知是真不舍呢,还是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变故。

    “总之,这几年辛苦大家,也多谢大家了。”杜明亮说完,转过了头去。

    沈伟光叫了一声好,然后带头鼓掌。其余人也跟着鼓掌。梁建看着杜明亮,心内忽然泛起许多的悲伤。

    杜明亮这么多年是否兢兢业业,梁建不知道。但能走到这个位置,都是不容易的。如今年纪一到,却又不得不放弃这些来之不易的东西,想想还真是有些伤感。而这一天,迟早也会轮到梁建。

    许是杜明亮的事情太过震撼了,接下去沈伟光还说了一些事情,大家都没什么心思在听。会议结束后,沈伟光带着人先走了。杜明亮叫住了梁建,道:“去我办工作坐坐喝杯茶如何?”杜明亮的情绪已经恢复了不少。

    梁建点头。

    到了办公室坐下后,梁建问杜明亮:“杜省长,这个事情,您早就知道了吗?”

    杜明亮苦笑着摇了下头,道:“我也是刚知道。这整个流程,就走了三天。”

    梁建不由一惊,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这么着急?

    梁建想问问杜明亮,知不知道这其中缘由,不过,这话问出口容易让杜明亮误会,所以有些犹豫。杜明亮看了出来,他看着梁建,眼神忽然有些异样,然后道:“有人说,之所以这么急,是想给你腾位置。”

    梁建不由得瞪圆了眼睛,这话来得有些不合常理。首先,他既然一开始就来这里当了这个副省长的位置,老唐他们肯定不会再着急让他往上走。现在再往上,对于梁建来说,并不是一件明智的事情。梁建根基未稳,一个多月时间就从副省长的位置跳到常务副省长的位置,即便梁建之前是华京市市委秘书长,这也依然会引来许多口舌。这对于梁建在江中站稳脚跟,会是极大的阻力。所以,老唐和项老那边肯定是不会这么做的。至于梁建自己,根本是想也没想过。如此一来,又会是谁这么‘好心’要这么大张旗鼓地把他推上这常务副省长的位置呢?关键是,又有谁能有这么大的能量呢?

    梁建想来想去,觉得这话,多半是传言,信不得的。于是,他问杜明亮:“杜省长,您信这话吗?”

    杜明亮笑了一下,道:“自然是不信的。你也不傻,你后面的人都不傻,这个时候把我调走,把你推上去,那是把你往风口浪尖上推。”

    “正是如此。”梁建说道:“传出这话来的人,看来是居心叵测啊!”

    “你放心,能信这话的人,一般也不是什么重要人物,对你不会有什么影响。”杜明亮说道。

    梁建道:“也未必。有些人对我防范甚深,现在你突然被调走,又出来这么一个传言,一时大意的话,信了也未必不可能。”

    “信了也无妨,等到上面批文一下,这个答案自然就揭晓了。这话也就不攻自破了。”杜明亮又道。

    梁建点了点头:“您说得对。”

    杜明亮看着他,笑了笑,然后道:“我去华京的事情,是已经没有任何转圜的余地了。本来我是想在这剩下的一年多时间里,尽可能地多帮你一下。现在看来,我也是爱莫能助了。”

    “您之前已经帮了我很多了。”梁建忙说道。说完后,他略微沉吟了一下,又道:“到了华京,如果有什么事情我能帮得上忙的,您也尽管说。”

    杜明亮笑了起来,道:“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梁建想,他多半也是在等自己这句话。

    接着,杜明亮又道:“叫你过来,主要还是有几句话想嘱咐你一下。”

    “您说。”梁建立即道。

    “省政府的这几个人,除了吴越之外,只有一个侯堂柏是不错的。吴越这人呢,性格看似张扬,其实内里心思缜密,而且很狡猾。不过,好在他虽然看着挺邪气,但还算是个好人。至于侯堂柏,虽然话不多,但绝对是个好干部。你以后可以多跟他来往来往。我觉得你和他二人之间在性格上还是有些相像之处的。”杜明亮慢慢说道。

    梁建点头。

    杜明亮还说:“至于戚明,他为人多疑,又爱面子。其实掌握了方式方法,与他打交道也不是很难。不过,你得小心杨琴这个女人。这个女人,对戚明的影响力还是挺大的。所以,如无必要,还是不要得罪杨琴比较好。”

    对于杨琴,梁建只觉得她这个女人不太好相与,但她和戚明之间的关系,倒是没听人说起过。此刻杜明亮说到这个,还是让他微微惊讶了一下。毕竟戚明要比杨琴年轻,杨琴作为一个五十出头的女人,虽然保养得还可以,但到底年纪在那了。这样的女人,能影响到戚明这样的男人,说明她的手段还是不简单的。

    梁建认真地朝杜明亮点点头,道:“我记住了,谢谢杜省长。”

    “别杜省长杜省长这么叫了。以后再也没有杜省长了。你要是不嫌弃,叫声老杜也行。”杜明亮笑着说道,眼睛里却再说到以后再也没有杜省长时,忽然掠过许多的伤感。

    梁建看在眼里,在心底里暗叹了一声。

    可这事情来得再突然,都已成定局,他即使有心帮杜明亮,也已是无能为力。

    从杜明亮办公室出来,走回自己办公室的路上时,梁建想了许久,还是决定给项老那边打个电话,让他帮忙打听一下,这个事情如此突然,到底背后是什么缘故。

    回到办公室后,他就立即给项老打了电话。可是,电话没人接。

    梁建没法,只好暂时作罢,晚点再联系。

    大家可以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行走的笔龙胆”,留言我会回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