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21礼贤下士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施建一应该是中午十一点半抵达宁州机场。梁健在十一点二十就带着秘书牛达,到达了机场等候。梁健还没有吃饭,他打算等接到了施建一后,请他一起去吃饭。梁健打算给予施建一足够的尊重,以自己的诚心来换施建一的真心。

    牛达却说:“梁省长,对于一位技术人员,您没有必要这么重视呀。其实,让我来接一下,或者让朱秘书长来接一下,就已经是很高的礼遇了。”梁健笑着道:“礼贤下士,这是我们自古以来的优良传统。更何况,施教授也不是下士,他曾经是华清大学的教授,是真正有实力的人。”牛达不再劝说梁健,他感觉自己的领导,与其他省领导真的大为不同。很多领导的架子都很大,绝对不会因为一个技术人员而如此放低姿态。

    此刻,一架波音飞机正在宁州上空盘旋,等待指令降落。在飞机上,施建一手中拿着一张照片,看着。上面是一个年轻女孩的照片。只要是熟悉这个女孩的人,都应该能马上认出来,照片上的女孩,就是如今的胡小英。只不过这张照片已经拍了有二十多年了。

    那段永远不可能忘却的往事,再次浮现在了施建一的脑海当中。那时候,施建一才刚刚以江中高考状元的优异成绩进入华清大学。胡小英没有去华京,她留在了江南。施建一到了华清大学之后,就写信给胡小英,请她寄一张照片给他。胡小英答应了,半个月后,施建一就收到了花样年华的胡小英寄给他的一张照片。从此,胡小英就一直在他的脑海中挥之不去了。施建一的心里再也住不进其他的女孩,直到今天都没有变过。

    这次,他辞去华清大学教授职务之后,第一个他想到的地方,就是回到宁州。如果还有一丝机会,他还是希望能跟胡小英在一起。但是,第一次约在望湖楼见面,胡小英就另外约了一个梁健。施建一不是傻子,从胡小英看梁健的目光当中,施建一就能看出胡小英对梁健就是有感情的。这让施建一的心里,像是被扎了一针一般,当场就受不了,甩手就走了。

    他知道,自己是妒了,嫉妒梁健这个比自己年轻的副省长;他知道,自己是恨了,他恨胡小英怎么就看不穿,她基本上与梁健是没有可能性的。那么,她还在追求什么?还在等待什么?

    但是,不管是妒了、还是恨了,他还是放不下胡小英。昨天,胡小英打电话给他,约他见梁健。纯粹是为了给她面子,他才答应了。

    梁健的秘书与他联系,梁省长会亲自在机场等候他。飞机晚点了半个小时,但估计梁健此刻已经在机场出口等候了。

    “施总,你在看什么呀!”从飞机过道中,一个声音传了过来。施建一赶紧将那张照片收了起来,他的双腿侧了一下,让瑞恒集团老总宋志霄坐到里面去。此次,施建一和宋志霄是一起去华京,也一起回来的。

    宋志霄似乎看到了一眼,笑着道:“美女照片啊!”施建一没有回答,转移了话题道:“宋总,等会我就不随同你回去了。有人在机场接我。”

    瑞恒集团老总宋志霄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哦,谁啊?”施建一道:“江中的副省长梁健。”宋志霄就更为惊讶了,梁健竟然在等施建一,他又想要做什么?宋志霄对副省长梁健很有意见。宋志霄和祥云集团老总康生等人,以前跟陈筱懿和刘甫团走得很近。但是,梁健却将陈筱懿和刘甫团都送了进去!这让他们几个房地产商的业务大受影响。所以,他们不恨梁健才怪!

    宋志霄就道:“施总,梁健这个人,你要小心点。他很会利用别人,来增加自己的政绩。对于那些没有利用价值的人,他会毫不犹豫的抛弃。”施建一一听这话,再加上自己本来就对梁健有些嫉妒,心中就不想去见梁健了。他就对宋志霄道:“宋总,我还是跟着你走。”宋志霄的脸上立刻露出了笑意:“施总,这就对了!梁健这个人,我们还是保持距离比较好。施总,我们房地产界的很多人,都看不惯梁健。只要你不去跟梁健走近,我担保,以后房地产甲醛监测等业务,你根本就做不完。”

    房地产甲醛监测业务?听到这个词,施建一像是遭到了刺激一般,嘴角抽动了一下。施建一在华清大学是做大气和水源监测的专家,在全世界他的基础研究和实践技术都走在前列。但是,他因为自己的性格问题,主动离开了华清大学,自己出来创业组建公司。一到了外面,要养活跟随着他的一班人,就不得不为五斗米折腰。他就只能在宁州接了房地产的甲醛监测业务。

    这次,他和宋志霄前往华京,就是让宋志霄去看他们的最新监测设备。宋志霄跟施建一的公司,就签订了精装修房子的监测业务合同。尽管,这是一笔总额上亿的大单,但是施建一一点都没有感到喜悦。他深切地感受到了什么叫做“杀鸡用牛刀”,他认为这不应该是他该做的事情,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可是目前他的前方却一片迷茫。你有机会赚钱,但是却没有机会去实现最大的抱负。

    其实,正在机场出口等待着他的梁健,就可以给他提供这样的机会。然而,因为施建一听了宋志霄的话,再加上心中的嫉妒心作怪,他与这样的机会失之交臂。

    施建一和宋志霄是从另外一个出口走出去的,他们能看到梁健和牛达在一个出口等待着。但是,施建一却没有过去打招呼,甚至走在了宋志霄的另外一边,让梁健他们看不到他。一会儿之后,施建一就已经坐上了宋志霄的车子走了,任由梁健他们在出口兀自等待。

    又是半个小时过去了,牛达给施建一打了好几个电话,但是施建一都没有接。牛达对梁健说:“梁省长,我们走吧。”但梁健还是说:“我们再等一等吧。”直到一个小时之后,牛达终于把电话给打通了,只听施建一说:“我忘记了你们梁省长在出口等我。不好意思,我已经回去了,你们也早点回吧。”放下电话,牛达很恼火:“梁省长,这个施建一太过分了。他竟然说忘记了,可我觉得他是故意的!”梁健没有多说,对牛达说:“咱们回去吧。”

    他知道,施建一因为什么原因,还接受不了他。但是,他梁健有这个信心,总归他是会让这个施建一接受自己的。如果这点把握都没有,他也就不用再继续当这个常务副省长了。

    在车上,胡小英的电话打过来了,问梁健有没有接到施建一?听到梁健说,施建一忘记了,自己先回去了。胡小英就说:“他这个人就是脾气古怪,梁健,你要么别去理会他了。”梁健笑着道:“不用担心。他是一个人才,有点脾气也是可以理解的。不仅仅是我们需要他,他其实也需要我们提供的平台。既然如此,我会尽一切努力去促进这件事情。”

    胡小英心中不舍得梁健在施建一这边再受委屈,但是她的心中却情不自禁地很认可梁健的坚韧。在某种程度上,胡小英和梁健、以及高成汉、张强等人身上,都拥有这样的品质,这是政治成熟的表现。胡小英就说:“我会再找他说一次。”梁健道:“不用了。这件事,你能帮做的都已经做了,我已经很感谢了。”

    但是,当晚胡小英还是给施建一打了电话:“施建一,你那么做,让我在别人面前也失信了。我知道你是不可能忘记梁健在机场接你的。你是故意让他白等的,对吧?”施建一也不讳言:“没错,我就是让他白等。小英,你知不知道,你跟这个梁健是没有结果的。”胡小英道:“这个你不用替我担心。建一,我之所以打这个电话,是想要告诉你,梁省长能为你提供的是一个让你实现抱负的机会,我相信你也是不会想成天搞什么精装房的甲醛监测的,你应该去做更加重要的事。”

    施建一的怪脾气又上来了:“小英,既然你的事不用我担心,那么我的事也不需要你担心。再说下去只会不开心了,再见。”说着,施建一就挂了电话。胡小英在电话这头,也很是无奈,她也真是拿这个施建一没有办法,有时候他就是轻重不分、意气用事。

    了解了梁健想要跟施建一合作的消息,瑞恒集团老总宋志霄立刻跟祥云集团老总康生进行了联系,把这个消息告知了康生。康生又将这一消息,作为重磅消息报告了省长戚明。戚明略有紧张地问:“那个施建一答应了跟梁健合作没有?”康生道:“他没有答应。从宋志霄地观察来看,施建一对梁健的印象不好。”

    戚明这才放心了一些:“这就好。另外,这个施建一的技术水平到底怎么样?有没有可能真地搞出一个科学的环保监测系统和标准来?”康生道:“我看他没有这个能力,一个被华清大学辞退的过气教授,搞搞精装房的甲醛监测已经是能力上线了。”

    听说施建一是被华清大学辞退的,戚明也就不再放在心上。

    回到省政府后,梁健吩咐牛达:“你去让宁州公安局帮助查一查,施建一住在哪家酒店,我要去登门拜访他!”牛达一惊:“还要去啊?梁省长,这人那么无礼……”梁健道:“你按照我说的去做就是了。”

    牛达就没有再多建议,去打电话了。牛达会直言不讳地提出自己的看法,但是如果梁省长已经定下来的事,他也绝对不会有异议的,会立刻去高效执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