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23成功反击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戚明有些不敢相信,十五天时间,一个环保监测系统和标准,怎么可能会如此高效率地被建成!梁健会不会在糊弄自己?戚明转向宁州市委书记曲魏:“曲魏同志,我要看到的是科学管用的系统,不是做做样子、给人看看的。”曲魏也不辩解,而是道:“戚省长,我们邀请您去考察一下那套系统。”

    曲魏就站起了身来,在前面引路。戚明也就站了起来,带着一帮子厅长往外走去。梁健也就缓缓地跟了上去,现在他已经一点都不着急了,因为他已经看过了那套系统,并且亲自监测过。那套系统是利用环境监测方面的各种大数据集合而成,进行综合分析,凡是有企业在大气、污水排放上超出一定的指标,这个企业就能在系统的电子地图上呈现出黄色、红色、黑色三种严重等级。

    昨天梁健测试时,其实对这个系统已经很满意了。但是,项目负责人却说,还有一个不满意的地方,那就是不能调取卫星技术进行实时抓拍。如果能实现卫星直接抓拍,那么处罚排放超标企业,就能如电子警察抓拍违章车辆一般容易了。但是在梁健看来,这么短的时间,能够建立这样一套完整的系统,已经很不容易了。

    曲魏一边带路,一边带劲地介绍道:“戚省长,本来这套系统是打算放在市环保局的,但是‘产业大转移’工作是我们当前的重点工作,市委、市政府非常重视。所以,我们干脆就把这套系统放在了市政府大楼,专门组建了环保监测中心。以后涉及到产业大转移的决策,我们绝不乱拍脑袋,而是以大数据说话、以监测结果说话。”

    听着曲魏如此侃侃而谈,戚明脸色更加难看,他不愿意再听:“你先别讲了,等看完系统再说。”曲魏说:“好,就在前面了。”前面有一扇大门,正是这两天才刚刚搭建的环保监测中心。曲魏的秘书跑过去打开了门,其他领导也都鱼贯而入。

    一进去之后,曲魏和江志渊就是一愣。因为监测中心里面的电脑都是黑屏的。几个工作人员都在忙碌着,看上去就像是茫无头绪的样子。到底发生什么情况了?曲魏心里也着急了,但是他强自镇定,对工作人员说:“你们负责人呢?领导要看系统,快打开吧。”曲魏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很平易近人,不想给戚明造成他心里慌乱的印象。

    工作人员却说:“领导,实在不好意思。我们负责人去机房调试服务器了,他说必须要把一个新功能调试出来。”曲魏道:“那什么时候能好?”工作人员也是茫然:“这……我们也不清楚……要看我们老总他什么时候能调试好。”曲魏真想骂人了,这是搞什么乌龙啊!这种紧要时刻,竟然黑屏了。这可是关系到“产业大转移”能不能继续下去的问题。

    此刻,省长戚明的脸上却露出了笑来。但,那是一种冷笑。

    戚明盯着曲魏道:“曲书记,我跟你说过,我们要的系统是一种科学管用的系统,不是做做样子、给人看看的系统。可现在呢?你们宁州搞的到底是什么系统?不仅称不上科学管用,而且‘做做样子、给人看看’都称不上。这个系统根本就没用!按照我上次提出的,既然你们拿不出一个科学管用的系统和标准,那么‘产业大转移’就必须停止!”

    “戚省长,系统并非没用。”曲魏也着急了。但是,戚明根本不听他解释,冲边上的那些厅长们看了一眼,问道:“你们也都看到了。你们说,这个系统到底管不管用?”那些厅长们都摇了摇头。

    梁健原本走在最后面,此刻看到出了些状况,就走到前面来了。他看到电脑都是黑屏的,那就是说,很有可能是他们主动切断了电源,并非是系统出问题。于是梁健就说:“戚省长,系统可能真的是在调试。因为昨天我来的时候,已经看过,是好用的。要不再给他们一点时间?”

    戚明转过了身来,非常严肃地瞪着梁健:“梁省长,我已经给宁州十五天时间了!还不够吗?今天,在这里也已经耗了不少时间了!我是省长,不是厂长!你还要我给他们时间!走!”说着,戚明就朝外走去,那些厅长都跟着。

    然而,就在此时,监测中心大门忽然被人推开,一个身影跑了进来。他也不看别人,就冲向监测台,一边口中说:“卫星抓拍功能也已经调试成功了!大家可以来看看我们的监测系统。”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施建一。

    此刻的施建一与梁健上次看到的施建一,大为不同。他好像几天没有洗澡,蓬头垢面。但是,他的精神状态却比之前还好,浑身有一种专注、狂热和无所顾忌的精气神。就是在几天前,梁健本来已经对与施建一合作不抱有希望了。但是那天晚上,施建一忽然打了电话给梁健,对他说:“梁省长,你们要搞的环境监测还能不能给我做?”

    梁健当时先是一愣,他没有想到施建一的想法忽然又转变了。但他没有多问,就道:“当然。”接下去的几天,施建一就把所有的先进设备给搬到了宁州市政府的监测中心,每日每夜地进行调试,成功搭建了这个监测平台……

    此时,施建一扑到了操作的监测台上,摁下了一个按钮。这个操作台一下就亮了起来,在巨大的电子屏幕上,一张完整的电子地图就显现了出来。上面有好多个红点,还有少数的紫点、以及黑点。

    戚明的脚步也停了下来,他也完全是被这个操作系统给震撼了,其他的厅长们也都惊讶了。戚明嘴里也忍不住问道:“这些红点、紫点和黑点,是什么意思?”施建一回答道:“红点是排放超标企业、紫点是严重超标、黑点是应该立即关停的……”施建一详细介绍了,这些标准是严格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大气污染防治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污染防治法》等现行法律法规制定的。

    施建一在设置这些指标的时候,原本参考的是联合国环境保护法。但是,昨天梁健了解到了这一情况后,要求他将指标修改为与我国现行有关法律法规吻合,这样更容易被政府接受。果然,听到施建一说参考的标准是我国的现行法律法规,戚明也就不能挑刺了。但他还是有些怀疑这个系统的准确性,就尖锐地指出:“你们的系统,能确保一定是正确的?不要因为调取不准确的数据,冤枉了一批企业。否则,企业家们会对我们政府意见很大!”

    施建一认真地答道:“戚省长,你的这个问题指出得非常好。刚才,正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才将这里的显示器全部关闭,到下面的机房去调试服务器了。昨天,我们的系统还不能调用卫星抓拍功能,我们考虑到这样对企业来说没有说服力,如果执法人员去了,企业不承认怎么办?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从昨天开始,我们就一直没休息过。我们与国家有关机构进行了联系,把我们的系统对接上了国家环境监测卫星,就在刚刚才调试成功。这样一来,我们发现哪家企业在排放污水、污气,卫星能实时抓拍,而且清晰度惊人。

    施建一一边说,一边操作:“戚省长,你看这个黑点,就是大气污染物排放已经极其超标的企业。我现在点一下,就可以看到他们实时排放的情况了。”果然,经过施建一那么一点,屏幕上的地图消失了,出现了巨大的视频。在这个视频之中,有一处碎石厂正在作业,他们的粉尘犹如战争的硝烟一般,向着四周滚滚扩散。周边就是居民区,但是那个碎石厂却没有做一点点的环保举措,有恃无恐地排放着。

    戚明看了之后怒道:“这是哪家企业,竟敢如此明目张胆地排放大气污染物,给我立刻去停了。”站在一边的曲魏接道:“是,我们立刻执行省长的指示。”市长江志渊就把边上的环保局长叫了过来,让他立刻进行环境执法。几个电话之后,市环境执法车已经上路了。

    梁健这时缓缓地来到了戚明边上:“戚省长,你觉得这个监测系统还可以吗?”这个系统的确是非常先进的,戚明如果说完全不行,是难以服众的。他只好说:“还可以,但是后续还有完善提升的空间。”梁健就说:“曲书记,你们要抓紧完善这个监测系统,做强大数据分析,使这个监测系统在环境保护和‘产业大转移’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戚明一听,心里很不爽,‘“产业大转移”这个事情,他本来是要极力阻止的。但是从目前的情况,是没有办法完全阻止了。他扳着脸,对边上的人说:“今天的考察就这样了。我们走。”

    还在车上,戚明就接到了祥云集团老总康生的电话:“戚省长啊,我们集团的碎石厂忽然被关停了。那些人还说,这是省长的指示。这不可能吧?戚省长!那些人是在假冒您的圣旨吧!你得帮我们说句话。”

    戚明一愣,先前自己说要关停的,难道就是康生的碎石场?自己一不小心,把跟向明远关系很好的康生的厂区给关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