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1 见好就收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老唐没有丝毫犹豫地承认了。他说:“之所以这么做,是有原因的。如果,只是黄金军,那么在上面那些人眼里,还只是小打小闹。只不过是牺牲了郭一个人的利益,其他人是无所谓的。但如果扯上郭,甚至扯上郭后面的那个人,那这件事就不是小打小闹了,那些人肯定不会坐视不管。一旦他们插手,那这件事最后结果如何,就不是我们能决定的了。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事情,都不是正和反那么简单,很多都是利益权衡的结果。”

    老唐说的,他都能理解,也都明白。他之所以问老唐,只不过是想求证一下许力说的。而老唐的解释,也是体现了他心中在乎梁建这个儿子的想法。他担心梁建多想,误会。

    梁建又问老唐:“那许力是怎么知道的这些事情?”

    老唐道:“你想,能让屈平听话的人,会是一个简单的老头子吗?”

    梁建一愣之后,顿时豁然开朗。他在想许力怎么知道这些的时候,一直没有联想到许家那位老爷子身上。老唐一点,梁建顿时就想明白了。

    “既然你跟许力已经见过面了,那黄金军你是不是也见到了?”老唐忽问梁建。

    梁建回答:“是的。见到了。”

    老唐听后就说:“这小子还真是狡猾。”

    梁建一愣,问老唐:“爸,这怎么说?”

    老唐说:“这小子是想让黄金军知道,他今天的下场,可不止是他许力一个人的功劳。看来,这黄金军,他还得利用一把。”

    说到此处,梁建就想到之前朱铭跟他说的。他迟疑了一下,对老唐说道:“我觉得,许力好像是让黄金军产生了什么误会,觉得他今天之所以会沦落至此,是因为郭出卖了他。”

    老唐听后,略为惊讶地哦了一声,然后道:“看来这小子果然是想把郭也拉下水啊!”

    梁建便担忧道:“如果黄金军把郭供了出来,上面是不是就会出手了?”

    老唐思忖了一下,道:“那倒也未必。如果黄金军能拿出实打实地证据,郭就只能是一颗弃子了,不会有人来救他的。这年头,谁也不愿意自己给自己惹一身骚的!”

    老唐这么一说,梁建倒是更加担心黄金军的生命安危了。梁建想,郭不会想不到这一层,他既然能放弃黄金军,那么再做点什么,也不足为奇。

    这话,梁建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

    老唐听后,道:“事情到这一步,我们已经不好插手了。黄金军到底是死是活,就看他的命了。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我想,我们不保,有人会保的。”

    “您是说许力吗?”梁建问。

    老唐笑了一声,道:“有可能是,也不一定。”

    老唐还故意卖起了关子,梁建不由得苦笑了一下。

    老唐估计是担心梁建操心黄金军死活的问题,又说了一句:“梁建啊,有句古话叫做虎塌之侧,岂能容他人安睡。我们唐家,虽然如今底蕴还可以,也有点权力,在华京也能说上几句。但这些,都是不稳定的。在上面那些人眼里,我们唐家,就好比是古时候朝廷里的大臣,而他们就是皇帝,亦或者是摄政王。他们开心了,我们才能开心。他们要是不开心了,我们也就别想开心了。所以,凡事都要点到而止。尤其是这种容易牵涉到上面的事情。你得让他们知道,你是有分寸的。没有分寸,又有权力的,他们是不会留下的。所以,这次黄金军的事情,上面已经是给了面子了,我们也得知道见好就收。接下去,黄金军的事情我们就不管了。”

    “爸,我明白。你放心,黄金军的事情,我不会再去插手的。”梁建说道。

    老唐放心地笑了一下,道:“你理解就好。唐家能有今天不容易,现在唐家在我手上,我不能让唐家有点闪失。等你以后当了唐家的家,你也会明白,当一个家族的命运压在肩膀上的时候,每一个决定,都是不容易的。”说到此处,老唐叹息了一声。

    梁建沉默了下来。老唐的肩上,压力肯定是很重的。而他,却还总是要来操心自己的事情。这么想想,自己还很是有些不应该。

    “爸,要不我江中不去了,还是留在华京,也可以帮帮您。”梁建几乎是脱口而出。可话出口,略一冷静,就有些懊悔。但话已出口,就和泼出去的水一般,再难收回了。

    老唐笑了起来,呵呵的笑声中,透着喜悦,看来是很开心。梁建心里微微一沉,想,看来这江中是真去不成了,冲动是魔鬼啊。不过,再想想刚才老唐说起自己身上的担子,话语里偷出来的疲惫感,梁建心里又心疼起来。一心疼,也就不那么懊悔了。

    就在梁建准备说服自己的时候,老唐忽然说道:“行了,你的心意我领了。不过,江中你还是照去,你留在这里,也是身在曹营心在汉,又有什么用?你去江中打磨几年也好,现在呀还是欠点火候。另外,我也不想你以后留下遗憾。所以呀,你还是去吧。”

    梁建听完,顿时松了口气。

    “爸,谢谢你。”这一声谢,梁建是真的发自肺腑。

    提到去江中,梁建就想起了要跟项瑾说这个事情的事。于是,跟老唐挂了电话后,梁建就给项瑾打了电话。电话通后,寒暄了两句后,梁建就问她:“待会有空吗?出来坐坐,喝杯咖啡?”

    项瑾颇为意外,问他:“今天怎么这么空,想到找我喝咖啡了?”说着顿了顿,紧接着又问:“你是不是有什么事?”

    梁建不想在电话里就说这个事情,便撒了个谎,道:“没事不能约你?”

    项瑾笑着道:“你约我自然是可以的。不过,这不太像你的风格。”

    “那怎么样才像是我的风格?”梁建笑问。

    项瑾答:“工作时间,自然工作才是你的风格。”

    梁建笑了起来,道:“看来我平常约你太少了,以后得找机会多约几次。”

    “那你可得记住今天的话,不然以后我可是要拿这句话来说事的。”项瑾娇嗔道。

    “没问题。我要是做不到呀,你以后就天天在我耳朵旁念叨。”梁建道。

    项瑾嘁了一声,道:“我才不要,那不就成了怨妇了。这不是我的风格。”

    两人又斗了几句嘴,然后约定了时间和地点后,就挂了电话。

    项瑾因为还有一节课,所两人约的是在下午三点。梁建看了看时间,离三点还有一个小时左右,便打算先回去一趟,把早上留下来的那部分工作做了再去。

    他的车子刚开到单位大门口,迎面就看到一辆黑色奥迪车子从里面出来。梁建一看车牌,竟是屈平的车。

    屈平的车子从梁建的车子跟前驶过,里面的人应该是没看到梁建的车。

    梁建回到办公室后,小龚进来跟他说,刚屈书记的秘书田望打过电话来找他。

    梁建想着刚才屈平的车出去,田望估计就在车上。于是,就给他用手机发了条短信,问他找自己何事。

    短信发过去没一会儿,田望的电话直接过来了。

    梁建接了起来,田望说:“屈书记让我转达一下,待会通州区委书记黄真真同志会过来,他让您接待一下。屈书记有急事刚出去了。”

    梁建诧异地问:“你没一起去?”

    田望道:“屈书记没要求我跟着。”

    梁建心想,屈平会去干嘛,连田望也不带着?想了一会,他又收回心思,又问田望:“黄真真过来干什么屈书记有说吗?”

    田望回答:“屈书记没提。”

    “那屈书记大概什么时候回来你知道吗?”梁建又问。他跟项瑾约了三点,要是屈平三点前回不来,梁建岂不是要失约于项瑾了?

    田望道:“他没说,他是接了个电话就急匆匆的出去了,就交代了我让我转告你接待一下黄真真同志。”

    “行,我知道了。那待会黄真真同志到了,你电话通知我一下。”梁建说道。

    既然屈平交代了,梁建也只能答应下来。不过,项瑾那边,可能真的要放她鸽子了,现在已经两点多一点了,项瑾估计已经出发了。

    梁建一放下电话,就皱起了眉头。犹豫了一下后,还是给项瑾打了个电话。电话一通,梁建就立即道歉:“我临时有个工作安排,待会可能不能按时到那边了,你现在出发了吗?”

    “刚从学校出来。”项瑾回答:“那怎么说?”

    梁建想了一下,黄真真跟屈平关系有些说不清,按理说,黄真真过来找屈平,屈平不应该叫他接待。他可能是真临时有事,但他可以安排田望让她在接待室等着,甚至直接让黄真真去哪里等着。不过,他却选择了让梁建接待。梁建一猜测,觉得屈平很可能是想躲黄真真。如果是躲的话,那屈平就不太可能会赶回来见黄真真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梁建要是守着黄真真等屈平回来,基本上是不太可能还有时间去找项瑾了。可这个事情,要是再拖,万一项瑾从其他人嘴里知道了这个事情,那就不太好了。

    梁建仔细一琢磨后,便对项瑾说道:“要不这样,你先过去,等我一会,我把这边工作安排好,就立即赶过去,你看行吗?”

    项瑾二话没说就同意了。

    跟项瑾还是原计划,那黄真真那边,梁建就得尽快搞定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