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7碗面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省书记沈伟光在小会议室坐下,他正好面对着中-组副部长毕华,在毕华边上坐着一位负责记录的中年人,带着黑框眼镜,大头方脸,手中握着随时准备记录的水笔。此人,是中组干部二局局长曹也兴。沈伟光不是很熟悉,但也算认识。

    沈伟光坐直了身子,说道:“非常欢迎两位领导,能在百忙之中来江中指导工作。”

    毕部长点了点头说:“沈书记客气了。我们也谈不上来指导工作,无非也是受部长的委托,来江中就班子建设听一听意见而已。”

    沈伟光的脸上露出了笑容,接上去说:“毕部长,这次因为中-组部的关心,我们省政府班子有两名同志得到提拔调外省市任用,还有一名同志从市长岗位提拔担任副省长,目前常务副省长位置空缺。希望能够得到中-组方面的继续关心,在我们江中省内提拔一名干部担任常务副省长,激发我们江中干部的工作热情和创业动力。”

    毕部长双手稳稳地搁在桌子上听着,没有表态。

    沈伟光以为毕部长都听进去了,就继续说道:“关于省政府常务副省长岗位,我推荐狄旭杰同志,这名同志在副秘书长、秘书长的岗位时间也长了,经验也比较丰富,再到常务副省长……”

    “沈书记。”毕部长忽然打断了沈伟光的话,说:“这省政府常务副省长的人选,我们先不着急。这个事情,华京会全盘考虑的,等到人选定了,我们再来干部大会进行推荐。现在,我们不谈这个事情。”

    沈伟光一下子就愣住了。这次中-组的人过来,难道不是为了推荐常务副省长吗?沈伟光一下子有些懵了,难道是信息不对称了?沈伟光一下子脑袋空转,问道:“那么,请毕部长指示,让我谈……什么?”

    毕部长笑了笑说:“我刚才也说了,就谈谈班子建设。沈书记是江中省的班长,我也就可以直说了。前段时间,中-纪方面与我们中-组来沟通,说江中的个别干部,群众和干部反映很强烈。这让我们中-组方面很吃惊啊,因为我们真的是不掌握啊!可以说中-纪方面是给了我们面子的,说沈书记是我们新调配过来的班长,你刚到江中他们就来抓人,恐怕不好。就让我们出面,先与沈书记打个招呼,一定要加强班子建设!等你这边先稳住了,他们再来动人。我们中-组呢,也趁此机会来强调一下班子建设的问题。”

    毕部长一席话,说得沈伟光冷汗直冒。他本来打算是把狄旭杰推荐到省政府那边去的。没有想到,中-组方面根本不需要他去推荐,搞得他尴尬至极。

    “原来是这样啊!”沈伟光伸手拉了一张纸巾过来,将额头的冷汗擦干净。在擦汗的过程中,他的脑袋飞速旋转。毕竟是经过了历练的干部,所以沈伟光很快就镇定了下来,然后很诚恳地点了点头:“谢谢毕部长提醒。你此趟前来,其实比推荐干部意义还要重大,给我们敲了很大的警钟。真没有想到,我们江中的班子中还有蛀虫。不知道是谁?组织上可以明示吗?如果不够犯-罪的,我们该教育就教育;如果够上犯-罪的,请组织上该动手就动手。”

    毕部长说:“这个你这方面不用着急,华京方面会考虑。你目前的任务,就是一定要把纪律严明起来,带好班子管好队伍。”

    沈伟光狠狠地点头:“我一定按照毕部长的要求去做。另外,我现在就把我下一步考虑,向毕部长作一汇报。”

    毕竟已经当到了省书记的级别,平时不是在听汇报,就是在发表重要讲话,调整情绪了之后,沈伟光很快就对下一步加强班子建设进行了概括,与华京方面的要求也能贴得上。毕部长也作了肯定。

    第二个进去汇报的是戚明,他的吃惊也不亚于沈伟光,他还没有开始推荐呢,毕部长就对他说明了来意。之前想好的话都没用了,戚明只好以省-副书记的身份,做了表态。

    第三个进去的是省副书记政法委书记高安雄。毕部长当然没有对高安雄说得那么多,仅仅是问了问省里干部的总体情况,并对他提出要求,作为省副书记要以身作则,协助书记抓好班子建设。高安雄想要推荐杨琴当常务副省长,却是没有机会。

    第四个进去的是省委组织部长王永梅,谈的自然是组织工作。王永梅是听话的干部,毕部长让她谈什么,她就谈什么。

    省委省政府这边其他没有安排谈话的领导,却都在办公室里等着,心中想的是,万一会被叫到谈话呢?但是,时间已经到了傍晚五点半,省级机关的下班时间到了,显然不会叫到自己了。这几个领导才悻悻而回。

    梁健也是其中之一。过了五点四十五分,中-组毕部长也没有召见自己,梁健微微有些失望。这时候,牛达进来了,问道:“梁省长,时间不早了,下班了吗?”梁健看到牛达神色有些微微的焦虑,就问道:“牛达,你是不是有什么事?”

    牛达坦白说:“今天,我和我的女朋友要去看一套房子,约了中介了,让他们等了一会儿了。”

    原来牛达还没有结婚,关于这一点梁健倒是关心的少了。他说:“那你赶紧去吧,让你女朋友等久了不好。以后是这种家庭方面的事情,你直接跟我说一声就行了,我这里没什么事的话,你就可以去办。”

    牛达心下感激,说道:“谢谢梁省长。但是,我这里的毕竟是小事,梁省长的才是大事。”

    梁健说道:“可你只有早点解决个人问题,才能更好地为我服务,不是?所以,抓紧时间去吧,买房子过程中,有什么问题可以跟我说。”

    牛达感谢了一声,就出去了。

    这时候,沈伟光陪着中-组毕部长,从省委大楼出来。沈伟光对毕部长说:“毕部长,我们在望湖楼安排了晚餐,我们一起过去。”

    望湖楼是距离省政府最近的五星级酒店,高档的包厢,正对着湖面,将湖光夜色尽览视野当中,晚上七点来钟,还可以一边吃饭,一边观赏东湖的喷泉,赏心悦目。

    但是,毕部长说:“今天就不去了。这望湖楼以前也没少去。今天就想清淡一点,在招待所吃个自助餐就好了。”

    “吃自助餐?这怎么行啊?”沈伟光忙道,“毕部长,我到了江中之后,您还是第一次来。我总要陪你吃个饭呀。”

    毕部长说:“伟光啊,现在上面对吃喝这一块,看得很重。我们从华京来的人,更应该按照新立的规矩办呀,否则以后大家就会说,还不是华京来的人,把地方风气给带坏的呀!所以,你也不要为难我了。如果你真要陪我吃饭,那就在招待所食堂陪我吧。”

    毕部长都这么说了,沈伟光也没有办法,只好说:“那我听毕部长的,我们陪毕部长去招待所的食堂。”

    梁健等到了六点钟,也没有任何人通知他谈话,他知道今天毕部长没有记得自己。不过,他也认为自己的准备,也没有白准备,毕竟是将脑袋里的想法也给理了一遍。这就跟上学时准备好了考试,结果考试不考了一样,虽然不免失望,但其实是巩固了学业的。

    梁健从大楼里出来,夜色已经铺开,省政府大院里,显得静悄悄的。梁健已经让驾驶员送牛达去了,自己就独自一人向着省政府招待所走去。

    进了招待所之后,他向着小餐厅走去。小餐厅的自助餐,菜色比较丰富,味道也不错。但是,梁健今天想要吃小餐厅的一碗小面。以前在镜州的时候,他就喜欢早上出去吃面。今天忽然有些嘴馋面条了。

    小餐厅中,空得很。大概是周五的缘故,有些领导回去了,有的领导出去活动了。

    空还是空点好,难得的清静。

    梁健来到了煮面条的窗口,对服务员说:“给我来一碗青菜汤面。”

    就在这时候,有个上了年纪的声音也说:“我也要一碗青菜汤面。”

    这个声音,有些陌生又有些熟悉,梁健不由瞥了一眼。对方也正看向他。

    梁健一愣神,就认出了对方是谁了,赶紧面带微笑,又尊重地称呼:“毕部长!”

    毕华也是一愣,接着也认出了梁健,笑着道:“梁省长,今天没有应酬,在这里吃青菜汤面?”

    梁健知道毕华在开自己的玩笑,说:“在华京领导的眼中,是不是我们地方上的干部都在吃吃喝喝啊?其实,毕部长,我们谁都不想吃喝,现在华京对喝酒也有明确规定,其实减轻了地方上的很多负担。”

    毕华说:“你有这样的认识,很不错。来,面好了,你先来吧?”

    梁健忙道:“那不成,当然是毕部长先来,我帮你端过去。”

    梁健就帮助毕华将一碗青菜面条,端到座位上去,看到省书记沈伟光正在迎过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