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33信任和怀疑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之前,小五到这个房间的时候,杨斌和他的摄影师同事都很意外,听到小五的来意之后,两人更是不客气地要让小五立刻出去,因为他们正要将那些爆料材料的发出去。小五说要让他们暂停的时候,杨斌和摄影师就推搡起了小五来,想要把他推出门外。这时候,小五觉得这么拗下去也不是办法,他动手了,两秒钟后,杨斌和摄影师双双倒在床上,睡姿还很亲昵的样子。现在柴羚等人见了之后,都觉好笑。

    柴羚接过了小五递过来的手机和电脑,说:“要不,我先把这里面的材料给删除掉?”梁健摇了摇头道:“不用删除。你能删除这手机和电脑中的,但是他可能其他地方还有备份呢?还有他们脑袋里的。最关键的,还是要把他们脑袋里的材料给删除。”柴羚也微微点头,对小五说:“您有办法把他们弄醒吗?”

    小五回答:“这简单!”说着他就用手指在两个人的人中位置掐了一下,这两人就都从昏迷的状态中清醒了过来。他们看到自己竟然躺在床上,一阵诧异;再看到房间里的人,又是一阵诧异。不一会儿,杨斌就记起了晕倒前发生的事情,他就跑到酒店的座机面前,嚷着:“我要报警!”

    “你确定要这么做吗?”梁健淡然的声音响了起来,“我怎么感觉,要报警的应该是我!你的手机中都是关于我的虚假信息,我怀疑你要在网上传播我的虚假信息,来诬陷我!”杨斌的手僵住了,电话号码没有拨下去,他这才发现自己的手机和笔记本都在柴羚的手中。杨斌就瞅着柴羚:“柴主持人,你现在是要帮这些地方官僚吗!你的良知哪里去了?你是不是已经把我手机和电脑中的东西都给删了!”

    “你自己看!”梁健从柴羚的手中接过了手机和电脑,扔到了杨斌的手中。杨斌将信将疑地接住,急着打开来细细查看了一番,发现无论手机还是电脑之中,啥都没有少。他很是疑惑地道:“你们既然不删除,为什么要阻止我们发出去?”

    梁健似笑非笑地道:“不删除,是因为这些材料本来就是假的,删与不删一个样;阻止你发出去,是因为不希望你犯更大的错误。只要你一将这些内容发出去,那你就铸成大错了,到时候,恐怕你这个记者也当不成了,更别说将消息卖给头条网赚钱这条财路了!”

    杨斌一下子就如鸭子被人捏住了脖子一般呼吸困难。但他还是有些不相信,望向了柴羚:“他的下属在买房方面真的没有问题?”柴羚就走了过来,在他耳边低声解释了一番,并说:“杨斌,你知道我的为人。假如梁健和他的下属真的有问题,我会第一个进行爆料。但是,我们不能为了钱,爆那些不实的料!这一点我是要提醒你的,否则你可能会失去很多,甚至前功尽弃!”

    杨斌愣了好一会儿,看看柴羚、看看梁健,再看看小五、素荷,然后又和摄影师互望了一眼。摄影师也是点了点头。杨斌就没有多话,将手机和电脑中的资料都删除了,然后注视着梁健道:“我已经把东西都删了,既然都是不属实,我也保证不会再发出去。”梁健笑了笑道:“谢谢了,辛苦。”

    梁健往外走去,到了门边,又对小五说:“明天,帮我将我办公室的两斤龙井茶拿来,送给这两位媒体朋友尝尝。”随后他又转向杨斌和摄影师,“请放心,这些茶都是我自费买的,也是最没有农药残留的。你们媒体人说一句话,就等于是给我们宁州龙井,打了大幅的广告。”杨斌和摄影师互相看了一眼,一起对梁健道:“谢谢梁省长了。”

    柴羚将他们送了出来,梁健问她:“经过了今天晚上的事情,是不是打算近日就离开宁州了?”柴羚却笑着道:“不会,我会一直跟踪宁州的房价。我希望看到,宁州的房价真的稳定下来的一天。然后,我们在‘聚焦’栏目做一篇深入的报道,将江中调控房价的经验推广到全国。”梁健的眼中闪出了一丝的光亮,看着柴羚道:“我还担心你会回去呢,你能留下来很好,我还可以经常见到……”

    这个“你”字没说出口,梁健就停住了。没错,柴羚这样的知性美女,时不时地能见上一见当然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情。但是这种愿望直白地说出来,恐怕会让美女对自己误解,以为他对她有什么想法了。梁健知道,自己与柴羚之间,以后可能会成为很要好的朋友,但是绝对不能再往前跨出大胆的一步了。他的职位不允许、他的家庭不允许,他的做人原则也不允许。所以,两人只能心心相惜而已。

    但是,虽然梁健将那个“你”字给省略了,柴羚还是向他投来会心地一笑,说道:“早点回去休息吧。”梁健也心头一暖。他忽然记起了什么似地,对小五说道:“这两天,如果家族中没有给你特别的任务,能不能保护柴主持人他们的安全?”小五点头道:“没有问题。”柴羚从杨斌和摄影师两人晕死过去的情况看,已经大致能够猜到小五的身手,如果有小五在身边保护,他们在宁州的安全肯定就有保障了。

    与柴羚他们告别之后,梁健就坐素荷的车子,将她一直送到了素荷坊。素荷道:“梁省长,谢谢你送我回来。”梁健笑着道:“我应该感谢你才对,今天是你帮了我的大忙。”素荷道:“举手之劳而已。”梁健又问:“素荷,最近跟吴越省长有联系吗?这段时间因为忙,我与吴省长都没什么电话。”素荷也不讳言:“我们倒是有联系的,吴省长说,他下个月要回来一趟。他还说到时候一定要让我叫上你。”梁健爽快地道:“我一定来。你进去吧。”

    梁健坐上小五的车子会招待所,他问道:“最近家族中,有什么特别的动静吗?”小五说:“没有什么特别的动静。但是他们好像还是想进军宁州的房地产。”梁健摇了摇头道:“这些人,家族内部的事情没有管好,入不敷出,现在想要来地方上靠房地产捞一票,这是在自降唐家的格局,对唐家的长远发展一点好处也没有。”小五道:“梁省长,你说得很对,这些天来与你们家族中的人交往下来,发现他们的思路和胸襟都有问题啊。梁省长,你有没有考虑重振唐家?”

    重振唐家?他有这个责任,有这个必要吗?梁健在心中掂量了一下小五的这句话,然后摇了摇头道:“重振唐家,家族中的那些人恐怕不会同意让我去搞。况且,我现在的主要精力都在省里的工作上,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顾了这里,就顾不上那里。我只能放弃唐家那边的事情。”小五却建议道:“梁省长,我可能有不同的想法。我隐隐地感觉到,你们唐家,目前浮在面上蹦蹦嗒嗒的那几个人,在唐家并没有什么影响力,真正唐家的势力,却还没有完全浮现出来。唐家的根基很深,能做的事情还很多,如果能够重振起来,说不定对你在仕途上的事业,也有相互促进的作用。”

    梁健转过头来,看了看小五,心道:小五还是很有观察力的。他说:“这个事情,我要再考虑考虑。”梁健让小五把车子开到了省政府,将两斤茶叶取了,这是明天要送给记者的。

    出来的时候,经过秘书牛达的办公室。办公室里的灯熄灭着,这说明牛达应该是回家了。小五的脚步停了下来,忽然对梁健道:“梁省长,你觉得你的那些信息,是谁报料给‘聚焦’栏目那些人的?”梁健说道:“关于朱怀遇、蔚蓝买房的事情,只有我秘书牛达和驾驶员小傅最清楚了。”

    小五说道:“我认为就是牛达透露的,他为了让自己的小舅子早点从拘留所出来,拿你的消息跟陈筱懿他们反对限购的一派交换。梁省长,你在也不能让牛达这个定时炸弹留在你的身边了,太危险了!我建议,你明天就换秘书吧。”梁健寻思了一番,然后对小五说:“我先让他来说说。”

    于是梁健就打了一个电话给牛达,说有事情,让牛达到香格里拉咖啡馆找梁健。夜已经深了,自己领导竟然说在香格里拉咖啡馆找自己,牛达很是紧张,但匆匆打了车就过来了。

    今天的咖啡馆里,梁健并没有看到女咖啡师蓝。他和小五随便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要了一杯饮料,等着牛达的到来。

    小五对梁健说:“等会,如果确定是牛达这家伙干的,您别拦着我,我一定要好好修理他一顿。您这么信任他,他却干出这样的事情来。”梁健没有说话。

    大约半个小时不到,牛达就急匆匆地赶到了,跑到了梁健的跟前:“梁省长,您找我?”梁健点了点头,问了一句:“你小舅子已经从拘留所出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