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72新人到位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朱怀遇提拔到省政府的事情暂时没有结果,但这不等于梁健就会放弃,他把这个事情放在心里,等待着时机。时间过得快,转眼又是周五了。下午,梁健在瞌睡当中,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睁开了眼睛,窗外竟然下气了瓢泼大雨。难道自己是被这大雨声给惊醒的?梁健从小隔间中出来,走到窗边,看到夹杂雨水的大风将下面的香樟树和广玉兰刮得东倒西歪。

    都已经是临冬时节了,怎么还有这么大的雨、这么大的风?简直就跟夏天的台风一般了。梁健忽地想起曾读到过的古诗《上邪》就曾写道: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这种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如今在初冬刮点风、下些雨,又能算得了什么呢?梁健站在窗前,看了一会儿大雨,思绪又被拉回了现实当中。

    前段时间,将推开城市地下管网建设上了省政府常务会、省委常委会,并以文件形式下发。各地市到底做了没有呢?梁健现在对地市和部门都不太敢相信,好多事情,好像都要上面死死盯着,不停地督察、检查,才能推进下去,上面一旦不动,事情大多也就悬在那里,动也动了。为此,梁健也没有抱太大的希望,到底有多少地市在推进这项工作?

    梁健本来想立刻就下发通知,下去检查这项工作的落实情况。但是,转念一想,这么做不对头。一方面现在时机不对,临近年底,面上工作开始收官,十二月份又有互联网大会,不适合督察个别项目了。另外一方面,老是用督察的办法去推进工作,还真不是个事,省政府带了那么多部门下去,看上去风风火火,但实际上仍旧不过是走过场,回来之后,原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得想点别的办法来推进工作。那么,用什么办法效果最好呢?

    梁健似乎刚刚有点思想的火花,办公室门被敲响了,进来的是牛达,还引了一个女子。熟人。“梁省长,你好。”蔚蓝!牛达要给蔚蓝倒茶,但是蔚蓝说:“牛主任,我自己来。别忘了,我现在跟您是同一性质的工作。”牛达却坚持道:“蔚处长,不管你现在的工作跟我一样不一样,到这里你就是客人,让我来吧,否则梁省长该批评我了。”梁健也说:“蔚蓝,你过来坐吧,让牛达来吧。”

    牛达将茶杯放在了沙发边的茶几上:“梁省长、蔚处长你们聊。”蔚蓝端坐在沙发上,一件酒红色圆领针织衫,一件灰色宽腿长裤,腰间是一个圆扣的皮带,半长的发丝弯到了白皙颈项边,发端有些秋叶的色彩,整个人又清爽、又精神,任何一个男人见了,估计都会心生好感。

    梁健看着蔚蓝道:“已经报到了吗?”蔚蓝笑着一点头道:“上午来报到的,已经做好交接了。从下个星期一开始,正式跟着王部长了。”梁健听到这个消息,很高兴:“新的开始,我相信你肯定能干得不错。”蔚蓝说:“其实,还是很有些紧张的,毕竟以前都是在乡镇街道工作,虽然当过了街道的一把手,但当时每年能见到一两次市委书记、市长都已经不错了。可现在,很有可能直接跟市委书记、市长打电话了。今天就有一个市委书记打电话给我了,说下周要约见王部长,语气好客气。”

    梁健笑了,笑得很爽朗。蔚蓝见梁健笑自己,也就不把梁健当领导看了,翘起了嘴角、红着脸说:“梁省长,你就尽情笑话我好了。反正,我现在是刘姥姥进了大观园,还有些缓不过神来。”梁健见到她被自己笑得尴尬,就收起了笑,说道:“慢慢会习惯的。我当初从区里到市里的时候,就有这种感觉,别说你现在直接从街道到省里了。”蔚蓝说:“我这人有些直,以后你要多帮我啊。不过,恐怕你现在是常务副省长,根本就没有时间管我。”

    梁健说:“谁说的?如果没有时间管你,我也不会向王部长推荐你了。既然推了你,就要对你负责到底。”

    “既然推了你,就要对你负责到底。”这话梁健只是随口说出的,然而蔚蓝白嫩的脸蛋顿时就变得粉红了。梁健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这话,恐怕是引起了蔚蓝的什么联想了。他忙转移话题:“我刚才听牛达称呼你蔚处长。你一来,王部长就给你解决职务了吗?”蔚蓝道:“是的,王部长很关心。她说,为了对我负责,让我安心工作,就把我的副处级解决了。我现在的职务是省委组织部研究室副主任。”

    梁健点头道:“王部长原来在用干部上还是有魄力的。我这里的牛达,副处级还没有解决,不过也快了。”蔚蓝说:“我的这个事情,本来想谢谢你。不过我想,与其说一声谢谢,还不如来点实际的?周末了,一起回一趟镜州,敢不敢?朱怀遇说要请我们吃一顿饭。”

    梁健想了想道:“有什么不敢的?难道你能把我吃了不曾?”蔚蓝嫣然一笑:“那可真不一定。”

    梁健说:“今天下班后就过去,明天一早让老朱带我去看地下管网建设。”蔚蓝笑道:“你到底是去吃饭的,还是去督查的呀?如果你去督查,老朱可要把我骂死了。”梁健道:“既要吃饭,也要督查。”

    下班之后,梁健就让驾驶员将他、蔚蓝、牛达一同送到了高铁站,三人乘坐高铁,只用半个小时就到了镜州。朱怀遇已经自驾来接他们了。上了车之后,梁健看到车上没有别人,只有朱怀遇一个人,就笑着道:“今天没有叫小焦啊?”朱怀遇道:“我也得注意形象啊,车子上带着一个不是老婆的女孩,也不大好。”蔚蓝笑着道:“老朱什么时候,这么注意形象了啊?”朱怀遇笑着道:“再不注意形象,以后都不能跟你们一起玩了。梁省长反正是省领导,你蔚蓝也已经当省领导的秘书了,我还在镜州挣扎呢!”老朱这话中似乎有些酸酸的,也似乎没有那种意思。

    梁健只是在一边笑着,并没有多说。

    吃饭是在市区的一家四星级饭店,也安排梁健在这里住宿。进入了包厢,看到小焦在里面等着他们。小焦上身是紧身线衣,下身是蓝色短裙和打底裤,尽显窈窕的身材。蔚蓝就笑着对朱怀遇道:“我还真以为今天你没有叫人呢,原来早就让小焦在这里等了。”小焦朝梁健甜甜一笑,称呼了一声:“梁省长。”梁健与小焦打过招呼,来到了窗口,往下看去。

    一条马路车水马龙。对面是镜州的一家百年老店,卖粉丝、千张包子、馄饨等传统美食。以前,梁健还在镜州工作的时候,也时不时会来这里吃东西。如今重回这里,店还在,心情却已经完全变了,再加上阴雨的天气,心情也多多少少有些感伤。

    但看到马路上的车辆,以及身穿雨衣、骑着电动车赶回家的路人,梁健顿时感觉,自己的这点感伤其实是很奢侈的。

    大部分的老百姓都过着油盐酱醋的平凡生活,像自己这样想要进宾馆就进宾馆、想要到小店就到小店,今天宁州、明天华京,出有秘书服侍、入有女服务员等着的生活,在这个国家中能有几人?这就是生活待遇,但是这些生活待遇是政治待遇变现过来的。而自己的政治待遇,归根结底是国家赋予的、是老百姓给的。

    吃过了晚饭,梁健就对朱怀遇道:“明天,你带我去看地下管网建设。”梁健这话一出口,蔚蓝就对朱怀遇说:“老朱,你别怪我啊。我并非有意让梁省长来检查你的工作的。”朱怀遇却认真地道:“我为什么要怪你啊!只有一种人才会害怕领导来检查工作,那就是说一套、做一套的人。地下管网建设是梁省长交给我的工作任务,我是日夜兼程地在推进。所以,现在工作已经取得了阶段性的进展。上次毕部长来,我们只看了一个点,但是明天我可以带着梁省长看整个地下管网,里面基本已经贯通了。你明天也要陪同梁省长一起啊。别被我们震撼就行。所以,我非但不会怪你,我还要感谢你呢!”

    梁健听了就道:“我等的就是你这句话。”第二天,雨已经停了。朱怀遇一早就来接了梁健、蔚蓝、牛达一起去他所在的黎山度假区,来到了地下管网的路口,将三个安全帽递给了他们。这一看,就看了整整一个上午。上次,梁健只陪毕部长看了一个点,但是他担心黎山度假区的地下管网只有这一个点,但是今天这么一看,他就完全放心了,这个工程的推进很快、规格很高、安全方面也做得很到位。

    梁健很满意地问道:“大概还有多久,工程能够完成?”朱怀遇答道:“大概还有大半年时间,主体工程就能全部完成了。”梁健点了点头说:“等主体部分完成了,你就来省里吧。”蔚蓝笑着道:“老朱,这是梁省长对你的承诺呢!你终于也可以来省城了。”朱怀遇道:“这些不敢多想,先把手头工作干好。”朱怀遇能说出这种话来,说明他也慢慢成熟了。

    下午,梁健在返回宁州的路上,却接到了方华的电话:“梁省长,我听说有一个人要去你们江中了。你知道是谁了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