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70用人之际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梁健和章平心相视哈哈笑了起来。“来,我们再喝一杯。”两人又异口同声地说,举起了酒杯,对饮一杯。

    这时候,老板素荷轻叩包厢门而入,她朝两人淡淡一笑道:“两位领导,外面在下雪了,我帮你们将窗帘卷起来吧?”“下雪了?太好了。”章平心似乎对看雪也很是感兴趣。

    素荷款款来到窗前,将窗帘轻轻卷起,在外头灯光的映射之下,可以瞧见一瓣瓣雪花在轻盈的飞舞,犹如精灵一般。瞬间,屋中也安静了下来,只剩下火锅发出的轻微“嗞嗞”声。

    有那么一分钟时间,三人什么都没有做,就看着外面的雪。一下子都有些吃惊,在世俗、权力、金钱中的人们,是否也已经忘却了天地间,竟然有如雪花这种单纯的、与世无争的存在,不论你有钱没钱、有权没权,它兀自飘啊、飘啊。

    “两位领导,我敬你们一杯酒,你们慢慢看雪、慢慢喝酒。”素荷给自己斟了一杯酒,端起来敬梁健和章平心。三人喝完,素荷退去。

    章平心打破了安静,说道:“对了,梁省长,我们还是回到正题吧,你给我推荐一个人吧。”梁健本来是想要继续安静下去的,但是他却也知道,章平心是不可能完全沉浸在这种雪夜的宁静之中的,他还想着工作。其实,梁健也是一样,要让他完全摆脱工作也是不可能的,在官场呆得越久,就越是不可能摆脱官场,没有一天不跟工作有关。因为工作就是权力,权力是无处不在的。

    于是,梁健也就收起了那份对静谧的向往,回到了现实当中。他说:“章书记,我还真可以给你推荐一个人。”章平心睁大了眼睛期待着:“谁啊?”梁健说:“你们镜州的市纪委书记倪金。”章平心有些意外:“倪金?他虽然是我们纪委的干部,但到底行不行?”

    章平心对倪金的印象并不是特别好。从一名纪委书记的标准来衡量,倪金就有些太会钻营,太见风使舵了。

    梁健对倪金的印象当然也好不到哪里去。那次梁健去镜州见朱怀遇,吃晚饭的时候,就差点被倪金的手下以公款吃喝的名义给查了。后来,倪金还主动来梁健那里,希望能够得到梁健的帮助调到省级部门。梁健之所以向章平心推荐倪金,关键是之前倪金和戚明这方面走得还比较近,让倪金担任巡视组长去查江涛,效果会非常好。

    梁健就说:“倪金这个人,关键看怎么用。这个人要给糖吃,又要抽鞭子,边上还要放一个笼子,告诉他不乖就让他进笼子。这样说不定就能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章平心重复了梁健的话:“给糖吃、抽鞭子,还有看笼子?梁省长,你这个方法,不仅仅适用倪金,恐怕也适用几乎所有的干部。我现在发现,梁健兄弟,你管人是真的很有一套。”

    梁健道:“章书记,你过奖了。”章平心就道:“那我就根据你的建议,用一用这个倪金。”

    第二天上午,梁健让牛达打了一个电话给倪金,问他最近有空来宁州的时候,到自己这里来一下。接到了牛达的电话之后,倪金简直受宠若惊。倪金当然记得,自己曾经向梁健请求过,希望梁健能够帮忙,将他调到省直部门工作。梁健当时答应,会找机会帮助他,但是一直就没有下文。

    倪金以为梁健忘记了,或者干脆就没把他的事情放在心上,心里不免对梁健有所抱怨。

    所以,以后有一次,胡小英当了旅投老总、朱怀遇的副秘书长暂时搁浅时,倪金还专门替某个领导去挑拨过梁健和朱怀遇的关系。但是,后来梁健和朱怀遇的关系,非但没有被离间成功,而且梁健还真给朱怀遇解决了副秘书长的职位。

    省政府副秘书长!这可不是一般的岗位!就算省委让他从镜州市纪委书记岗位,到省政府副秘书长岗位上去,他也心甘情愿,因为那是一个大有可为的岗位。可一个正处级的朱怀遇,却直接到了省政府副秘书长的岗位上。

    这让倪金有些后悔,当时去挑拨了梁健和朱怀遇的关系。

    朱怀遇肯定将自己前去挑拨的事,也对梁健说了。所以,这段时间以来,他也没脸再来请梁健帮忙。然而,戚明方面似乎也没有提拔他的意思。这让倪金一段时间以来,都过得很不是滋味。

    没有想到,梁健的秘书牛达忽然打电话过来,让他去一次。这既让倪金兴奋,又让他忐忑不安。

    倪金到了梁省长所在的楼层,从电梯中出来的时候,忽然绊了一跤,差点就从轿厢里扑了出来,正好被等在外面的牛达扶住了。牛达人高马大,将倪金稳住了:“倪书记,你没事吧?”倪金马上道:“没事,没事,牛处长,谢谢你。我们赶紧走吧,别让梁省长久等了。”

    倪金就快步往梁健的办公室赶,看着有些不淡定的倪金,牛达在他身后忍不住想笑,跟了上去,帮助倪金开了门。梁健在沙发上等倪金。

    倪金一进入办公室,就赶紧小跑过去:“梁省长好。”紧紧握住梁健的手。梁健淡然地与他一握手,然后道:“坐。”倪金在梁健对面坐了下来,只坐了半个屁股。上了茶之后,梁健说:“倪书记,喝茶。”倪金还是坐得很端正:“我不渴。我主要是来听梁省长指示的。”梁健笑着道:“指示谈不上。我找你来,主要是最近想起,你曾经说过想要到省直部门来工作,现在还是这个想法?”

    倪金的眼中放光了起来:“是啊,梁省长,如果有好的机会,我是想要来的。”梁健道:“这就好。我已经向某位领导推荐了你,最近可能就会通知你。”

    倪金道:“太感谢梁省长了。”梁健道:“你不用感谢我。这也是用人之际,我认为你比较合适,所以才推荐的。”倪金的心里,已经在感激梁健了。梁健并没有因为他挑拨朱怀遇的事而怀恨在心,还向领导推荐自己!倪金就道:“梁省长的知遇之恩,我一定牢记在心。”梁健却说:“你要有心理准备,你要去做的是一件需要挑担子的活。”

    倪金好奇地问:“不知我能否先向梁省长请教一下,这会是什么活儿呢?”梁健道:“巡视组组长。”巡视组组长?倪金一愣,这可真是得罪人的事。但是,值得欣慰的是,巡视组长一般都是正厅,实职正厅!下到任何单位,都会被尊重。从这方面来说,倪金又愿意接受。

    梁健瞧见倪金的表情有些复杂,就道:“倪书记,你本身就是纪委书记,巡视组的工作性质应该也很清楚。这个事情如果你愿意做,最好;如果不乐意的,我也可以帮你去说一下,就换人去。因为推荐是我推荐的嘛,所以我得对你负责。”

    倪金立马说:“我愿意去干,谢谢梁省长。”梁健就站了起来,朝倪金伸出手去:“那就这样吧。能帮你到省里来工作,我也算是了却了一桩心事。我这人就是这样,受人托付就会一直记在心上。”倪金也是聪明人,梁健这话的意思,他当然明白。倪金就带着歉意道:“梁省长,有个事情我真的要请您谅解,那次我跟朱怀遇说……”

    梁健用宽大的手,在倪金的肩膀上拍了拍道:“倪书记,这个事就不去说了。我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向前看。只要你接下去正确履行职责,把工作做到位,就不枉我推荐你了。巡视工作很重要,我记得,华京有个巡视组长,把一个部委主官给巡视掉了,结果上面看得起,让他去当了那个部委的主官。哈哈。”

    这个“哈哈”,让倪金也觉得意味深长。回去之后,他好好地回味了梁健这话的意思。

    接下去的几天,倪金都处在期待到省城工作的兴奋当中。终于在一周之后,省纪委的通知来了。倪金兴奋前往,但是当他得知,自己被派去巡视的单位竟然是省住建厅后,有些傻眼了。这个怎么去巡视啊?省住建厅等于是戚省长的自留地,厅长江涛是戚明的心腹,而他倪金以前也是戚明这边的人!这不等于是自己人,查自己人嘛!

    这么一想,倪金也产生一种掉在坑里的感觉。

    这时候,他脑海里又响起了梁健的那句话:巡视工作很重要,我记得,华京有个巡视组长,把一个部委主官给巡视掉了,结果上面看得起,让他去当了那个部委的主官。

    这是不是在暗示他倪金,如果把现任住建厅长江涛巡视掉了,他倪金有可能出任这个厅长呢!倪金的眼睛又开始发亮了。

    这段时间,戚明一直在忙着催促交通部尽快将中西部大动脉高速建设项目批复下来。但是,交通部的动作明显不如人意,戚明就叫上北川再次北上了。

    北川现在心里有些烦戚明,可是又没有办法拒绝,只好一同前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