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6漂亮到这种程度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老唐在电话中说道:“他们什么时候听过我?我只不过是压制他们而已!他们不听我,我也懒得去鸟他们!”

    老唐这火爆的脾气,在电话之中,就能让梁健听得真切。对于华京的这个唐家,梁健接触不对,事实上也是他不想多接触。在他的印象当中,唐家的那些个人中,没几个是正人君子,小人倒是不少。梁健感觉自己要走的路与他们不同,这些人都是依附家族的,梁健却是在一步步稳稳当当地当自己的官。所以,听到老唐的抱怨,梁健反而就放心了,他说:“爸,那你也就别管他们了。我有空见他们一面,没空的话,也只能素不奉陪了。”

    但是,老唐却说:“可这次……恐怕不行,你得应付他们一下。”梁健问道:“为什么?”老唐回答道:“你应该也知道,你老爷的遗嘱当中,当时写着,唐家的所有产业链,都由我来主持。这些日子以来,唐家的产业链都不怎么行,唐家上下如今有些入不敷出。这一点,我也是有责任的!你老爷也真是,当时干嘛让我去主持这个唐家!打仗我行,发展经济显然不是我的长处嘛!现在唐家上下收入减少,不少人对我有意见。这次,到江中来的这几个人,是想看看江中投资的机会,你暂且接待他们一下吧。”

    梁健眉头皱起,他知道现在上面对家族渗透地方的事情很敏感,管得很严,如果帮助家族在江中做事,搞不好就要落得一个以权谋私的罪名。他梁健到江中不久,根基也还不稳,他不想落得这样的罪名。所以他说:“爸,既然你不想做这个家主,为何还要坐在这个位置上?让贤不好吗?轻轻松松,你也不会饿死。”

    老唐却苦恼地说:“我也想啊!可是,你说‘让贤’,把这个家主让给谁?二爷老了,况且他的性格也不是最佳人选。让给唐宁一、唐靖宇,还是老幺、老七?有合适的吗?你老爷把这个家主的位置让我给,就是因为找不到合适人选的缘故,假如让那些人去做,我们的家族很快就会出乱子。说不定,到时候还会牵扯出很多的成年烂账,给国家添麻烦。”掂量着老唐的这话,梁健觉得也有些道理。

    按照他现在的身份,真不想去管家族中的那档子烂事。但是,老唐毕竟是他的父亲,在家族中还有唐一、蒙蒙这些跟他关系比较好的人,他也不得不管。梁健只好勉为其难地说:“家族中那些人,要来也可以,要我接待也可以,要来投资也可以,但是必须合法经营、依法办事,否则我不欢迎。”老唐道:“这些话,我完全同意,到时候,你也跟他们说一下。”

    说着,老唐就挂了电话。梁健的心绪有些纷乱,为让自己的心境平静下来,梁健开始翻看桌上的文件。当了常务副省长之后,每天要处理的文件不少,如果真要认真去看,每天就是看文件、批文件,就可以把一整天的时间给虚度掉了。每个人的时间都是有限的,梁健当然不会把所有的时间,都浪费在这个上面。

    他的文件一般都由秘书牛达进行分门别类,一般性过目的文件放一摞,要批的文件放一摞,涉及分管领域、职责所在、需要审阅的文件放一摞,牛达还会把一些重要地方,用铅笔画出来,这样处理起来就有轻重缓急,时间也节省不少。梁健这天傍晚,就全身心投入到了与文件的作战当中去了。

    沉静下来之后,时间就如沙子一般过去,很快就到了下班时间。

    办公室的灯忽然被打开。牛达走进来说:“梁省长,天暗了,对眼睛视力不好。”一投入,不仅连时间都忘记了,连光线都没有注意到。其实,外面还下起了小雨来了。梁健让牛达把那些处理好的文件都抱出去了,独自一人来到了窗前。

    秋雨斜披在下面香樟上,发出沙沙的声响。梁健就索性打开了窗子,一阵雨水和树木的湿香味就冲了进来。梁健不由自主地就吟起了一些句子:

    人生天地一叶萍,利名役役三秋草。

    秋草能为春草新,苍颜难换朱颜好。

    篱前黄菊未开花,寂寞清樽冷怀抱。

    秋风秋雨愁煞人,寒宵独坐心如捣。

    这是著名爱国巾帼秋瑾的诗句。梁健在大学时期曾经去过绍兴,参观过秋瑾故居,当时也是一个秋天,在故居当中读到这首诗歌,一下子就记住了,再也不能忘记。今天也不知是何原因,又忽然就记了起来。

    当然,此刻的梁健并不是悲秋伤怀的人了,这诗情画意也不能完全刺透他的意志。所以,他很快就收拾了心情,关闭了窗子,出了房间,对牛达说:“我去食堂吃饭,晚上还要回上来。”牛达忙跟了出来,陪同梁健一同去小食堂,自己你也去食堂吃饭,晚上陪同梁健加班。

    梁健倒也没有特别的班要加,他是在等待华京唐家的那班人。唐家的人既然晚上要到,肯定会来找他。他是这么猜测的,所以就待在办公室里等着,来验证自己的猜测。

    果然,晚上八点多的时候,梁健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手机显示是来自华京的。梁健接了起来,是一个有些刺耳、有些熟悉的声音:“梁健,你在哪里?”按梁健如今的身份,不称呼他“梁省长”,而是直呼其名的,不是华京的高层,就是家族中那些不懂规矩的人了。

    梁健也没有给对方客气:“你是哪里的?我没存你的电话。”其实,梁健早就已经听出了,电话那头的人是唐靖宇,按照家族的血缘,可以算是自己的堂兄弟。但是,因为太过生疏和敌对,梁健从心理上,并不承认这份亲戚的关系,所以也不会给这个堂兄面子。

    唐靖宇蒙了一下,他没有想到,梁健直接说不知道他是谁,这让唐靖宇很没面子。唐靖宇这公子哥的性格,差点就发飚起来,但是一想到打这个电话来的目的,还是忍住了,用不阴不阳地声音道:“堂弟,你当了常务副省长,架子也不用摆得这么大吧?难道,你就连你堂兄的声音也听不出来了?”

    梁健说道:“我不知道我有什么堂兄,你就直接报你的名字吧。否则我挂电话了。”他没有任何与唐靖宇耍嘴皮子的兴趣。

    唐靖宇差点被噎了一下,梁健根本就不承认他这个堂兄。唐靖宇在电话那边已经被气得差点鼻孔生烟了。可是,他今天的任务就是把梁健约出来,所以只能按照梁健的玩法来了:“梁健,我是唐靖宇。我相信,你父亲已经跟你联系过了我们来江中的事情。现在,我们已经入驻了香格里拉大酒店,现在想让你过来一下。”

    梁健道:“你早说你是唐靖宇,不就清楚了吗?你们过来的是几个人?”唐靖宇说:“我们是五个人。”梁健问:“哪五个?”唐靖宇没有说出名字,而是道:“你过来就知道了。我们正在酒店包厢用餐,你可以过来喝一杯。”

    梁健无意跟他们吃饭喝酒。他就说:“你们吃饭我就不过来了。我等会来酒店,你们吃好了饭,可以打电话给我,到时候我们简单地见个面。”听到梁健都不愿意跟他们吃饭,唐靖宇对梁健的恨意就又浓了一分,但他也拿梁健没有办法,嘴上说:“那你赶紧过来吧,我们吃饭应该也快,别让家族中的前辈久等了。”放下电话,梁健心想,家族中的老家伙也来了!看来还真是想插足江中啊!

    梁健和牛达从省政府出来,让驾驶员小傅送他们去香格里拉。路上,小傅颇为意外地问了牛达一句:“牛秘书,你的房子最近又涨了吧?”牛达不知道该不该回答,眼眸通过后视镜看了后座上的梁健一眼。梁健正看着窗外的街景,小傅的话并没有引起他多大的反应。牛达就道:“对我们刚需来说,没什么涨不涨的,反正买了是住的,不是投资。涨了也不能卖!”小傅就朝牛达笑笑,“这也对,你的情况和镜州的朱书记、蔚书记不一样,他们是投资的,能赚。”牛达不好多说,也就没有回答,岔开话题道:“今天路上倒是不堵。”小傅的房价话题也就到此结束了。

    他们将梁健送达之后,也就回去了。

    唐靖宇的电话还没有来,梁健就去了香格里拉的咖啡馆看了看。他也是碰运气,并不确定胡小蓝就在。然后,胡小蓝却真的在。她笑着给梁健做了一杯咖啡,在梁健喝的时候,她就直楞着双臂,开玩笑道:“今天看上去脸色难看、心情差,不知是谁惹我们梁省长生气了?”

    梁健本来不想说,但还是道:“华京来了几个我不喜欢的人,等会要去见。”

    胡小蓝忽发奇想一般地道:“那我陪你一起去吧?怎么样?免得你一个人不开心。”

    梁健还在犹豫这么好不好,胡小蓝就道:“你放心,你们说话,我不会打扰的,我只当花瓶。”

    被胡小蓝这么一说,梁健笑了。心想,反正他也不想跟家族中的那些人谈什么秘密话题,什么都摆到台面上去说,有胡小蓝在反而更好。于是,他答应道:“行,那你就跟我一起去吧。”

    外面飘着细雨,胡小蓝就跟梁健共用一把伞,两人凑在一起,肩膀不由自主地会一碰一碰,有一次,胡小蓝丰满的胸部,还碰到了梁健的手臂,使得梁健都有些心帜摇晃。

    当胡小蓝陪同梁健走入包厢的时候,家族那些的人眼睛都为之一亮,脑袋里同时出现了一个念头:梁健身边的女人到底是谁?怎么会漂亮到这种程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