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4 晚宴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前文中,对于吴明同志的身份,有些错误。应该是安定区区长。)

    现在的人,大多都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梁建跟这位安定区的区长吴明同志,拢共都没见上几次面,可人家却忽然找上门来,要请他吃饭,傻子也能看出来,这吴明必然是有所求。

    自然看了出来,梁建自然不会再送上门去。

    梁建拒绝了之后,这位吴明同志倒也没纠缠,又说了几句场面话之后,就挂了电话。

    下午快下班的时候,梁建正在看公安局那边送过来的关于一个月后结业仪式的活动策划案。

    忽然,座机响了。

    梁建接了起来:“你好,哪位?”

    “梁秘书长,我是兆丰啊。”一个略微低沉的声音,带着笑意,传了过来,让梁建微微愣了一下。

    他第一时间想到的是那个抚河巷项目的事情,于是,略一沉吟,就问道:“兆副市长啊,你好!有什么事吗?”

    “晚上有空吗?有空的话一起吃个饭吧,有点事,我想请教一下你。”兆丰说道。

    梁建犹豫了一下,同意了。梁建觉得,兆丰找他,应该就是为了抚河巷的事情。抚河巷的事情,是兆丰负责的,他之前之所以没去找兆丰,而是直接找了章金龙,是他觉得,找章金龙比找兆丰更有效。不过,既然此刻兆丰主动找上了他,梁建还是要给他几分面子的。

    半个小时后,兆丰的车停在楼下,接了梁建一起走的。

    吃饭的地方,安排在城郊的一处私家菜馆。那里,位置比较偏僻,周围又有山有水,风景不错,确实是一个公务人员吃饭的好去处。

    梁建下车后,打量完这个地方,对兆丰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问道:“兆副市长,这么好的地方,你是怎么发现的?”

    兆丰环顾了一下四周,答非所问:“环境不错吧!”

    “环境确实不错。”梁建接过话。

    “我也不瞒你,这地方,还是我选的呢!”兆丰压低了声音,笑着说道。梁建微愣一下,然后惊声道:“这家店你开的啊?”

    兆丰忙摆手:“当然不是!我是说,这地方是我选的。店是我一个朋友的。”

    朋友?不会是一个女朋友吧?梁建的这个念头刚冒出来,忽然一个女人的窈窕身影从不远处的楼里走了出来,径直朝着这边就走了过来。

    女人走到近前,先是与兆丰用眼神打了个招呼,然后目光落到梁建身上,上下一打量,就带着微笑开口说道:“兆副市长,这位应该就是梁秘书长了吧?”

    兆丰点头笑道:“是的。”说着,他又跟梁建介绍:“梁秘书长,这位就是这家店的老板娘,也是我老乡兼朋友!你叫她小红好了。”

    女人闻言,娇笑一声,道:“兆副市长,我可不小了,梁秘书长看着不过就三十出头吧,他叫我小红,我哪好意思应啊!”说着,又朝梁建说道:“梁秘书长,看模样,我应该虚长您几岁,您要是不嫌弃,就叫我一声红姐好了。”

    这女人,皮肤溜光水滑的,白嫩得很,看着顶多也就三十一二的年纪。不过,听她的口气,实际年龄应该比这个大。

    梁建笑了笑,道:“红姐,你好。”

    红姐脸上笑开了花,又夸了梁建几句后,扭身摇曳着她那如柳枝一般柔软的腰肢,带着两人进了楼里。

    楼里装饰古色古香,空气里还飘着股淡淡的类似檀香的味道,隐隐约约的,挺好闻。梁建随口说道:“这点的是什么香?味道还挺好!”

    红姐一听,立即笑着说道:“这香呀,是我从老家那边的一处古寺里寻来的,梁秘书长要是喜欢,待会我给你拿一盒,正好还剩了一盒。”

    梁建也只是随口问了一句,他对香这个东西,说不上讨厌,也说不上喜欢。关键是,项瑾并不是个喜欢香的人,她对于各种味道比较敏感,平日里香水也是很少用的。所以,红姐这么一说,梁建就赶紧说道:“不用,君子不夺人所爱。我也只是随口一问,其实我对香没什么研究。”

    “这又不是什么贵重东西,要是能讨梁秘书长一个喜欢,也是它的福分,您说是不是?”红姐转头看了他一眼,笑呵呵地说道。

    梁建心想,这红姐的嘴还真是厉害。不过,吃人嘴短,拿人手软。梁建不想无缘无故地收人东西,哪怕只是一盒香。于是,就说:“真不用,谢谢红姐了。我妻子不太喜欢这种东西,我拿了去,也是放柜子里。这香闻着不错,被我拿回去,那就是浪费。还不如红姐你自己留着,起码物尽其用嘛!”

    这时,兆丰接过了话:“梁秘书长说得是,既然梁秘书长的夫人不喜欢,那红姐你就自己留着吧。回头,让梁秘书长多来这边几次,也是一样的。”

    红姐笑了起来:“也对,那梁秘书长以后记得多来。”

    梁建朝他笑了笑,没接话。

    红姐带着他们一路到了二楼,推开了一个大包间的门。包间里,已经有人坐着了。门一推开,那三个人就腾地站了起来,齐齐朝这边看了过来。一见是兆丰和梁建,都离了席,赢了过来。

    为首的人,梁建认了出来,是吴明。

    梁建看到吴明,瞬间怔了一下,接着,他就明白了,兆丰找他应该不是为了抚河巷的事情,而是吴明拖了他,他做了个中间人。

    梁建是没想到这一层,要是想到了,今天这晚饭,他绝对是不会来的。

    只是,来都来了,梁建要是扭身就走,那兆丰的脸可就挂不住了。毕竟,这抚河巷项目的事情是兆丰在负责,现在虽然可能兆丰还不知道梁建提出老年公寓的事情,但以防万一,梁建还是跟他保持良好关系比较好。

    但,这种被欺骗的感觉,一点都不好。有口气在梁建嗓子眼,要就这么一声不吭地咽下去,梁建也感觉憋屈。所以,为了不憋屈,趁着吴明伸手过来要跟梁建握手的时候,梁建像是没看到一般,直接转向了兆丰,淡淡问道:“兆副市长,我还以为今天晚饭就是我和你两个人呢!”

    兆丰知道自己没有事先言明,有些理亏,当即赔笑道:“是我不好,梁秘书长。本来是想上了车跟你说的,后来忙了点事就给忘了。其实,我今天要跟你商量的事情,跟吴明同志也有关系,所以我就把他也叫上了。都怪我,没跟你说清楚,你别往心里去。”

    梁建也不过是想敲打一下兆丰,让他知道自己心里是不满意的。不过,既然兆丰也承认了,并且道了歉,那梁建也就顺坡下驴,就这么过了。

    不过,吴明同志的脸色,就有些不好了。不过,这里他级别最低,所以,再不爽,也只能咽下去。

    梁建坐下后,兆丰对吴明说道:“吴明啊,你怎么不介绍一下另外两位美女同志?”

    吴明闻言,赶紧给梁建和兆丰介绍了这两位美女,一位是他们区里的一个办公室主任,叫齐敏。另一个是这位主任的朋友,是个舞蹈老师,叫央美。央美自己在华京开了一个舞蹈工作室,生意挺不错。

    这两位,脸蛋身材都不错,尤其是那位舞蹈老师,身材绝对是一流的。只不过,梁建眼里美女也见得不少了,再加上,不是以前的年纪了,对美女的抵抗力自然就强了。

    介绍完之后,吴明就说道:“齐敏啊,你不是一直喊着想跟我们年轻有为的梁秘书长认识一下嘛!今天终于见了面,你也不表现一下?”

    齐敏一听,脸上露出一抹羞涩,犹豫了一下后,拿起酒杯,站了起来,绕过那位舞蹈老师央美,走到了梁建旁边。到了跟前,她酒杯一抬,道:“一直听别人说,我们华京市的市委秘书长不仅有才,长得还帅,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梁秘书长,初次见面,我敬您一杯,我干了,您随意。”

    梁建看这位美女拿酒的架势,便知这美女即使不是海量,也离海量不远。曾经有人说过一句话,说是如今机关单位里的女同志就没有不会喝酒的。她们平日里看着含蓄端庄,可真要到了酒桌上,豪放起来,那都是比爷们还爷们。虽然这话有些夸张的成分,但现实中,机关单位的女干部,确实不会喝酒的很少见,大部分都酒量还不错。

    梁建不想喝酒,今日这吴明摆明了是醉温之意不在酒,梁建若是喝了酒,一不小心喝多了,说了不该说的话,答应了不该答应的事,那就不好办了。

    所以,梁建便抬手轻轻压住了她那准备送到嘴边的酒杯,道:“齐敏是吗?这酒不急着喝,我是不喝酒的,你的心意我领了,先回去坐下吧。”

    梁建虽然话比较委婉,但到底是拒绝。齐敏有些无措,而吴明和兆丰都有些挂不住脸了。兆丰放下酒杯,道:“梁秘书长,你不会是还在生我的气吧?我是真忙忘了,要不然我肯定跟你说。”

    梁建听后,道:“兆副市长,你误会了,我是这么斤斤计较的人吗?我不喝酒是因为我答应了我妻子不喝酒,我得守信用!所以,不好意思了兆副市长,接下去我以茶代酒怎么样?”

    “茶能有什么劲!”兆丰有些无奈地说道。

    梁建笑了一下,道:“这话你就错了,这茶也是能喝醉的!”

    “还有这说法!”兆丰惊讶道:“我还是头一回听说。”

    这时,坐在兆丰旁边的红姐接过话,道:“这个我倒是听说过。说是一些老茶,特别容易喝醉!”

    梁建笑了笑,点点头,道:“确实,老茶更容易喝醉一些。不过,跟个人体质也有一些关系!”

    红姐听后,转头朝兆丰说道:“既然梁秘书长不爱喝酒,那要不我去拿点好茶过来,给梁秘书长泡一杯。你们喝酒,他喝茶,也是一样的!”

    红姐这话其实也就是给兆丰一个台阶,兆丰有了台阶,也就下了。他点点头,道:“那你赶紧去。”

    梁建也没拦,再拦,这顿饭便吃不下去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