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家国难择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项瑾忽然抬眼看着他,眼睛里是掩不住的惊讶,而后是愤怒,她的声音都有些抖:“什么叫你可以接受我的任何决定?你什么意思?你想跟我离婚?”

    这两个字,忽然冒出来,就像是一道雷在耳边炸响,震耳欲聋。梁健看着她,一时说不出话。半响,才避开她凌厉得像是要将他剖开看个透彻的眼神,道:“我从来没有这样想过。你应该知道的。”

    “是吗?你从一开始就不是心甘情愿和我结婚,不过是因为当时我怀了霓裳而已。是我拆散了你和胡姐,你不是应该恨我吗?巴不得我快点跟你离婚,你好和胡姐重修旧好,双宿双飞!”项瑾满脸嘲讽地看着他。这些话从她的嘴里说出来,让梁健震惊无比。

    他愣愣地坐在那里,好半响才从震惊中回过神,道:“我知道我一直都不称职,我也承认或许一开始确实有霓裳的缘故才跟你结婚,但跟胡姐之间,已经过去了。你是我的合法妻子,我也爱你,这才是现在的事实。至于恨你,又从何谈起!”

    或许是那句我也爱你,又或许是那句你是我的合法妻子,让项瑾的状态略微放松了下来。梁健看着她,犹豫着站起身,蹲到了她面前,轻轻拉过她的手,贴在脸上。手心的微凉,让他从未如此清醒的认识到,眼前这个女人,于他的生命而言,是多么的重要。

    “你记住,这一辈子,除非你不要我,否则我永远都不会跟你提离婚。你是我的妻子,是我两个孩子的妈妈,是我这辈子最想要保护疼爱的女人,我又怎么舍得放你走!”

    有泪水滴落在他的手背上。温热到凉,湿湿润润。梁健抬头看她,她偏过脸,抽回手,抹干了泪水,嘶哑着说:“你先去睡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梁健虽然不放心她一个人在这里,但这个时候,死缠烂打,只会让项瑾的状态更不好,更不利于他们两个人之间的感情。项瑾和他之间,需要他的努力,也需要项瑾自己的开解。

    走出书房,梁健也睡不着,索性到客厅去坐了下来。坐下没多久,他忽然想起之前记下的那个车牌号码,想了想,将车牌号发给了小五,顺便问了一句他在哪里。

    小五回复,在离大院不远的一处小宾馆里住着。

    至于车牌号,小五表示,明天早上再回复梁健。

    项瑾什么时候回的房间梁健没发现。一觉醒来,手机上已经有小五发来的关于那个车牌号的信息。车子是登记在一个名叫周明伟的男人名下。三十八岁,海归人士,单身,目前是一家上市公司的CEO。资产总数不明,但预估计不低于一个亿,其身份,可能和南苏省的周家有关系,如果要查得更细,可能会惊动一些人。

    梁健没让小五再查下去,暂时只要知道这些就够了。

    梁健刚收起手机,霓裳就过来敲门,告诉梁健:“爸爸,妈妈让我来喊你起来吃早饭。”

    梁健忙洗漱好,跟着霓裳去吃早饭。楼下,还是不见项部长。梁健便问项瑾:“爸呢?”项瑾回答:“有点事,出去了。”

    梁健没再问细节。饭桌上,霓裳很活跃。时不时地就要看梁健一眼,然后笑一笑。那模样,让人又幸福又心疼。

    吃过早饭,难得项瑾主动跟他说话:“待会我要出去一趟。”

    “你去哪?我跟你一起去。”梁健立即说道。

    项瑾看了他一眼,拒绝了:“不用,你帮我陪着霓裳和唐力就行了,我不方便带她们一起去。”

    梁健只好作罢。

    项瑾说完,收拾了一下就出门了。梁健本想送她出去,却被她以外面风大唐力不好出去为由给拒绝了。

    梁健站在门口看着她走远。不知为何,忽然有种感觉,仿佛她这一去就不再回来了。这种感觉一涌上心头,就让梁健心慌。慌得六神无主。他想追上去,刚拔腿,就听到手机响,一看,是广豫元的电话。因为是昨天的那个电话,梁健担心有事,只好接了起来,问:“有什么事?”

    广豫元说:“基本上是要讯问小沈了,你要不抓紧先回来吧。我担心,到时候我拦不住。”梁健听完,犹豫了好一会,道:“今天还不行。我家里有点事。这样吧,明天看情况,如果他们真的要讯问小沈,我就回来!”

    “好!”

    挂了电话后,项瑾早已没有踪影。

    梁健在门口站了一会,抱着唐力牵着霓裳回了屋里。项瑾中午也没能回来,草草吃过午饭后,梁健刚将两个孩子分别哄睡后,广豫元电话又响了。

    电话里广豫元的声音很急:“梁书记,你赶紧回来,小沈已经被带走了。”

    梁健一听,心一下就沉了下来,问:“哪里的人?”

    “区公安局的。”广豫元回答。

    “不是让你拦着吗?”梁健口气不太好。

    “中午都在食堂吃饭,他们直接去的食堂。他们有批文,说请小沈去做个笔录,我有什么理由拦着?”广豫元声音里也有了些火气。

    大家都是急得。

    梁健沉默,半响后,道:“我争取晚上回来。”

    “你最好尽快!我担心他们不按规矩来!”广豫元说道。

    “我知道了。”梁健挂了电话。心里不由得挣扎起来,是回还是不回。回了,项瑾这边昨晚才说了会陪着她,这才昨天刚来,今天就走……要是不回,那小沈怎么办?那些人目前是摆明了不安好心。小沈被他们带走,如果不能及时把他弄出来,估计要吃一番苦头。

    梁健进退两难。

    正在他不知道怎么办好的时候,娄江源打电话来了。显然,小沈被带走,惊动了他。娄江源问了一些,也说了一些,然后提醒梁健:“你最好是尽快回来,这次那个小姑娘的死,恐怕不是那么简单,有些人是想找替身!”

    娄江源这一句话,让梁健心里惊了一下。他立即追问娄江源:“你的意思是说,小姑娘的死可能是我们圈子里的人?”

    娄江源回答:“太和宾馆里住的基本都不会是平头百姓。里面的服务员被姓赵的送去给人暖床,然后搞大肚子的,也不是一回两回了。虽然我也不能肯定,但这次的事情,估计也就是这么点事。唯一不同的是,这次人死了。这背后,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不清楚,但现在的事实就是有人想找个背锅的结案。”

    梁健听完后,道:“我知道了,我会尽快回来的。”

    娄江源道:“小沈那边,我会留意的。有什么消息,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

    “好的。那麻烦你了!”梁健谢过后,挂了电话。

    正好,从昨晚消失到现在的项部长,回来了。

    梁健看到他,犹豫了一会,道:“爸,太和那边有点急事,我要回去处理一下。你帮我跟项瑾说一声,我尽量一处理完就赶回来。”

    项部长朝他招了招手,道:“你先别忙着走,先坐下,我跟你说几句。”

    梁健走过去坐下,等着项部长说话。

    项部长靠在沙发里,双手搭在身前,许久,才开口:“梁健啊,你有没有考虑过,如果换个工作,会不会生活会更好?”

    梁健震惊地看着项部长。这个想法,他不是没有过,但这个话从项部长嘴里说出来,梁健觉得不可思议。他也是在政府部门呆了一辈子的人。

    项部长忽然苦笑了一下,道:“我呢,这一辈子唯一对不起的就两个人,一个是项瑾的母亲,一个就是项瑾。年轻的时候,在部队,没时间陪项瑾的母亲。后来终于转业到了地方上,又因为工作太忙,时常变动工作地点,也始终都没好好陪过项瑾和她母亲。项瑾的母亲也是乳腺癌过世的,在生了项瑾后没多久。是我对她照顾得太少,一直到她病发我才得知这个消息。这一辈子,我这心里的内疚就一直没有减轻过。以前我总觉得,国比家更重要。可这次项瑾病了,和她母亲一样的病,这个念头在我脑海里,开始动摇了!我不希望项瑾跟她母亲一样,也不希望霓裳和唐力跟项瑾一样,你可以认为这是我一个作为父亲的自私,也可以看作是一个过来人的忠告。有些事,等到后悔,就来不及了!”

    梁健沉默着,不知该说什么。他从未问过项瑾母亲是怎么死的,今天听到这个消息,除了震惊之外,还有心疼。心疼项瑾,也心疼眼前这个最近忽然苍老了很多的老人。

    “我希望你好好考虑一下。项瑾的病还没到晚期,还来得及。我希望你能比我幸运。”项部长说完这话,站起来走了。梁健坐在沙发里,坐了良久。

    家与国,亲人与工作……

    项部长说,我希望你能比我幸运……

    项瑾的病还没到晚期,还来得及……

    这些话反反复复地梁健脑海里回响。然后是项瑾瘦削的身子,最后是那辆黑色的轿车。其实,做出这个决定,并不难。

    梁健站起身的时候,心里已经有了决定。等太和走上正轨,他就辞职。从此任凭天高海阔,他就守着他的娇妻和孩子,陪着他们悲欢喜乐,就足够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