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45东窗事发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梁健的顺利当选,大出戚明的意料之外。那些省直部门的一把手,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不都是对梁健整顿政风的做法非常不满吗?怎么临到选举的时候,却又都一个个投了梁健的票呢!这些人到底是怎么想的!戚明再次感觉到,情况超出了自己的预期。直到这时,戚明才引起了高度重视,他意识到,梁健的威信正在以一种非常态的方式,在江中崛起。

    在接下去的日子里,戚明打算沉寂一段时间,不再跟梁健对着干。

    梁健的顺利当选,让王永梅又是惊讶、又是高兴,她到梁健这边来祝贺道:“梁省长,这次的选举,正如你说的,‘我们绝大部分干部,都是从群众中来的,他们应该分得清谁是谁非,分得清谁想为江中做事,建设一个更好的江中’。梁省长,你也给了我信心啊!”梁健笑着说:“应该说,是你给了我信心才对,如果这次的选举没有你的精心组织,也不可能像现在这么顺利呀!”

    的确,这次的选举王永梅为了确保梁健的顺利当选,做足了功课。梁健能如此高票当选,一方面固然是因为梁健作为省长的认可度在飞快上升;另一方面,也得益于王永梅的工作。王永梅却说:“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事情。”

    梁健忽然问王永梅:“王部长,你愿不愿意过来帮我?”

    王永梅一愣:“帮梁省长?”梁健笑着说:“对啊,帮我。你办事我很放心,况且你在组织部长的位置上也呆了不短的时间了,如果能过来当常务副省长,熟悉一下经济工作,对以后的发展是很有好处的啊。”

    的确如此,王永梅从事组织工作时间长了,且不说这不利于今后的发展,本身做的也有些腻味了。从事经济工作,王永梅不是没有考虑过。但是,以前戚明当省长,常务副省长的位置,她想到没有去想过。

    现在,梁健主动提出来,王永梅自然高兴,她脸上带着微笑道:“我听梁省长的。不过,我如果当了常务,那胡省长这方面……”她知道胡小英和梁健之间非同寻常的关系,如果自己当了常务,就等于把胡小英晋升的道路给挡住了。梁健却笑着道:“你不用替胡省长担心。”

    其实,这些天,梁健对江中的班子有自己的考虑。当然这方面的考虑有些超出了梁健的职责范围,但想一想总是没有问题的。梁健和北川都上去之后,好长一段时间以来,副书记和常务副省长的岗位空缺着。梁健最近听说,这两个岗位马上就能得到落实了,梁健最希望,副书记能由章平心担任、常务副省长能由王永梅担任,组织部长能由曲魏担任,曲魏空出的宁州市委书记能由金灿提拔担任,这样就完美了。

    梁健尽管是这么想,但是他绝对不会去跑官。他有他的想法,华京有华京的考虑。如果以为自己是一方大员,就想要在用人上去影响华京,那就太狂妄自大了。所以,梁健只是在等待,等待一个好的机会,来推荐自己的人选。

    梁健终于等到了华京方面组织部毕部长的电话。梁健赶到了华京,去见了毕华。毕华握住了梁健的手道:“梁省长,现在是真正的梁省长了,没有‘副’字了。”梁健笑道:“要感谢毕部长的培养。”毕华忙道:“你说错了,不是我的培养,是组织的培养。来。坐。”两人在木沙发坐了下来,毕华就说:“今天约你来,想要听听你对江中班子的意见,我们随意说。你的意见我们会听取,但是不一定会采用。”

    梁健道:“组织部能听我的意见,就是对我的充分信任。我也会毫无保留地说出我的想法,有说得不对的地方,就请忽略吧。”梁健果然是毫无保留,将想法都说了。毕华认真听着,时不时微微点下头。说完之后,梁健没有过多停留,因为显然毕华还要听取其他人的意见。

    梁健刚从组织部出来,本打算回家去,却又有电话进来了。梁健一看竟然是洪子文。今天一个是组织部领导,一个是纪委处室主任,都打电话给自己,真是巧了。洪子文问梁健有没有空,梁健说正好在华京。洪子文道:“那就太好了,能否请梁省长移步到他办公室一趟。”

    纪委梁健去的少,这个机关具有神秘性,一般人连门都进不了。纪委的领导和干部,平时如果与工作不是很紧密的事情,也不会让人去纪委。今天,洪子文希望梁健能去一趟,那就肯定是与工作上的事情有紧密关系的。

    若是其他省部级领导,被邀请去纪委喝茶,恐怕就会心里发虚、腿脚发软了,毕竟有几个领导能保证自己完全没有问题呢?

    但是,梁健心里很坦荡,再加上他与洪子文的关系,到纪委去坐一坐,他也认为是极其正常的事情。让梁健惊讶的是,走在纪委的大楼中,有许多梁健并不认识的干部,主动与他打招呼,仿佛认识自己一般。迎接他的洪子文笑着道:“梁省长,你现在名气很大,我们纪委的不少干部还挺崇拜你的呢!”

    梁健有些意外:“我有什么好崇拜的呀!”洪子文说:“你在江中搞‘和谐经济试点’、推进‘产业大转移’,宁州如今的生态环境这么好,空气质量常年居优,让我们这些长期生活在雾霾中的京都人羡慕不已啊!所以他们就很崇拜你,敢作敢为!”

    梁健笑着道:“能得到纪委领导的认可,我感到很荣幸。”两人一同进入了洪子文的办公室。两人又闲聊了一会,喝了一会儿茶,梁健就道:“洪主任,你该不会是真的请我来喝茶的吧?”洪子文笑着道:“一边喝茶,一边聊聊。”梁健问道:“有什么想问的,你尽管问。”洪子文说:“尽管江涛已经移送到了省检察院,但是我们的调查却没有停止。这次的调查,涉及到了高层。”梁健一惊:“高层?”洪子文道:“我只能对你说到这里。我们还需要江中的配合,我们需要新的突破口……”梁健听了之后,心情更加沉重起来了。洪子文道:“江中省住建厅这条线,我们想要深挖下去,这方面你有可靠的人可以提供线索吗?”

    倪金!这段时间,被贬到了省住建厅纪检组长的倪金,一直在深挖住建厅的问题。梁健就问洪子文:“你需要倪金过来一趟?还是你们去人?”洪子文道:“等我跟他联系了再定。”

    梁健想了下又道:“其实,我是不希望江中的领导特别是主要领导再出事了。伤不起。”洪子文却道:“不能这么讲,现在形势不同,对真正的腐败分子,就是零容忍。况且,这次涉及到的绝不仅仅是江中。”梁健没有再说别的,在这个问题上,已经不容许他说别的。他说:“只要你需要,我们一定给予最大的支持。”

    晚上,梁健回到华京的家中,妻子项瑾却还没有到家。梁健本来是给项瑾发过信息的,但是项瑾却意外的没有回。梁健给她打电话,她也没有接。应该不会有事!梁健就在家陪女儿和儿子玩,阅读,他没将自己的担心表露给孩子。唐力问妈妈怎么还不来时,梁健说,妈妈肯定是被工作给缠住了。

    到了晚上八点多,项瑾的电话终于回过来了。梁健担忧地问,到底什么情况?项瑾说:“李瑞秘书长的儿子李来笑出事了。”李来笑?当初进入华京大学,是梁健帮忙才进去的。怎会出事呢?项瑾说:“等我回来详细说。”显然,有关情况不合适在电话中说。

    梁健只好等项瑾回来之后,问问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项瑾一到家里,就被两个小家伙给缠住了。梁健和项瑾都不想让小孩听那些事情,于是索性就安下了心来,全心全意地陪同霓裳和唐力。

    一直到两个小的都睡着了,梁健和项瑾才又到了客厅。梁健问道:“到底发生什么事了?”项瑾道:“李来笑,在校期间,在计算机程序上很有天赋,在众多大型的比赛中,也屡屡获奖,本来这方面很有发展前途……”梁健:“然后呢?”项瑾:“可是,今天他却入侵了国防部的系统。那个系统,事关导弹发射,是我们计算机领域的禁区。入侵了之后被查,坐牢是轻的。”

    梁健一听着实一惊:“他是故意的吗?”项瑾说:“因为李来笑是你介绍的,所以我比较关注,我认为这个小孩不是故意的。应该说,他入侵不是故意搞破坏,但这恐怕只能去军事法庭上去说了。”梁健:“李瑞秘书长知道了吗?胡委员知道了吗?”项瑾道:“都知道了,但是这因为涉及到了军事,就变得特别复杂。已经不是首长一句话,就能算了的事情了。”

    梁健想,这非但不是一句话就能算的。估计有人还要以此做文章,对胡委员和李瑞恐怕都大为不利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