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省长一名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余庆平说的话,其实梁建心里也有想过。

    可,人有些时候,倒霉起来就是喝凉水都能塞牙的。梁建在跟余庆平对话的那会儿,发布这篇新闻稿的网络媒体已经将该新闻撤下去了。可,尽管如此,有些人还是看到了。

    余庆平站在那,满脸无辜,梁建批评了他几句后,就没了兴致。正打算让他走,余庆平的手机响了,余庆平看了一眼后,道:“是宣传部打来的。”说着,他就接了起来。

    没一会儿,他挂了电话,看向梁建,道:“新闻稿已经撤下来了。”

    梁建看了他一眼,刚要说话,梁建的电话也响了。他拿过手机看了一眼后,朝余庆平说道:“你先出去吧。”

    余庆平立马就出去了。

    电话是吴越打来的。

    梁建调整了一下心情,接了起来,开口招呼道:“吴副省长早啊!”

    电话那头,吴越却神情严肃,丝毫没理会梁建语气中的调侃,沉声说道:“你早上看没看新闻?”

    梁建听到新闻二字,心中便是突地一声,但以防万一,他还是问了一句:“怎么了?”

    “你不知道?”吴越道:“你都成梁省长了!”

    梁建心里咯噔一下,果然这件事还是被省里知道了。梁建心思飞快地转着,略微沉吟后,就说道:“这事情我已经知道了,也找人把新闻稿撤下来了。现在就期望,没有太多人看到这个新闻。”

    “这是怎么回事啊?”吴越问道:“你也太不小心了吧?”

    梁建苦笑一声道:“这说来话长。凉州的余市长做事不小心,就把我给推坑里了。”

    吴越听后,就说道:“我跟你说啊,戚明每天早上都有看网络新闻的习惯,我觉得这事,他估计是已经知道了。你最好是做好心理准备。”

    梁建一听这话,心里便沉了沉。要说他之前心里还抱着点侥幸,那这会儿心里的那点侥幸已经所剩无几了。

    “行了,我不跟你说了,我准备准备要去开个会。”

    “好,谢谢你。”梁建道。

    吴越道:“跟我还客气!”说完,他就挂了电话。梁建拿着手机,坐在沙发上,神情变得十分凝重。

    这事情,要是戚明真看到了,那就麻烦了。如果戚明看到了直接来找他说这个事,倒还好一些,就怕戚明看到了装作没看到,就装心里,那就真是不好办了。

    正在梁建一筹莫展的时候,宁州省政府内,戚明秘书的办公室内,某人正拿着手机,在办公室里来回走着。

    走了一会,他一咬牙,就拿着手机出了门,直奔戚明的办公室。

    贺宁敲开戚明办公室的门,进门走到沙发边,看着正在低头拿着IPAD看新闻的戚明,低声问道:“戚省长,您看过大江网今天的新闻没?”

    戚明抬头看向他,摇了摇头道:“还没,怎么了?”

    贺宁犹豫了一下,然后将手里的手机递了过去。“您看看这个。”他说道。

    戚明微微皱了下眉头,接过手机,低头一看,顿时这脸上的神色就不好看了。他伸手想往下翻,摸了几下都没动,贺宁及时提醒道:“这是我截下来的图片,原稿已经删掉了。”

    戚明听后,哼了一声,却没说话。他将手机递了回去,贺宁接过后,试探着问道:“要不要我给金副秘书长打个电话,问一问这个事情?”

    “不用!问什么问,这新闻都出来了,还有什么好问的。”戚明冷声说道。

    他这么一说,贺宁也就不敢说话了。

    戚明抿着嘴,面无表情的脸上,那双眼睛里,都是怒火。

    在他看来,那梁省长三个字,可是把他的脸给踩到了地上。这一个省,就一个省长。你梁建成了省长,那他戚明算什么?

    戚明这心里的火,蹭蹭地往上涨,都快从头顶冒出来了。

    “你去把李端给我叫过来。”戚明忽然对贺宁说道。

    贺宁立马点头,然后赶紧出去给李端打电话了。

    李端今天到办公室晚了点,贺宁的电话打过来,他这屁股还没沾办公室的那把椅子呢。接起电话,一听贺宁说戚明找他,他就习惯性地问:“什么事知道吗?”

    贺宁回答:“您今天早上看新闻了吗?”

    李端道:“还没看,怎么了?出什么大事了吗?”

    贺宁说:“大事算不上,但在戚省长那里应该算是大事。那位新来的梁副省长可把戚省长气得不轻。”

    李端一听,顿时眉头一皱。他立即追问:“这到底怎么回事?”

    “您别急,我给手机上发张图片,您看了就明白了。”贺宁说道。他很快就把那张他截图截下来的图片发给了李端,李端一边往戚明办公室赶,一边打开手机,看图片。一看,顿时怔了一下。回过神来后,李端就嘀咕道:“这梁建怎么回事?怎么能闹出这种事来?”

    他仔细看了看后,收起手机,一边脑子里飞快转着,一边往戚明办公室走去。

    进了戚明办公室,李端先瞄了一眼戚明身前的杯子,见里面的茶水已经没了一多半,就走到茶水柜那里,拿了水壶过去,给戚明的杯子里添了水,然后又将水壶放回去,这才重新回到戚明跟前,恭敬地问道:“小贺说,您找我?”

    戚明点点头,然后一指旁边的沙发,道:“坐下说。”

    李端眼珠子一转,道:“不坐了,今天起晚了,这早饭刚吃了没多久,站一会儿,有助于消化。”

    戚明看了他一眼,然后道:“那随你。”接着,他就问李端:“梁省长的事,你知道了吗?”

    李端露出惊讶呆愣的神情,然后回答:“什么梁省长,是哪个省过来的?”

    “是梁建,梁省长!”戚明道。

    “梁建是副省长,您才是省长。”李端接过话。戚明看了看他,道:“你知道这个事实,可有些人不知道这个事实。”

    李端微微一笑,道:“怎么会?您是我们江中省省长这个事,谁不知道呀。不信,我给您去大街上拉几个人来问问,我保证他们都知道这江中省的省长是您。”

    被李端这么一说,戚明的神色略微好看了一些。他点了点李端,问:“你是真不知道我说的这梁省长的事,还是假不知道?”

    李端一口咬定:“您都还没跟我说呢,我怎么知道?”

    戚明将信将疑地信了,接着,就将那事情给说了。李端听后,先是面露惊色,呼道:“梁副省长竟然做出这事来?”接着,略一顿后,又面露疑惑,道:“可是,据我对梁建的了解,他不像是这么张狂的人。我觉得这事,有可能是下面的人弄错了吧?”

    戚明哼了一声,道:“平白无故地下面的人会弄错?就算普通老百姓不明白这个副省长和省长的区别,难道发这个文章的那些个编辑也不明白?你这理由不成立!”

    李端本还想再替梁建说几句,可看到戚明又重新阴沉下来的脸色,顿时就打消了这个念头。此时替梁建说话,不仅不能替梁建开脱,很可能连自己也要搭上。

    所以,李端略一琢磨,就话锋一转,说道:“要不这样,我打个电话给梁副省长,把他叫回来,好好地问一问这个事情?”

    戚明沉吟了一下,一抬手,道:“不用!这事情,你谁也别说,就当不知道!”

    “这……”李端惊讶地看了戚明一眼,然后问:“就这么算了?”

    戚明看他一眼,道:“那还能怎么样?难不成真把他叫来训一顿?他是副省长,只比我低了半级而已。”

    戚明说完,抿着嘴沉默了一两秒种后,忽然又问李端:“对了,梁建出去多久了?”

    李端想了一下,道:“也快十天了吧。”

    戚明听后,就说:“都这么久了啊,那也差不多该回来了。他刚来,这省里还有好多事,等着他去接手,在外面待太久了,这事情都耽搁了。”

    李端一听这话,便明白了戚明的意思。刚他说把梁建叫回来,他故意说不用,此刻却又在找借口要把梁建弄回来了。

    “我明白了,那我待会出去就给梁副省长那边打电话。”李端说道。

    戚明点点头:“你跟他说,调研回头可以再去,先把省里的工作担起来。”

    “恩,好的。我记下了。”李端说:“其他还有什么要吩咐的吗?”

    “没了,你先出去吧。”戚明说道。

    李端点点头。他出了门后,微微吐了口气。刚才一直提着的心思也放了下来。刚才进门那一会儿,他是做好了要被训的准备的,所以戚明让他坐,他都没敢坐。

    李端跟贺宁打了一个招呼后,就回了自己办公室。给梁建的这个电话,他可得好好想想。戚明那里,梁建算是彻底得罪了。但梁建毕竟算是他李端的老领导,有几分情谊在。而且,梁建的背景,李端也不能不考虑。从江中的局势来看,梁建目前是弱势的。可从整个大方面来看,梁建跟戚明之间,似乎还要梁建更胜一筹。这对于李端来说,可不是什么简单的选择题。

    李端回到办公室后,坐在椅子上,想了许久,才终于拿起手机准备直接给梁建打电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