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4硝烟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出于某些原因,接下去,一把手都会简写成省一书记。请大家见谅。

    茶是好茶,可是,这是沈伟光的茶。

    即使有乔任梁的关系,沈伟光作为一个省一书记,对梁建一个副省长,如此明显的拉拢行径,明显就是不正常的。而唯一能解释的就是,沈伟光有所求。

    但他求的是什么呢?

    能让一个省一书记动心的,必然不是刚到江中的梁建所能提供的东西。如此一来,答案便呼之欲出。

    梁建本就对这个沈伟光不太感冒,此刻一想通这些,就对他更是充满了警惕。

    放下杯子,梁建抬头对沈伟光说道:“好茶。这样的茶,市面上可以说是有价无市。我今天是托您的福了。”

    沈伟光笑了笑,道:“我不懂茶,也不太爱喝茶。你要是觉得这茶好,待会让小卢把剩下的给你带上,你带回去喝。”

    梁建刚要拒绝,这沈伟光却一抬手,示意梁建别忙说话,而他接着说道:“这茶叶也不是白送你的,所以,你先别忙着拒绝。”

    梁建想,终于是要来了。他看着沈伟光,心里略微一沉,然后道:“您有事尽管吩咐就是,还这么客气干什么!”

    “这事不是公事,是私事。我此刻呢也不是以省一书记的身份来和你说这个事情,而是以任梁同志朋友的身份。朋友的朋友,也是朋友,所以我希望你能帮我这个忙。”沈伟光一边说,一边看着梁建。他那淡定的神情,似乎已经在心里笃定了梁建是不可能会拒绝他的。而能让省一书记说出这样的话,这件事必然不会是小事。

    梁建心里顿时有些紧张。他假装镇定,笑着说道:“您说吧,什么事!”

    沈伟光淡淡一笑,道:“也不是什么难事,就是想让项老在上面替我说句话。”

    梁建听后,略一沉吟就到:“您之前说您听过项老的课。那项老是什么脾气,您大概也有些了解。这个事情,我还真是不敢随口答应您。要不这样,您告诉我要传什么话,我待会跟项老打个电话,问一问。他要是肯,那最好。他要是不肯,我这做女婿的,也是劝不了的。”说着,梁建朝沈伟光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沈伟光面色不动,微微摆手,道:“没事,我理解。这样吧,你呢就跟项老说,我有事情他帮忙。他要是愿意呢,我明天亲自去背景登门拜访,至于具体是什么事,到时候再谈。你看怎么样?这样呢,也省得你夹在中间难做。”

    沈伟光以退为进,他这么一说,梁建倒是不再好拒绝了。他忙说道:“那也行。那我现在就去给我丈人打电话。”

    沈伟光道:“那倒也不用这么急,你这杯茶喝了再打也是来不及的。”

    梁建抬手看了下时间,道:“时间也不早了,再过一会估计他就要休息了。我还是先去打电话吧,不然这茶也喝不踏实,您说是不是?”

    梁建说完,看着沈伟光点头后,才拿起手机,走出了包厢。

    他担心隔墙有耳,特意走远了一些,才开始打电话。他先拨通了项瑾的电话,问候了几句,拉了几句家常后,梁建问项瑾:“爸爸现在有时间吗?”

    项瑾疑问:“怎么了?”

    梁建叹了一声道:“我们的省一书记来者不善,有事要找爸爸帮忙。我也不好严词拒绝,所以现在是进退两难。”

    项瑾听后,沉默了一会,然后道:“那你先等等,我去爸爸那里看一看。”

    让老婆替自己出面,梁建觉得不太合适。而且,项老也不喜欢这样。梁建便说道:“你去看看爸爸有没有空,给我回条短信就行。至于我们省一书记的事情,你别跟爸说。”

    项瑾笑了一声,道:“你放心好了,我有这么笨吗?行了,就这样,我待会给你发短信。”

    挂了电话,等了没一会,项瑾的短信就来了。她说,项老在练毛笔字。

    项老练毛笔字一般都是心情比较好的时候动笔。他想了一下,便拨通了项老的电话。

    很快,项老就接起了电话,未等梁建先开口,他就先说到:“你小子终于记得给我打电话了啊!无事不登三宝殿,说吧,什么事?”

    梁建还未开口就被项老猜出了有事,顿觉尴尬。确实,他这到江中一个多月,除了刚到时给项老打过一个电话外,一直都没跟他单独联系过。当然,梁建通过项瑾也有关心项老的日常和身体。只不过,两个大男人,还是女婿和丈人,要没点什么事,单唠家常,实在也是张不开这嘴。

    梁建本是想先寒暄两句,项老这么一说,梁建也只好把那些打算用来寒暄的话都收起来了,然后厚着脸皮笑道:“确实是有一事,想要跟您说一下。不过,这事,不是我自己的事。是我们江中省的省一书记。他想求您办点事。”

    华京项瑾家,书房,办公桌后,项老拿着手机,听着梁建这话,就微微皱了皱眉头,接着就问:“你们江中的省一书记现在好像是姓沈,沈伟光,对吧?”

    项老虽然退休,但对这些组织上的新闻一直都还比较关注。所以知道沈伟光调去江中任省一书记,也不足为奇。

    梁建便道:“是的。您认识他吗?”

    “有过几面之缘吧。你刚说他有事求我帮忙?”项老问。

    “是的。”梁建道:“他好像是想让您跟上面替他说句话。具体什么话,他不肯说。他说了,您要是肯帮他这忙,他明天就亲自登门拜访。”梁建将之前沈伟光说的拣重点说了一下。项老哼笑了一声,道:“我现在一个退休老干部,还能在上面说上什么话。你跟他说,谢谢他瞧得起我项某人,不过这忙呀,我是帮不上的,还请他另寻高人!”

    项老的反应,不算出乎意料。梁建也没帮沈伟光求情,项老这么一说,他立即就答应了下来。接着,项老岔开话题,两人聊了几句家常后,就挂了电话。

    梁建没立即回包厢,他拿着手机,在原地站了一会,想了想,这话该怎么跟沈伟光说。刚才项老那话,要是项老面对面,或者直接手机里对沈伟光说,那是没问题的。可现在这话要从梁建嘴巴里出,那是不太合适的。火药味太浓。

    这沈伟光毕竟是梁建的上级,梁建还是得要稍许给他留点面子。

    梁建想好后,慢慢走回了包厢,敲了门后,推门进去。沈伟光靠在椅子里正在闭目养神,梁建走进去后,他就睁开了眼,坐起了身体,看着梁建,问:“你丈人怎么说?”

    梁建走了几步,在沈伟光的对面,停住了。然后就站着回答道:“沈书记,恐怕是要让您失望了。我丈人今天似乎是心情不太好,您这事,他不肯松口。我该劝地也劝了,实在是无能为力。对不住,沈书记。”

    沈伟光目光中略微一黯,脸上却笑容依旧。梁建话说完,他很快就接过话,道:“没事。项老不愿意帮这个忙也是可以理解的。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不勉强了。”

    “沈书记,实在对不住。”梁建又道。

    沈伟光摆摆手,道:“这也不是你的错,你道什么歉。来,坐下,喝茶。”

    梁建哪里还能坐下喝茶。这沈伟光虽然面上看不出什么,但这事情项老没答应,他心里必然是不舒服的。

    此时,梁建还没回话呢,一直没怎么说过话的秘书小卢忽然就开口说道:“书记,现在七点半了。您八点还有个视频会议,我们该上去准备一下了。”

    沈伟光一听这话,立即就对梁建说道:“我都忘了,我八点有个视屏会议。那这样,我就不陪你了。小卢,你在这里陪陪梁副省长。”

    “那视频会议的资料怎么办?”小卢立即说道。

    梁建不傻,到这时要还听不出这味道,就是真傻了。当即,他就说道:“没事,您就带卢秘书一起上去吧,我正好也还有点工作要处理,也就不坐了,回去了。”

    “那也行。那这样,茶叶小卢已经准备好了,你带上。”沈伟光说着就让小卢去拿茶叶。

    梁建忙说:“这不行,所谓无功不受禄,您的忙我也没帮上,这茶叶我怎么还好意思再收。”

    沈伟光笑着说道:“我让你帮的忙你已经帮了,至于项老那边肯不肯帮,跟你没关系。所以这茶叶,我送你也是应该的。行了,就收下吧。”

    说话间,小卢已经将东西递到了梁建跟前。梁建是接也不是,接了拿人手短;不接也不是,不接那势必是要彻底得罪沈伟光了。

    一时间,梁建也是进退两难。他看了看茶叶,再看看沈伟光,然后暗自一咬牙,道:“行,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谢谢沈书记。”

    “不客气,不过就是一些茶叶。茶叶这东西,在喜欢的人眼里,价值千金;在不喜欢的人眼里,有时候还不如一杯白开水呢!”沈伟光看着梁建,微微笑着:“梁建,你说对不对?”

    这话,忽然有了那么些许的硝烟味。

    梁建只能装作不知,点头说对。

    沈伟光走了,梁建低头看着手里的那个茶叶,心却慢慢地沉了下去。

    这沈伟光,不简单啊!

    亲,想要尽快看到的我的文,可以关注我的个人微信公众号:行走的笔龙胆。上面还有我的免费官场文江南往事每天更新,等你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