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门口挑衅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最近几天,梁健总想起梁丹,甚至隐隐觉得梁丹和这次吴万博的事情也有关系。这个想法,连他自己都觉得很疯狂,所以他也没跟明德提起过,直到他看到这张照片。

    照片中,已经死了的吴万博搂着一个穿着贴身短裙,带着宽檐帽的女子,姿态亲密地走出餐厅后门。

    监控中,女子侧着脸跟吴万博说话,吴万博低着头,脸都贴到了女子的唇上。照片上,看不到女子的全脸,只能看到鼻子的一半以下的部分,可梁健一看到这张照片就认出来这个女子是谁。

    梁健震惊无比,僵坐在椅子里好一会,才缓过来。虽然他一直有那么一种感觉,可真当事实摆在面前时,他却还是有些难以接受。

    照片上的女子没有正脸,梁健之所以认出来,一是因为她手上的那串手链,二是因为梁健自身的一种感觉。

    梁丹是个连十八周岁都还未满的姑娘,梁健真的很难相信,这一切真的都是她所做的,从陈杰,再到这吴万博……

    好一会儿,梁健将照片放下,拿起电话将照片的事情,告诉了明德。明德得知后,也是吃惊无比。

    梁健对明德说:“梁丹肯定还在太和市,而且很可能,从陈杰出事到现在她就一直没离开过太和市。你务必要想办法找到梁丹。从陈杰到吴万博,这个背后的人,不简单呐!”

    梁丹将陈杰和吴万博这两件本是八竿子都打不着的事情,联系到了一起,也将这原本相对简单的事情变得更加复杂了。而且更让梁健他们担心的是,已经有了陈杰,吴万博,那么会不会还有第三个……甚至第四个……

    所以,无论如何,这一次都要查清楚。而想要查清楚的关键,目前就在与这个梁丹身上!梁健甚至都怀疑,这个梁丹是不是从一开始他们的相遇认识都设计好的?

    这个念头只在梁健脑海闪了一下,没来得及深想,省里就传来消息,让梁健就吴万博意外死亡事件,做一次汇报。

    梁健只得放下手里工作,匆匆赶往晋中市。在高速上的时候,梁健忽然想到倪秀云,上次联系过后,已经很久都没有联系过了,也不知道最近怎么样。

    梁健犹豫了一下,联系了倪秀云,可电话打过去,却提示已经是空号了。梁健愣了愣,只好放弃。

    到了省政府,梁健直接奔向刁一民的办公室。祁秘书看到他,给了个笑脸,叫了声梁书记,已经算是十分客气了。

    打过招呼后,走进刁一民办公室,他在批公文。听到声音,也没抬头,就说了一声,坐。梁健自觉地走到他办公桌对面坐了下面。

    祁秘书在后面站着,也不走。

    过了好一会儿,刁一民才放下笔,先对梁健笑了笑,然后看向祁秘书,道:“怎么还不泡茶?”

    祁秘书立即去泡了茶,然后退了出去。

    门一关,刁一民脸上的笑容就收了一些,看着梁健,问:“吴万博的事情有眉目了吗?”

    梁健想了一下,回答:“有些进展了,但不大。”

    刁一民接话:“既然不大,那就算了,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你出面跟死者家属道个歉,然后再赔点钱,这件事就这么过了。”

    梁健一听这话,就愣了一下,虽然他来之前也有预感这次的汇报可能就是一次施压,但刁一民如此直接还是让梁健有些意外。梁健愣了愣后,反抗道:“可是,吴万博的事情,已经基本可以证实是他杀的了!”

    “那又如何呢?”刁一民说话时就那么直直地看着他,眼睛里的目光像在看一个正闹情绪的小孩子。这种目光,让梁健在心里上很有些受挫。

    梁健刚想说话,就被刁一民抬手拦住。他说:“除非你现在就能把凶手抓住,否则,这件事暂时就先这样吧。”

    梁健不甘心,这件事,眼看有了突破点,只要找到梁丹,或许一切就能真相大白。如果现在就放弃,那这一切很可能永远都只能就这么被埋在鼓里了。最关键的是,如果这一次不能揪出这个幕后之人,说不定,还会有第三次的事情……

    梁健还想再争取一下,才张口,祁秘书忽然敲门进来,对刁一民说道:“书记,罗副省长来了。”

    听到罗副省长四个字,梁健愣了一下。他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刁一民,他表情很自然,很可能这罗贯中这个时候来,是跟刁一民有关系的。突然,有一则信息跃入脑海。上次,倪秀云交给梁健的那个录音笔中曾提到,刁一民和张天一之间有过一次的接触……

    而张天一和罗贯中之间的关系……

    梁健没敢再想下去。他听到刁一民对他手:“那你先回去吧,吴万博的事情尽快结束,不要再拖下去了。”

    梁健只好站起来往外走,走到门口的时候,正好罗贯中也走进来。看到他,罗贯中轻蔑地笑了一下,开口说道:“呦,这不是太和市的市委书记梁健吗?”

    “罗副省长好!”梁健表情僵硬地喊了一句。

    罗贯中打量了梁健一眼,忽然凑到他耳边低声说道:“你是不是特别想知道吴万博怎么死的?”

    梁健震惊无比地转头看他,他却微微一笑,转身进去了。

    梁健呆愣在门口,动弹不得。

    “梁书记,你还有事吗?”祁秘书的话将他唤回了神。梁健醒过神,忙跟祁秘书道歉,然后快步往外走。一边走,一边脑子里全部都是罗贯中那句话。

    他是什么意思?难道吴万博的死跟他有关系?

    可是,他为什么要弄死吴万博?吴万博不是他的人吗?弄死了吴万博,煤工局局长位置就空了出来,这对于他来说,没有任何好处?

    梁健想破了脑袋都没想明白这个问题,他甚至都忘了跟祁秘书打声招呼。

    梁健到了楼下,没直接上车。罗贯中的话,让他心里刮起了飓风,他需要坐下来,好好想一想。楼下的花园挺大,沈连清跟着他,远远地缀在后面,不敢打扰他。走了一会儿,他在一处木椅上坐了下来。坐下来没多久,忽然前面不远处的一丛丁香树后,转出一个身姿姣好的美女子。沈连清定睛看了一下,还挺眼熟,再一看,不是倪秀云吗?

    只是,她愁容满面,低着头,步子很快,似乎根本没看到已经近在眼前的梁健。快要走到沈连清身旁时,已经犹豫了好一会的沈连清张口喊了一声:“倪处长。”

    倪秀云像是被惊到了,整个身子都绷了起来,眼睛盯着沈连清,有好几秒中,里面都是一种惊惧的情绪。

    沈连清也是没想到,倪秀云会这么大的反应,正尴尬,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倪秀云终于认出了眼前的人。她忙调整了情绪,掩藏起了那些惊惧,问:“怎么是你?”

    沈连清抬手指了指不远处的梁健,道:“我陪我们梁书记来的。”

    倪秀云回过头去看梁健,看了一眼又问:“他怎么了?”

    沈连清摇头,道:“我不知道,他从刁书记办公室出来就这样了。”

    倪秀云皱了皱眉,站在原地犹豫了一会,才迈开脚步向梁健走去。走到一半的时候,梁健像是突然从神游中回过神来了,站了起来,一转头看到倪秀云,惊讶住了。半响,笑问:“好巧,你怎么在这?”

    倪秀云也笑了:“我还想问你,你怎么在这?来晋中了,都不给我打个电话。”

    梁健回答:“我倒是想给你电话,只不过某些人电话号码换了都不说一声。”

    倪秀云愣了一下,脸上浮现出许多尴尬,讪讪解释:“前段时间手机掉了,原号码也补不回来,以前朋友的手机号码都没了。你把手机号码报一下,我再重新存一下。”说着,忙拿出手机,准备存梁健的号码。

    梁健也没多想,就报了自己的手机号码给她。

    两人闲聊了没几句,倪秀云就说自己有事,梁健也不好打扰她,两人就分开了。梁健和沈连清往停车场走,倪秀云则回大楼。走没多远,倪秀云手里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倪秀云一接起来,不知道听到了什么,脸色一白,手一松,手机就哐当一声掉在了地上。她浑身抖着,僵在原地,好半响才缓过神。她回头想去找梁健,可哪里还有梁健的影子。

    躺在地上的手机,还在通话中。

    回到太和,梁健去找了娄江源。罗贯中的那句话,梁健需要一个人商量一下。娄江源听到后,也是僵在了那里。

    “他说那句话什么意思?”娄江源问。梁健摇头。

    娄江源皱着眉头,神情凝重,沉思了半响,像是自言自语般地喃喃:“吴万博是他的人,他没道理对他下手啊?难道,吴万博手里捏了他什么把柄,他要杀人灭口?”

    这说法不是没可能,但如果是这样,罗贯中为何要在梁健耳边说这么一句话,难道真的是太过于自恋自大,觉得梁健肯定找不到证据?

    梁健想来想去,还是觉得,罗贯中虽然仗着权势甚是嚣张,但能在这个位置上,如此嚣张还能呆这么多年,必然也不是空有运气没有脑子的人。

    所以,梁健更倾向于,罗贯中很可能知道一些有关于吴万博死因的线索。同时他也知道,梁健肯定很想找出吴万博的具体死因,所以才会有那一幕的挑衅。

    正想着,娄江源忽然问:“你这一次去省里,是不是因为吴万博的事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