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夜遇美人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牛达把午饭打包回来后,梁建吃了一点后,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就往戚明的办公室走去。

    到了戚明办公室外贺宁的办公室门口,梁建在半掩的门上敲了敲。贺宁看到是梁建,立即站了起来,绕过办公桌,快步迎了过来。

    “梁副省长好。”贺宁说着,伸手微微弓腰,跟梁建恭敬地握了手,然后又问:“您是过来找戚省长吗?”

    梁建点头:“戚省长休息了吗?没休息的话,我想找他说点事,麻烦你进去通报一下。”

    贺宁立即点头:“那您到里面坐着稍微等一下,我去去就来。”

    “不用,不坐了。我在这里等就行。”梁建道。

    贺宁倒也没再劝,小跑到戚明的办公室门口,敲了门后很快就进去了。

    “省长,梁副省长过来了,说是想找你说点事。”贺宁站在门口进去不到一米处,轻声跟坐在沙发里看报纸的戚明汇报。

    戚明听了后,放下了报纸,看向贺宁:“去请他进来。”

    贺宁立即就出去了。戚明用了个请字,这个字,一般戚明可不太用。再见梁建时,贺宁的态度更加恭敬了。

    把梁建请进戚明办公室后,他立即去泡茶了,还拿了最好的茶叶。

    “戚省长,没打扰您休息吧?”梁建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刚迈出来一步站在茶几旁等着他过去的戚明跟前,然后伸出双手,和戚明的右手握在了一起。戚明又把左手伸了出手,在梁建的左手上轻轻拍了两下,然后才松开。

    “快请坐。”戚明指了指沙发。梁建坐下后,戚明看向梁建,笑问:“你这个时间过来找我,是有什么急事吗?”

    梁建道:“急事倒也算不上,不过我怕回头忘了。”

    这时,贺宁的茶泡好了,送了过来,在梁建跟前的茶几上放了下来。

    “你先出去吧。”戚明抬头看着贺宁说道。

    贺宁点头,然后又跟梁建打了一声招呼,才出去了。

    戚明看向梁建,说:“肯定不是小事吧。”

    “大也不大。”梁建微笑着说道:“那个林飞您还记得吧?”

    戚明眼里的神色顿时有些异样,他看了梁建一眼,道:“当然记得。”

    “我刚听人说,这个林飞最近好像闯了不少的祸事,把整个秘书办都搞得乌烟瘴气了。秘书办的人,也是叫苦连天。”梁建说道。

    戚明的笑容收了起来,问梁建:“有这样的事情?”

    林飞的那些劣迹,梁建不相信戚明真的是一点也不知道。他这么说,多半是不好意思当着梁建的面承认,毕竟这林飞当时是他安排进来的。

    梁建心底里笑道:果然是爱面子的人啊!不过,脸上他是严肃的,他点头告诉戚明:“应该是真的。早上李端也来跟我反映了这个情况。”

    “李端?”戚明眉头皱了皱。

    梁建点头:“他怕您知道了心里上火,所以就没跟您说,但他一个人也不好拿主意,就跑去找我商量个主意,看怎么样做能把林飞这个麻烦解决了。”

    戚明听了这话,脸色略微好看了一些,不过嘴上还是说道:“就他想得最多。这林飞要是真惹出了那么多麻烦,难道纸还能包住火,我早晚也是要知道的。该上火,不还是得上火。”

    梁建笑了笑,道:“他想着,要是能解决了,那您不就不用再操心了吗?”

    戚明看了看他,然后岔开话题,问梁建:“那你们商量出什么解决办法了吗?”

    梁建点头:“我想了想,我认为这样的人,无论安排到那里,都是在给那个部门增加负担。”

    “那你的意思是?”戚明盯着梁建。

    梁建道:“我的意思是,这个恶人我来做。反正,我和林飞也是有过节在先的。我现在做这个恶人,外人看来,也是情有可原的。”

    戚明听后,立即道:“这怎么行?你刚来不久,这种事,你出头不合适。”

    梁建笑了笑,道:“这个功劳您就别跟我争了,我已经让金灿去安排了。”这话说完,戚明看了看梁建,然后叹了口气,道:“你这是先斩后奏啊!”

    “我这不是也怕先跟您汇报了的话,您不同意吗?”梁建说道。

    戚明伸手点了点他,然后道:“既然你已经让金灿去安排了,那这个事也就只能这样了。对了,这个人当初是沈书记特意嘱咐才安排进来的,现在这人闯了这么多祸,回头沈书记那边要是问起来,我会解释的,你放心。”

    “那就先谢谢戚省长了。”梁建赶紧说道。

    “要谢,该我谢你。”戚明道:“对了,你帮我买的那个东西,我已经拿到了,东西挑得不错。”

    “合您心意就好。”梁建笑着说道。

    戚明嘴角也露着笑,心里想,没想到这个梁建还真是个玲珑心,如此看来,杜明亮那句话还真是没说错!

    他心里在想的时候,梁建心里也在想,本以为这个戚明会比较难弄,没想到自己才花了一点心思,就搞定了。

    走时,两人再握手,戚明那态度要亲切多了。

    梁建走出来,贺宁恨不得把他一直送到他自己办公室门口,还是被梁建硬拦才拦住了没让送下去。

    林飞早已是惹得天怒人怨的,所以金灿那边一点阻力都没有,下班前,就基本搞定了,只等最后下批文了。

    金灿来跟梁建汇报的时候,脸上也是喜形于色。

    梁建看着她,笑道:“看来你也是深受其苦啊!”

    金灿苦笑一下,道:“这林飞的事情,下面的人已经反映了很多回了,我之前想着他是戚省长安排进来的,也不好跟您汇报,也不敢过重地批评那个林飞。”

    “以后该说的就要说,只要是跟工作有关的,没什么不好说的。”梁建说道。

    “对了,今天您是怎么知道这个事情的?”金灿忽然好奇问道。

    梁建看了她一眼,道:“事情既然都解决了,你还关心这个干什么?”

    梁建没告诉她,是他心里还是念着他跟李端之间的那点旧情。不过,李端要是还有下回,他也不会再留情了。

    金灿都懂得这事情不该跟他说,李端来说,这心思已经很明显了。何况,他还提了那些话……

    梁建想到这里,心里就有些烦躁,他赶紧将这些思绪都给扯断了,这事情既然已经解决了,想它也没什么意思了。至于李端,且看他以后的表现吧。是敌是友,就看他自己怎么选了。

    晚饭,梁建约了沈连清。

    他谁都没带,包括牛达,就和沈连清二人,在宁州的某条街头,随便找了一家小饭店,两个人面对面坐下来,要了几瓶啤酒,点了几个宁州特色菜,一杯酒,一口菜,三两句话,就这么一坐坐了三个多小时。

    沈连清确实比以前要话多一些了。不过,他的话多得恰到好处。两人再相逢,更像是老友。这种熟悉的亲切感,让梁建在这个已经变得有些陌生的宁州,感觉分外的温暖。

    回家的时候,梁建把沈连清先赶回去了。自己则在宁州开始清冷的街上,慢慢地走了起来。走了一半的时候,他给项瑾打了个电话。项瑾已经睡了。迷糊的她,慵懒沙哑的声音,听得他格外有些思念。

    聊了没几句,梁建不忍心打扰了项瑾的睡眠,便挂了电话。可站在车来车往地街头,忽然感觉有些寂寞。

    他在街边站了好一会儿,看着昏黄灯光下的逐渐安静下来的宁州。

    突然,有辆出租车就在离他不远处的地方停了下来。一个穿着高跟鞋的女子踉踉跄跄地下了车,然后拔腿就跑,朝着梁建站得方向。跟着,一个男人也下了车,还追了过来。梁建本是不喜欢看热闹的人,但今天不知为何却站在那没动,可能是担心这男女之间不是情侣关系吧。

    女人穿着高跟鞋竟然还跑得挺快,可也跑不过后面的男人,没几步,就被一把拽住了。

    女人喊了起来:“你干嘛!撒手!”

    “别闹,肖潇,听话,跟我回去。”男人抓着女人的胳膊,小声地哄着。梁建离着他们不远,恰好听到了肖潇那两个字。

    梁建一愣,顿时想起了昨天晚上在那个‘篱院’门口遇到的那个霸气神秘女人,肖潇。梁建心想,不会是这么巧吧。他仔细看了看眼前跟这个男人纠缠在一起的女人,一袭天蓝色的长礼服裙,一双银色的高跟鞋,一头长发挽了一个发髻在脑后,显得端庄高雅,和那天晚上一身休闲白色长裙随意打扮的她,可以说是完全不像一个人。可梁建也不知道怎么了,心里就是有种感觉,觉得眼前这个肖潇,和昨天晚上那个肖潇,是同一个人。

    “你放手!你再不放手,我报警了!”肖潇再次厉声喝道。当时的霸气在她身上依然有,可惜对面的是个无赖。

    男人用力拽着肖潇就往车上拖,拖不动,甚至打算弯腰下去抱。梁建看不下去了,一边跑步上前,一边喊道:“肖潇,我可找到你了,你跑哪去了?”

    梁建一出声,肖潇和那个男人都朝着这边看了过来。肖潇反应很快,立即说道:“你终于来了。快点,帮我报警,这个男的想对我非礼!”

    说话间,梁建已经跑到两人跟前,梁建上前抓住那个男人的手,喝道:“松手,不然我真报警了。”

    那个男人盯着梁建,怒问:“你是谁?”

    “我是肖潇的哥哥!”梁建说着转头看了一眼肖潇,这一眼不由得一愣。昨天和刚才的时候,因为灯光昏暗,加上距离,都没看清这肖潇长得具体模样,此刻看清了,才发现,这肖潇是个美人,难得的那种。

    男人狐疑地看着梁建,显然并不相信梁建的话。肖潇此时立即识趣地说道:“哥,你赶紧报警!”

    梁建也配合地拿出了手机,这男人终于慌了,赶紧松了手,却还是有些不死心地朝着肖潇说道:“我明天还是会去找你的。”

    肖潇皱眉:“我的意思已经说明白了,你最好是不要再抱有幻想了。我是不会跟你怎么样的!”

    男的脸色变化不断,看看肖潇,又看看梁建,哼了一声,终于上车走了。

    肖潇此时才转向梁建,打量了一下,问:“你是?”

    梁建笑了一下,道:“昨天晚上,篱院门口。我是那个挡了你们路的。刚我听到他喊你的名字,所以认出了你。没想到这么巧,今天又遇上了。”

    肖潇看着梁建,眼神里充满戒备。听梁建说完后,她立即说道:“刚刚谢谢你。如果没其他事的话,那我先走了。”

    “好。”梁建也不拦阻。这大半夜的,一个女人确实应该要有起码的警惕。他对她来说,不过是个陌生人,虽然刚刚帮了他,但在肖潇看来,万一他也心存歹念呢?

    肖潇见梁建毫不犹豫地答应了,还帮他去打了车,有些不好意思,坐上车后,问梁建要电话号码。梁建笑了一下,道:“要是有缘,下次还会再见。要是没有缘分,要了电话号码,也不过是在手机里躺尸罢了。”

    肖潇笑了起来,道:“你倒是有趣。那再见,谢谢。”

    “再见,最后多嘴一句,你一个姑娘家,以后晚上出来还是得要注意安全。不是每一次都能碰上我这样的好人的。”梁建笑着说道。

    肖潇有些讪讪地点了点头。

    车子走远了,梁建站在那,目光随着车子尾灯看了一会后,也拦了辆车,回去了。

    想最快读到我的文,可以关注我的个人公众号:行走的笔龙胆,上面还有免费官文:江南往事。等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