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61怀疑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梁健提着一盒拉菲来到了省委这边。省委办公厅这边,基本上没有休息日,特别是会务、文稿起草等部门,加班就是家常便饭,否则省委的正常运转就会出问题。别看一个简单的会议、一次半个小时的领导讲话,其后的幕僚们哪一次不是忙个半死,就是校对一下文稿底层工作人员眼睛都要看花了,假如被领导读出一个错别字来,那就够呛了,肯定会被分管领导批评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所以,为了确保省委这方面的工作万无一失、平安无事,就必须加班加点,把工作做在前面。今天的省委这边当然也毫无例外的加班,不过气氛相对宽松一些,没有平时那么严肃。有的办公室门半开着,里面在聊天,或者低声地放一些流行歌曲。

    梁健没有去管他们,径直就走向了省委书记沈伟光的办公室,他都没找秘书卢光,就在门上敲了敲。听到里面沈伟光的一声“进来”之后,他就推门而入。沈伟光坐在沙发上,见到梁健进入,他的目光就落到了梁健手中提着的拉菲酒盒上。但是,他的目光很快就移开了,他还站了起来,与梁健握了握手,说道:“梁省长,请坐。”

    沈伟光很少对梁健这么客气,看来完全是看在这盒拉菲的面子上。

    梁健也就不客气了,在沈伟光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沈书记,不好意了,今天星期天也来打扰你了。”沈伟光又瞥了茶几上的拉菲一眼说:“都是为了工作嘛!这是什么状况?这盒酒?”

    梁健的手在酒盒上拍了拍,不动声色地道:“哦,我昨天恰好遇上了一位中-组的领导。我先不说名字吧,如果沈书记需要我说,我也可以毫不保留的说出来。”沈伟光意味深长地撇了一眼梁健,然后说:“那先就不说中-组领导的名字吧,只要事情说清就行了。”梁健一笑说:“没有问题。是这样的,中-组领导说,最近我们江中省有一位领导带着手下的领导,一起去他那里,给他送这盒拉菲。当时碍于还有其他领导在,中-组领导不想扫大家的兴,就把这盒酒带回了家。但是,事实上他已经不怎么喝酒了,所以遇上我之后就托我带回来了,但是他没有说送酒的领导名字,我也不好问,就只好先向您汇报一下。”

    “小题大做了,小题大做!”沈伟光嘴中喃喃地说,也不知道是在说梁健,还是在说中-组的领导。于是又继续说,“不过就是两瓶酒而已,其实也不过是我们江中干部对华京干部的一点心意而已。这样还回来,真有这个必要吗?”

    沈伟光感觉很没面子,尽管梁健假装他自己并不知道是哪位领导送的,但是大家心里都很明白。这等于是告诉沈伟光,中-组领导与梁健的关系,比你沈伟光还要好!沈伟光心里的不爽是可以想象的。

    但是,梁健接下去的一句话,却出乎沈伟光的意料之外:“沈书记,我开始也觉得中-组的领导有些小题大作了,不过是一盒酒而已,我们平时自己买也是要喝的,再平常不过的东西了。当时我就不肯拿回来,说您就留着喝了吧,不可以辜负我们江中干部的一片心意呀。可是,中-组领导说,如果仅仅是一盒酒的话,他肯定是喝了。但是,里面还有别的东西,所以他不能收下了。他也嘱咐我,不可以打开来看里面是什么,只能让沈书记看。”

    梁健将那个盒子,朝沈伟光这边推了推,然后说:“沈书记,我答应了中-组领导,所以里面的东西,我没有看。还是请沈书记过目吧。”沈伟光听到梁健这么说,眼神之中多了一分凝重和疑惑。

    沈伟光顿了顿,才将盒子盖翻开。盒盖打开之后,正好挡住了梁健的视线,让他看不到里面是什么。但是,沈伟光却将里面那一刀刀的美元看得清清楚楚。沈伟光先是一愣,有些没反应过来,随后他的脸一下子因为心中翻腾起来的血气而变得通红,翻着盖子的手都微微有些颤抖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沈伟光才对梁健说:“梁省长,你刚才说这里面的东西没有看到过,对吧?”梁健说:“沈书记,我说了没有看到过,就没有看到过。我这个人没有其它优点,但是从不忽悠领导,我把诚信当作为人处世的第一准则。其实,沈书记,只要我在省政府那边,我可以成为你值得信任的人。”

    这最后一句话,是梁健特意说给沈伟光听的。没有错,梁健在领导干部中的口碑还是不错的,特别是在他的身上,你不可能找到任何弄虚作假的成分。而作为领导来说,最痛恨地也就是手下对自己弄虚作假了。梁健非常清楚这一点,所以才说了这句话。

    沈伟光看了梁健一眼说:“梁省长,这件事你做得很好。这个酒盒子中-组领导退回来是正常的,如果是我收到这样的酒盒子,非但会退回去,还要把那个送酒的人骂得狗血淋头!这样吧,这酒既然是我们江中的干部送的,那就放在我这里吧,我是省书记,是一把手,提醒教育的工作责无旁贷,我来处理这个事情。”

    梁健站了起来,说道:“那就太好了。我任务也算是完成了。沈书记,那我就先走了。”沈伟光又站了起来,主动与梁健握手:“行啊,辛苦。”沈伟光将梁健送到了门口,然后让秘书小卢送他到电梯,这个待遇已经很高了。

    听到梁健的步子渐渐走远之后,沈伟光喊了秘书卢广过来对他说:“狄旭杰在不在?让他过来。”

    卢广看到沈伟光说话的表情,听到沈伟光直接叫“狄旭杰”而不是“狄秘书长”,这就说明沈书记对狄旭杰非常的生气。于是,卢广赶紧跑去叫了。

    狄旭杰出去了,接到了卢广的电话,听说省书记沈伟光叫自己回去,他很是扫兴,拿起了电话打给了一个女人:“老大叫我回去一趟,你在酒店房间等我。”对方回答:“你当这个秘书长真是窝囊,整个人都卖给他了嘛!连约会都要被打扰!”狄旭杰说:“等我上了常务副省长,就能脱离魔掌了。”女人娇娆的声音再次传来:“趁你还在省委,一定要把我的副厅解决了哦!我等你。”

    “好了,好了,你都说了多少遍了!我肯定给你办。”狄旭杰说,“你洗洗,等着我。”说着,狄旭杰就挂断了电话,对驾驶员说:“掉头,回去。”

    狄旭杰还以为是文稿、会议或者接待方面的事情,所以心情颇为轻松。这种事他接了任务,就可以交待手下去办,并不会影响一会儿自己的Happy。然而,当狄旭杰进入了沈伟光办公室的时候,他就明显感觉到了气氛的不对头。

    狄旭杰在沈伟光的对面坐了下来,看看沈伟光的脸色,发现是一片阴霾。狄旭杰就低声地问道:“沈书记,我来了。您有什么事吩咐吗?”沈伟光朝狄旭杰看着,靠入了椅子里,问道:“也没什么事情要吩咐,只不过是忽然想到一个事情。上次我带你去华京,拜访了曹局长和其它领导,你给送的是拉菲酒吧?”

    狄旭杰一听,心中留了一分警惕,回答说:“是啊,是拉菲酒。这酒的口感可以的。”沈伟光眼中闪过一道严厉的光:“我问的,不是这酒好不好喝的事。我记得当时就提醒过你,除了酒,里面不能放别的东西,对吧?我都忘了,自己有没有提醒过。”狄旭杰更加警惕了:“是啊,提醒过的。我记得很清楚。”

    “哦,提醒过的!”沈伟光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那后来,你有没有在里面放东西呢?”狄旭杰心中一愣,不知沈伟光为什么忽然这么问?难道收到了礼物的领导,对沈伟光说起这个事情了?不可能吧。狄旭杰的目光在房间里扫视了一眼,并没有发现什么。就硬着头皮说:“我里面没有放东西啊,就只是酒而已啊。”

    沈伟光沉思了,然后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他叹气的原因是,他在帮着狄旭杰跑,但是这个狄旭杰却瞒着他,背地里搞些小动作。其实塞点钱,不是问题的关键。最为关键的,还是狄旭杰有意隐瞒了他。在这种事情上,狄旭杰都会隐瞒他,那么在其他的事情上,就更会如此了。总而言之,沈伟光已经认定,这个狄旭杰不值得自己太信任了。

    沈伟光微微地弯下了腰去,提起了那一盒的红酒,放在了狄旭杰的面前,说道:“那你看一看,里面是什么?”

    看到那盒熟悉的红酒,狄旭杰心头猛然一震。随后,他就打开了盒盖,看到里面的那一刀刀的美金,原封不动地放在里面。狄旭杰还是不肯承认:“呀,怎么回事?里面怎么有这么多的美金?”沈伟光冷冷一笑道:“狄秘书长,你还有必要在我面前装吗?你送领导一盒红酒,他不想要,退还你这么多美金?是天下真有这样的好事,还是你把我当做弱智?”

    狄旭杰感觉到,要隐瞒恐怕已经隐瞒不下去了,他立刻变了一副态度:“沈书记,这是我不好,我承认错误。我这都是为了您啊,我急着想要到省政府那边去,为的就是方便您对那边的掌控啊。”

    沈伟光盯着狄旭杰:“你这是为了我,还是为了你自己,你应该非常清楚。你现在瞒着我这么做了,以后华京方面会怎么看?喏,这个沈伟光竟然带着他的秘书长来跑-官,来送钱!如果给高层领导知道,他们会怎么看待我这个省书记!你是要毁了我的前程吗?”

    狄旭杰求饶道:“沈书记,真的对不起,我没有考虑周到……”

    沈伟光冷冷地说:“你出去吧!”狄旭杰愣愣地站了起来,朝外面走去。沈伟光又说:“把这酒和美金也带出去。”

    狄旭杰出了书记办公室的门,来到了秘书小卢这里,问刚才谁来过。小卢说,梁省长。

    狄旭杰转头就走,心里恨得牙痒痒:“又是梁健!这个常务副省长的位置,如果你不让我得到,你也休想得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