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91无条件落实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省长戚明原本绷着脸,秘书跟在他的身后,从电梯里出来。没想到迎面一阵香风,就有一个女人从他身边进了电梯。戚明一抬头,看到一个漂亮女人,脸长得很不错,很会笑,身材更是惹眼,那个女人还朝他眨了眨,说“不好意思,我急着下去。”“噢……”戚明还没反应过来,嘴巴里就发出了这样的声音。

    随后,电梯的门就关上了。戚明无意地问了一句“这是谁呀?”然后,他就朝前面走向了自己的办公室。他的秘书却留了个心眼,去打听刚才那个女人。不一会儿之后,秘书就向戚明来汇报,说刚才那个女人去过梁省长的办公室。戚明“哦”了一声,就没说什么。

    戚明自从在电梯门闭合的时候,瞥见了蔡芬芬一眼之后,心头就有些发痒。这会儿听说,这个漂亮女人是从梁健办公室出来的,他甚至就有些嫉妒。但是,他随后又想,酷高项目他和陈筱懿联手,硬生生从定海抢过来放在了宁州,肯定已经把梁健气了个半死。这么一想,他心里稍稍平衡了一些。

    然而,随后又有一个念头冒了出来:梁健还真会玩,心里不痛快就叫一个美女来。再想想自己,虽然当到了省长,但是各种束缚太多了,生活远没有以前来得滋润。有时候还真不知道,这么大的权力用来做什么……

    林海峰回去之后,对自己酷高项目攻坚团队绝口不提省书记办公会议的事情,继续紧锣密鼓的进行着准备工作。连林海峰都觉得奇怪,当一个人投入到工作中不停的时候,好像再不可能的事情仿佛也变得有希望了。他不断地用梁健的话鼓励着自己,战斗到最后一刻!没有到最后,就是没有输掉。

    宁州这方面的准备工作也算是拼了,陈筱懿要求提前两天做好准备工作。工作人员没日没夜的加班,宁州市委市政府涉及项目的部门乌天黑地,大家叫苦不迭。

    不过,这是陈筱懿一贯的作风,遇到重要事情就让下面的加班加点搞突击,把面子做到最好,这几乎成为了陈筱懿的必胜法宝。下面的人尽管也很不满,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凡是不低头的,都该调岗的调岗、该降职的降职,反正手段多得是,人也多得是,你不干就找人替上。几次下来,宁州市从上到下声音就统一了起来、步调也一致起来,陈筱懿还多次说,有些干部就是犯贱,非得你整整他才会听话,早听话不就完事了吗!

    所以,在这次迎接美华集团商谈的准备工作中,就是再苦再累也没有人敢说一个不字。纵然如此,商务局、旅游局、国土局等部门的主要领导,还是被陈筱懿多次骂了个狗血喷头。他大声叱责道:“你们这些优惠条件,根本就没有影响力!比如说,你这个土地出让金,不够低,我说了,你听到吗,不够低!”国土局长委屈地道:“不能再低了,陈书记,再低势必让百姓征地补偿等利益都得不到保障了!”陈筱懿道:“所以叫你去想办法啊,否则要你这个国土局长干什么!老百姓个人的利益损失一些,但是换来的是一个地方的大发展,以后他们都到企业去打工,不是这个利益就补偿回来了吗?当然,这些话不能这么说,你们给我好好做工作!”其中一个局长说:“陈书记,土地价格真的不能再低了,上次90亿的台资项目我们就把土地价格压得太低,财政就吃不消,如果这次再这样,恐怕……”

    陈筱懿干脆打断了他:“别跟我说恐怕。在我的字典里,没有恐怕这个词,只有‘无条件落实’这个词!我已经向沈书记、戚省长打了包票,一定会将这个项目搞定。难道你们想让我收回这句话,啊?你们是不是想让我们收回这句话!”

    那几个部门负责人看到陈筱懿火冒三丈,早就已经不敢吱声,都说:“不敢。”陈筱懿朝他们一挥手说:“不敢就好。现在,我对你们说,我只看结果不看过程,反正就这两天你们去想办法,把所有问题都解决好,等到美华集团来的时候,我们开出的条件,必须各个方面都要比汉州优惠,这是我们把美华集团引进宁州的唯一办法。”

    这也是陈筱懿屡试不爽的办法,他的理念是看准一个大项目,不管用什么办法,先把它给引进了。引进来的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对方看到自己的投资成本,与落户其他地方都要低。资本家都是讲成本的,这一点陈筱懿看得非常清楚。就如他看清楚了,上面看重的是政绩。引进大项目就是一个重要的政绩。

    所以,对他来说最重要的就是把大项目大企业给弄进来,至于土地价格是否过低、对失地农民的利益是否完全考虑到了,这些不是重点。如果真要考虑的话,那也应该是他下面的部门去考虑、去操作的事情。

    就这样,只剩下一天美华集团就要来江中了。陈筱懿来到了省长戚明的办公室汇报说:“戚省长,我们的准备工作已经就绪了。我现在恳请戚省长明天能出席商谈会。”戚明点了点头道:“嗯,明天这个会议我要参加一下。”

    戚明盘算过了,这个项目落户宁州,对他来说,有两个大的好处:一是让定海彻底失去了引进百亿企业的机会,这样一来定海明年就搞不成环保养殖项目了。二是在年底前,全省引进外资总额再打上了一剂强心针,恐怕能超过汉东,华京方面一定会对他高度认可。

    基于这两方面的考虑,戚明爽快地答应了第二天参加与美华集团的商谈会。

    陈筱懿又问:“梁健是分管国土的常务副省长,要让他参加一下吗?”

    戚明想都不想道:“我都参加了,他就不用去了吧。”

    陈筱懿道:“戚省长,其实我也这么想,不过还是跟你请示一下。”

    戚明道:“没什么好请示的,就这样了。”

    与此同时,省书记沈伟光正上了从宁州到华京高铁的头等座,他明天约了高层重要领导去拜访,所以今天提早一天去京华,晚上还要会一会有关部委的领导。

    这已经是美华集团到江中的前一天,定海市的所有准备工作,已经做到了极致,也没有什么其他的可做了。这时候,定海团队的成员们,也已经从其他渠道听说了,美华集团将会与宁州市商谈。他们都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团队负责人、商务局局长还跑到了林海峰的办公室问:“林市长,我们之前日日夜夜的奋斗,是不是都白奋斗了!”

    林海峰对那个商务局长说:“任何奋斗都不会是白奋斗!你现在回去,什么都不要说,等我的通知。不到最后一刻绝对不能放弃!”这话的意思,曾经是梁健对林海峰说过的,现在林海峰把它送给自己的部下。

    等商务局长走了之后,他自己也开始怀疑起来。他们如此盲目的准备着,真的有用吗?他本来想要给梁省长打电话,但最终他还是放弃了。说要坚持到最后一刻,就到最后一刻吧!

    那天晚上,梁健失眠了。他原本以为会出现什么奇迹。比如沈伟光或者戚明忽然改变了主意,或者宁州在准备工作中出现了意外,或者项目方忽然提出来他们更看重定海……

    梁健一直等到了午夜十二点,他一直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但是这样的奇迹并没有发生。时间过了十二点,也就是到了美华集团与宁州商谈的当天了。任何奇迹都不可能出现了,不管宁州能不能把项目谈下来,都没有定海的份儿了。定海的100亿项目和明年的环保养殖项目前部泡汤了。

    梁健到此刻才明白,我们不能寄希望于任何奇迹的出现,什么事情都得靠自己。他忽然想到,当初为什么没有亲自去找美华集团的总裁谈谈呢?如果总裁不来,自己为什么就不能飞过去呢?归根结底还是自己的主动意识不够强,才会导致这样的状况。现在,想到这一点已经为时已晚。

    这时候,他听到了敲门声。他很是意外,已经过了午夜,怎么还有敲门声?开门一看,是二乔,她身穿短裙,脸含羞涩地称呼:“梁省长。”梁健问:“二乔,你有什么事吗?”二乔道:“梁省长,我听到这么晚了,你还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失眠了吗?需要什么吗?”

    梁健的目光不由在二乔年轻、诱人的身段上掠过,但是马上道:“二乔,我没事,我这就休息了。”

    第二天,就是美华集团与宁州市的商谈日。梁健在办公室等通知,他是分管国土副省长,还以为会被邀请。但是,没有一个人来请他去参加项目的商谈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