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78支持北川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说明:之浦路与杭州的一条路同名了,现在改为之溪路。本文一切内容结合网络信息虚构,无事实依据,请勿对号入座(以上不计入收费字数)。

    因为意见不统一,中午北川他们回到省政府食堂,吃自助餐,没有应邀在宁州吃午饭。下午就要关于之溪路改建进行商讨,梁健就没有休息,叫上牛达、小傅,再次来到了之溪路沿街的小区、商务场所进行走访。他要亲耳听听群众的意见。牛达和小傅轮流按照梁健的意思,去访问市民、职工,梁健就在一边听着。

    当天下午在国际互联网大会筹备工作指导组驻地、省委二楼的会议室内,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宁州市主要领导、梁健以及指导组成员,还有建设厅厅长江涛,一起坐了下来商量之溪路改建的事情。指导组副组长费海很是积极,主动谈了今天走访看到的情况,还谈了他和组长北川的意见,之溪路要改!

    沈伟光、戚明都在一边听着,等费海说完之后,沈伟光就转向了省建设厅厅长江涛:“江厅长,城建这块你在管,这之溪路的改造,大概要投入多少钱才能改成?工时要多久。”江涛略一思考后回答:“之溪路的改造,可以参照夏涛路。我记得宁州曾经上报过夏涛路的改造费用和工时,差不多的规模,七个月,一点二个亿。”沈伟光听后眉头微皱,他说:“我不是说七个月,我是说一个半月。”江涛道:“这个具体是没有操作过,但是时间缩短,等于工人要加班加点轮班倒了,人工费增加,这样的话要价相应增加,我估摸着,没有一点五个亿下不来。”

    一点五个亿元,一条之溪路的外墙,值得吗?宁州市长曲魏的脸色很难看,他很想马上就起来反对。但是,却见梁健的眼神也正望着他,示意他稳住,所以曲魏才没有急着表态。但是,他的脸还是板着的。曲魏心想,当时在饭桌上就对梁省长说过,这个指导组不要来添乱才好。现在看来真是没有说错。可现在梁省长不让说这种话,他就不说,但是心里真的有气。

    沈伟光的声音再度响起:“戚省长,你怎么看?一点五个亿,并不是小数字,出钱最后还是要政府来出。所以,戚省长的意见很重要。”戚明朝沈伟光看了一眼,又望向坐在对面的指导组组长北川:“指导组北川组长的意见,应该是高屋建瓴的。我们往往从宁州的高度去看问题,视野也逃不出宁州、江中的视野。但是,指导组却能站在华京的高度去看问题,视野可能是全国、乃至世界的视野。所以,如果指导组觉得有必要改建,我们江中就改建。”

    沈伟光又补了一句:“钱没有问题吧?”这话显然是问戚明的。戚明却转而问宁州市长曲魏:“曲市长,钱没问题的对吧?办好这件大事,也不相差一点五个亿了,关键老百姓看到墙面和街道得到改建,也会提升幸福感。曲市长?”曲魏的目光,隐隐约约地再次望向了梁健,这时候梁健的眼神往下一落,示意曲魏可以说话了。

    曲魏说:“戚省长,钱这个事情恐怕还是有问题。因为这一点五个亿,之前是没有列入预算的。这次准备互联网大会,之前的场馆建设、道路、水电、河道等基础设施建设、东湖的美化以及后期还有很大安保、会务等各项投入,超出预算已经很多了。如果再追加这一点五亿,恐怕超支太多了。”戚明见到自己的意见遭到曲魏的反驳,心里就气不打一处来,针对曲魏说:“曲魏同志,你这干大事的魄力还是不够啊!互联网大会办好了,带来的经济效益远远不只是一点五亿。这样吧,你宁州如果钱不够,省财政给你们五千万,这样总没有问题了吧?”

    曲魏还不知如何问题,沈伟光却说话了:“今天我们主要是讨论。我们都说了,梁省长却还没有说话,而梁省长是我们江中筹备组常务副组长,理应发表意见。梁省长,说说你的意见吧。”

    梁健这才身子往前靠了靠,不紧不慢地喝了一口水,然后说道:“我个人认为,指导组北川组长和费海副组长提出来的之溪路改造,出发点肯定是有利于大会、有利于改进市容的。”他这么一说,曲魏第一个抬头看着他,心中想,难道梁健也已经转为赞同指导组了?然而,他又马上听梁健说道:“但,现在问题有两个:一个是钱的问题,一点五个亿不是小数字,但是说白了,钱不是主要的问题。其他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宁州市民的民意问题。今天早上,北川组长和费海副组长提出了之溪陆改建的意见之后,中午我又特意跑到了之溪路旁边的小区和商务区都看了一遍。的确是发现了不少的问题。因为这些小区都已经是老旧小区了,有的卫生没有搞好,有的公告栏坏了,有的车辆乱停乱放,有的保安没有,虽然市民居住在中心城区,但是市民的幸福感并不强,甚至还有不安全感。所以,当地的市民,更期待生活上实实在在地改变,而不只是形象工程。”

    一听梁健说出“形象工程”两个字,副组长费海就不乐意了,盯着梁健道:“梁省长,你的意思是,北川组长和我是想要搞形象工程吗?”梁健一笑道:“我的意思是,您和北川组长是从华京派来的指导组,可能对当地老百姓的需求还不是很了解。所以我才作上述的补充。”费海针锋相对地道:“梁省长,说白了,当地老百姓的需求,归根结底是你们江中、宁州自己的事情,现在宁州的老百姓对他们生活工作环境还不满意,这是当地政府的民生工作还没有做好。你刚才说,我们是华京派来的指导组,我们的任务不是改善民生,这是你们应该承担的职责。我们的任务,是让华京首长满意、让国外元首满意。这一点你应该明白了吧……”

    从费海的神色看,他已经到达了面红耳赤的地步,似是要跟梁健直接争吵了起来。这时候北川说话了:“费组长,我们还是跟江中好好商量吧。我相信,梁省长也能很快明白我们的意思。这样吧,这个事情我们指导组也跟华京方面做一次汇报,将我们指导组的意见和江中的意思反馈上去。也许华京会给我们一个倾向性的意见,那么样的话事情就好办了。”

    戚明马上说:“北川组长,我原则上是同意你们的建议的。”北川朝戚明点了点头。沈伟光却表现得没有那么着急,他说:“北川组长的意见我赞同,可以向华京方面汇报一下。”沈伟光这么一说,北川和费海都相互对望了一眼。其实,北川先前说,要向华京方面汇报,并非是真的要向华京方面汇报,他是想要给江中一点压力。

    戚明马上就感到了他的压力,立马表态说同意北川的意见。但是,沈伟光似乎并没有感受到这种压力,仿佛对他们这个指导组并不是很忌惮。这让北川感觉被反将了一军。他真要是将这个事情向华京去反映,华京方面会怎么看待他这个指导组长?会不会认为他这个指导组长搞不定下面?如果给华京造成这种想法,是得不偿失的。

    但如今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他却是不能退了,一旦退了,就说明他输了,以后这个指导组也就形同虚设了,传出去就更是不好听。所以,北川就站了起来,说:“那么今天就这样。我们再作沟通吧。”沈伟光、戚明、梁健他们也从位置上站了起来,目送指导组离开。梁健似乎瞥见金小楠冲自己笑了一下,但似乎又是朝他们众人笑的,分不太清楚。

    北川他们刚走,戚明就带着怒气道:“梁省长、曲市长,我是不愿意看到我们江中跟指导组的关系搞得很僵的,这对我们后续的工作会造成障碍。以北川为代表的一行人,他们不仅仅是指导组,也是华京的眼睛。”说着,他就快步走出了会场,桌上笔记本等一应东西,都是他秘书匆匆收拾了去。

    沈伟光却很淡然,对梁健说:“梁省长,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吧。”梁健没有理由拒绝:“是,沈书记。”就跟着沈伟光来到了他的书记办公室里。

    茶喝了太多,小卢倒茶的时候,梁健说:“还是给我一杯开水吧。再喝茶胃里有些酸。”沈伟光却坐在办公桌后面,对梁健道:“梁省长是胃里犯酸水,今天某些人恐怕是心里犯酸水了。”梁健知道沈伟光说的是谁。

    沈伟光道:“梁省长,你觉得华京会同意谁的意见?”梁健看着沈伟光,说道:“当然是北川的意见。”沈伟光问:“为什么?”梁健道:“如果这么一点事情,华京都不同意北川,那派他来干什么?”沈伟光微微点了下头:“既然你知道,为什么要反对他?”梁健一笑道:“有事情,我不是从结果考虑的,而是从效果考虑的。”沈伟光露出一丝好奇:“噢,这两者有何区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