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1戏至洪村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一行,六个人,梁健,明德,小五,翟峰,县长,还有明德带来的一个特警。还有两辆三轮车,和两个司机。其余的几个人,都留在了泾县县政府。

    一路颠簸到洪村,太阳都要落山了。刚到村口,就有人认出了车上的县长,一下子就涌出了很多人,喊打喊杀地将梁健他们一行人给围了。

    “下车!”有人喊,有人附和。有些人举着木棍,有些人拿着砖头,有些人身上有伤,鼻青脸肿的。一个个脸上,都是一样的神情,义愤填膺,眼睛里盯着梁健他们,感觉都有火要喷出来。要是目光能杀人,估计梁健他们这会已经被杀了无数次了。

    忽然,明德轻轻推了下梁健,梁健诧异地看向明德,明德示意梁健朝一个方向看。梁健顺着看了过去,看到了洪天宝。他挤在人群中,震惊地看着梁健他们,就要喊出口时,梁健皱了下眉头,朝他微微摇了摇头。洪天宝倒是聪明,立即就明白了,将到了嘴边的话,又收了回去。

    有人往车上扔东西,小五手快,先接住了一个,但双拳难敌四手,眼看场面就要收拾不住,洪天宝站了出来,拦在了大家面前,吼道:“大家先别激动,他们就这么几个人来,不敢怎么样的。”

    梁健下了车,他一动,其他人也都下了车。

    “找个地方,我们坐下来慢慢说,如何?”梁健看口问洪天宝。洪天宝看向人群中的一个老者。这个老者,梁健有几分面熟,仔细一想,上次来的时候,他们见过。

    老者也认出了梁健,抬起手,颤抖的手指指着梁健:“我认得你,你是那个市委书记,对不对?”

    梁健走上前,微微弓腰,道:“大叔,您没认错,我是市委书记梁健。”

    “您可是要为我们做主啊!”大叔双膝一软就要跪下。梁健慌忙扶住,道:“大叔,这使不得。您放心,我既然来了,这主,肯定是做定了,走,我们坐下来慢慢说。”

    “好!好!去我家!”

    梁健扶着大叔走在前面,后面是翟峰和小五,明德他们,唯独那位县长被村民挤在了最后,谁也没给他面子。

    到了老者家里,梁健他们都有人搬了凳子,坐下了。唯独县长,没人给他搬这个凳子。老者看了看梁健,正要示意人去给他搬个凳子,梁健朝着县长说道:“你就站着吧!”

    县长弓着腰,赔着笑,点头说是,还不忘给自己找个台阶下:“站着好,站着锻炼身体。”

    没人理他。

    梁健看向老者,问:“听说今天这事闹得挺大的,你们没人受伤吧?”

    “怎么没人受伤!”老者说道:“七个人都在家里床上躺着。县里不给钱,都没钱去医院看!你说,你说说,这叫什么政府!这简直就是吃人不吐骨头的禽兽啊!”说着,老者就看向县长,颤抖的手指着县长的脸,骂:“禽兽啊!禽兽!老百姓的钱,就养了这样的禽兽!作孽啊!”

    “大叔,您别激动。所谓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政府里这么多人,难免会有几颗老鼠屎,不过您放心,这次的事情,我们一定会给你们一个公道的。”梁健宽慰道。

    老者看向梁健,道:“你这话可算数?”

    帮着端茶进来的洪天宝听到这话,帮着梁健说了一句:“大爷您放心,咱们这位市委书记是难得的好官!他说话,肯定算数。”

    “好!这就好!”老者喃喃道。

    梁健看向洪天宝,道:“你带几个人去把受伤的那几个人送到县医院去,时间也不早了,你动作抓紧一点。”

    洪天宝一听,看了老者一眼,忐忑地问梁健:“那这医药费?”

    梁健看向县长,县长倒也不笨,立即就说:“这我来解决!我来解决!我现在就去打电话安排!”

    他说着,掏出电话就走到外面去打电话。

    老者看到这一幕,感激地看着梁健,抹了把眼角,道:“天宝说得不错,您真是个好官!要不然,他们这几个,这辈子可就不好过了!”说完,他又抹了把眼泪,泪水被他抹散在满脸的褶子里,亮晶晶的,看得人心酸。

    周围站着的人,有人忍不住,开始诉苦:“也不知道是不是我们洪村遭了什么孽,这千辛万苦终于要盼来好日子了,好嘛,一不小心就被人骗了,你说,这要是别那么贪,相差一点就相差一点,我们都是山里人,庄稼人,也不贪心,这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够吃也满足了。可,几万一亩的地,生生地变成了几千块钱一亩,有些还不算钱呢,这不是要逼死我们吗!地被收走,我们今后地也没了,就靠这点钱,怎么过日子!”

    梁建听后,问他:“这事情我已经知道,不过,我比较好奇,当时这么低的价格,你们怎么会答应的?”

    老者难为情地看了一眼梁健,道:“我们这村里上点年纪的人,大部分一辈子走得最远的也就是区里,哪里知道这个行情是咋样的。要不是天宝他们这些孩子在外面打工了解一些情况,我们这是被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呢!再加上,当时这混蛋话也也说得好听,说什么只要我们签了字,以后每年国家补助五千块钱,我们这才同意的。现在想想,这混蛋当时估计就是在给我们画饼呢!”

    正好县长打完电话进来了,梁健看了眼他,他低着头不敢与梁健对视。

    正在这时,有手机铃声响起。梁健看向翟峰,翟峰掏出手机一看,过来耳语:“是娄市长。”

    “给我。”梁健接过手机,走到一旁去接电话。电话一通,梁健就问:“怎么样?”

    娄市长说:“半个小时后,应该就会有效果了。”

    “好的,辛苦你了。”梁健道。说完,又问:“那个记者怎么样?”

    “还好,皮肉伤,不碍事。”娄江源说。

    梁健松了口气,道:“没事就好。那网上的事情,那就辛苦你盯着点了。”

    “应该的。”娄江源说。

    挂断电话,梁健站着想了会,新闻已经到网上了,应该不用多久就会有效果,到时候,肯定会有人给他打电话。

    这事情闹开了,潘长河再想要把这块肥肉给吞下去,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梁健松了口气,这边虽然有人受伤,但还好,没有酿成不可挽回的局面,算是虚惊一场。不过,那个县长是不能留在这里了。事情没结束之前,梁健不可能一直留在这里盯着,防暴警察的事情,肯定和这个县长有关系,他留在这里,不方便洪天宝这边的计划。

    梁健心里有了数后,就将明德叫了过来。

    “你待会安排两个人,把县长带走。”梁健说完,明德一愣:“带走,带哪去?”

    梁健看他一眼,反问:“你说呢?”

    明德看着梁健,怔了一会后,明白过来。然后皱着眉头问:“这不太好吧?”

    “光卖地的事情,就够他吃一壶了。这么大的生意,他要是没伸手,你信吗?”梁健瞧着明德,冷声说道。

    明德不再说话了。立即去打电话安排。梁健又给禾常青打了个电话,无论事情最后结果怎么样,这个县长都是留不得的。

    这边事情都安排好后,梁健又坐回去和那个老者唠嗑去了。

    晚上,梁健留在了洪村,老者让人杀了只猪,拦都拦不住,非弄了个杀猪宴,盛情款待了梁健。

    这个晚上,翟峰很忙。

    半夜的时候,县长被明德人悄悄带走,除了村里的几只狗听到了动静之外,只有梁健和明德知道。

    第二天一早,大家都没看到县长,比较惊讶,只有翟峰心里猜到了几分。简单吃过早饭,梁健一行就匆匆出发了。

    离开泾县,就去了山口区。韩国明没料到梁健会这么早过来,有些坐立不安。梁健看着对面坐着的那个人,摇了摇头,问:“让你查的事查得怎么样了?”

    韩国明低着头回答:“查清楚了,是区公安局副局长签的字。”

    梁健看着他:“这么大的事情,一个副局长就做了主,你这个区委书记,当得失败啊!”韩国明的脸色惨白。

    梁健站起来,对他说道:“你知道该怎么做。”说完,他迈步走了。

    韩国明怔怔地坐在那,半响才缓过神来,一咬牙,站起来,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快速地摁了一串号码:“让姚伟到我办公室来!”

    对面应该是问了一声姚伟。韩国明怒骂:“还有哪个,公安局的那个!你的脑子干嘛用的,这么久了,连几个领导的名字都弄不清楚!”骂完,砰地一声就将电话砸到了电话机上。

    车子在回市区的路上开到一半,小许的电话终于打来了。

    梁健接起电话,就抢先说道:“许秘书啊,你可终于给我回电话了,这事情,已经收不住了!不知道那个人把这事情弄到了网上,现在网上铺天盖地都是这件事的报道,宣传部想尽办法也拦不住啊!”

    小许沉默了一会,许是因为梁健将他想说的话都说完了。半响,他有些干涩地回答:“新闻首长都已经看到了,首长让我给你带句话。”

    “省长说了什么?”梁健问。

    “首长说,这事情,无论如何都要控制住。不能老百姓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要不然还要政府干什么!”小许说完,顿了顿,又问梁健:“梁书记,您明白意思了吗?”

    梁健皱起了眉头,他没想到,即使是这样的局面,徐京华竟然还在这件事情上不想松口。梁健沉下脸色,想了下,回答:“不是很明白,许秘书能给我解释一下吗?”

    小许咳了一声,道:“首长的意思是,合同都已经签了,这事情只能这样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