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5 识趣之人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鲁山心里奇怪,这梁建为何好像火气很大的样子,难道是谁惹了他吗?

    其实,梁建不过是因为康丽的事情,心内有些悲凉,鲁山的突然打扰,就让他多了几分情绪。但,很快,他就平静了下来。

    他看着鲁山,等着他开口汇报。

    鲁山微微舔了一下有些干燥的嘴唇,缓缓说道:“前几天的时候,我正好在信访办那边,有人送了一封匿名举报信过来。这封信里讲的事情,正是洪兵当初的那件事情,而且,信里所诉,还牵扯到了我们镜州市的一位重要干部。事关重大,我也不敢轻易相信,所以这几天就派人暗中调查了一番,发现信中所诉,虽然有所夸大,但基本属实。这位重要干部,确实在当初洪兵的那件事情当中存在原则问题。”

    鲁山说到这里,忽然就停了下来,目光看着梁建,想看看梁建是什么反应。

    梁建脸色平静,鲁山这番话,他大概能猜到他所说的这位重要干部是谁,基本就是倪金无虞了。

    不过,梁建先说出来不合适。所以,梁建看着他,就说道:“怎么不往下说了?没了?”

    鲁山忙一笑,道:“还有。洪兵当时的事情,已经确定是被人栽赃的,当时倪金同志跟我说是能力有限,找不到背后伸黑手的人。但这几天我调查了一下后,发现,这件事其实背后伸黑手的那个人做得并不严密,即使我是隔了这么久才去查的,依然能找到不少蛛丝马迹。而倪金当时之所以那么说,是因为这幕后伸黑手的人当中,有一位就是他。我手中已经有明确的证据证明,当时用于栽赃洪兵的那些证据,有很大一部分都跟倪金有一定关系。”

    梁建听完鲁山这话,看着他,往后面沙发里一靠,然后慢悠悠地说道:“既然你已经有确凿的证据了,那这个事情,直接上报省纪委即可,何必多此一举,来跟我汇报!”

    鲁山嘿嘿一笑,道:“这些证据我在今天早上就已经送往省纪委了,想必那边很快就会有动作。洪兵和王雪娉是您的朋友,我想着他们的事情,您肯定关心,所以擅作主张来跟您做了汇报。另外,还有一件事,我想征求一下您的意见。”

    鲁山这人还是挺会做事的,而且,虽然他来得不是很是时候,但这个马屁也不算是拍在马腿上,顶多就是拍的时机没找好。

    当初洪兵的事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草草收尾,梁建心中是有些不满意的。但毕竟那会他人在华京,救出洪兵也是托了乔任梁,借着乔任梁的手做的。如果他揪着不放,非要分出个黑白来,到底是不方便的。所以,洪兵平安出来后,他就没再插手这件事。此次过来,之前下午在酒店门前看到倪金的时候,梁建心里就想过了,这笔账要是有机会,还是要算一算的。没想到,这个想法,很快就有人帮他给实现了。

    看来,鲁山还是挺懂得抓住机会的。梁建猜他应该是得知梁建跟王雪娉的关系后,才动手查的这件事。不然的话,他一个上任还不算久的市委书记,没必要去冒这种风险,得罪一个权力不小的纪委书记。

    梁建看着鲁山,心里暗暗地点了点头,一个懂得审时度势,并且能够及时抓住机会的人,只要运气不是太差,那么迟早是会成功的。

    “什么事情?”梁建收起心思,问他。

    鲁山说道:“洪兵的那件事,跟他上面的那位局长,也有一定的干系。这位局长如今年纪也差不多了,也该退二线了。洪兵的能力不错,所以我想着,也差不多是时候把这个副字去掉了,您觉得怎么样?”

    梁建回答:“这个是您的事情,不用问我。你觉得合适就行。”

    “我是觉得以他的能力,是完全可以胜任的。不过,他毕竟年轻,资历上可能差一点。如果这个时候上位,很可能会招来不少的流言蜚语。”鲁山说道。

    梁建看了他一眼,道:“我们任用干部,除了看资历外,还要看能力。光有资历,没有能力,有什么用!”

    鲁山微微一笑,道:“我明白了。”

    “另外还有事吗?”梁建低头看了眼时间,下起了逐客令。鲁山会意,忙站了起来,道:“没事了。那我先告辞了,您早点休息。”

    “我让牛秘书送送你。”梁建也站起来,说道。

    鲁山忙摆手,道:“不用。我来的时候,也没跟牛秘书打招呼,走的时候,怎么好意思让牛秘书送。我自己下去就行了。”

    梁建当然不是真想去把牛达叫过来送他,不过是句客套话。他拒绝了,梁建也就顺坡下驴了。

    鲁山走了,梁建坐回沙发上想了一会。这个鲁山,是个识趣的人。识趣的人,往往也有趣。

    梁建想着,微微笑了笑。和有趣的人打交道,才不至于无趣。

    只是,梁建不想一下子就跟他走得太近,他作为一个新来的副省长,该端的架子还是要稍微端一下。不能别人一贴上来,他就立马迎上去,这样的话,容易让那些人失去对他们关系的明确界定。梁建得让他们记住,是他们来投靠的他,而不是他来找的他们。如此,才能在今后的合作当中,明确梁建的领导地位。

    第二天一早,梁建刚起床没多久,倪金就来了,手里还拎了一个餐盒。进门,看到梁建,就陪着笑问:“梁副省长早!”

    “早。”梁建正在看报纸,应声的时候,抬眼看了他一眼后,就立即又将目光落到报纸上去了。

    倪金脸上的笑容略微尴尬了一下,而后往前走了几步,再次开口说道:“您早饭应该还没吃吧?镜州最近新开了一家港式早点,里面的东西味道不错,我刚去买了几样特色,您尝尝?”

    “放那吧先。”梁建头也不抬地说道。

    倪金是想来赔不是拉拢关系的,没想到,却是热脸贴了梁建的冷屁股,他这脸上顿时有些挂不住。尴尬地在那站了几秒后,见梁建还是一副连看都不想看他一眼的样子后,只好将早餐盒留下,然后打了个招呼,就出去了。

    他出门,正好金灿也从自己的房间里出来,打算过来找梁建。金灿看到了他,刚要跟他打招呼,却发现他扭头就走了,还是一脸生气地样子。

    金灿看了看梁建的房门,忽然就想起了昨天下车的时候,梁建跟这个倪金说的那几句话。金灿并不知道洪兵的事情,心里不由得想,莫非这个倪金跟梁建以前就有过节?

    金灿想,梁建以前也是从镜州出去的,难道这个倪金跟梁建那时候就认识?但金灿再仔细想想,好像她所了解到的,这个倪金似乎是梁建离开镜州后,才去的镜州。他们两人之间,应该是没什么交集才对。

    金灿一边疑惑梁建和倪金的关系,一边敲响了梁建的房门。

    “进来。”金灿得到梁建的允许后,推门进去,没走几步,就看到了倪金拿来放在客厅桌子上的那个食盒。

    梁建此时放下了报纸,看向金灿,说道:“这是刚才倪金送来的早餐,你看看,里面都有些什么,要是够吃,就让酒店厨房别送来了。”

    金灿点头,走过去打开食盒看了一下后,回答梁建:“里面东西不少,应该是够吃的了。”

    “行,那你跟酒店说一声吧。我去换身衣服。”梁建从沙发里起身,往里面卧室走。金灿看着这食盒,心内是越发的疑惑了。这倪金和梁建到底是什么关系?

    早上是会议时间,吃过早饭后,梁建就带着金灿和牛达下楼去会议室开会。他到的时候,人都已经到齐了。

    会议是由鲁山亲自主持。鲁山讲话的功力还不错,而且,在会议上讲的也不全是面子工程,也讲了不少实际存在的问题。他这样,敢于暴露自己工作的问题,这一点让梁建还是比较欣赏的。

    会议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忽然有人从外面将会议室的门打开了一条缝,探头进来,扫了一圈后,落在了坐在一旁正做会议记录的鲁山的秘书身上,此人得到秘书注意后,招了招手,将秘书给叫了过去。

    秘书走到门口,两人耳语了一下后,秘书皱了皱眉头,然后跟那人低语了一句后,就立即扭身快步往鲁山这边走了过来,

    “书记,酒店门口有人说是跟梁副省长认识,想见梁副省长。”

    鲁山眉头一皱,然后扭头看了正在专注听下面的人汇报工作情况的梁建一眼后,就起身拉着秘书走到了一旁,然后细问道:“是什么人?”

    秘书回答:“这个不清楚。”

    “那你先去问清楚了,再来汇报。”鲁山说道。

    秘书点头,然后匆匆忙忙地就出去了。

    梁建早就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鲁山回到座位后,他就转头对鲁山轻声问道:“怎么了?”

    鲁山回答:“暂时还不清楚,不过不是什么大事,我让秘书过去了。”

    梁建没再多问。

    我的微信公众号是“行走的笔龙胆”,欢迎过来。留言必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