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6 帮个忙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后来,梁建跟着林海峰还去了养殖区转了转。林海峰跟这些养殖户的关系,确实不错。半路上,还有个养殖户拿了几条刚从海里捞回来的新鲜海鱼非要送给林海峰。送鱼的,是个四五十岁左右的中年妇女,十分热情。两人推推搡搡了许久,林海峰才终于勉强将这大姐给劝了回去。

    人走后,梁建看着林海峰,笑着说:“这些养殖户好像挺喜欢你的。”

    林海峰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这里的人其实都不错。你别看这些人好像是竞争对手,其实有事了,他们特别团结。我这里来得比较多,有时候一个人也经常过来转转,所以跟他们也都混熟了。”

    林海峰的这话应该不假,毕竟那些养殖户对他的态度是能看得出来的。如今,能这样踏踏实实地融入群众中去工作的领导,已经不多了。林海峰这样的,可以说是凤毛麟角。就比如梁建自己,当年自己还在境州的时候,也喜欢往群众中跑,后来当市委书记,也会跑,可如今,却是不怎么跑了。好像是位置高了,自己也把自己弄得跟群众脱离开来了。大部分领导,也都是和梁建一样,越往高处走,就越脱离群众。而林海峰作为一个地级市市长,能这样脚踏实地地去干,还是值得赞扬的。

    梁建虽然因为之前跑步的事情,对林海峰有些意见,但一码归一码。此刻,他还是伸手拍了拍林海峰的肩膀,笑道:“你这种工作的态度和方式很好,希望你能一直保持下去。”

    林海峰得了梁建的夸奖,和认可,顿时开心地笑了起来,忙说道:“能得到您的认可,是我的荣幸。我一定会保持下去的。”

    此时,太阳已经完全起来了,五月下旬的阳光洒在身上,已然有种灼热的感觉,虽然海风吹在身上挺凉爽,但还是吹不走这种灼热感。

    林海峰也没带着梁建多转,又稍微走了会后,就带着梁建回到了陆地上。准备上车的时候,林海峰忽然说:“梁副省长,您喜欢吃海鲜吗?”

    梁建不知他打算做什么,有些讶异地看着他回答:“一般,怎么了?”

    林海峰道:“您要是喜欢吃的话,这个时间,正好可以去旁边的码头转转,外出捕鱼的渔船差不多都回来了,都是最新鲜的海产品。”

    梁建对海鲜一直都不是很喜欢,这可能跟他从小的生活环境有关系。他对林海峰微微笑了笑,道:“不用麻烦了,先回去吧,时间也不早了。”

    林海峰点头。

    上车的时候,原本是牛达陪着梁建坐,林海峰坐前面。忽然,林海峰拉住牛达,道:“牛秘书,你坐前面吧,我有些工作想跟梁副省长汇报一下。”

    牛达看了眼梁建,梁建朝他点了点头。

    林海峰跟梁建坐了一排。车子启动后,梁建等了一会,没见林海峰开口,微微皱了下眉头,然后问道:“你刚说有工作要跟我汇报,是什么内容?”

    林海峰支吾了一下后,道:“您别生气,其实我今天这么早把您带到这里,并不是想在您面前邀功,而是想请您帮个忙。”

    梁建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地沉默了一会后,道:“是不是跟这个养殖场有关?”

    林海峰点头:“‘环保养殖’这个概念我提出来后,市委书记吕良同志一直不是很赞成。定海的经济不比宁州永州这些城市。吕良同志的看法是认为,目前定海应该首要发展经济,而不是烧钱去讲环保。但我认为,如今社会发展迅速,环境污染也越来越严重,我们应该要严肃正视这个问题,并且积极应对,努力改善。”

    “你的意思,是让我去劝劝吕良同志,让他支持你的想法?”梁建问林海峰。

    林海峰摇了摇头,道:“吕良同志虽然与我意见相左,但他也没有公开反对过。这一年多来,对我的工作,虽然谈不上大力支持,但也没有阻拦过。这一点,我很感谢他。”

    “那你想让我帮你什么?”林海峰迟迟说不上重点,梁建有些烦躁了。

    林海峰应该是感觉出来了,脸上露出些许讪讪之色,然后说道:“我是想,省里要是觉得‘环保养殖’这个概念还可以的话,能不能在政策上略微支持一下?”

    梁建听了这话,皱起了眉头,问:“你这个所谓的支持,是什么概念?”

    林海峰又支吾了一下,然后回答:“经济,工作双方面的支持。”

    梁建看了他一眼,道:“这个我现在没办法回答你。回头再说吧。”说完,不等林海峰反应,梁建就立即又说道:“起来得早,这会儿倒是有些困了。我先眯一眯,到了你叫我一声。”说完,他闭上了眼,不再给林海峰说话的机会。

    林海峰坐在那里,脸上路过些许失望的表情。

    林海峰的想法,梁建是大概清楚了。不过,这个事情,梁建一个新来的副省长是拍不了板的。梁建能做的,就是先放心里。若是,以后有合适的机会,替他说上一两句话,也未必是不可以。

    但这个合适的机会什么时候出现,梁建也不好说。梁建不想让林海峰抱有期望,所以他只能这么回答。

    而且,对于现如今的梁建来说,他最重要的是培植自己的势力,然后在江中站稳脚跟。只有站稳了脚跟,才能让自己的声音在江中洪亮起来。这是梁建这么多年在官场当中起伏,所得到的经验。

    一路上,林海峰欲言又止了好几次,都被梁建闭着的眼睛给把话都挡了回去。

    回到酒店后,梁建径直就回了自己房间。

    这会,金灿已经起来了。梁建刚回到房间,她就过来了。一边给梁建倒了杯水递到手里,一边说道:“牛达跟我说,海峰市长带您去参观养殖区了?”

    梁建拿着水杯,在旁边沙发上坐了下来,点头道:“是的。对了,餐厅还有早饭吗?我有些饿了。”

    “您还没吃早饭?”金灿惊讶地问。

    梁建道:“出去得急,忘了。”

    金灿一边往放着座机的桌子走,一边低声抱怨:“这海峰同志是怎么回事?这么早带您出去,怎么也不给您安排个早饭?”

    梁建看着她那不悦的脸色,无声地笑了笑,没说话。

    金灿给前台打了电话,让他们送份早餐过来。放下电话,金灿似乎心里对林海峰的不满还没撒完,又说道:“要我说,这海峰同志真是太不应该了,他怎么能让您饿着肚子去参观养殖区了。再说了,这参观养殖区一项,本来就在计划里,他也是知道的。他何必这么着急,一大早就把您拉过去!”

    “好了。”梁建笑着打断了她,道:“这也是我自己愿意去的。海峰同志可能是有些过于急切地想表现自己了,但是,这一趟跟他私自过去,也让我对他有了一些新的了解。仅从工作上说,这个海峰同志应该是个好同志。这没吃早饭也不是什么大事情,我估计林海峰他自己也没吃,你回头就别到他面前去说了。”

    被梁建这么一说,金灿立即意识到了刚刚自己一时失态了,当即脸上挂出了一些讪讪之色。低了头,轻声道:“我知道了。”

    “你吃了吗?”梁建岔开话题,问她。

    金灿点头:“吃过了。”

    “对了,牛达也没吃,你再让酒店多送一份过来。”梁建说道。

    金灿又打电话去了。

    早饭还没来,定海市市委书记吕良先来了。

    金灿开的门,吕良看到金灿,先说到:“金副秘书长早啊。”

    “吕书记早。”金灿打完招呼,就讲吕良让了进来。

    吕良往前走了几步,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准备站起来的梁建。吕良快走了几步,到了近前,伸出手,去梁建握了个手,两人客套寒暄了几句后,坐了下来。

    刚坐下,吕良就试探着说道:“梁副省长,我听下面的人说,海峰市长一大早就把您给拉到于村养殖区去了啊。”

    于村养殖区,应该就是林海峰带梁建去的那个地方。

    梁建笑着说道:“这消息传得真快,我才刚回来,你都已经知道了。”

    吕良道:“您跟海峰同志走的时候,正好我的秘书看到了。”说着,他顿了顿,然后迟疑了一下,又接着说道:“海峰同志其实其他都挺好,就是这个习惯不太好,他太着急了。其实,您来之前,我就提醒过他,让他别急着带您去那个于村养殖区,没想到,他还是没听我的。不仅是带您去了,还是还是一大早就把您给带过去了。”

    听吕良这话,他似乎是不太愿意梁建去那个养殖区。梁建疑惑地问吕良:“为什么你让他别急着带我去那个于村养殖区?”

    吕良听后,回答:“您可能有所不知。其实,像于村这样的养殖区,在定海有不少个。于村的这个养殖区在海峰同志和下面那些同志们的努力下,目前进展不错,但其他的养殖区,情况还不容乐观。海峰同志这一年多来的付出,我是看在眼里,也是肯定的。不过在我看来,这个事情,目前还没到可以拿来跟上级领导汇报邀功的时候。我打个比方,今天海峰同志带您去参观了于村养殖区,回头您要是在哪看到了其他养殖区的现场情况,您心里肯定是会有疑惑的。您很可能会觉得,这于村养殖区,是我们定海市为了迎接您的到来,特意做出来给您看的面子工程。我特别不希望,给您心中留下这种印象,所以,我宁可冒着被您认为我是故意抹黑海峰同志,也要把话跟您说清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