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9别无他法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他说这话的时候,并不敢直视梁建的目光。这表现,更加让梁建坚定自己的猜测了。

    他又问了一句:“这个秦可跟那个出意外的记者是什么关系?”

    “同事加朋友的关系。”田望回答,语气自然,丝毫没有什么不肯定的意思。梁建断定,田望肯定和这个秦可有过比较深的接触,而他给梁建的资料,说不定就是秦可给他的。这么一想的话,那田望把这件事给梁建,会不会是他自己想做这件事,又因为他自己的身份不好直接出手,正好梁建找上门,他就借机将这件事给了梁建,然后‘借刀杀人’呢?

    当然借刀杀人这个词有些严重了,但如果真是梁建想得那样的话,那无疑,梁建是被田望利用了。

    想到这个,梁建心里顿时有些不舒服。可再一想,梁建是自己找田望希望他帮忙的,也不能全怪田望。如此一想,心里的不舒服倒也没了。说到底,两人顶多就是互相利用。只是,梁建觉得,利用无所谓,摊开来说,田望如果坦诚了他和秦可的关系,这个关口上,梁建十有八九还是会接手这件事的。毕竟,他急需一个‘出口’。

    没聊几句,秦可从蔡根的办公室出来,然后径直来了田望办公室。她一走进来,看到梁建,愣了一下。

    田望立即给他们两做了介绍。秦可一听到梁建的名字,立即就露出笑容,走过来跟梁建握了手。

    梁建伸出手之前,看了田望一眼,田望脸上流露出一丝尴尬,但立即又藏了起来。

    看来,田望已经跟秦可提过他了。梁建不由得在心底叹了一声。

    “梁主任,久仰。”秦可笑着说道。秦可虽然39岁,但她身材娇小,脸蛋也不像现在主流的那种以瘦为美的感觉,而是带着点肉,白里透着红,一头秀发随意地在头顶扎了一个球,加上皮肤不错,倒像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女人。

    梁建又往下打量了一下,她虽然身高不高,但胜在比例匀称,该凹的地方凹,该凸的地方也凸得出来,一袭黑色连衣裙一裹,再跟她那张有些逆生长的脸一对比,倒是反衬出一些不寻常的韵味来。

    “秦主编久仰我?这从何说起?”梁建笑着问她。秦可转头看了一眼田望,说道:“田秘书经常跟我提起您,说您的文笔十分厉害。我也是个搞文字的人,而且也有点功底,所以一直在想,如果有机会的话,能跟您切磋一下就好了。”

    秦可目光停留在他的脸上,竟带着些挑衅的味道。梁建不由得笑了起来,这个秦可还真有些意思。这笔头下的功夫,竟然也想切磋。

    他笑道:“我这手底下的功夫,那是针对我这个工作的,跟秦主编的不一样,不好切磋。”

    梁建说完这话,秦可眼里的那些挑衅的意味就收了起来。田望又插进来说了两句后,三人围着田望的办公桌坐了下来。

    刚坐下,梁建脑子里还有些迟疑,田望却率先开了口:“秦主编,你跟梁主任说说那件事,说不定他能帮你呢。”

    梁建看了田望一眼,有些怪他这样的自作主张。

    “梁主任,事情的大概您应该知道了吧?”秦可说道:“其他的我也不说,我就说说我那个朋友的意外吧。那个事情,疑点挺多,我们都认为,他的事情很可能不是意外,而是人为。”

    怀疑是认为这一点,之前资料中也有提到,只是……梁建沉默了一下,问秦可:“你们手头有证据吗?”

    秦可回答:“实际的证据还没找到,不过我们……”

    “没有证据,那只能是意外。”梁建说道。这话引起了秦可的不满,她的脸色立即就沉了下来。田望见秦可的脸色沉了下来,脸上也有些不好看。秦可冷声说道:“听梁主任的意思,似乎是在劝我,我朋友的死就这样算了?”

    梁建看了眼田望,然后慢慢说道:“我只是告诉你,要用证据说话,尤其是在这种地方。所谓隔墙有耳,任何没有证据的话,都不要随便说出口,否则的话,你可能还没替你朋友讨回公道,自己就首先遭殃了。”

    “这里怎么了?我说了又怎么了?难不成他们还想把我也给灭口了?我虽然现在手里没证据,但我能肯定这件事绝对不是意外,我早晚会找到证据的。”秦可忽然变得很激动。梁建看向田望,田望神色中有些难堪。

    “田秘书,我觉得你应该劝劝你这位朋友。”梁建说完,田望的脸色微微变了一下。他用了这位朋友这四个字,就是在告诉田望,他已经知道田望的那些小算盘了。

    田望沉默了一下,对梁建说道:“梁主任,不好意思,我不应该瞒你。”

    梁建笑了一下,道:“你实说,我也会接这件事。不过,这件事怎么做,我希望你不要插手。”

    田望犹豫起来。秦可沉不住气,质问道:“你什么意思?”

    梁建没理她,看着田望,等着他回答。

    “行,不过你得告诉我你打算怎么做。”田望像是下了一个很难的决定。说完,他就看了一眼秦可。秦可在他的目光下,慢慢冷静了下来。

    他跟秦可的关系,真的不简单。梁建看在眼里,心想。

    梁建笑了一下,对两人说道:“我接下去要说的就是这个,你们听得时候不要着急,听我说完,你们再发表意见。”

    田望点点头:“你说吧。”

    梁建看了眼秦可。田望代替秦可回答:“你说吧,我们都不会打断你。”

    梁建点点头,然后将自己的想法,娓娓道来。

    梁建的想法,本来还不成熟,可刚才到了田望办公室后,经过这一番谈话后,心里已然有个雏形,差的就只是细节上的东西了。

    当然,他不会对田望全盘托出,说得只是他认为能说的部分。

    他将他准备去找郭铭泰谈判,还有为什么要找郭铭泰的理由说了。至于,他拿什么谈判,和他找郭铭泰谈判对他自己有什么好处这些都没说。

    听完后,秦可迫不及待就要说话,田望拦住了他。他看着梁建,问:“你去找郭书记,郭书记能同意追究这件事吗?”

    “要是我说要追究黄金军那肯定是不会同意的,但如果换个跟郭书记没关系的人,那答案就不一样了。”梁建回答。

    “如果不能追究黄金军,那这么做还有什么意思?黄金军那个人渣才是这件事背后最大的混蛋!我们不能就这样放过他了!”秦可怒气冲冲地说道,盯着他的目光里,除了愤怒之外,还充斥着不屑,轻蔑。

    梁建知道,她是将他看成了那些欺软怕硬,又想借着这件事占便宜的人了。

    梁建无奈地摇了摇头,看向秦可说道:“你刚才也去见了蔡市长,他什么态度?”

    秦可脸色猛地一变,偏过脸不说话了。

    “蔡市长都没能力去做的事情,我自然也做不到。但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郭书记现在几岁,我现在几岁。这些账,不是不算,只是晚点再算。我相信,凭我的能力,总有能算清的那一天。”梁建看着她说道。

    秦可的身躯微微震了一下。几秒后,她转过脸来看着梁建,问:“那我凭什么相信你,以后你还会帮忙追究这件事?”

    “田秘书应该清楚我的性格。”梁建转头去看田望。

    田望似乎也有些不死心,问梁建:“难道你真的没有什么办法能把这个黄金军绳之以法吗?”

    “你认为我比蔡市长还要有权力吗?”梁建反问他。

    “你老丈……”田望脱口就说到,梁建听到那个字,立即就打断了他,皱眉警告了一句:“田秘书,这些事是我自己的事情,我不希望牵扯到其他人,而且,他们也确实帮不上忙。我希望,你以为不要再有这个想法了。”

    田望看了看他,有些悻悻。

    梁建又看向秦可:“你要是真的不甘心,那这件事我放弃,不插手了。刚才我说的方法,是我能想到的我能做到的对你们最有利的办法了。除此之外,我别无他法。”

    秦可犹豫不决,看向田望,向他求助。田望略微低着头,半响后,忽然叹了一声,抬头对秦可说道:“既然梁主任都这么说了,那这件事就先按照梁主任说得那样办吧。虽然不能把黄金军怎么样,但那个李芸也算是罪魁祸首之一,如果能将李芸绳之以法,也算是给你朋友报了一半的仇了。而且,李芸一直都是黄金军的得力助手,没了她。黄金军这一次也算是伤筋动骨了。”

    秦可似乎很信任田望,田望这么一说,秦可也没意见了。她说:“我听田秘书的,不过其他人,我还得跟他们商量一下。”

    “没事,你尽管去商量。”梁建道。

    “那你先不要去找郭铭泰,等我这边跟他们谈好了,你再去。”秦可又说。

    梁建犹豫了一下同意了。毕竟那个记者是秦可他们的朋友,死者为大,梁建应该给予他们一定的尊重。

    而且,这件事已经拖了这么久了,蔡根那边应该也不会一下子就改变态度了,所以再等个一两天也能等得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