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一个谜坑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今天晚上这一趟,梁珀虽然最后也没说到底要让梁健帮什么忙,不过经过包厢里那一段后,他心里也已经是清楚了。只是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遇上老唐的朋友杨叔叔,这让梁健始料未及。

    回去的路上,他也不由得感慨,这世界还真是小,这样也能碰上熟人。

    只是,有了杨叔叔的这一层关系,恐怕今后梁健要想跟梁珀划清界限是比较困难了,当然,如果梁珀去了南苏省,倒又是两说了。

    这么一想,梁健倒是希望梁珀能去南苏省了。但,这也就是梁健这么一想而已,这是梁珀的私事,梁健肯定是不会去插手的。

    这么胡思乱想了一通,就到了家里。霓裳和唐力都已经睡了,项瑾靠在床上在看书,一头长发披散在白嫩的肩头,透出一股慵懒的美丽。梁健笑着走进去,项瑾听到动静,抬眼看了他一眼,没说话,表情有些冷淡。梁健知道,这恐怕是在怪他晚上不回来吃晚饭还不提前通知的事情。不过,梁健也知道,项瑾这也不是真要跟他闹脾气。所以,他上前赔了个不是,又哄了几句,这事也就过去了。

    第二天,梁健依旧忙朱明堂那篇稿子的事情,至于向阳的事情,他想等朱明堂稿子的事情搞定了之后再去解决。反正向阳也等了一段时间了,正好也让他再多等一段时间。那个事情,在向阳手中肯定已经拖了一段时间了,否则的话按照向阳如此看不起他的性格,估计也不会想着让他来试一下。他这也算是‘病急乱投医’了,不过这个乱投医最终是投对还是投错暂时还不好说。所以,梁健也不急着去办向阳这件事。除此之外,他这么做,一是也想出出心头的这口气,二呢他实际上暂时还没有什么好的主意。

    一般情况下,一篇稿子两天时间梁健肯定能搞定了,不过出于谨慎,梁健还是又多花了一天时间,将这篇给朱明堂写的稿子从头到尾仔细地斟酌了一遍,确定已经没有一丝不妥当和疏漏的地方后,才准备拿去给朱明堂。

    第三天早上过来,梁健又将稿子检查了一遍,然后给姜仕焕打了个电话,跟他说了一下稿子已经写完,问他是否现在交过去。

    姜仕焕让他等一等,他先去看一下朱明堂那边。一会儿时间后,姜仕焕就给梁健回电话,让梁健过去。

    梁健立即带上稿子,往姜仕焕那边赶过去。到了姜仕焕办公室门口,他门开着,显然是正在等梁健的到来。一听到声音,立即就从里面出来了,跟梁健打了一声招呼,就准备带着梁健往朱明堂办公室去。

    梁健拉住他,将手里装着稿子的文件袋递给他,说:“姜大哥,你再帮我把把关吧。”

    姜仕焕笑着拒绝了。他说:“我的稿子朱部长很熟悉,我拿你的稿子稍微动动,他就能看出来。而且,我对你的笔头功夫可是很相信的,我即使拿过来改也只能往差了改,绝对是改不了好的。”

    梁健知道姜仕焕最后这话是谦虚了,姜仕焕的笔头功夫那在以前也是有名的,只不过这些年他当上领导后,就不怎么亲自写稿子了,这名头才淡了下去。梁健跟姜仕焕互相客气了几句后,姜仕焕就带着他去找朱明堂了。

    刚才姜仕焕说的话,其实也在理。以朱明堂对姜仕焕的熟悉,姜仕焕在梁健的稿子上稍微动一动,他应该就能看出来。这本是他安排给梁健的任务,要是姜仕焕插手了,朱明堂或许表面上不会说什么,但心底里肯定是会把梁健看低了,顺带也会对姜仕焕有意见的。所以,梁健也就没再提让姜仕焕帮他把关这话。

    姜仕焕把他送到朱明堂办公室门口后,跟朱明堂的秘书打了个招呼就走了。梁健推门进去,朱明堂在办公桌后批阅文件,听到梁健的声音,抬头看了一眼,说了一句“坐”,就又重新埋头去看那些文件了。

    梁健走到对面坐下来后,将稿子从文件袋中轻轻抽出来放在桌上,然后静静地等着。等了大约五六分钟,朱明堂才终于直起身子,将面前的文件一合,略微活动了一下肩颈后,朝着梁健看了过来。

    “朱部长,稿子已经写好了,您看一下,如果有什么地方写得不够好或者不对的,我再去改。”梁健说着,伸手轻轻按在稿子边缘将稿子往朱明堂那边推了一段距离,这个距离刚好过了桌子中线,既不至于太前给朱明堂带来一定的压迫感,又不需要朱明堂往前探身才能拿到这份稿子。梁健这一次在朱明堂跟前,可谓是做足了姿态的,从进门到现在,他一直都是十分恭敬。

    梁健这是在告诉朱明堂,既然你给了我这个台阶,那我也不会不识趣。

    朱明堂笑了一下,伸手将那个稿子拿过来却轻轻地放到一边,然后开口说道:“稿子不急着看,有件事,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梁建诧异了一下,朱明堂这个进度会不会太快?不过,这话梁建只是在心里想了一下,脸上神情还是镇定的,他道:“您说。”

    “环保局的杨秀梅,你觉得她的能力怎么样?”朱明堂问。他看着梁健,脸上带着一丝难以捉摸的笑容。

    梁健听到他提起杨秀梅,不由得愣了一下。朱明堂身为一个组织部长,问一个人怎么样,那么很可能就是这个人要调动了,而且升的可能性很大。但,杨秀梅不是普通人。他是姜仕焕的夫人。梁健跟杨秀梅做过上下级,又跟姜仕焕是朋友,朱明堂来问他这个事情,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对他的试探,一种是借他的口,想拉拢姜仕焕,也就是示好。

    朱明堂是部长,姜仕焕只是个副部长,而且朱明堂的关系要比姜仕焕多。姜仕焕以前是靠着杨秀梅的父亲,如今杨秀梅父亲早已过世,这一靠山没了,姜仕焕才在副部长位置停留了多年,一直未能再上一步。这样的姜仕焕,朱明堂为何又要示好呢?

    但如果不是想向姜仕焕示好,那么就是对他的试探。可是拿杨秀梅来试探,又想试出什么呢?

    梁健忽然脑中一亮,朱明堂应该是想示好,不过示好的对象,不是姜仕焕,而是梁健。这么一想,之前觉得有些矛盾的地方也就通顺了。

    只不过,杨秀梅一年前刚提了个副处,如果现在又提干,恐怕是要招来一些流言蜚语了。到时候,一不留神,甚至还会影响到姜仕焕的仕途。

    这一点,朱明堂不应该想不到。

    想到这里,刚才觉得通顺的地方又不通顺了。梁健想来想去想不通,索性就不想了,反正朱明堂既然说了这句话,那再说下去,他的最终目的是什么,梁健还是会有机会知道的。

    梁健想这些,花了一点时间,不过朱明堂以为梁健在斟酌怎么回答他这个问题,所以也没催他,只是耐心的等着。

    “杨秀梅同志做事沉稳,思虑也周到,办事能力是不错的。”梁健开口。杨秀梅是姜仕焕的夫人,梁健自然不会说他的坏话。而且,他这话也不算是夸大。杨秀梅性格内敛,聪慧但又不张扬,能力也确实不错。当然,她也有缺点,最大的缺点她是个女人。虽然如今,女人做领导的很多,但女人这个性别确实会在工作中存在一些不便,这些不便是这个社会大环境带来的,不是某个人就能改变的。另外,杨秀梅的性格虽然沉稳,但缺少爆发力,也就是说略微懦弱了一些。对于很多事情,她即使看不惯,也会选择忍。这一点,放在同事相处之间,倒是也还好,有助于同事关系的和谐,利于工作开展,但要是作为领导,面对工作时,也是这样的话,那就不太合适了。曾经有人说过,领导要做好,那就得像男人身上的某个部位一样,能伸也能缩,能硬也能软,伸缩软硬结合,才能将工作和关系处理到最佳状态,也有利于自己仕途的进展顺利。这话虽然粗糙,可这理也是正确的。杨秀梅在这一点上,还是有些欠缺的。

    不过,这后面的话梁健没说出口。他相信,朱明堂在问他这个问题之前,肯定对杨秀梅有过了解,梁健知道的,他肯定也知道。

    “没有了?”梁健简短说了一句就停住了,朱明堂有些意外。梁健点点头。朱明堂审视了一下他,道:“接下去马上就是大选了,环保局那边也有不小的调动,如果杨秀梅同志的能力不错,倒是可以考虑提拔一下。”

    梁健惊了一下,朱明堂难道是真打算提拔杨秀梅?可如果朱明堂这样做了,那肯定会给姜仕焕那边招来一些非议的。别人不会觉得朱明堂是自己想要提拔杨秀梅,肯定会将目光盯在姜仕焕身上,说他以权谋私。这帽子可是不轻啊!

    想到这里,梁健不由得有些急。毕竟姜仕焕是他到北京政圈后,第一个好友。这事梁健不知道也就罢了,但现在知道了,梁健肯定还是要想想办法的。杨秀梅能升职固然好,但要是因此让姜仕焕带上个以权谋私的帽子,那影响到的可是他们两个人,这未免有些不值当。与其冒这个险,不如稳当一些。他们二人年纪都不大,今后机会还是很多的。

    如此一想,梁健就对朱明堂说道:“现在提拔会不会有些急了?好像一年前才刚提了那个督查室的副处长吧?”

    这话其实有些不合适,不过梁健一急,就没太注意。不过,朱明堂似乎没在意,接过话道:“我们提拔一个干部,不是看时间合不合适,得看能力合不合适。既然你说杨秀梅能力可以,那得到重用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