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93救火之职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省政府秘书长金灿接到了一个电话,是卫生厅的加急消息,宁州医院接种过疫苗的6个孩子突发脑炎,还有11个孩子皮肤出现溃烂。如今因为信息发达,这些受害儿童的照片也已经发到了金灿的手机上了。金灿看了之后,触目惊心,又很是心疼这些孩子。她看了看饭桌上的领导,都在有说有笑,气氛很是融洽。她略一考虑,就先走到了梁健这里,向他低声汇报。

    梁健一听之后,脸上的笑意就全部消失了,对身边一个环保部的官员说了一声“失陪一会儿”,就快步走出包厢。金灿几乎紧紧地贴着他一起出来。因为包厢之中很是暖和,金灿脱去了外衣,稀薄的白衬衫内高高鼓起。但是,梁健已经没有闲情逸致来关照这些了,他再次飞速看了一遍图片,确认问题真的已经很严重,他当即决断说:“我会去向两位主要领导汇报,你立刻通知指导组长北川、副省长杨琴、公安厅长郑肖马上到省政府会议室开会。等等,还有监察厅长也要一起来!”

    金灿微微一愣道:“梁省长,由我们出面去通知北川组长、郑常委来开会,是否合适?”梁健看着她说:“时间紧迫,我们不讲究这些了!他们有疑问,你就说是戚省长让他们来的。我会跟戚省长报告。你办事效率高,我信任你。”梁健凝视了金灿一眼,金灿心头立刻就暖洋洋的了,什么也不说了,就通知去了。

    梁健回到了包厢当中,气氛比他出去的时候更加浓烈了。今天虽然酒不多,但是这酒向来都是越喝气氛就越好。梁健也顾不了这么多了,先是在省长戚明耳边简要报告了一下,戚明的神色顿时就变了。梁健又很快过去,向省书记沈伟光简要汇报,沈伟光本来还端着酒杯,听完了梁健的汇报之后,酒杯就被放了下来。梁健建议道:“沈书记,我们去外面商量两分钟吧。”

    沈伟光点了下头,就与环保部的领导就说了两句,本来沈伟光是打算到外面商量完了之后,再回进来陪同环保部的领导。但是,环保部领导很有政治敏锐性,他说:“发生了这种紧急的事情,我们这酒是不能再喝了。沈书记,你是守土有责;我是代表华京的形象,绝对不能妨碍你们的工作。饭以后还可以再吃,今天就到这里。”说着,环保部领导主动带手下一班人,要回酒店去。

    沈伟光当然也明白事态的严重性,没有挽留,就让省委秘书长狄旭杰陪同领导回去,并安排好其他事宜。饭桌上其他无关人员,全部自动退出,只剩下了沈伟光、戚明、梁健和金灿,包厢暂时变成了商量事情的场所。戚明并没有立刻提出处理意见,而是转向了梁健,用责备的语气道:“梁省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是常务副省长、又是互联网大会筹备组常务副组长,问题疫苗这种事情怎么能任其发生!”

    这一声责备是毫无道理的。一方面医院和药品有专门的副省长杨琴分管,另一方面作为筹备组常务副组长也并非对所有搞砸的事情,都有责任。

    但是,梁健并没有去反驳戚明。他不反驳,一方面是认为戚明的那些话根本不值得反驳;另一方面他相信,就算自己不反驳,也会有人来替自己解释。

    果然,省书记沈伟光就在此刻说话了:“戚省长,这个事情恐怕不能怪到梁省长的头上。关于问题疫苗的事情,我之前就接到过举报信,因为里面涉及到政法、统战、食药等多个部门,我当时就交代给了挂职副书记北川同志去协调处理。北川同志和杨琴同志一起召集有关部门研究处理意见。昨天我还特意找北川同志强调这个事情,北川同志说请我放心。看来,我还是没办法放心了!”

    戚明听了之后,就看了看沈伟光和梁健,心里就冒出了一丝不祥的感觉。他本来就有些担心,沈伟光和梁健有一天会联合起来,好在以往沈伟光和梁健的关系似乎很是一般。但是,从今天的情况看,沈伟光好像在有意拉近与梁健的关系。这就让戚明不得不警觉了起来。

    戚明就说:“关于问题疫苗信访的事情,我不清楚。”沈伟光就说:“那就是杨琴同志的问题,她是分管领导,这种事情不应该向你汇报吗?当然,现在也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我们必须第一时间做出处置。”

    戚明一时没有办法反驳,就说:“沈书记,这样吧,这件事情,我全权负责紧急处置。有问题就向您报告。”他又转向梁健道:“通知北川、杨琴、郑肖,还有食药局、卫生厅主要领导立刻到省政府开紧急会议!”沈伟光加了一句:“让监察厅也一起,必须把责任查个一清二楚。”戚明说:“好,监察厅也一起来。梁省长,通知吧。”梁健回答道:“都已经通知好了。我们回到省政府就能开会。”

    沈伟光和戚明的目光转向了梁健,都有些惊讶,但又不得不认可梁健的领导能力和处事效率。沈伟光说:“戚省长,我就在办公室里,这个事没有一个妥善的处理结果,我们都不应该睡觉了。”戚明和梁健都体味到了这句话的分量。

    因为紧急状况,省政府办公厅中已经灯火通明。金灿领导下的省政府办公厅,作风也焕然一新,很有战斗力。更何况,大家都知道办公厅中马上要进行中层竞岗,这段时间只要有点晋升希望的干部,全部都拼了,把自己的最好状态拿出来了。

    戚明和梁健在秘书长、工作人员的陪同下,快步走入了会议室。

    戚明的双手插在风衣口袋里,脸色很是严峻。梁健却还是以往的样子,脸上虽然没有什么特殊的表情,但也没有特别严肃和焦躁。会议室内该来的人,基本都已经到齐了。

    省领导和指导组组长坐了同一面,其他部门厅局长坐了另一面。因为是紧急会议,桌牌显然已经来不及了,但是大家就算没有桌牌,也找准了自己的位置坐好了。梁健发现,指导组长北川的神色要较平日灰暗了一些。副省长杨琴的神情,更多了一份忐忑。

    戚明坐下来后,就冲卫生厅厅长周志道:“你汇报一下情况,到底到了什么程度?”卫生厅长周志看了一眼笔记本,然后脱口汇报了起来:“戚省长、各位领导,目前的情况非常严峻。最新的数据是,11个孩子突发脑炎,还有32个孩子皮肤出现溃烂,还有10多个孩子身体明显不适。”听到这个数字,戚明的眼珠都瞪圆了:“刚才,还说只有6个孩子突发脑炎,11个孩子皮肤出现溃烂,怎么数字上升这么快!”周志苦着脸道:“戚省长,数字还在不断地实时变化。”戚明很是急躁地问:“数字在上升,病情是不是也越来越严重?”周志点头道:“是,戚省长,已经出现有些孩子晕厥的情况……”

    戚明不耐烦地问:“怎么会这样?难道征兆刚刚出现的时候,都没有对那些孩子采取过措施进行治疗吗?”周志的神色更苦了:“开始也就只有发热和红疹的情况,且有些孩子的症状是稳定的,加上我们的病例库中没有类似的病例,以为是那些孩子自身免疫力的问题……”戚明一听就暴怒了:“‘以为是’,如果什么都是‘以为是’,那还要那些专家和医生干什么!还要你这个卫生厅长干什么!”

    北川这时候也只能说话了:“戚省长,这件事情我有责任。当时,沈书记委托我来协调处理,我和杨省长虽然开了会,也让有关部门去排查,但是听了下面的汇报,认为病情不会这么急转直下,没有督促有关医院抓紧治疗……”杨琴的脸色也已经发白了:“戚省长,我也有责任!”

    戚明却打断了他们:“现在不是谈责任的时候。现在是要解决问题。如果这次因为问题疫苗死了人,我们头上的乌纱帽都要保不住。我现在要的是,解决问题、解决问题!要追究责任,自会有人来秋后算账!”

    戚明的这句话,让现场的众多干部都面如死灰。但是,不管心里如何惴惴不安,但会议还是得开。

    卫生厅长周志提出,在各大医院开设专诊,对所有出现症状的接种儿童立刻救治,对近日接种过却没有症状的孩子逐个通知回来检查。同时,组织专家组立刻研究病例,抓紧一切时间拿出治病救人的方案。

    这个思路大家都能接受。但是梁健问了一句:“周厅长,你这思路是不错的,但是不是已经通知下去做了?”周志尴尬地回答道:“还没有,想等领导同意后再……”戚明喊道:“等领导同意?我想,你是想等出人命吧!什么都要领导同意再做,还要你干什么!”周志吓了一跳,连忙道:“是,是,我立刻通知下去。”

    医疗救治工作部署到位之后,梁健转向戚明:“戚省长,我建议对问题疫苗事件的责任追究,立刻启动,否则等华京方面责令我们做,就晚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