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7 慌张的倪金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陆媛走后,梁建在那个房间里坐了好一会,才离开。

    陆媛的出现,好比是一颗石子,落在了他的心湖里,激荡起了不少波澜。那段不堪回首的记忆,一下子全部涌上心头,加上刚才陆媛的那番表现,梁建好像有种回到了当初他在街头看到陆媛跟姜岩走在一起时的场景,心中的愤怒是差不多的。

    但,多年过去,他终究已经不是当初的梁建了。愤怒只是一时的。等他平静下来,这突然的意外,最终也不过是一笑置之。

    但,姜岩的事情,他肯定不会去管。虽然,这可能就只是一句话的事情,但梁建不是圣人。

    走出房间,一抬头,境州市的市委秘书长和金灿就在不远处,两人不知道在说什么。金灿先看到了梁建,跟市委秘书长说了一声后,就朝着梁建走了过来。

    “梁副省长,刚才市委秘书长关一鸣同志来说,这去黎山度假区的省道上,出了一个大型交通事故,救援人员都已经到场了,不过短时间内,可能没办法及时回复交通。所以,鲁山同志让关一鸣同志过来问一问您的意见,您看,是不是可以先去其他两个点,这个黎山度假区就明天再去。”

    关一鸣也已经走了过来,站在金灿后面,等待梁建的指示。

    梁建没什么异议,点头说道:“可以是可以,不过现在时间已经不早了,早上肯定不够时间走一个点了,下午走两个点,时间上来得及吗?”

    金灿想了一下,道:“可能会紧张一点,但赶一赶应该是来得及的。”

    “来得及就没问题。那你去安排吧。”梁建说道。

    金灿点头,然后就带着关一鸣去安排了。

    梁建则是和牛达先回房间了,原本下午是要去黎山度假区,晚上在黎山度假区住一晚,第二天再去另外两个点,上午一个,下午一个。这样的安排,时间上比较充裕。但现在这样一来,今天的时间就比较紧张了,所以梁建要抓紧时间先休息一下,这样待会吃过午饭后,就可以提早出发。

    梁建回到房间坐下来没多久,正考虑,是不是给项瑾打个电话,关心一下。刚要掏出手机,忽然牛达敲门进来,告诉梁建:“梁副省长,纪委的倪书记来了,说是要见您。”

    听到倪金的名字,梁建就想到洪兵的事情。梁建眉头一皱,犹豫了一下后,才对牛达说道:“带他进来吧。”

    倪金进来了,牛达转身就准备去泡茶。梁建喊住他,道:“你先出去吧。”

    牛达愣了一下后,立即会意,马上出去了。

    梁建看着倪金,问:“你不是应该在单位吗?怎么过来了?”他也没说让他坐,倪金站在那里,赔着笑,回答:“我突然想到一些重要的事情,想跟您汇报一下。”说完,顿了顿,又补了一句:“是上次洪兵的那个事情,又有了点新的发现。”

    他主动来跟梁建提洪兵的事情,并且说有新发现,这让梁建一下子就想到,他是不是打算学那个壁虎断尾自保?

    梁建打量了一下倪金,然后说道:“洪兵的事情,不是已经结案了吗?怎么又有新发现了?”

    倪金回答:“结案是结案了,不过我左想右想还是觉得有些地方不太对劲,所以这几天就又仔细地去查了一下,没想到,还真给我查到了一点线索。”

    “说来听听。”梁建平静地看着他。

    倪金微微往前了一步,然后道:“当时洪兵被查,起因是有人寄了举报信到我这边,这一次,我机缘巧合之下,查到了这封举报信,是出自谁的手。然后,又顺藤摸瓜,算是找到了当时陷害洪兵的罪魁祸首。”

    “是吗?”梁建道:“是谁呀?”

    “是洪兵的直接领导,他们局的局长。”倪金回答。

    梁建看着他,问:“你确定?”

    倪金一听,伸手往裤兜一掏,就掏出了一个U盘,然后往茶几上一放,就道:“这U盘里有一份录音,您可以听一下。这个事情,我也是查证了好几次,确认无误后,才敢到您跟前汇报的。”

    梁建看了一眼那U盘,洪兵他们局的局长这个人,之前鲁山也说是有些问题。梁建对鲁山的话,还是有些相信的。毕竟当初洪兵能出来,鲁山也是出了力的。只是,倪金现在将这样一份东西放到他面前,告诉他,当时洪兵差点被双规,是因为这个局长的栽赃。这看来是把梁建当傻子了。

    这要是这么好栽赃,那政府里岂不是就要乱了套。看谁不爽,就捏造几条罪名,找点假证据往纪委一寄。真要是这么简单,这纪委也就没存在的必要了,纪委的作用,是要核查罪名是否属实,事关一个干部的名誉和清白,纪委的每一项行动,都是要经过十分严密和严格的审查之后才能下决定的。这倪金倒好,跑到梁建跟前,把屎盆子往一个人头上一扣,就以为自己能在梁建面前卖个乖,看来他真是把梁建当傻子了!

    不过,梁建却不想拆穿他。他的问题,自有鲁山会去收拾。此刻,他也没必要去跟这个倪金撕破脸,回头再打草惊蛇,徒生事端,给鲁山增加难度。

    他看着倪金,笑了一下,然后说道:“这个事情,你既然已经能够确定属实,那我就不看了。该怎么做,你自己决定就行,没必要来跟我说。”

    倪金讪讪一笑,道:“当时不知道洪兵同志是您的朋友,所以多有冒犯,是我的疏忽,还希望梁副省长宽宏大量,能够原谅我这一次。”

    “工作上有失误也是正常的。”梁建说道:“还有其他事吗?”

    倪金犹豫了一下,道:“洪兵同志在工作上,能力还是比较出色的。这一次,他也是受了委屈的,正好,他们局的局长这一次查出来有问题,肯定是要严格处理的,这样一来,局长的位置就空出来了。要不,我跟组织部建议一下,考虑让洪兵同志再往上走一走,也算是我对他的补偿了。”

    “这个事情,你自己做决定就好,没必要通过我。”梁建说道。

    倪金忙点头。

    “还有事吗?”梁建又问。

    倪金忙说:“没事了,那您先休息,我先出去了。”

    梁建点头。

    倪金看了眼梁建,似乎还是有些不放心,但迟疑了一下,还是扭身出去了。

    他走后没多久,就是吃饭时间了。梁建到餐厅的时候,发现鲁山在,齐山却没见人影。梁建走到鲁山跟前的时候,就问:“这镜州两座山,怎么就只见了一座,另一座呢?”

    鲁山一愣,旋即就明白过来,梁建是在问齐山去了哪里?他当即一笑,回答道:“齐山同志临时有些工作要安排一下,就不过来了。他跟我说了,让我务必好好陪您,等到晚上,他再过来陪您吃饭。”

    梁建道:“吃饭也不是什么大事,不用陪。行了,既然他不来了,那我们就吃吧。早点吃好,早点出发。”

    鲁山忙点头。

    因为时间匆忙,所以午饭也吃得匆忙。梁建不怎么说话,其他人也就不敢怎么说话。一顿饭,几乎是悄无声息地就吃完了。

    吃过后,梁建道:“我先回一下房间,十五分钟后,我们楼下集合。”

    “好的。”鲁山应下。

    走回去的时候,牛达跟在梁建旁边,进到电梯里,旁边没了人时,他忽然就说道:“梁副省长,我刚听行政处的人说,这镜州市长齐山同志是去处理那起交通意外了。”

    梁建之前听金灿提过这个交通意外,金灿只说是重大交通事故,但具体什么情况也没说。梁建之前也没多想,可此刻听牛达说齐山去处理了,那看来这交通意外是真的很重大了。

    梁建又问了牛达几句,牛达都没回答上。那个行政处的人知道得也不多,所以透露的情况不多。

    梁建没再多问。至于,鲁山之前跟梁建隐瞒这个情况,梁建倒也是能理解。他是从省里来调研的领导,这些市里的领导最怕的就是在上级领导来调研的时候出状况,生怕影响领导对他们市和他们的看法。

    十五分钟后,楼下集合。

    鲁山带着秘书和市委秘书长关一鸣同志,在楼下等着。政府那边,来了一个副市长。梁建昨天来的时候,见过一面。早上会议的时候,此人好像也在。

    鲁山给梁建做了介绍,两人握了手后,立即上了车。下午行程紧张,大家都明白,所以一句多余的话也没多说。

    金灿将行程安排得很合理,所以,虽然紧张,却也井井有条,结束时间和之前预测的大概时间差不多。

    回程的时候,金灿忽然接到了一个电话,说了两句后,她放下电话,转头对梁建说道:“是市纪委书记倪金同志的电话,他说他在和昌大酒店安排了晚饭,问您的意思。”

    梁建看向她,皱了下眉头,道:“晚饭不是鲁山他们安排吗?”

    金灿回答:“原本是这么定的。”

    “那你跟鲁山那边确认一下,看看是什么情况。要是鲁山那边已经安排好了,那就按照他那边来。”梁建说道。

    金灿点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