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谁表个态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梁健笑了笑,接着说道:“我知道,现在你们当中肯定有一半人以上都在骂我,觉得我站着说话不嫌腰疼。那今天我就在这里表个态。这一次车改,我的车……”话说到这里的时候,下面很多人脸上都已经浮现了不可思议的表情。可梁健接下去的话,就让有些人差点骂了出来:“我的车自然是不会卖的。”

    梁健看着下面那些人的表情变化,笑了笑,继续说道:“一号车作为一个市的脸面,卖了不合适。不过,今后一旦出现车辆不够用的情况,欢迎随时借调一号车,只要不开出太和市就行,以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下面的人,表情很精彩,大多都是不屑的表情。梁健也没在意,虽然说比做简单,但做比说要难。

    这时,娄江源接过话,道:“既然梁书记都做了表率了,那我也做一下表示。一号车作为太和市的脸面,卖了确实不合适,不过我这二号车,就相对来说没那么重要,这次车改,就一起卖了吧。不过,车牌得给我留着!回头等市里有钱了,再买辆车,装上去!”娄江源最后两句话,不过是为了活跃气氛而已,谁都知道,这车牌号是肯定不会卖的。场内响起一阵笑声,但有些干涩。

    娄江源说完后,广豫元正想跟着表个态,这时,组织部长余有为和统战部长徐磊一同开了口。两人撞到了一起,徐磊和余有为相视一眼,徐磊先笑了笑,说:“余部长先。”

    余有为半推半就地从了,看了看梁健后,面向众人,道:“既然梁书记和娄市长都表态了,那我也表个态,除了按照标准来之外,我另外个人捐献一辆车,作为公务用车,以便大家随时取用。”

    余有为说完,统战部长徐磊跟了上来,道:“我没余部长有魄力,不过,我家里离这边近,加上医生也说了,要我多运动,所以我以后就步行上下班,除去一些不得不用车的场合,就坚持不用车了。至于我的车,如果不卖,就拿出来,谁想用就用。”

    徐磊性格温和,这话说得倒是也附和他的性格。梁健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余有为。余有为刚才放话说要捐献一辆车,梁健倒是有些怀疑,按照他这性格,怎么就忽然这么大方了?

    正想着,又接连有几个人表了态。这么一表态,刚才站出来说车辆不够用的,都不好意思再反对了。更何况,这些比他们级别更高的都没意见,他们这些往后排的,就算有意见,也只能往肚子里吞了。

    会议看似顺利的结束了。会议结束前,还确定了公务用车制度改革取消车辆的拍卖会时间。时间并不远,广豫元宣布这个时间的时候,下面又是嗡嗡了一阵,但是这一次没人敢说什么了,大家都明白,这件事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除非所有人都站起来反抗,不然是改变不了什么的。于是,尽管时间紧张,大家也都认了。

    会议结束,一个个出了会议室的门,就相互抱怨着走了。梁健和娄江源还有广豫元走在后面,娄江源看了看周围,然后悄声对梁健说道:“余有为同志刚才好大的气派!”

    梁健笑了笑,道:“他这性格,出这个风头不难理解。”

    娄江源摆摆手,道:“我对他这辆车的来源比较怀疑。”

    梁健疑惑地看了一眼娄江源。娄江源压低了声音,道:“你还记得之前我跟你说过,有些人用单位小金库的钱买了车,挂在私人名下的,你记得吗?”

    梁健点头:“记得。你是说,你怀疑这辆车就是这么来的?”

    娄江源一脸不然你以为的表情,道:“要不然按照他的性格,很难会有这么大方的表现。”

    梁健想了想,心里原本的那一点疑惑就没了,如果真是这样,倒也算是符合余有为的为人。只不过,这种拿着公家的钱给自己争面子的事情,还真是让人不喜欢。但,这种事情,没有证据,梁健即使知道,也没办法。这个面子,也只能给他去争。

    这一点,娄江源也明白。两人就跳过了这个话题,聊了几句无关紧要的话后,就分开各自回各自办公室了。

    广豫元则跟着梁健去了办公室,他还有些拍卖会的事情要跟梁健商量一下。拍卖会是太和市政府和西陵省合景拍卖股份有限公司合作的。这个拍卖公司,是广豫元拖华晨找的,应该算是靠谱,梁健也比较放心,毕竟这次有上千辆公车拍卖,这可不是一笔小买卖,当中随便一点猫腻,都是一笔大钱,这个节骨眼上,梁健一分钱都不想白白损失掉。

    两人迅速将拍卖会的一些细节敲定后,广豫元就离开了。

    他走后,梁健看了看日子,今天已经星期三了,还有两天,便是去北京的日子了。忽然低头,拉开抽屉,里面躺着一张大红的喜帖。梁健伸手拿在手里,也不翻开,就这么盯着……

    忽然,门笃笃地响了起来。

    梁健抬头,将喜帖放回了抽屉,顺手带上后,道:“进来。”

    沈连清探进头来:“梁书记,明局长过来了。”

    梁健愣了下,想自己似乎没什么事找他。一边想着,一边道:“让他进来吧。”梁健一边说,一边站起来,往沙发边走。

    沈连清让进明德,泡了茶后就出去了。梁健等明德坐稳后,问:“有事?”

    明德问:“还记得那个梁丹吗?”

    梁健愣了一下后,立即就想了起来,这个小女孩当初可是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想到梁丹,就不可避免地想到陈杰,和那场充满悲情的闹剧。

    抹去心底里忽然涌起的那点感伤,梁健问明德:“怎么忽然想起这个人了?有消息了?”明德还真点了点头:“是的。我在梁丹老家那边派出所有个认识的人,就托他留意了一下,昨天他给我打电话,说听村上的人说,梁丹前两天回家了一趟。今天早上他还特地跑了一趟,梁丹没见到,但是前几天确实回来过,好多人都看到了她。看到她的人,都说她变了,打扮得很成熟,跟以前完全两个样。还给了她父亲两万块钱。”

    梁健听完明德这话,皱了皱眉,两万块钱对于一个还未成年的小姑娘来说,可不是一笔小钱。尤其是这个小姑娘出事的时候,还是个身无分文的人,这才短短一两个月的时间,他哪来这么多钱?

    想着,梁健问:“这段时间,梁丹一直没去报到吗?”

    明德点头:“昨天收到消息后,我就打电话过去问过了,确实没有。”

    梁健想到陈杰,他离职到现在,人就像是石沉大海一样,没了消息。梁丹如今出现了,那他呢?他在哪里呢?

    明德见梁健不说话,沉默了一会,试探着问:“陈杰现在已经离职,梁丹的事情,如果您要是不打算查下去,我觉得也没关系。”

    梁健回过神,道:“为什么不查?”

    明德见梁健态度坚定,立马就不再说这个话了。梁健又说:“梁丹既然回来过,肯定有什么蛛丝马迹。你好好查一下,争取这一次不要再让他这么消失了。还有他家人那边,我觉得未必就真的一点也不知道。这梁丹会拿两万块钱回来,说明家人在她心里还是有分量的。”

    明德点头:“我回头就安排人去她家里,另外她家附近的监控,我也马上去查。争取尽快找到她。”梁健点点头。

    明德说完这件事,又说起了之前李春发的事情。也不是什么大事。李春发刚进医院,治疗初期,不允许探视,大女儿去看没看到,小女儿去了也没看到,又来闹,闹到一半,也不知怎么回事,摔了一跤,说是摔坏了,非得让派出所赔钱。明德这一次倒是没像往常一样息事宁人,直接给张启生打了电话,没多久,张启生的儿子就来把这两个女人领了回去。明德还说,这两天张启生儿子正在闹离婚。

    梁健听到这话,心里倒是觉得,离婚也未必是件坏事。这样的女人,对于张启生的家庭来说,未必不是件好事。张启生这一生虽无功却也无过,若要照李春发这两个女儿这么个闹法,早晚要晚节不保。但这些话,梁健也只能是在心底里念叨一下,这毕竟是人家的家事,梁健不好也不想插手。

    明德又坐了一会,起身走了。梁健刚想回去办公桌后面坐着,才刚站起来,沈连清又探进头来,说:“副市长东方来了。”

    梁健皱了下眉头,道:“让他进来吧。”

    上次因为唐朝工程的那个卡的事情,梁健对东方这个人的印象不太好。看到他进来,梁健也没给个笑脸,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句坐。

    沈连清准备泡茶,被梁健说了一声:“你先出去吧。”就给打断了,快步出去了。门带上,梁健就问:“找我有事?”

    东方点头:“城东的那个项目有些问题,跟梁书记请示一下。”

    “什么问题?”梁健问。

    “主要是两个问题,一个是常青大厦,前两天有个外省的投资商,说想要把整座常青大厦买下来,他开出的价格很高,考虑到我们市目前的经济状况,我觉得可以考虑一下。”东方说道。

    梁健看了他一眼,问:“什么价格?”

    东方报了个一个数字,确实有诱人,尤其是太和市目前这样的经济状况,这个以亿为单位的数字十分有诱惑力。而且东方还说:“那个投资商表示,只要我们同意这笔交易,可以再签合同前先付百分之五的钱作为一个诚意的表现。”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十分诱人的条件。就好像是一个肉馅的大包子放在了一个饿了三天的人面前,关键是这包子上还开了个口,直接露出了里面冒着热气的肉馅,香味都飘了出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