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娶悦 > 第九十八章 青楼朱颜

第九十八章 青楼朱颜

作者:秋风竹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热门推荐:绝命毒尸校花的贴身高手桃运神戒五行天最强逆袭都市之大仙尊极品桃花运少年王
一秒记住【书迷楼小说网 www.shumilou.com.tw】,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二日,车夫蒋勇被安排去城中各处送请柬,邓训则带着我去吏曹拜访了尚书汤秣。

    在吏曹公署,邓训拿出刘庄赐下的办案令符,要求进官籍库查阅一些卷宗。汤秣对邓训甚为客气,将我们亲自引去官籍库后,着人送来茶水点心,还留下一名文吏协助我们查找卷宗。

    官籍库是我迄今为止见过的最为浩大的资料库。密密排列的木架,层层堆垒的竹卷,若没有那名文吏协助,在这竹卷的汪洋大海中,我们只怕几天几夜也找不出治礼郎王齐的官籍。

    为了不引起那名文吏的注意,除了王齐的官籍,我和邓训又随手查阅了鸿胪寺其他官员的官籍。

    查完官籍,从吏曹出来,我便问邓训:“可有什么线索?”

    邓训点头道:“王齐早先是鸿胪寺的译臣,是去年才升任从六品的治礼郎。”

    鸿胪寺主要掌管外族邦交、朝廷礼仪事务,治礼郎是鸿胪寺司仪署的常设官员。这个官职的官员,在朝中一抓一大把,却不知道邓训发现的线索是什么。

    “你是正六品的郎中,都没出席朝拜大典,王齐不过是从六品的治礼郎,你为何确定他出席了朝拜会?”寻思一阵,终于发现了个疑点,我便提了出来。

    邓训道:“鸿胪寺司仪署的官员,无论品级高低,都是要出席朝拜大典的。我那日也在大殿之中,只是你看不见罢了。”

    邓训那日居然也在大殿中?我站的位置俯视全局,何况他的身影,我再熟悉不过了,怎么会看不见?

    邓训瞥我一眼,笑道:“皇上身边的护卫,羽林军不过是大家知道的一支罢了。”

    我诧异道:“难道。你是皇上的影卫?!”

    邓训却没有回答我的提问,转而道:“王齐在担任译臣时,与外族交往密切,安息国使节赠送他几只猫宠实属平常。”

    “这么说来,那日带猫进朝拜大殿的人,就是王齐?”

    “猫的来源与他有关,但却不一定是他带进去的。一个新任的从六品小官,只怕没有这个胆量。”邓训摇头道。

    “那接下来,我们该从何处入手?”

    “解铃还须系铃人,自然是要从王齐这里入手。”

    “你不是说上门追问会打草惊蛇么?”

    “所以这追问就不能上门了啊。”

    这话听得我云里雾里。邓训却抬头看了看天色道:“晚上要去摘花楼,我们去置办几件象样的行头。”

    案件还没有大的进展,这厮却还惦记着摘花楼的晚宴。我气恼道:“那花天酒地的风流宴你就自己去吧。我晚上潜入王齐府上去打探一番。”

    “夜探王齐府,这是个不错的主意啊。”邓训抬手抱臂点头道。

    我还没来得及为自己这个想法得意,他便又道:“不过晚上这花天酒地的风流宴,你却是必须与我同行。”

    “为什么啊?”

    “我做东请客,少不了要陪笑陪酒。我若是喝醉了,没个保镖在身边,被那些姑娘们非礼了怎么办?”

    我听得火冒三丈:“你们这群无耻之徒去青楼,不就是寻欢作乐么,还假惺惺说什么被姑娘们非礼了……”

    “你果真不去?”邓训皱眉问道。

    “不去!”

    邓训眼眸中顿时露出一丝笑意:“甚好。”

    莫非,这厮绕这一番话。就是故意要我不去的?

    我当即便反悔道:“不行,席将军叮嘱我要做好你的保镖,这摘花楼里人多事杂。我还是得盯着你。”

    “不错,你很称职。待这个案子破了,我会向席广将军替你争取嘉奖。”说罢这话,邓训便抬步走进一家富丽堂皇的成衣店。

    我迟疑了一下,终究也跟了进去。

    待我和他双双从成衣店出来。便俱是锦袍裹身,玉冠束发。端端一副标准的贵族公子扮相了。

    待我们不紧不慢的赶到摘花楼,一个红裳女子便满脸堆笑的扑将上来:“六爷可算来了啊,谭四爷在雅间里等你好久了。”

    “四爷已经到了?”

    “可不是么?茶水都换了两壶了。”红裳女子一便将我们往楼上引,一边回身对邓训笑着说话,仿佛她后脑勺长了眼睛一般,根本不用看楼梯。

    “那朱颜姑娘可准备好了?”

    “早好了,在房里等着六爷呢。”这女子每说一句话都要朝邓训抛一个媚眼,看得我浑身起鸡皮疙瘩。

    邓训却十分受用,笑容满面道:“那就麻烦姐姐去请朱颜姑娘到雅间来吧。”

    刚走到雅间门口,便又有几个红翠满身的女子上拥上前来,娇滴滴的给邓训打招呼:“哟,是六爷来了啊?”

    看着他这倍受欢迎的阵势,我终于相信他早先说的喝醉了会被姑娘们非礼的话来。看他被这群女人簇拥着,我也有些诧异:明明我穿男装的扮相也差不到哪里去,这些女人为何没一个来招呼我呢?

    进了雅间,便见那虬髯大汉谭耀正歪躺在靠窗的锦榻上,一个黄裳女子正跪在塌下给他敲腿,他半闭着眼睛,一副十分享受的模样。

    “四爷,让你等久了啊。”邓训上前致歉道。

    谭耀睁开眼眸,看见邓训便眉开眼笑的站起身来:“哪里,哪里,这丫头捶腿捶得舒服,我都快睡着了。”

    两人正在客套,房门便从外推开,环佩叮咚间,一个白衣女子便抱着把七弦琴款款走了进来:“朱颜见过诸位公子。”

    她便是朱颜?

    难怪说她是摘花楼的头牌,这秀致的容颜,未施脂粉,却美到极致;纤瘦的身姿,宛如细柳扶风,袅袅娜娜;最最难忘的,却还是她的声音。我第一次发现。一个人的声音居然可以如羽毛一般轻柔,听得人心里发痒。

    “朱颜姑娘,在下对你仰慕已久,今日终于得见,真是三生有幸!”谭耀一见朱颜,便激动得满脸通红。

    “朱颜谢过四爷厚爱。”朱颜再次屈膝施礼。

    “不谢不谢,朱颜姑娘这边请。”谭耀慌忙上前,一手扶住她的抱琴的手臂,一手便攀上了她的肩头。

    朱颜的身子竟是一怔,她抬眼瞥了邓训一眼。随即便由着那谭耀将她带到房中的木桌前坐下。

    她看邓训的那一眼,竟我让心里有些发痛。这个女子,和邓训的关系绝对不一般。想着邓训进摘花楼来熟门熟路的模样。便知道他是这里的常客。

    “听说朱颜姑娘最近又演习了新曲子,早就想来听听了。”邓训带了我也在桌前坐了下来。

    一见我们落座,丫环们就开始端茶倒水,布放果品菜蔬。

    “难得公子雅兴,朱颜便献丑了。”朱颜站起身来。招手让身后的黄裳女子将琴架搬来厅中,她将七弦琴在琴架上放好,又朝我们施了个礼后,才又端然坐下,开始撩拨琴弦。

    琴音泠泠,琴意古雅。只刹那间。这脂粉熏人的青楼雅间内,便如扑进了一道林间清风,让人肺腑清透。

    看着朱颜专注抚琴的模样。我突然心生怜惜:这样美好的一个女子,却为何栖居在这摘花楼里?任由这些肮脏男子摆弄亵玩?

    一曲终了,屋子里突然“啪啪啪”响起一阵刺耳的掌声,惊得我身子一抖。转头便见旁边的谭耀鼓掌兴奋道:“好听,好听。打出娘胎里出来,我就没听过这般好听的琴声。”

    听得这声夸赞。朱颜柳眉微微皱动,神情冷冷淡淡,透出几丝不屑。

    “西岭松声落日秋,千枝万叶风飕飗。美人援琴弄成曲,写得松间声断续。”一旁的邓训出声赞道:“朱颜姑娘的琴技越发精进了,这曲《风入松》已臻化境。”

    邓训的话语刚落,朱颜的眉间便浮起了一丝浅浅笑意:“六爷果然是我的知音人,也不枉我练这曲子割了手指。”

    这时,我才留意到她十个指尖都缠着绷布。回忆起自己练琴时被琴弦割伤手指的旧事,我心下竟有些妒忌:朱颜练琴伤了手指,琴意尚且有邓训知会,我练了那些年,却不过是弹给了一群贵族太太养瞌睡。

    “练这个东西,居然会伤手指?”谭耀起身走到朱颜身旁,躬身抓起她的手指,一看那缠着绷布的十指,便痛心疾首道:“这劳什东西,不听也罢了,朱颜姑娘怎么这般不爱惜自己?”

    朱颜缩臂想抽出手来,那谭耀却牢牢抓住道:“以后不要练这个了,伤身伤心。”

    正在此时,先前引路的红裳女子却走了进来,凑在邓训耳边说了几句什么,邓训便起身道:“四爷,隔壁房间来了几个朋友,我过去招呼一声。”

    那谭耀正顾着心疼美人,头也不回地说:“去吧,你忙去吧,那边的账单我到时一并买了。”

    “那怎么行呢,说好我做东的。”

    谭耀转头威胁道:“你若是去买了单,我就不认你这个兄弟了!”

    “呵呵,那就多谢四爷了。”邓训拱手一礼,转头示意我跟着他走。

    走到门口,我回头再看时,那谭耀已经将朱颜搂进了怀里。心下有些不忍,我拉住邓训的手臂道:“你,你就留她一个人在里面?”

    “莫非,你想留在里面观看?”

    “这朱颜姑娘对你,对你一往情深,你就这么……”我竟说不下去了。

    邓训突然退回一步,伸手将房门带上后,却顺势将我抵靠在了门廊上:“我不过是来摘花楼听她弹过几首曲子,何来一往情深之说?”

    “可她看你的眼神,那么深情眷眷……”

    “青楼女子,看谁的眼神都是深情眷眷的。”

    “胡说,她看我和谭四爷就不是那样的!”

    邓训笑道:“是么?那你的意思是,我应该将她娶回家去?”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录(回车) 下一页(→)
本站推荐:我的帝国无双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娶悦》章节(正文 第九十八章 青楼朱颜)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娶悦让更多书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0 书迷楼(www.shumilou.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