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娶悦 > 第九十六章 酷吏逼问

第九十六章 酷吏逼问

作者:秋风竹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热门推荐:绝命毒尸校花的贴身高手桃运神戒五行天最强逆袭都市之大仙尊极品桃花运少年王
一秒记住【书迷楼小说网 www.shumilou.com.tw】,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黑猫出现前,我看到了阴识,想起了刘庄选秀的事情。这件事我说出来,不就等于承认自己的身份了么?再说,我脑子里在想什么,为什么要告诉他?

    “当时,你在想什么?”邓训再次问道。

    “你这是在审问我?”

    邓训居然点头道:“你是线索人,我有权审问。”

    我看着他,他也看着我,眸光坚定,没有丝毫动摇。

    与这样一张脸对视,我终究定力不够,片刻后,我垂眸道:“我若拒绝回答,你会怎样?”

    邓训无耻道:“我会一直问下去。”

    长吁一口气,我无奈道:“那时候,我走神了。我看见了原鹿侯阴识大人,发现他比往日苍老了许多,我就想起了皇上后宫选秀之事,只是刹那间,我视野里就窜出了那只黑猫……这些,其实和办案没有关系。”

    “怎么没有关系呢,这至少排除了阴侯爷的嫌疑,我们的调查目标就又少了一个。”略作停顿,邓训又道:“那在看见阴侯爷之前呢?”

    “我看见了太傅邓禹大人。”

    邓训微微一怔,随即道:“那时候,你在想什么?”

    “没想什么,我只是看着他在内侍搀扶下行朝拜大礼。”我闪烁其词道。

    “你撒谎了。”

    这一刻,邓训眸光清寒,竟有一种洞悉毫末的厉色。我不觉便开口说出了最不想说的话来:“我在想你。”

    这话一说出口,邓训竟是愣愣怔住。

    我正为自己大意失言而懊恼,见他这幅表情,反倒唇角勾笑道:“我想起窦旭说你父亲病重,你在折腾着要和阴家小姐退婚的事……我听说,你们的婚期是在冬月,如今想必郎中大人和阴家小姐已是缘结同心琴瑟和鸣了吧?我却应该给郎中大人道声喜……”

    我面上堆着笑。心下却如被剜了个洞一般生生作痛。

    邓训看着我,声音变得格外干涩:“父亲病重,家中筹备不及,婚事推迟了。如今,我正在找机会,想求皇上出面退婚……”

    求皇上出面退婚?他这是疯了么?何况,如今就算他与阴月雯退了婚,又能怎样?窦旭出征前,我已经答应了要等他。时过境迁,我和他。已经回不到最初了。

    我勉力挤出笑容道:“郎中大人何必要做这种自毁前途的事?那阴家小姐虽是庶出,总归还是国舅爷的女儿……”

    “我的事,不劳子林兄弟担心。”邓训突然出言打断道:“你在想我……这些事情的时候。眼睛里在关注什么?”

    看着面前邓训一本正经的审问表情,答案我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了。我怎么能亲口告诉他,我那一刻无耻的忘记了自己的使命,在百官之中寻找着他的身影?!

    有些事情,含糊过去就没事了。可如果一定要这样抽丝剥茧的细细回味。却是很要命的。我不敢承认,时至今日,他依然盘踞在我心中。放下,深藏,也不过是一种自欺欺人的自我安慰罢了。

    “记住,此行你的一举一动。代表的都是我整个羽林军,切记谨言慎行。”临行前,席广将军的话涌上脑海。我顿觉羞愧,我居然说了许多和我的身份不相符合的话。

    我再次警告自己:此刻,自己是羽林军弓箭手李子林,不是那个和他曾经有过暧昧情感的天真少女苏悦!

    “邓太傅被内侍扶出大殿后,我扫视了整个大殿。就留意了阴识大人,再之后。就是那只猫出现了。”我终究选择了含糊过去。

    邓训深深的看我一眼,终究选择了放弃:“如此看来,我们只能祈祷在东市能有所发现。”

    马车到了东市,我端着装有死猫的那只木盒,在邓训带领下,穿过鸡鸣犬吠的喧嚣街市,去往几家隐藏在深巷中的宠物店。

    路过一家店铺,看着一个巨大的木笼子里关着的一群野兔,我忽然想起了邓训曾说来这里买野兔的事情,不由觉得有些好笑。

    “当日,我就是在这家买的。”邓训似看出了我的心思,坦然笑道:“你那日没怎么吃成,要不要再买两只烤来吃?”

    我刚想点头,忽然记起自己是和他在办案来着,便摇头道:“多谢郎中大人美意。”

    邓训眉心微微皱起:“不要叫我郎中大人,人多耳杂。”

    “那叫你什么?”

    “某人姓邓名训,小字平叔,家中排行第六。你想怎么叫都行。”

    我点头道:“六爷。”

    邓训略略一怔,随即笑道:“虽然不是我最想听的,不过还凑合。”

    逛过几家售卖珍奇宠物的店铺,店主都说没见过这种猫。我们正是失望之际,那店主却道:“我有位客人,特别喜欢养猫,他或许会知道这猫的品种和产地。”

    邓训当即问道:“你那位客人住在哪里?”

    “我给他送过猫食,他家在靠近上西门的金市街,姓谭……”

    “莫非是开耀记金铺的谭耀谭四爷?”

    店主笑道:“可不就是么,原来公子也认识他?”

    谢过店主,邓训和我便驱车赶往金市街。

    “一会儿你就在车上等我,我去找谭四爷就好。”邓训说话时,神色有些不自然。

    “我也是办案人员,为何不能同去?”

    邓训抿了抿嘴唇,为难道:“我和他有些过节,你去了比较尴尬。”

    他和谭耀有过节,居然还敢上门去请教人家?!

    想起自己兼有保镖的责任,我当即便道:“既然你们有过节,我就更要陪你去了,万一打起来,我才好保护你。”

    邓训摇头道:“还不至于要打起来。”

    “那你和他究竟是什么过节?”

    “你这是在审问我?”邓训反问道。

    “事关破案,我也有权利过问。”

    邓训摇头道:“不过是男人之间的事情,和本案无关。”

    他越是不说,我便越是好奇。马车到了耀记金铺外。我第一个便抱了木盒跳下了马车。邓训看我一眼,表情有些无奈:“事关破案,待会儿无论你听到什么,都不能出面干涉。”

    “只要你们不动手,我不会干涉。”

    见我点头答应,邓训带我进了门面开阔装潢精美的耀记金铺。

    我抬眼打量柜台里金光闪闪的各类金饰,邓训则向店伙计说自己想要找谭老板订做一件金器。店伙计大致询问了一番,便领了我们去往后院。

    一进后院,我便感觉来对地方了。院子里四处都是毛色各异、大小不同的猫,看着这些猫儿围聚在一起争抢线团。卖萌打滚,每一只都憨态可掬,我便忍不住蹲下身来想要抚摸它们。

    “别乱摸。它们会抓人!”一道粗粝的声音自树荫后传来,吓得我手一抖,差点将手里的木盒弄丢。

    待我站起身来,便见一个身着明黄锦袍的彪形大汉抱着一只皮毛灰黑的小猫从树荫后走了出来。这个模样着实有些滑稽,我竟有些想笑。

    “是你?!”谭耀一眼就认出了邓训。脸色当即就黑了下来:“我耀记不欢迎你,送客!”

    从谭耀愤怒的表情,就能看出他和邓训之间的过节还不浅。

    “谭四爷,邓某今日是专程来道歉的。”邓训上前拱手道。

    谭耀斜睨邓训一眼,怒道:“你睡了我的女人,只道个歉就完了?”

    这话不啻当头一棒。敲得我头脑发晕:邓训和谭耀的过节,居然是因为女人?!

    我望着眼前这两个男人,瞬间便觉得不可思议:一个是开金铺的商人。一个太傅家的公子,他们站在一起身份地位相差悬殊不说,单从这仪容上来看,也端端是云泥之别,一个莽猛粗粝宛如河滩荒石。一个俊美修仪宛如芝兰玉树,可邓训这厮还居然能看得上谭耀的女人。还居然……

    我心中竟是堵得慌。

    “道歉自然还不足弥补那日对四爷的伤害,我决定明日做东,将那摘花楼的头牌包下送与四爷……”

    “摘花楼的头牌?你是说朱颜姑娘?!”谭耀的脸上顿时多了丝神光。

    “正是朱颜姑娘,不知四爷明日有没有空?”邓训一脸诚恳。

    “呵呵,难得六爷这般诚恳,我就是没空也一定要腾出时间赴约。”谭耀脸上竟堆起了笑容:“俗话说‘女人如衣服,兄弟是手足’。我谭耀今日就认下你这个兄弟了,就当那日我是借了件衣服给兄弟穿了……”

    我心中一阵恶寒:没想到邓训这厮竟然也是个流连秦楼楚馆勾栏瓦舍的荒淫无耻之徒!为了那些青楼女子,他居然不惜自降身价,与这市井中脑满肠肥的商人做兄弟……

    “李子林,将盒子端过来!”

    “李子林!”

    我猛然醒悟过来,邓训是在叫我。我忙忙端了木盒走上前去。

    邓训瞥我一眼,接过木盒打开递给谭耀:“四爷帮我看看,这只猫是产自何地?”

    “死了?”谭耀抬手摸了一下盒中的死猫,嘴角竟抽了一下。

    邓训便道:“这是宫里一位娘娘的宠物,昨日被一个糊涂的弓箭手射死,娘娘哭了半日。皇上着我买一只一模一样的回去安抚娘娘,我去东市逛了半日,竟没能买到……”

    谭耀将死猫拎起来,仔细查看一番,又扳开死猫的眼睛凑近看了看,最后道:“这只猫两只眼睛的颜色不一,是从安息国传来的猫宠,你在东市自然是买不到的。”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录(回车) 下一页(→)
本站推荐:我的帝国无双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娶悦》章节(正文 第九十六章 酷吏逼问)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娶悦让更多书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0 书迷楼(www.shumilou.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