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娶悦 > 第二十五章 天癸水至

第二十五章 天癸水至

作者:秋风竹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热门推荐:绝命毒尸校花的贴身高手桃运神戒五行天最强逆袭都市之大仙尊极品桃花运少年王
一秒记住【书迷楼小说网 www.shumilou.com.tw】,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傍晚时候,程素派了轿夫来接我。抱着小缺送我的碧玉壶儿,怀着对我娘反常情绪的担忧,我恹恹的返回了侯府。

    和往日不一样,轿子送到侯府侧门时,程素居然带着侯府管家的宁婆子等在门口。

    “姑姑?你怎么站在这里?”我诧异道。

    “你觉得我为什么站在这里?”程素反问道。

    我垂首道:“悦儿不知,请姑姑明示。”

    程素上前一步,瞥了眼我怀里的木盒子,便冷了脸色:“我只同意让你回家看望你娘,你却居然跑去了陶坊,还被那杂工孙二给瞧见了?!”

    程素从来没说过不准我去陶坊的话,问题的症结,想来还是那孙二吧。猜测之下,我解释道:“我此次回广阳门,除了看望我娘,本就打算去陶坊替阴侯爷挑件寿礼,只是没想到会在那里遇见孙二叔。”

    “替侯爷挑寿礼?”听了这话,程素脸上露出将信将疑的表情来。

    我立即献宝似的将那木盒子递上前去:“姑姑,你看看,我选的这只碧玉壶儿,是陶坊最近才研制出的新品,足足开了十二炉,才得了这么一只。”

    程素听着便有了些兴致,抬手打开盒子,拿出了那个小茶壶。夕光映照下,那原本就十分透通润泽的釉面上,折射出一层莹润柔和的清辉,似珠玉流光,青碧而幽凉。

    程素眉间便露出了一丝笑意:“这壶儿却真真是个好东西,造型精巧不说,这般均匀的釉质却不是一般瓷窑能烧得出的。”

    躬身立在一旁的宁婆子闻言,也走了过来,打量一番后便啧啧咂舌:“夫人,我看这壶儿别说一般的瓷窑烧不出来,就是官窑里也出不了几件相仿的。”

    那宁婆子的儿子,却是早些年托了阴侯爷面子,在官窑里寻了差事的。听她这么一说,我也才觉得小缺哥哥送的礼物贵重,只是已经收不回了,便只好顺着话儿说下去:“给阴侯爷选寿礼,自然不能马虎了去。”

    “难得你有这份孝心。只是,这物件送给侯爷却是委屈了。”程素将碧玉壶小心放进木盒中,瞥了我一眼道:“待阴皇后那日来了,你亲自把这壶儿献上,她一定会很高兴的。”

    这个壶儿果然这般珍稀么?程素居然要送给阴皇后?我心里有些不舍得,便露出一脸为难道:“若是送给了阴皇后,那侯爷的寿礼……”

    程素唇角勾笑道:“给侯爷送幅百寿图吧。既是你亲手写的,尽了孝心,也还能替他祈福长寿,意蕴极佳。”

    我只好点头道:“我明日回了学堂便开始写那百寿图。”

    跟着程素进了侯府,刚走到我平日寄居的院子门口,便见春娥与一个黄裳女子并肩立在门口说话。

    待走近前去,才惊讶发现那个黄裳女子竟是程老夫人的婢女春娟。

    “春娟姐姐,你何时来的洛阳?”程老夫人去世之后,我便再未见过她,此刻突然在侯府相见,难免有些惊讶。

    “春娟侍奉我母亲多年,为人稳重可靠,我便着人将她接了来照顾你。你们往日在汝州相处过,彼此间的脾性都知根知底,容易处好。”程素在一旁解释道。

    这却真是知根知底的人。那日驿路上,我和我娘第一次遇见程老夫人,便是她侍候在旁。之后我娘在侯府救下悬梁的阴明珠,我们跟随程老夫人返回汝州,程老夫人认我做干孙女的这些事,她件件都曾目睹。

    “春娟见过小姐!”待程素把话说完,春娟便对着我屈身福了个礼。

    我忙忙摇手道:“春娟姐姐,你我之间,不必这么……”

    “悦儿!不管你们以前感情多好,这侯府之内,仆主分明,不可乱了规矩。”程素出言打断了我的话。

    “嗯。”我闷闷的点了点头。

    程素又叮嘱了一番府里的规矩后,便带着宁婆子和春娥离开了。

    待她们一走出院子,我便拉着春娟问长问短:大肚李先生是不是还在讲《春秋》?程冬雪学会放风筝了没?程明瑞的蹴鞠练到什么程度了?后院那株老桂花开了没?西厢屋檐下那窝燕子今年回来没有?……

    “呵呵,小姐一下问这么多问题,我先答哪一个呢?”春娟抿唇笑道。

    我这才发现自己太过急切了。想起来,除了那个管家的徐妈我不喜欢外,我对汝州程家的思念已经超过了竹溪镇。

    一直聊到晚饭后,春娟提说要去准备沐浴用的热水,我才意犹未尽的放她离开。待洗漱完毕,我又留她在内室说了好一阵话,才迷糊睡去。

    或许是这一天里见到听到的事太多,我的梦也做得乱七八糟的。一会儿是在教程冬雪踢蹴鞠,一会儿是跟小缺哥哥学吹陶埙,更离谱的是,我居然梦见了小白脸。

    梦里,小缺哥哥足足烧了十二炉,终于烧出一盒比我娘那个水果人儿还精致的水果人儿。当我一个个欣喜查看后准备好好谢谢他,一抬头对面的小缺就变成了小白脸的模样。

    我被惊得连退了好几步,脚后跟绊在了槐树根上,身子一歪,人就跌了个面朝天,盒子里的水果人儿全都飞了出去,在青石地砖上“啪啪啪”的碎作一地。心疼完这一地碎瓷,我才发觉自己腰背硌在了树根上,好一阵闷痛。

    “喂,拉我起来!”我恼怒道。

    小白脸抄着手望着我,一脸得意道:“没门!”

    气恼之下,我猛的翻身坐起,想揪住他赔我的水果人儿。

    “小姐,小姐?!”一阵急切的呼喊自耳畔传来。

    我倏忽睁开了眼睛,却是春娟立在床旁。她见我醒来,便抬手摸着我的额头道:“你做噩梦了?”

    我扭头看看四周,发现窗户已经泛白,猛然记起今天是开学之日,便“噗通”跳下床来,一边在床尾找衣服,一边对春娟急切道:“糟糕,都这时辰了!你快帮我打些水来,迟到了可是要挨戒尺的……”

    昨夜明明放在床尾的学堂弟子服,此刻却不知被裹去了哪里,我心急火燎的掀开被子,突然发现床单上湮开了一大团红猩猩的血,便忍不住“啊”的一声惊叫。

    “小姐,怎么了?”刚走到门口准备去打水的春娟急忙折了回来。

    我指着那团血迹惊恐道:“床上有血!”

    “有血?”春娟走了过来,皱眉看了看那滩印在藕色丝单上的血迹后,便转头上下打量我,看了一阵,她便笑了:“哪有被自己的血吓成这样的?”

    “是我的血?”我迟疑的顺着她的目光往自己身上看,很快便发现月白的睡裙上也印着几朵梅花一样的猩红斑点。

    怎么会是我的血?!

    扶额寻思一番,我突然醒悟道:“啊,一定是方才梦里跌的那一跤,把我摔出内伤了!”

    “梦里?!”春娟闻言一愣。

    “嗯,我现在都还觉得腰有些酸疼呢。”我把方才做的梦给春娟描述了一番,一边揉着酸软的腰肢,一边狠狠道:“小白脸,你居然敢用妖术在梦里算计我,下次遇见了,一定要你好看!”

    “噗!”春娟抬手掩唇,肩膀抽动了好一阵,突然便笑出声来。

    “这个,这个很好笑吗?”我面露不悦。

    春娟双手捧腹,笑得风中凌乱:“小姐,哪有梦里让人摔出内伤的妖术?这不过是你来癸水罢了!”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录(回车) 下一页(→)
本站推荐:我的帝国无双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娶悦》章节(正文 第二十五章 天癸水至)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娶悦让更多书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0 书迷楼(www.shumilou.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