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从良纪事 > 第两百九十章 死谏

第两百九十章 死谏

作者:冰镇糯米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热门推荐:绝命毒尸校花的贴身高手桃运神戒五行天最强逆袭都市之大仙尊极品桃花运少年王
一秒记住【书迷楼小说网 www.shumilou.com.tw】,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当年孟飞扬的妹妹刚出生的时候,孟飞扬很喜欢来找她玩,那样软软糯糯跟团子一样的小家伙,总觉得怎么都玩不够。

    有一次他逃了先生的课,偷偷从窗户爬进了母妃的寝宫,她母妃当时正好与他父亲在说话,也没注意到他。

    孟飞扬当时看到妹妹躺在母亲身边,没法将她弄过来玩,便微微有些沮丧,正准备再偷偷摸摸地从窗户离开,便听到母亲开了口。

    “阿媛怎么那么傻啊,有什么过不去的坎,怎么就……这般想不开啊,我当时就劝过她,那孩子不能留,她却不听我的……”孟飞扬的母亲,当时的太子妃冷氏哀叹着说道。

    “那是她自己的选择,她明明知道这个孩子不能容于世,却还是选择生下来,说明他早已料到了后果。”太子便冷静了许多,也没有冷氏那么多妇人之仁,不甚在意地说道。

    冷氏又是叹了口气说道:“我同阿媛也算是相交多年,看到她落得这般下场,我心中终是不忍,而且那孩子……也是无辜,她同束儿差不多时候出生,却不知道能不能活下来。”

    “她难道一点都没同你透露@£,,那孩子的父亲是谁?”太子微微皱了皱眉头,问道。

    冷氏只是摇了摇头,“阿媛口风紧,我试探了好几次,她都把话题岔开了,但我总觉得那人应该也是经常进宫的,毕竟阿媛除了时常会进宫来看望德馨公主。平日里并不去别的地方,且阿媛从小在宫中长大,眼光也是很高的,一般男子她应是看不上的,而却若对方真是普通人,她也不至于变成现在这样。”

    太子显然觉得冷氏分析得很有道理,点头附和道:“你想得倒是同我一样,我看我那几个弟弟都不有可疑,而且我最疑惑的是,那孩子一出生就不见了。也不知去了哪里。且辛氏的死也有些蹊跷,谁会刚生下孩子就去自缢呢?这太说不通了。”

    冷氏显然也有这个疑惑,只是没有说出来,正要再说话。她身边睡着的婴儿忽然醒来。不知是饿了还是尿了。大声啼哭起来,冷氏连忙俯身去抱孩子,一阵手忙脚乱才把孩子哄好。话头一下就断了。

    躲在内室的孟飞扬将父母的话都听在了耳中,只是当时他也只是一个半大少年,只是对父母口中那个和他妹妹差不多时候出生的婴儿很是同情,转眼也就忘了,直到遇到了厉萧他才将这事想起来,因为曾经留在宫中的前朝后裔只剩下德馨公主一人,而德馨公主早就死了,只留下一个女儿,便是那辛氏阿媛,恐怕也就是厉萧的母亲,那辛氏曾经是嫁过人的,同夫君生过一个儿子,后来他夫君得病去世,她便一直寡居,再后来她自己也莫名其妙地死了,她那唯一的儿子也不知去向,按岁数来看,与厉萧倒是符合的。

    “这件事,我会帮你去查,至于你那妹妹……要找出来恐怕没那么容易,你要有心理准备。”孟飞扬这般与厉萧说道。

    厉萧垂下头,闷声不语,默默点了点头。

    孟飞扬与厉萧说了这么会儿话,天色已是十分亮了,他派人去秦琴昨日住的房间看看她有没有醒,他还有许多事情要问她呢。

    秦琴再过来见孟飞扬的时候,已经是将自己整理了干净,她穿着原先留在教坊里的靛青色春衫,盘了同心髻,发髻上只簪了一只缠枝梅花簪,十分朴素,经过一晚上的休息,她的脸色也好看了许多,只是脸色依旧有些苍白,眼底的淤青也很是明显。

    秦琴与孟飞扬恭敬地行了礼,孟飞扬立即与她免了礼,让她在自己对面坐下,然后与她问道:“影枭昨日进宫的时候就晕倒了,醒来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让我来接你们,还有就是去救绾绾,我想知道,我离开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秦琴显然也很是担心影枭的伤势,急急追问道:“影大人他不会有什么事吧?”

    “放心吧,都是皮外伤,养一段时日就好了。”

    秦琴这才放心了,然后就将在界城发生的事告诉了孟飞扬。

    “你是说陈老带着人闯进了宅子,绾绾猜测他们是来带走平安,便让影枭护着你和平安逃出来了是吗?”孟飞扬听完了秦琴的诉说,才沉声说道。

    秦琴连连点头,继续说道:“公子您快去救绾绾吧,我们离开这么久,也不知道她现在如何了,那陈老也不知会怎么对她……”

    “你放心吧,我一定会把绾绾带回来。”孟飞扬的眉宇间已是染上了一抹厉色,冷冷说道。

    孟飞扬看着秦琴,又忽然想到了诗诗的事情,便委婉地与她提道,“诗诗受了伤,我正派了大夫与她诊治,你们原先交情不错,你若是有空也可以去看看她。”

    秦琴闻言大惊失色,她一直不知道诗诗受伤的事,与孟飞扬道了谢,便急急出去看望诗诗了。

    秦琴刚走不久,便有下人过来禀告,说是房中的平安已是醒了,因为周围都是些陌生人,正在那里哭闹不止。

    孟飞扬立即去了隔壁房间,平安一看到他,那哭肿的眼睛顿时又蓄满了一汪泪水,几乎要从床上下来扑向他怀里。

    孟飞扬用最快的速度走到床边,将平安抱在怀里,然后让屋里的人都退了下去,孟飞扬并不怎么会哄小孩子,他只是一直用手轻轻拍着平安的后背,安抚着他的情绪,嘴上也一直不停地重复着,“平安不怕,父亲在这里,平安不怕……”

    平安许是苦累了,情绪终于稍稍稳定了一些,他抽噎着,从孟飞扬怀中抬起头。一双红肿的眼看着他,十分委屈地说道:“娘骗平安,娘不要平安了……”

    孟飞扬看到平安这般小可怜的模样,顿时心痛地不行,立即哄道:“你娘怎么会不要你呢,你该知道,你娘是最疼你的。”

    “可是娘说……只要我数到一百……她就会回来我身边了,我每天数……每天数……都已经数了好多个一百了,娘却还没回来,她……她一定是不要我了……”平安一边抽噎。一边说着。模样可怜至极。

    孟飞扬有些无奈,只能用笨拙的言语继续哄道:“你娘并不是不要你了,而是因为有事情耽搁了,父亲带你去找她好不好?”

    平安听了孟飞扬这话。终于不哭了。只是睫毛上还挂着泪珠。颤颤巍巍的,那希冀地小眼神看着孟飞扬,弱弱问道:“娘真的不是不要我吗。那我们快些去找她,平安想娘了……”

    孟飞扬只是平安虽然一直表现地乖巧懂事的模样,但他内心里是十分缺乏安全感的,当初他被陆皖晚送到珍儿那里,大半年都见不到她,难得见到一次,陆皖晚待一会儿就又要离开,那时候他虽然年纪小,但是现在也留下了阴影,总觉得母亲一走,便好久好久都看不到了。

    孟飞扬安抚好了平安,喂他喝了粥,又哄他吃了药,平安才乖乖睡下了,因为孟飞扬承诺了等他病一好就带他去找娘,所以他也不哭不闹了,就等着身体好了,就去找娘亲。

    孟飞扬走出平安的房间,觉得自己打仗都没这么累过,心中越发想念陆皖晚,真恨不得马上就去找她。

    可孟飞扬刚刚带兵打进了皇宫,还逼死了李琰,现在正有一堆事儿摆在他面前,等着他去处理呢,就这会儿,那留在宫中处理事务的陆擎苍已是派了人过来,说是有一堆文臣跪在宫门口,要死谏。

    孟飞扬一听,没说话,只是冷笑一声,“死谏?那帮文臣为何要死谏,难道真是对李琰那么忠心耿耿,想随着他一起去,那我就成全他们好了。”孟飞扬脸上的冷笑愈发深了,还带着些讥诮,他怎么会不知道这些文臣打的什么主意,不过就是想联手压制他罢了,定是那些世家挑的头,不管是哪个朝代,向来是铁打的世家,流水的皇帝,他们其实并不怎么在意究竟是谁坐在那个位子上,只要不触犯到他们的利益就行。

    孟飞扬当即下了命令,随他们的跪着,派一队精兵守着他们,不管谁要死要活,都不必拦着,想死的就让他们死,死了只负责收尸就行。

    孟飞扬敢这么做自是有他的倚仗,其实从许多年前他已经开始做安排了,当初他父亲还在太子位的时候,就最是讨厌那些自视甚高的世家,但世家的势力实在太大,若要动,便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从他祖父开始,就一直想削弱世家的力量,他祖父当时也确实是成功了,但他也只是拿一部分新兴的世家开刀,对那些老牌的世家也并不敢轻易动手,他父亲是一直想秉承祖父的策略,削弱世家,只可惜他父亲还什么都没做,便已是被李琰害死了,其实这其中也有许多世家的影子,李琰就是因为世家的支持,才能那么顺利的登基,而现在李琰死了,他这个前太子的儿子要坐上那个位子,世家们自然是着急了,因为他们是知道前太子的作风的,他这个儿子有很大的可能同他爹一样,所以世家们便慌了,他们必须先下手为强,先将他这个“新帝”的气焰压下去,才能控制住以后的局面,但孟飞扬显然是不会让他们如愿的。

    孟飞扬的倚仗便是那些新兴的庶族,孟飞扬从十年前开始就暗中资助一些有潜力,但家境贫困的寒门子弟,这些人大多没有根基,虽有才学,但要在官场上想熬出头却是一件极困难的事,孟飞扬会资助他们考完科举,并在后面授官的时候稍稍出一些力,让他们能到一些有实权的位子上,即使一开始官阶不高,但却也是磨练了他们的心性和能力,等到以后再有机会,就是前途不可限量。

    现如今,这其中最早的一批人,已是都到了一些十分重要的机要位置,正是可以用起来的时候了。

    孟飞扬因为担心平安,这时候也并不离开教坊,那些老臣这样闹,不过就是想见他,当面与他谈条件,他正好趁这机会搓搓他们的锐气,至于死谏?算了吧,他可不信那些老奸巨猾的东西真的就舍得这样死了。

    此时的宫门外,一众大臣跪在那里,场景分外的壮观,跪在最前头的是一个鹤发老者,身上穿着白色的孝服,孝服里面上古厚重的玄色朝服,他端正地跪在那里,脸上满是凛然的神情,他的手上拿着一个奏折,朗声说道:“圣上惨死,我等老臣锥心泣血,无能惩治奸佞,只愿以死为谏,保全帝业大统……”

    那老臣的对面,陆擎苍带着一众精兵,只是冷笑,看着他,仿佛看耍猴的一般,陆擎苍知道孟飞扬不在乎这些世家,他便也不必对这些人客气。

    那老臣是百年世家赵家的家主,名叫赵鹤年,赵家曾与君家联姻,也曾与皇家联姻,君家大夫人赵氏和秦王妃都是赵家的女儿,而自从君绮姗失势了之后,君家便已是大不如前,但君绮姗死的时候也还是皇后,所以君家还是坚定地站在保李琰的立场上的,而且李承佑现在不知所踪,他们自然觉得还有希望,此时君家的几位文臣,就跪在队伍的中央,小心翼翼地偷觑着前面的赵鹤年。

    赵鹤年见陆擎苍那无视的态度,顿时气得够呛,颤颤巍巍地从地上站起来,手举着奏折喊道:“臣死谏,期望臣一腔热血,能够换回我大周王朝的安宁!”

    孟飞扬手下的那些兵可也不是吃素的,见那赵鹤年似是有过激行为,立即沧啷啷宝剑个个出鞘。就要过去抓住他。

    谁知……那赵鹤年似是真的狠下了心,对着苍天抱拳行了一礼,“皇上!老臣来寻您了,咱们君臣地下再见!”只见他双脚一蹬,便向宫门撞去。(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录(回车) 下一页(→)
本站推荐:我的帝国无双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从良纪事》章节(正文 第两百九十章 死谏)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从良纪事让更多书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0 书迷楼(www.shumilou.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