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从良纪事 > 第两百六十三章 一家三口逛集市(下)

第两百六十三章 一家三口逛集市(下)

作者:冰镇糯米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热门推荐:绝命毒尸校花的贴身高手桃运神戒五行天最强逆袭都市之大仙尊极品桃花运少年王
一秒记住【书迷楼小说网 www.shumilou.com.tw】,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因为一碗羊汤,陆皖晚和孟飞扬之间的气氛仿佛不那么尴尬了,几人又逛了一会儿,时间渐渐到了中午,此时平安已是有些累了,精神恹恹地靠在孟飞扬肩膀上,眯着眼睛似是要睡着的模样。

    陆皖晚看到平安这模样,便与孟飞扬说道:“咱们找个地方吃了中饭就回去吧,我看平安也是累了。”

    孟飞扬自是点头应了,三人就找了一家比较大的酒楼,单独要了一间二楼的雅座。

    平安没来过这种地方,顿时又精神了,抓着陆皖晚的衣服要去窗边看风景,陆皖晚便抱着他走到了窗边,而孟飞扬则是坐在凳子上悠闲地喝茶,含笑看着她们母子,那些暗卫们都被他打发到了酒楼四周保护,他自然不想让人打扰他和陆皖晚母子单独相处的时间。

    大约一刻钟之后,门外便响起了敲门声,孟飞扬以为是伙计送菜过来了,便喊了他进来,没想到进来的却是那胖胖的掌柜。

    那掌柜一进门,便略带歉意地看着孟飞扬两人,开口道:“两位客官,实在是不好意思,我们这儿来了位贵客,要包下二楼所有的雅间,能不能请二位移步到一楼大堂去就餐,您几位今日的餐费本店就全免了,您看……”

    “不换。”没等那掌柜说完话呢,孟飞$♀,扬就冷冷地拒绝道,然后就不再看那掌柜,自顾自地喝茶。

    那掌柜脸上的笑容顿时就挂不住了,讪讪一笑。继续说道:“这位客官,我知道我们这样做是怠慢了您,但我们也没办法啊,那要包下二楼的贵客身份显赫,不是我们这小小酒楼能得罪的起的,您看,您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我一定会尽量满足您。”

    孟飞扬没有说话,又是冷冷瞧了那掌柜一眼,虽只是简简单单的一眼。那掌柜却觉得遍体身寒。仿佛坠入冰窖一般。

    陆皖晚此时已经抱着孩子走到了孟飞扬身边,看那掌柜一付噤若寒蝉的模样,倒是有些同情他了,说来这掌柜也是无奈。不能得罪那些达官贵人。只能过来求他们。

    “按理说是我们先来的。你说的那人若是明理的,便让他包下别的空闲的雅间就好,我们并不缺那点钱。只想要一个安静的环境,所以也请掌柜体谅一下我们,再去同那贵人说说吧。”陆皖晚的言辞虽比较委婉,却也是表露出了不想换房的意思。

    胖掌柜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神色越发沮丧了,他也看出孟飞扬不好惹,只能无奈地说道:“那我再去跟那贵人说说吧,就怕那贵人生气,反而会派人找两位客官的麻烦,那时……”

    “尽管让他来。”孟飞扬又开口了,冷笑一声道,屋中的温度顿时又降了几分。

    胖掌柜这下再不敢说话了,匆忙便退了下去。

    陆皖晚抱着平安在孟飞扬对面坐下,也不说话,面上略略有些担心,想着若真是得罪了什么达官贵人,倒也是麻烦。

    “不用担心,他们若是敢来,必叫他们回不去。”孟飞扬面对着陆皖晚,神情柔和了许多,安抚着说道。

    陆皖晚抬头看了孟飞扬一眼,开口道:“本就是一件小事,何必节外生枝,你也该知道你自己的身份,若是让人发现了端倪,恐怕……”

    “你是在担心我吗?”孟飞扬的眼睛微微一亮,浅笑着与陆皖晚问道。

    陆皖晚面上一讪,立即否认道:“我是担心平安,怕你将他陷入危险的境地。”

    平安本是在自己玩,忽然听到陆皖晚叫他的名字,立即抬头说道:“娘不用担心我,我会乖乖的。”

    “恩,娘知道你乖,娘在跟你父亲说事情,你先乖乖地自己玩。”陆皖晚摸了摸平安的头,柔声与他说道。

    平安很是乖巧地点了点头,便又低下头自己玩了。

    陆皖晚哄完了平安,也不再看孟飞扬,屋中的气氛顿时变得有些尴尬。过了一会儿之后,房门忽然又是重重地响了起来,陆皖晚吓了一跳,连忙抱着平安站了起来,很是警惕地看向门外。

    孟飞扬也站起了身,挡在了陆皖晚和平安前面,低声说道:“一会儿若是发生什么事,那么尽管躲在我身后就是。”

    陆皖晚默默点了点头,拿起进了屋就摘下放到一旁的帷帽,重新戴上,然后轻轻地拍着平安的背,以做安抚,还好平安胆子本来就比一般孩子要大,倒也没被吓到。

    很快房门便被人从外面破开,几个身材魁梧的男子走了进来,他们看到屋中的孟飞扬,眼中明显露出轻视神色。

    “我们小侯爷将这酒楼的二楼都包了,你们要么去楼下,要么就赶紧离开。”领头的一个男子语气不善地说道。

    孟飞扬神情阴冷地看了这几人一会儿,才缓缓开口道:“侯爷,什么侯爷这般霸道,这雅间是我们先定下来的,我不管你什么侯爷,若是想让我把房间让出来,便让他亲自过来。”

    “放肆!你以为你是谁啊!还敢让我们小侯爷来见你,你是不要命了吧!”领头的魁梧男子嗤笑一声,喝骂道。

    孟飞扬的眼神顿时不对了,那慑人的利芒不闪而过,转而淡淡一笑道:“到底是谁不要命,还不知道呢……”

    那壮汉见孟飞扬油盐不进的模样,眼神越发不善,与身后两人使了个眼色,便凶神恶煞地往屋里走。谁成想,他们刚走没几步,便有一把匕首直挺挺地插在了他们的面前的地板上,入木三分,离最前头那个壮汉的脚尖几乎只有一线,那壮汉的脸顿时吓白了,额头上顿时冒出汗来,他喉头滚动了一下。眼神惊惧地看向依然稳坐与椅子上的孟飞扬,他几乎没有看清眼前这人是什么时候出手的,这才是让他最恐惧的地方。

    “若是你再往前一步,这匕首就不仅仅是插在地上了。”孟飞扬悠悠说道,他看也没看那几个壮汉一眼,只自顾喝茶。

    那几个壮汉流了一会儿冷汗,终于也察觉到眼前这人不简单,面上虽仍是不甘心的神情,却不敢再像刚才那般大放厥词,几人对视了一眼。便慌慌张张地转身离开。只那领头地壮汉在走出门口的时候颤颤巍巍地说了一句,“你等着!”然后几人便消失地影也不见了。

    陆皖晚看了看那地上的匕首,又看了看门口,方才开口道:“那些人会回来的吧。”

    孟飞扬放下手中的茶杯。冷冷一笑道:“等的就是他们来。”

    陆皖晚也没再说什么。只看了眼不远处刺入地板的匕首。心想着她方才也没看清孟飞扬是什么时候把匕首扔出去的,看来这孟飞扬的武艺也不弱啊,就是不知是跟谁学的。按理他当年只是个养尊处优的皇子,最多学些骑射功夫,恐怕是后来有奇遇才学得这一身武艺。

    平安这时候已是趴在陆皖晚怀里打起瞌睡来,他年纪小本就嗜睡,这又玩闹了一个上午,早就累坏了。

    有孟飞扬在,陆皖晚倒也不担心,只轻轻地拍着平安的背,哄他睡觉。

    又是一刻钟过去了,门外又是传来一阵脚步声,只是这次比较缓慢,比刚才平和了许多。

    陆皖晚抬起头来,看向门口,而孟飞扬依旧是低着头,淡定地喝茶。

    片刻之后,那脚步声的主人便走到了门口,领头的男子是个二十多岁的青年,穿着玄底镶红的大氅,上面绣着大片大片张扬的花纹,衣料厚重,恰好遮住人的苍白瘦弱。大氅里头是重锦团纹的袍子,发上束着镶玉镂金的高冠,腰上玉佩香囊,那模样就是个贵气逼人的贵公子。

    来人看到坐在屋里的孟飞扬几人,微微皱了皱眉,视线往下一瞄,又看到那入木三分的匕首,目光微不可见地变了变,然后面上就带了几分笑,走到那匕首前面停下,态度还算友好地开口道:“不知这位公子怎么称呼,方才是我的下人冒犯了你,我特意前来替他们同公子你赔不是。”

    孟飞扬这才抬头看了来人一眼,缓缓开口道:“你就是那个什么侯爷。”

    那人听了孟飞扬的话,眉头微微一皱,面上笑容却不变,点点头回道:“不才在下定安侯府陈永宁。”

    “定安侯是你父亲?”孟飞扬不动声色,继续问道。

    那陈永宁也是看不透孟飞扬的底细,继续道:“正是,公子难道认识我父亲,不公子姓名……”

    “无名小卒罢了,不过当年与你父亲,倒是有数面之缘。”孟飞扬面上露出一抹诡异笑容,淡淡说道。

    孟飞扬此话一出。陈永宁越发吃不准他的身份了,迟疑了片刻,方才又说道:“今日在此相见也是有缘,公子不妨将姓名住址告知,在下也好遣人去你府上赔罪。”

    “不必了。”孟飞扬说完这话就站起了身来,“你不是要包下这里吧,那就请便吧,我们正好也要走了。”

    陆皖晚看孟飞扬起身,颇有些莫名其妙,方才还气势汹汹地怎么都不让,现在怎么就要走了,这也变得太快些看吧,不过她也没问什么,跟着站起身来,准备离开。

    “公子何必急着走呢,方才那些都是误会,不若我们坐下来小酌几杯,我给公子和你的家眷赔罪就是。”陈永宁有些着急地上前了一步,不想让孟飞扬离开。

    “不必了,小侯爷还是请吧。”说完就转身拉起陆皖晚,快步走出了房间。

    陈永宁脸上的笑容终于隐去,神色有些阴霾,他身后的一个仆从看着孟飞扬两人已是走出房间,便立马探身上前与他问道:“小侯爷,要不要小的派人拦住他们?”

    陈永宁缓缓摇了摇头,开口道:“算了,就让他们走,派人跟上他们的车,我倒要看看他们到底是什么人,这么不给本爷面子。”

    那下人立即应是,便跑去吩咐下面的人。

    陈永宁顺了顺气,便与身边另一个仆从吩咐道:“你下去把瑶夫人请上来吧。”

    那仆从应了是,便一溜烟下去了。

    此时酒楼外头正停着一辆华贵的马车,那马车里的娇客似是等得有些不耐烦了,一只白玉般的纤手掀开车帘,然后便有一个女子由丫鬟扶着下车来.那女子穿着一身雪白的狐毛斗篷,这般冷的天气,那斗篷里似只有一袭轻纱般的白衣,犹似身在烟中雾里,她看来约莫十七八岁年纪,除了一头黑发之外,全身雪白,风鬟雾鬓,发中别着珠花簪。眼神有神,眼眉之间点着一抹金调点,撩人心弦,果真是一位绝色佳人。

    那佳人下了车来,路边好几个男子看到她的容貌都好似痴了一般,愣愣地无法回神。那女子似早已习以为常,她眉宇间有些焦色,语带埋怨地开口道:“郎君怎么回事,怎去了这般久?”

    “瑶夫人您莫要着急,小侯爷还不是怕酒店里的人唐突了您,这才让人去清场的,您在等一等吧。”女子身旁的绿衣丫环安抚着她道。

    女子闻言面上闪过一抹甜蜜,而后点了点头,她朝酒楼里看了一眼,然后眼神就定住了,面上露出惊讶神色。

    绿衣丫鬟察觉到女子神情,很是疑惑地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却只看到了一个长相普通的男子,拉着一个怀抱婴孩的女子向外走来,似乎……并没有什么异样啊。

    “夫人,您认得那两人吗?”绿衣丫鬟小声与还在发愣的女子问道。

    那女子回过神来,眼神微微闪烁了一下,很快将目光收回,微微侧了头说道:“是我看错了,我以为是我的一个故友呢……”

    绿衣丫鬟这才了然地点了点头,就在这时,绿衣丫鬟眼睛一亮,就对着刚从酒楼走出来的那个人招手道:“顺子,我们在这儿呢,小侯爷那边怎样了?”

    那叫顺子的小厮跑到两人面前停下,方才说道:“上面已经都清净了,小侯爷让瑶夫人您上去呢。”(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录(回车) 下一页(→)
本站推荐:我的帝国无双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从良纪事》章节(正文 第两百六十三章 一家三口逛集市(下))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从良纪事让更多书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0 书迷楼(www.shumilou.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