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从良纪事 > 第两百三十一章 诗诗近况

第两百三十一章 诗诗近况

作者:冰镇糯米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热门推荐:绝命毒尸校花的贴身高手桃运神戒五行天最强逆袭都市之大仙尊极品桃花运少年王
一秒记住【书迷楼小说网 www.shumilou.com.tw】,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知不觉,又到周五,预祝大家周末愉快哦,么么哒~~~)

    陆皖晚看着这冷清偏僻的地方,却是十分满意的,他正不想跟人接触太多,住在这样的地方刚刚好,至于房间破旧,对她来说却是无所谓的,她可住过比这更差劲十倍的地方,且对她来说,这不过就是个睡觉的地方,足够安静就行,其他的什么都无所谓。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800小说网(www.800book.net)

    陆皖晚离开房间,又去找了张婆子,塞给她一两银子当做谢礼,这才离开了教坊。回到客栈,她就把房子退了,然后带着行李又回了教坊,一整个下午,她都在打扫收拾房间,地方可以破旧,但不能肮脏,直做到了太阳落山,才总算是清爽了许多。

    陆皖晚已是许久没做这种体力活了,昨晚之后腹中已是饥饿难忍,便洗了脸,换了身衣服,直接往饭堂去了。

    这时候正赶上饭点,饭堂里面满满当当坐了许多人,陆皖晚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空位子,拿了馒头和粥食咸菜,坐下来吃起来,虽是粗茶淡饭,但她也是吃的津津有味。

    直到填饱了肚子,陆皖晚却也不急着离开,坐在那里听着一旁的杂役们说闲话。

    “诶,你们听说了吗,君家三少爷昨日又来了,一定要见那诗诗姑娘一面,可人家诗诗姑娘连门都没让他进呢。”一个年级不大的杂役十分八卦地与身旁几个杂役说道。

    “这都是这个月第五次了吧,那君家三少爷可真够有耐心的,以前可没见他对哪个娘子这么上心的。”另一个麻子脸的杂役啧啧说道。

    “谁叫诗诗娘子这些年越发美了呢,我有幸远远看过一眼,真的是比天上的仙女儿都不差,也难怪,她原先可也算是咱们教坊的花魁呢!”那年纪小的杂役一脸神往地说道。

    “那也是以前了,我想不明白那诗诗姑娘怎么就这么想不开,那么多达官贵人不嫁,偏偏要留在教坊当教习。这是准备孤独终老的节奏啊。”那麻子脸的杂役惋惜地说道。

    “诗诗姑娘好像跟秦教习的关系不错,说不准就是受了她的影响呢。”那年纪小的杂役猜测道。

    “可惜啊可惜,这些个女人就是想不开,要是我……”

    陆皖晚听了几耳有用的信息。对下面他们说的废话没什么兴趣,起身离开了饭堂。

    回房的路上,陆皖晚边走边想着事情,那君家三公子她倒是还有些印象,当初他和简钰为了司青青还打过一架。txt全集下载/也是因为这事,他才早早认识了简钰,没想到现如今他又对诗诗痴心一片了,可真是博爱的紧呢。

    陆皖晚心中还是十分想念诗诗和秦琴的,想着若是有机会,还是表露身份,同她们见一面,让她们知道自己现在平安。

    陆皖晚回了房间,早早便歇下了,也不知是不是到了熟悉的环境。这一晚上她睡得分外香甜,等醒来的时候,天光已是大亮了。

    陆皖晚洗漱完毕,就直接取寻了吴妈妈,吴妈妈让他在院子里等了一会儿,才出来与他说道:“今日正好有一批新进来的女妓,你先试着上一堂课吧。”

    陆皖晚自是应是,吴妈妈又是出言提醒他道:“一会儿你要跟着我进内院,进去之后你且紧跟着我,万万不可乱走乱看。若是不小心冲撞了哪位娘子,我可也保不了呢。”

    “妈妈放心吧,我定会谨守着本分的。”陆皖晚立即表态道。

    吴妈妈这才放心地点点头,带着陆皖晚往内院去了。

    内院陆皖晚可也熟的很。对那些熟的不能再熟的景致,她自然没有什么好奇心,低着头,很是本分地跟在吴妈妈身后,连头都没抬一下。

    吴妈妈看他这般规矩的模样,心中暗暗点了点头。觉得这个人应该可以留下。

    走了大约一刻钟时间,吴妈妈便将陆皖晚待到了预备女妓平日里上课的地方,她让陆皖晚在外面候着,进去了大概一盏茶的功夫,才出来与他说道:“现在秦教习正在给女妓们上课,应该还要半个时辰,你就先在耳房等着吧。”

    陆皖晚恭敬应是,便去了耳房,心想着一会儿说不准能见到秦琴,心情就十分之好。

    半个时辰并不久,陆皖晚不过喝了几盏茶,便听到有脚步声往这里来,立马便站起了身来等候。

    打头先进来的是吴妈妈,后面跟着一个陆皖晚在熟悉不过的身影,她身材细窕,穿着大红遍地金的梅兰竹暗纹交领长袄,勾勒着她的身姿婀娜聘婷。一身肌肤白皙细嫩,保养得当,很是雍容妩媚。她有双特别好看的眼睛。眼睛细长,斜飞入鬓,妩媚动人,眼眸深邃明亮,似墨色的宝石。

    陆皖晚只看了一眼,就低下了头,心中却是感慨着,教习风姿真是丝毫不逊当年啊,且还有越来越美的趋势,看来这些年应是过的不错。

    秦琴看着屋中低着头恭候的陆皖晚,心中暗暗点头,觉得这个新来的书画教习还算懂事,便与那吴妈妈使了个眼色。

    吴妈妈会意,便轻咳一声,与陆皖晚说道:“陆先生,这位是秦教习,是教授女妓们乐器和舞蹈的,但她对女妓们的诗书才艺也很是看重,便想来见见你。”

    “陆某见过秦教习。”陆皖晚恭敬行礼,丝毫不敢懈怠。【爱去】

    秦琴的唇角微微弯了弯,轻轻一抬手,很是和悦地开口道:“陆先生不必多礼,我等都是为教坊培养女妓,往后自当互相帮忙才是。”

    “我初来乍到,还有许多事要向秦教习请教才是。”陆皖晚连忙谦逊地说道。

    秦琴又是轻笑了一声,觉得眼前这个陆先生很是顺眼,这些年能让她看得顺眼的男人已是越来越少了,若是以后能成为同僚,倒也不错。

    “那陆先生先去给孩子们上课吗,等以后有机会我们再聊。”秦琴这般说道。

    陆皖晚点头应了,便随着吴妈妈去了课堂。

    课室里,那些预备女妓们已经都在位置上坐好了,见陆皖晚进来,具是睁大眼好奇地打量着她。

    陆皖晚看着她们。仿佛是看到了很久以前的自己,面上不自主地浮上一抹浅笑,朗声开口道:“我是你们新的书画教训,我姓陆。你们可以叫我陆先生。”

    预备女妓们立即站起身来,恭敬地叫了一声陆先生。

    陆皖晚压压手,让大家都坐下,继续说道:“你们上我的课不必紧张,学得好就学。学不好也不用沮丧,反正你们也不需要考状元,但书画一道,勤奋与天分各占一半,若是你们努力了,总会有收获的。”

    预备女妓们听了陆皖晚的话,全部放松了许多,紧绷的小脸上也带了笑意。

    “好了,我们现在开始上课。”陆皖晚让女妓们铺好笔墨纸砚,开始讲授。“凡学书字,先学执笔。”

    陆皖晚一边讲,一边示范,“今日授予你们的五指执笔法,需五指并用,讲究按、压、钩、顶、抵......”

    底下的女妓们大多是初学写字,所以都听得格外仔细。

    所谓五指执笔法,“按”指的是大拇指的第一书内侧按住笔杆靠身的一方,大拇指处于略水平的横向状态;“压”指的是食指的第一节或与第二节的关节处由外往里压住笔杆;“钩”指的是中指紧挨着食指,钩住笔杆;“顶”指的是无名指紧挨中指。用第一节指甲根部紧贴着笔杆顶住食指、中指往里压的力;“抵”指的是小指抵住无名指的内下侧,帮上一点劲。这样形成五个手指力量均匀地围住笔的三个侧面,使笔固定,手心虚空。同样是五指执笔法。又因手格的张开和并拢、笔执在指尖处还是手指第二关节处而形成多种形式,又称之为“凤眼”、“虎口”、“鹅头”等五指执笔的不同态势。

    陆皖晚讲解完后,就下去一个个的将女妓们错误的地方指正,手把手的教会他们正确的握笔手势。

    见女妓们都掌握了握笔手法后,陆皖晚又讲了下腕法,枕腕、悬腕、悬肘。因为女妓们都是初学,陆皖晚只是给他们着重讲解了悬腕法。

    “学书贵有恒,练书须用心。心正则笔正,笔决记心中。下笔不离点,转折贵圆露。有垂还欲收,勾划忌平庸。左垂宜竖露,右直利悬针。捺似金刀势,撇如犀角形。横行锋务敛,结构气欲清.......”陆皖晚不能说自己是一个称职的老师,但她将自己两世的经验都一一的给女妓们讲来,并且不厌其烦的纠正每一个人错误的地方。

    这就是自学和有老师的区别了,如果自学毛笔字,自己不知道书写中需要注意的一些地方,可能会在一个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但有老师的话就不会走弯路了,在开端就领先别人。

    课室外头的窗边,吴妈妈和秦琴已是伫立观看了许久,秦琴看着陆皖晚的表现,更是频频点头,转身与吴妈妈问道:“妈妈,这人不错,你是从哪里寻来的,虽然年纪不大,但比原来那位先生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啊。”

    吴妈妈显然也没想到陆皖晚的表现这么好,很有些意外惊喜,“是他自己找来的,我本来看他年轻,还怕他没经验,现在看来,倒是我多虑了。”

    “那就让他留下来吧,也省得在找别人了。”秦琴点头说道。她在教坊里面说话是极有分量的,在挑选教习这块,就算是教坊使花公公也不会驳了她的面子。

    吴妈妈自然也是高兴的应了,这般她就不用再花心思找人了。

    这儿暂时没什么事,秦琴就准备离开了,带着女史回了自己的院子。

    秦琴一回房,她的女史秋葵便上前与她说道:“教习,诗诗教习已经等了你有一会儿了。”

    秦琴闻言无奈一笑道:“这丫头又是到我这儿避难来了吧。”

    秋葵亦是心照不宣地笑了笑,压低声音与秦琴说道:“方才还在那儿生闷气呢,教习您快进去劝劝她吧。”

    秦琴点了点头,便走进了内室,抬眼就看到那坐在如意呈祥罗汉床上的美貌女子,那女子眉眼精致异常,桃心小脸,眉似新月,双眸如水善睐,廖如晨星,鼻如悬胆,粉面桃腮,唇不点而朱,配着已长到腰间的云丝,坐在那里如水月观音般,莲华自生。只是此刻面上神情太过清冷,拒人千里之外。

    秦琴笑着走到床前的雕花杌子上坐下,缓缓开口问道:“哪个不开眼的又惹咱们诗诗姑娘生气了?”

    诗诗嗔怪地看了秦琴一眼,面上冷意稍融,却依旧是没好气地说道:“还能有谁,不就是哪个君家的讨厌鬼,怎么就跟一块牛皮糖一样,甩都甩不掉!”

    “还不是因为我们诗诗姑娘魅力太大,这才把他迷得神魂颠倒的,我要是男人,我也得对你穷追不舍。”秦琴伸手摸了摸诗诗的小脸,很有些不正经地说道。

    “亲姐姐,您在这般我可要生气了。”诗诗的脸颊微微红了红,嗔怒地说道。

    “行了,行了,我不闹你了。”秦琴拍了拍诗诗的手,安抚道,“不过你老是躲我这儿也不是办法啊,你躲得了一时,也躲不了一世啊,那君家现在势头正盛,我可是听说那君子莫已经去求了花公公好几回了,若不是因为你原先是宜春院的人,花公公恐怕早就把你送出去了。”

    “我也知道这个道理,可是我又有什么办法呢,君家是皇后的娘家,我不过无权无势一介风尘女子,又能怎么办呢……”诗诗的清丽的眉间染上一抹哀愁,语气中满是怨愤不平。

    秦琴闻言,亦是沉默了下来,面对君家这样的强权,她们确实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坐以待毙罢了。

    “若是那丫头还在,说不准能有办法,她向来鬼点子最多。”诗诗突然冒出这一句,面上满是伤感与怀念。(未完待续。)I580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录(回车) 下一页(→)
本站推荐:我的帝国无双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从良纪事》章节(正文 第两百三十一章 诗诗近况)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从良纪事让更多书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0 书迷楼(www.shumilou.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