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从良纪事 > 第两百二十三章 追来

第两百二十三章 追来

作者:冰镇糯米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热门推荐:绝命毒尸校花的贴身高手桃运神戒五行天最强逆袭都市之大仙尊极品桃花运少年王
一秒记住【书迷楼小说网 www.shumilou.com.tw】,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今日有两更,祝大家周末快乐,某粥要开始发力了,8月份会每日更,且有加更~~)

    “主子,我……”影枭怎么也没想到是陆皖晚穿了男装,心下惶恐,骑马的速度也不禁放慢下来。(800小说网 Www.800Book.Net 提供Txt免费下载)

    孟飞扬顾不得与他说话,心中只觉后怕,若非对她身形太过熟悉,方才险些就要酿成大错。

    陆皖晚伏在地上,视线隔着层层叠叠人和马望过来,撞上他,眼神疏离的像是陌生人。

    孟飞扬陡然勒住了马,随行的人从两侧流水一般往前冲去,而他眼中却只看得见那个半天爬不起来的人。

    不久之前还相对言笑晏晏,今日竟已冷眼相对。

    陆皖晚不是不想爬起来,实在是爬不起来。方才那一摔伤到了她的肚子,腹中竟然一阵绞痛,瞬间浑身冷汗涔涔而下,半分力气也使不上,她知道定是动了胎气,也不知腹中胎儿熬不熬得过这关。但她又不得不庆幸,假如那一箭射在她身上,可能这会儿她连命都没了。

    所幸有侍从及时挡住了她,那些追兵未能靠近。王柏洲纵马过来,臂力惊人,竟直接弯腰将她携到了马上,拍马便朝前方冲去。

    陆皖晚一手捂着小腹,忽然感觉身体有些异样,抖索着手悄悄往身下探了探,浑身一僵,待手指拿到眼前,果然见上面有一丝血迹。

    “晚晚你受伤了?”王柏洲瞥一眼她的手指,脸色当即就变了,却也不敢放慢速度,依旧拼命往前赶路。

    陆皖晚一个字也说不出来,身下的马踩在泥地上,尘土飞扬,每一下颠簸都如同撞在她的心上。

    她缓缓闭上了眼,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她想,这个孩子定是同她没有缘分吧。不过他本就是不受期待的孩子呢,不然也不会死在他父亲的手上……

    王柏洲带着陆皖晚一路疾驰,竟是也没管后面的人马,也好在他们运气不错。出了蜀川界,离得不远就有一个城镇,名叫鲁城,王柏洲一口气进了城,就往医馆冲去。

    王柏洲在医馆前停下。发现孟飞扬的追兵竟是没有追来,心下总算是松了口气。

    “快!放我下马!”一确认已经安全,陆皖晚便扯住王柏洲的胳膊,人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衣衫几乎要被汗水湿透,脸色更是白如金纸。

    “晚晚你再忍忍。”王柏洲小心翼翼地将她抱下马,就进了医馆里。

    流云这时候也已经到了医馆前,还好沿路都有王柏洲留下的马蹄印,不然她还真跟不上他们两人,她看到陆皖晚被王柏洲抱进了医馆。热门小说也赶紧跑了进去。

    王柏洲将陆皖晚抱进内堂,放在就近的榻上,便准备出去找大夫。

    陆皖晚躺在床上,却挥了挥手对王柏洲说道:“王大哥,这里有大夫在,你不用担心我,你先去外面将我们的痕迹抹去,我怕他们很快会追上来。”

    王柏洲自是知道其中利害关系,虽然担心陆皖晚,但还是听了她的话。匆匆走了出去。

    刚进屋的流云见陆皖晚神色有异,料想有事,便连忙跑到她跟前,看到她身下一片殷红。似是想到了什么,低声问道:“先生,您是不是?”

    陆皖晚知道流云要问什么,只点了点头,声音轻颤:“你先别问这么多了,按我的吩咐去抓药……”

    “不让大夫看吗?”流云看着陆皖晚这般模样。很是忧心地问道。

    “我自己心中有数,我的医术你还信不过吗?”陆皖晚虚弱地说道。

    流云这才想起陆先生的医术可是了得的,这才细细将陆皖晚说的药材记了下来,拿去让一旁的大夫抓药了。

    陆皖晚听着流云忙碌不息的脚步声,手紧紧捂着小腹,手指一片冰凉,心中杂陈了五味,脑中混混沌沌,甚至撑不住要晕过去,她忽然有些难过,她本以为她对这个孩子并不那么喜爱,毕竟他有孟飞扬一半的骨血,但此刻或许要失去他,心中又仿佛缺了一块什么,疼的厉害。

    流云用最快的速度将药煎好,喂了陆皖晚喝下。喝了药之后,陆皖晚便觉得眼皮越来越重,不知不觉便睡了过去。

    一个时辰之后,王柏洲便匆匆赶了回来,进了内堂,看到躺在床上熟睡的陆皖晚,心中闪过一丝钝痛,她此刻虚弱苍白,像是个破碎的纸鸢,全不复以往的灵动鲜活。

    这时,流云端了盆热水走进来,她的额头上还带着汗,神情也有些憔悴。

    王柏洲看到她,立即上前焦急地问道:“夫人怎么样了?”

    流云紧皱着眉头,脸色很不好看,嘴唇发白地说道:“王大人,夫人恐怕暂时不能赶路了,以她如今的情形,至少得调养个一年半载才能痊愈。”

    王柏洲大惊失色:“夫人究竟受了什么伤,竟需要调养这么久?”

    流云蹙着眉垂下头:“她小产了。”

    王柏洲脸色顿时一白,身子竟是有些站不稳,好半天才缓过神来,沙哑着嗓子说道:“怎么……会这样……”

    流云依旧低着头,缓缓说道:“王大人,现在当务之急是要给夫人找一处安静的地方修养,夫人现在的身体太虚弱,可再经不起折腾了。”

    王柏洲缓缓点了点头,神情很是凝重地与流云说道:“我现在就去找住的地方,你在这里好好照顾夫人。”

    流云点点头,又是有些担忧地抬头问道:“那些追兵……不会再追上来了吧?”

    “方才我在城内外小心查看了一遍,并没有发现将军的人,毕竟这里已经不是蜀川境界,将军也不敢带着兵马乱闯,应该只会暗中寻访,我们只要小心一些,应该不会被发现。”王柏洲安抚着流云说道。

    流云这才放下了心,看着王柏洲快步离开内堂。

    流云将热水放在床边上,然后绞了帕子给陆皖晚擦脸,就见她缓缓睁开了眼。

    “先生,您醒啦?觉得怎么样?”流云欣喜地出声问道。

    “王副将进来的时候我已经醒了。扶我坐起来。”陆皖晚缓缓说道,刚刚一觉睡醒,她的双眼还带着惺忪,手却一直护着腹部。

    流云替她拉了拉薄被。目光落在她腹间,迟疑着问:“先生您为何要骗王大人呢?我看王大人是真心关心您。”

    她说的是流产的事。虽然方才是见了红,但失血不多,也并没有到滑胎的地步。

    这孩子竟然这般顽强,居然在她腹中安稳地度过了一劫。

    陆皖晚喝了药之后。肚子就渐渐不疼了,也不知道是那碗药真的有奇效,还是孩子的求生意志太强了,陆皖晚觉得是后者,所以她更坚定了决心不放弃这个孩子,虽然知道将来会有许多不易,但这孩子还好好的本身就太不易了。何况她也并不想堕胎,就她现在的身体状况,无论是自残还是用药都太危险了,很容易有生命危险。

    “这个孩子的存在。我不想让太多人知晓,而且王副将这一路上已经帮了我们许多了,我不想再连累他,他已是因为我,陷入了极危险的处境了。”陆皖晚淡淡说道,接下来的日子她定是会好好养胎,所以实在不适合让王柏洲再陪在她身边了。

    流云想想也是,便不再言语,她看了眼陆皖晚的肚子,心中情绪十分复杂。她有些不明白陆皖晚为什么会想要生下这个孩子,明明是仇人的孩子不是吗?她直觉觉得陆皖晚和那个假扮将军的人的关系并没有那么简单,但她现在并不打算问她,因为连她自己现在都不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办。报仇?若真如陆皖晚所说,那个人的身份非同小可,那她一介弱女子,又拿什么报仇,不过是自寻死路罢了。

    离鲁城不远的一处荒野,一丛火光熊熊燃烧着。影枭坐在火堆旁。小心翼翼地看着对面孟飞扬的脸,从先前陆皖晚逃跑到现在他就没有开过口,连暗影送来的消息过来也是他代为过目的。

    “主子,为什么我们不继续追了呢,凭着我们的人手,一定能将夫人追回来的。”

    孟飞扬的视线落在别处,神情异常清冷,许久才收回来:“只要她不愿意,还是会继续跑的。”

    影枭讶异道:“那就这样让夫人走了吗?”

    孟飞扬又想起陆皖晚那记排斥的眼神,“大概我从来就未留住过她吧。”

    他的手中握着一只翡红的镯子,因为用力过猛,指尖都有些微微泛白,本来今次他是想把这只镯子亲手戴在她手上的,这是她母亲留下来的遗物,曾经玩笑地与他说过,要把这镯子传给他的妻子,年幼的他是当真了的,他也不知道为何,就是想看她戴上这镯子的模样,现在想想,不过是他的一厢情愿罢了,不过这样也好,他从不会强求任何人……

    王柏洲的效率很高,很快就从间人手中租赁了一个清幽的小院子,租期是一年,王柏洲想着陆皖晚要修养身体,一年的时间总归是够了。

    王柏洲将那几匹马卖了,又是租了辆马车,将陆皖晚和流云带到了新租的院子。此时已经是第二日的清晨,太阳渐渐升高,初冬的风开始在鲁城中盘旋,院子里种了许多草木,生机勃勃。偶尔有鸟雀从院中经过,叽叽喳喳的喧闹一会儿又飞走,这一方小天地仿佛成了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

    陆皖晚被王柏洲抱进卧房,吃了流云早晨买回来的粥和早点,觉得精神好了许多,便让流云先出去,只留下王柏洲一个人说话。

    “王大哥……明日你便离开吧,我有流云照顾就可以了。”陆皖晚低垂着眼,缓缓说道。

    “这怎么可以,你现在身体这样,流云又是个小丫头,我怎么放心她一个人照顾你,而且将军的追兵说不准什么时候回来……”王柏洲立即反对道。

    “将军一时半会儿不会追来了,王大哥,你要相信我,我比你更了解他。”陆皖晚神情淡定,她知道孟飞扬的骄傲,昨日他既然没有追过来,以后就更不会追来。

    “那也不行,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在这里,你一个姑娘家,又刚刚……”王柏洲话说到一半,神情便有些尴尬,还有几分懊丧,竟是不知该怎么把话说完。

    “王大哥不用担心我,我短时间内是不会离开这里的,我让你离开是想让你回去看看祁城的情况,我怕将军会迁怒你身边的人,你还是早做打算的好。”陆皖晚耐心地与王柏洲劝说道。

    王柏洲听了陆皖晚的话,眉头微微一皱,想到自己的父母兄弟,神情微微有些踌躇。

    陆皖晚看王柏洲神情松动,立马继续劝道:“王大哥若还是不放心我,等安置好父母兄弟,再回来看我不就成了,反正我在这里也不会跑。”

    王柏洲终是被陆皖晚说服了,答应她明日一早便离开,回祁城先探探情况,陆皖晚这才松了口气。

    次日清楚,王柏洲牵了马儿离开,陆皖晚还躺在床上修养,自是没去送,便让流云将他送出了城门。

    孟飞扬那边,比王柏洲更早返回祁城,只是他们人较多,到没有王柏洲一人一骑那般轻省,他回了祁城之后,就立即赶回了家,说动了家里的老父老母,举家搬往了鲁城。

    孟飞扬一行人回到祁城,已是三日之后了,此时湘君仍然在郑府中等着他,知晓他回来,立即迎了出来,看到他那一身憔悴风尘模样,心下忍不住就是一阵心疼,但又因为没看到另一个身影,没来由地又是松了口气。

    “你回来了,我让下人准备了热水喝吃食,你是先吃饭还是先沐浴?”湘君也不提陆皖晚的事,只是十分体贴地与孟飞扬问道。

    孟飞扬没有说话,仿佛没看到湘君一般,径自去了净房,湘君跟在他身后,欲言又止的模样,等到净房的门关上,她又在外面站了一会儿,才自嘲地笑了笑,转身回了书房。(未完待续。)I580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录(回车) 下一页(→)
本站推荐:我的帝国无双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从良纪事》章节(正文 第两百二十三章 追来)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从良纪事让更多书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0 书迷楼(www.shumilou.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